某人這是把前世玩兒網游的一些經驗借鑒了過來。

倒也不錯。

有錢的可以搶到寶貝,沒錢的則可以分到一筆錢,都有好處,還算公平。

所以,亦是無人反對。

那就出發!

「走,去四層,到了四層之後,不管遠近,全都去中央區域集合,誰也不許戀戰,記住,只有四天的集結時間。」

這是最麻煩的一點。

煉之幻境每一次傳送,都是隨機傳送的,四面八方,傳到哪裡的都有,四層地圖又不熟,就只好將中央區域作為集結點了,也不知這三百多號人,到時候還能剩下多少。

只能聽天由命了。

出發!

白光,不停閃爍,不過短短几十息的時間,這三百多號人,便消失在了三層,去了那煉之幻境四層。

……

卻說另一邊兒。

轟!

一聲巨響。

一塊兒磨盤大的石頭,應聲炸裂,一群站在附近的修士,躲避不及,被亂石擊中,一時間哀嚎遍地。

一道人影,自煙塵中走出。

鑽石女人極品男 慘。

身上的修士服,那就不叫修士服,應該叫破麻袋片兒才對,破破爛爛的。

蓬頭垢面。

遍體鱗傷。

活脫脫一個被人揍了一天一夜的可憐乞丐。

可是。

就是這麼一個看起來凄慘至極的人,卻讓周圍上百人,齊齊跪在地上,頭都不敢抬,有膽小兒的,在瑟瑟發抖。

因為,他叫厲無涯!

魔氣,在翻滾。

怒火,在燃燒。

「螻蟻,是我厲無涯小看了你,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等手段!」

靳家小皇后 「死,再見之日,便是你的死期!」

「我厲無涯,以心魔起誓,必將你碎屍萬段!」

咬牙切齒。

真真是對喬拉丹恨到了極點。

也是。

堂堂結丹境高手,竟被一個才鍊氣境的修士給陰了,差點兒被活埋了,這口氣,咽不下去啊。

若不是手裡有天魔令。

若不是有上百名魔修循令而來。

若不是他們在外面將被亂石堵塞的通道打通。

這一次,真就被活埋了。

所以。

對喬拉丹恨到了極致的厲無涯,不惜以心魔起誓,此等堅決,讓那些跪在地上的魔修,齊齊打了個哆嗦。

以心魔起誓,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若不能完成,必遭心魔反噬,輕則走火入魔,重則身死道消。

厲無涯,顯然已經賭上了一切。 運氣不錯。

四層那麼大的地圖,隨機傳送的喬拉丹和小尼姑,竟然沒有隔太遠。

沒過多久。

藉助青蓮梵心經,小尼姑找到了喬拉丹,小兩口子,重逢了。

「怎麼了?」

發現小尼姑緊蹙著眉頭,喬拉丹關心的詢問道。

「也不知道妙音師姐她們怎麼樣了?」

卻原來是在擔心觀瀾寺的那些個尼姑。

怎麼說也是小尼姑的同門,算下來,一聲大姨子還是當得上的,喬拉丹自然不能漠不關心。

「放心好了,你們觀瀾寺那麼多人,只要不是遇到厲無涯,應該沒事兒。」

大門派就這點好處,人多。

想當初,從二層進三層的時候,喬拉丹曾粗略的數過,觀瀾寺那可是近百號人呢,就算在三層折損一些,卻也依然不能小覷,除非是遇到了厲無涯,否則,三層無人能對她們造成威脅。

想到這裡,喬拉丹不由得大叫可惜。

厲無涯逼的太緊了,未免被他抓到,三層期限還未到,便來到了四層,可惜了三層的那些寶物。

集結起來的這三百來號人,都是散修,因為打不過三層的妖獸,才迫不得已,聚集到了中央區域。

像觀瀾寺那些個大門派,在進入三層之前,不,是在進入煉之幻境之前,便已經定好了計劃,在哪裡集合,去打哪些妖獸,都早有計定。

三層寶物很多。

那些大門派,自然不急於離開,集結起大部隊,狂掃三層。

按照小尼姑所說,觀瀾寺的計劃,是準備等三層開放的最後一日之期,再抵達中央區域,前往四層。

那還得十多天呢,喬拉丹哪敢等,只能先走一步了。

至於能不能在四層遇上這群大姨子們,那就看造化了。

「好了,別擔心了,她們會沒事兒的,咱們先去中央區域,把那些人集結起來,然後,嘿嘿……」

剛才,喬拉丹在附近轉了一圈兒,查看了一下四層的妖獸。

四階巔峰!

每一隻,都是四階巔峰!

至於有沒有五階的,暫時還不清楚。

實力如此恐怖的妖獸,單憑這兩人一蟻,打起來太過吃力,既然有這麼一大群炮灰,不用白不用。

出發!

兩人一蟻,向著中央區域,進發。

只是。

喬拉丹卻並沒有發現,坐在他懷裡的小尼姑,依然眉頭緊蹙。

有一種不妙的預感,一直縈繞在她的心頭。

「厲無涯,你可千萬、千萬,不要那樣啊……」

……

疾行一天,兩人一蟻,抵達了中央區域。

已經有修士等在這裡了。

倒不是他們跑的比喬拉丹快,而是運氣這東西在作怪。

「哈哈,還是按老張運氣好,直接傳送到了這裡,都不用動彈,在這等著就可以了。」

「擦,我還以為我會是第一個來的呢。」

「哈,高手也來了。」

「我說高手,你整天蒙著個臉,不熱么?」

「你看看這小尼姑,咦?小尼姑?卧槽,觀、觀、觀瀾寺!」

「高手,牛逼啊,觀瀾寺的尼姑你也敢勾搭……」

驚著了。

在三層的時候,這些人不是忙著打妖獸,就是被喬拉丹訓話,根本就沒近距離接觸小尼姑,也沒發現小尼姑的身份。

此刻。

驟然發現。

這幾個人,受驚了。

觀瀾寺啊!

青麓山脈第一佛修門派,比之大悲寺還要強上一分。

都知道觀瀾寺的小尼姑漂亮,私底下,少不了也有胡思亂想的。

可是,真的敢對這些小尼姑下手的,沒有,沒人有那膽量激怒觀瀾寺。

卻沒成想。

眼前這才鍊氣境的傢伙,竟然勾搭上了觀瀾寺的小尼姑,看那郎情妾意的樣子,估計啥事兒都辦了。

「這小子,死定了。」

「得罪觀瀾寺,肯定沒好果子吃。」

「等出了煉之幻境,這小子肯定會被鎮壓。」

「可惜了,這麼強的實力,這麼好的天賦,若不是得罪了觀瀾寺,此子未來之成就,不可限量。」

「好了好了,別瞎議論了,人家能勾搭上尼姑,那是人家的本事,你要是眼饞,去啊,沒人攔你!」

總裁拜拜,我去戀愛了 「擦,我可不想死!」

有眼饞的,也有惋惜的,更多的是敬佩的,佩服喬拉丹的膽大妄為,更佩服他的不怕死。

膽大妄為?

這才哪到哪。

要是讓他們知道喬拉丹還得罪了厲無涯,而且是往死里得罪的,是不死不休的那種,還不得嚇的亡魂大冒?

至於藏劍山莊、易門、大悲寺之流,早在一層、二層的時候,就已經得罪光了。

算下來。

青麓山脈這些個排的上號的大門派,全都被喬拉丹給得罪了。

真不知這些人哪來的那麼大的膽子,還敢跟在喬拉丹屁股後面混,只能說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沒看到喬拉丹這個始作俑者,都整天扯塊兒破布蒙在臉上!

怕啊!

倒不是自己個兒怕,而是怕殃及門派。

若真是孤家寡人的,渾不怕,打不過,跑就是了。

靈劍宗卻就不同了。

若是被人認了出來,若是殃及靈劍宗,別看靈劍宗有萬獸真人和丹辰子這兩尊結丹境的高手坐鎮,可是,跟那些個大門派比起來,屁都不是,分分鐘就會被斬草除根。

所以,小心為妙,且蒙著臉吧。

越來越多的修士,趕來了中央區域。

一天。

一天。

又一天。

當四日之期一過,喬拉丹一數人數,愣了。

四百多人。

竟集結了四百多名修士。

「我擦,當初在三層的時候,可是只有三百多人的,這四層如此兇險,免不了會折損一些,為毛反而會多出一百多號人呢?哪裡蹦出來的?」

哪裡來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