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塵現在最需要的是體驗刺激的感覺,能讓林塵的心境產生波瀾。

怎麼產生波瀾呢?

莫小仙看著林塵說道:「既然你活太久了,你就去做點雜事,幫聶雲一起籌備婚禮的事。」

「也好。」林塵輕點頭。

林塵離開后。

莫小仙看著葉嵐說道:「我有一計,聽不聽。」

「什麼?」葉嵐疑惑道。

莫小仙小聲說道:「你有沒有見過得了活久綜合症的人?」

「見過一些。」葉嵐。

「林塵現在的癥狀就是活久綜合症,他的心現在穩如磐石,若是能讓他心境有一絲波瀾,就能讓他立即感到興趣。」莫小仙目光閃爍,看著葉嵐:「你可以勾引他,讓他體驗體驗偷情的感覺,這樣肯定能讓的心境有些波動。」

葉嵐聞言,哭笑不得,還以為是什麼計謀呢,結果是這個…

「師父…就算我勾引他,也不算偷情啊…柳青璇她們都同意了…這樣哪裡刺激了?」葉嵐搖頭失笑道。

「也是啊…」莫小仙輕點頭,想了想,說道:「其實這也未必,你別忘了,你可是處子啊,男人不都喜歡第一次的女人么?喜歡看到女人第一次痛苦嚎叫的樣子,是不是有些變態的感覺?」

葉嵐擦了擦汗,無語道:「就為了看到痛苦嚎叫的樣子,這肯定是變態啊,不過…林塵肯定不是那樣的人,他現在只不過是清除掉記憶,然後重生而已。」

「也是…」莫小仙繼續想著,片刻,莫小可眼睛一亮,她看著葉嵐,說道:「男人也喜歡看到女人嬌羞的樣子,你第一次還在,應該沒那麼開放吧?他若是見你動不動就羞紅了臉,肯定會想逗你玩的。」

葉嵐白了她一眼:「我是女漢子,我才不會羞紅臉。」

「真的?」莫小仙。

「當然。」葉嵐。

「那你把衣服脫光,我看你紅不紅臉。」莫小仙。

「……」葉嵐無言以對。

莫小仙心裡已經有了定記,她傳音給聶雲,說了些什麼。

另一邊。

林塵正在忙活,聶雲也在忙,聶雲收到了莫小仙的傳訊,他看了一眼正忙碌的林塵。

(本章完) 「林塵,跟你問個事唄。」聶雲笑著道。

「什麼事?」林塵看向聶雲。

「那個…就是我跟小仙還沒做過那種事,我活了這麼多年,還沒碰過女人的身體,我想問問…具體怎麼操作。」聶雲。

「……」林塵得眼神充斥著驚訝、好奇、無語,幾種神色交織在一起,形成的特殊眼神。

驚訝的是,聶雲跟莫小仙竟然還沒做過那種事,好奇的是,聶雲連這個都不懂?

這玩意是天生的吧,就算沒有親眼目睹過別的人做那事,但應該看過小動物怎麼操作的吧?

聶雲竟然…連這都不懂。

無語的是…聶雲的年紀也有一萬多歲了吧…竟然還是個…咳咳…

「給你看個東西。」林塵拿出手機,手機里存了一些不可描述的視頻。

「這是什麼玩意?」聶雲看到手機,就像是看到了新大陸。

「這叫手機,待會送你幾個。」林塵操作,然後一部不可描述的畫面出現。

聶雲瞪大眼睛看著,眼裡流露震驚之色,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那聲音…好特么的撩人…

我靠…這種姿勢也可以!

我了個去…還可以用嘴?

我……手都可以?

聶雲懵了,只感覺腦袋空空蕩蕩,莫小仙傳訊給他,是讓他旁敲側擊問出林塵喜歡什麼樣的女子,結果…卻是讓他看到了這些…

「現在會了吧?就這種一二三的動作,無限重複就可以了。」林塵將手機收起。

「嗯……」聶雲點頭,久久回不過神來,腦海里都是那副畫面。

「咳咳。」聶雲想起了正事,他看著林塵問道:「那個林塵,我問你…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尤其是做那種事的時候,最需要什麼?不可能直入主題吧?」

「一開始的時候需要調情,比如,聊些能達到靈魂共鳴的話題,手也得輕撫秀髮等其它位置,像你跟莫小仙都是第一次,這就要在進入主題前,先聊天,等剋制不住的時候再那啥。」林塵緩緩道。

「你喜歡第一次的不?」聶雲。

「當然了,難道你喜歡第二次的?」林塵看著聶雲。

「額,第一次是什麼樣的?」聶雲問道。

「第一次的時候,女子會很緊張,別急著干正事,欣賞她嬌羞的模樣也挺有趣的,記得一定要剋制住自己,畢竟…嬌羞時候的樣子很短暫,等成親時間久了,就不會有嬌羞了,直接變成猛虎了,所以……」林塵拍了拍聶雲的肩膀,笑道:「要珍惜女子嬌羞的時候,不然以後可就沒機會看到了。」

「娶第二個媳婦也可以看到的吧。」聶雲。

「這也可以…所以這也是許多男人為什麼要娶那麼多妻子的原因,像一些皇帝,後宮三千佳麗,皇帝真正想要的是看到第一次的女人,那種嬌羞,那種痛苦的表情,這種感覺讓無數皇帝沉醉,不僅僅是皇帝,凡是有點本事的人,都會想夜夜做新郎。」林塵笑著說道。

聶雲若有所思,他還沒體驗過,不過光聽林塵的描述,內心就抑制不住的激動,後天他跟莫小仙成親,就能看到了。

「那你想不想再娶媳婦了?」聶雲問道。

林塵笑著輕搖頭,道:「就算我想,我媳婦她們不同意,也是不可能的時候,更何況,我現在對這方面沒什麼想法,或者說,我的口味變的很叼了。」

「這樣啊。」聶雲輕點頭,似懂非懂的樣子。

「去忙活吧,等大後天的時候,跟我分享一下你的感受。」林塵笑著道,繼續忙碌起來。

聶雲撓了撓頭,笑著。

他密語傳音給莫小仙,將林塵說過的話,精簡一些告訴了莫小仙。

莫小仙得知后,目光流轉,果然,與她所想的沒錯,林塵還是喜歡嬌羞的女子,只不過需要日久生情,有了感情才行。

莫小仙看著葉嵐,笑著道:「這些年你一直跟著他,我相信你們肯定會在一起的。」

葉嵐微微笑著,並沒說什麼,順其自然就好。

莫小仙望著葉嵐,小聲問道:「你知道男女之事,該怎麼操作嗎?」

葉嵐輕搖頭道:「具體的我不知道,反正你往那一趟就行了。」

「我也是這麼想的。」莫小仙笑著道:「等我有了經驗,我再傳授給你,免得你什麼都不懂。」

葉嵐擦了擦汗,這種秘密的事,能分享的嗎?



成親當日。

林劍雲遊四海歸來,路過流嵐宗,看到聶雲跟莫小仙竟然成親了,立即去喝喜酒。

看到林塵也在,頓時大喜。

「劍叔。」林塵看到林劍一笑道:「你回來的正是時候,趕上喝喜酒了。」

「正趕巧了。」林劍笑望向不遠處的聶雲跟莫小仙。

整個宗門弟子都在慶賀。

期間。

林塵問道:「你這些去哪溜達了?」

「我去別的大陸逛逛,期間還有人想殺我,我一提我是林家的人,直接嚇的跟我跪地道歉,話說,你的名字現在真的很好使啊。」林劍笑道。

林塵無語,問道:「為什麼想殺你?」

「嘿,還不是我喜歡上了一個女人,她也喜歡我,偏偏另一個男的也喜歡她。」林劍笑道:「她家族裡的人得知我跟你關係匪淺,就直接毀了我女人跟那男的婚約,現在跟我在一起了。」

「她沒跟著你來?」林塵。

「沒有,我打算回家族一趟,讓家族的人準備準備,然後過段時間就成親。」林劍拍著林塵的肩膀道:「到時候你可得喝我的喜酒。」

「這當然。」林塵笑道,看到現在所有人都過的很好,他的心裡也很高興。

前方。

新郎新娘輪番敬酒。

直到了傍晚時分,才入洞房。

林劍回家族了。

林塵跟葉嵐待在院子里。

葉嵐笑道:「看到師父能有歸屬,我心裡挺開心的。」

「我也是。」林塵笑了笑。

葉嵐看著林塵,長長的睫毛顫動,眼睛明亮,特別的奪目璀璨。

「林塵。」

「怎麼?」林塵看向葉嵐。

「天色不早了,我去洗洗,就睡了。」葉嵐。

「還用洗澡?到了這等境界,渾身都很乾凈,用不著洗澡吧?」林塵。

「習慣了。」葉嵐淺淺一笑,隨即走進了房間。

(本章完) 葉嵐在房間的水桶里泡澡,林塵在院子里,仰躺在椅子上。

林塵目光看向流嵐宗的後方,今日…或許是一番春宵了。

林塵搖頭,對於這種事情,也沒什麼太大的想法。

「他們都去求道了,我呢…」林塵喃喃自語,世人以為聖人是最高境界,但當真正達到了聖人巔峰,才發現,聖人之上可能還有境界。

道無止盡,沒有盡頭。

葉天凌、葉魔、葉佛離開了這片世界,具體去了哪裡,林塵也不知道。

只知道說是要去世界的邊緣,去尋道。

「還是繼續過著清閑點的日子吧。」林塵搖頭,讓他現在就去尋道,他不太想。

林塵閉上了眼睛,似要睡著了。

一個時辰后。

葉嵐身著一襲白色睡裙走了出來,高挑婀娜的身姿,絕美的容顏,一頭柔順烏黑的秀髮自然的垂落在後,站在那裡,無比的誘人。

葉嵐見林塵睡著了,並沒說什麼,她搬了張躺椅,然後躺在了那裡,安然入睡。



第二天清晨。

兩人幾乎在同一時間睜開了眼睛。

「你怎麼也躺這睡了?」林塵看著葉嵐。

「在外面睡挺好的。」葉嵐。

「嗯。」林塵起身,長長的伸了個懶腰,望著天際的魚肚白,緩緩道:「走吧,去轉轉。」

「嗯,」葉嵐沒問去哪轉,跟了上去。

林塵走在前方,他站在宗門的後山懸崖邊,這個位置望向宗門,正好能將所有的所有,一覽無遺。

林塵目光看向聶雲跟莫小仙洞房之地,林塵笑著說道:「你覺得昨天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還能發生什麼?夫妻該做的都做了。」葉嵐。

「呵呵…問題是,兩人都是生手啊,會不會非常的尷尬。」林塵。

葉嵐沒搭理他。

林塵聳了聳肩,目光看向了金龍鎮的方向:「過幾天林劍也要成親了,正好喝杯喜酒。」

「嗯。」葉嵐輕點頭。

……

林塵沒繼續留在流嵐宗,而是去了林家。

到了林家,也差不多物是人非,他回到這裡,僅僅只認識林劍,至於其他人,早就在歲月長河裡消失了。

林劍想向林家的人介紹他,但被林塵拒絕了,對於他而言,已經沒有必要讓林家的人認識他,因為不過千年,或許那些人就消失在了歲月長河裡。

而他還繼續活著,看著一個又一個認識的人死去,那種心情不怎麼好。

雖然以他現在的境界能讓人復活,但林塵不想怎麼做,這畢竟有違了天和。

過了好些天。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