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接過刮刮樂,快速的刮開了所有的刮獎塗層。

“呶,給錢吧。”

“什麼給錢吧。”老闆一臉的錯愕,“難不成,又中獎了?”

“當然了。”林凡信心滿滿的樣子,讓老闆一陣心虛。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衆所周知,這刮刮樂中獎的概率擺在那裏,怎麼可能說中獎就中獎呢。而且,還是一連幾張都中獎了。

“這……這怎麼可能!”

老闆賣了十幾年彩票了,這樣的事情,還是頭一次發生。他再三確認了手中的刮刮樂彩票,的確是中獎了沒錯。可是,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居然全部都中獎了,真是見鬼!”

此時的於揚,也有些震驚了。要知道,她偶爾也會買幾張彩票碰碰運氣。可這麼多年,她是真的從沒有中過獎。就連超市裏的那種小抽獎活動,她都沒有中過。想不到,今天居然能夠看到有人連續五張刮刮樂中獎。而且,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心上人。

“好了,再給我來幾張吧。”

林凡已經累計中了三萬塊,只要再中兩萬塊,自己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這個……”老闆有點心虛了,要是再讓林凡這麼中下去,那自己這小店還不得關門了啊。

看着老闆吞吞吐吐的樣子,林凡冷笑道:“怎麼,你這是不打算繼續賣我了嗎?你不是還想着,把我口袋裏的錢全部掏空嗎?”

老闆咬咬牙,“賣,我還就不信了,你有本事再中一個給我看看!”

說着,林凡又要了幾張刮刮樂。結果,一個小時下來,林凡一共累計中了十萬塊的華夏幣。這下子,老闆徹底的懵逼了。這……這怎麼可能!

不光是老闆,就連於揚也震驚了。她現在開始相信,林凡能突然暴富,真的是因爲運氣好了。能夠在彩票銷售店,買一張中一張,這得什麼樣的人品才能做到啊。

看着老闆那一張蒼白的臉,林凡得意的笑了笑。

“好啦好啦,今天就到此爲止了。我們還得回去4s店,把車子買下來呢。”

林凡可沒有忘記,自己今天的主要目的是來買車的。

“林凡,車子不着急嘛。不如,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吧?” “什麼地方?”

於揚神祕的笑了笑,“彆着急嘛,到了就知道了。”

既然是於揚的請求,林凡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而且,跟女朋友在一起,去哪裏不都是幸福的嘛。

結果,林凡打死都沒有猜到,林凡居然帶自己來到了遊戲廳。這什麼情況?難不成,於揚想請自己玩電動遊戲?

“快一點嘛,就在前面了。”

於揚拉着林凡一路小跑,臉上洋溢着開心的笑容。看得出來,於揚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只是,到底是什麼事情,讓於揚高興成這個樣子呢。林凡越想越覺得猜不透,算了,女孩的心思你別猜啊。

結果,看着停在眼前的娃娃機,林凡終於明白於揚的意思了。原來,於揚是拉着自己來抓娃娃了啊。

於揚正一臉期待的看着娃娃機裏面的那隻可愛公仔,“老公,我要那個!”

林凡順着於揚的目光看了過去,發現娃娃機裏面,剛好有一隻藍胖子的娃娃。不過,看上去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同麼,於揚幹嘛會這麼癡迷呢。

“你跑了這麼遠,就爲了這個?”

於揚重重地點點頭,“嗯,對。那隻藍胖子的娃娃是全球限量款,我已經抓了好多次了,可是一直都沒有抓到。老公你運氣那麼好,就幫幫人家這一次嘛。”

人家老公都叫了,林凡要是不幫忙的話,還真的是說不過去了。不過,林凡壞壞的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來,先把之前的承諾給兌現了。”

之前,在彩票銷售點的時候,於揚可是承諾,要是林凡中了將,她就會親他一下。

於揚一臉羞澀的低下了頭,“大庭廣衆的,不太好吧?”

“那,這限量款的娃娃,你還想要嗎?”

於揚咬咬牙,踮起腳朝着林凡親了過去。林凡毫不猶豫的保住了於揚,一口印在了於揚的櫻桃小嘴上。於揚唔唔的叫着,可自己被林凡緊緊的抱着,根本就動不了。

林凡輕輕的叩着於揚的牙關,伸出舌頭不斷的調戲着於揚的丁香小舌。漸漸地,於揚開始生澀的迴應起了林凡。說起來,這還是她的初吻呢。

一番激吻過後,於揚臉色潮紅,悲憤的說道:“林凡,你這傢伙也太無恥了吧。”

“嘿嘿,乖寶寶,別生氣。你不是想要那隻娃娃嘛,我現在就給你抓出來!”

林凡現在的運氣值還有半個小時的持續時間,所以,他並不擔心自己做不到。

微信掃碼,買了一百個遊戲幣。其實,林凡只需要買一個就夠了。但是,爲了討好於揚,他已經決定,讓這裏的老闆大出血了。

投幣,然後小心翼翼的調試着娃娃機的角度。

啪的一聲,林凡按下了手中的抓取鍵。

看着娃娃機的爪子,於揚的小心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能不能抓得到呢,到底能不能抓得到呢?

有林凡這個無敵幸運星在,怎麼可能會抓不到嘛。

果然,當林凡按下抓取的時候,一切都已經註定了。那隻限量版的藍胖子,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林凡給抓了出來。

“哇,真的抓到了。林凡,我真的是愛死你了!”

於揚也不顧剛纔林凡激吻自己了,她直接踮起腳,在林凡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林凡得意的笑着,“哼哼,你也不看看你老公是什麼人。好了,還有什麼想要的,我一併給你抓出來。”

“好啊好啊。對了,前面還有一個蠟筆小新的娃娃,也是限量版的。不如,我們也給他抓出來?”

“那必須的。”

半個小時的時間,林凡一共抓到了五十多個娃娃,其中就有十個昂貴的全球限量款。其實,對於於揚來說,這些娃娃她並不是買不起。要知道,於家的實力,即便是整個華夏,也是排的着的。於揚選擇在這裏抓娃娃,不過是享受這種將娃娃抓出來的開心感受而已。

就好像很多人都知道,娃娃機裏面的娃娃不值錢一樣,可當娃娃抓出來的時候,大家都還是滿臉的笑容。

唯一尷尬的是,林凡爲了討於揚的歡心,將人家店裏所有名貴的娃娃都給抓走了。要知道,這些娃娃的總價值,可是有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了。原本這些機器抓取概率都調的相當低了,那些限量版的娃娃更是難抓的一批。所以,一直以來,這遊戲廳都是靠着娃娃機賺錢的。

可今天,遊戲廳的老闆要悲劇了。

好運丹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接下來林凡的操作可就沒有那麼厲害了。眼看着好幾次都抓不準,林凡總算是認命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於揚,說道:“看起來,好運氣已經用完了。”

於揚搖搖頭,“沒關係了,反正我們已經抓到這麼多的娃娃了,不是嗎?而且,我想要的娃娃也都已經抓倒了。”

“那,我們回去買車?”

“恩恩。”

“可是,這麼多的娃娃,要怎麼拿?”

看着堆積在一起的娃娃,林凡有些犯愁了。早知道,就不抓這麼多出來了。這下好了,拿都不知道怎麼拿了。

“算了,不如就送人好了。我喜歡的那幾個限量款,你幫我拿回去。”

倒不是因爲於揚小氣,而是於揚真心喜歡那幾個限量款。不然的話,她也不會拉着林凡來到這裏抓娃娃了。而且,剩下的娃娃裏面,也有幾個是限量款的。

“嗯,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就當林凡打算派送娃娃的時候,幾個不懷好意的男人悄悄地圍了過來。

“兄弟,今天收穫不錯啊?”

“嘿嘿,運氣好而已。”

“是嗎?”其中一個拿着棒球棍的傢伙冷笑道:“我倒是想看看,你的這好運氣,還能不能繼續下去了。”

“怎麼,你們這裏難不成只允許花錢,不允許客人抓到娃娃嘛?”


林凡的態度,也一下子冷了下去。這個時候,他就是再笨,也猜得出來了。這是遊戲廳的幕後老闆,派人來給自己教訓了啊。不過也是,這麼多的限量版娃娃都被自己抓了出來。這對於遊戲廳來說,已經是一筆巨大的損失了。 “不不不,我想這位先生,您一定是誤會了。我們當然允許客人抓走這裏的娃娃,但是依靠玩弄手段來抓娃娃,我們這裏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林凡看着對方,反問了一句,“這麼說來,你們認爲我是玩弄了手段,才抓到了這麼多的娃娃,對嗎?”

“難道不是嗎?”

真要說起來的話,林凡還真的是依靠玩弄手段才抓到了這麼多娃娃。只不過,林凡的手段比較高明而已。即便林凡說實話,恐怕在場的人,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當然不是,我是靠自己的技術抓到這些娃娃的。”

棒球男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看起來,你小子還真的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小子,我實話告訴你好了,這些限量款的娃娃是不可能被抓出來的!”

林凡哦了一聲,然後對着周圍所有的吃瓜羣衆,大聲的喊道:“你的意思是,你們作弊,對嗎?”

“你!”

“原來如此,你們依靠作弊的手段,來吸引客人去抓娃娃。可是你們呢,早已經設定好了,限量版的娃娃是不可能抓出來的。我這麼說,應該沒有錯吧?”

“你放屁!”很顯然,棒球男沒有想到林凡會在這裏等着自己。“我們怎麼可能會做那種事情!”

“那你爲什麼說,這些限量版的娃娃,我肯定抓不出來呢?”


“這……”

這下子,棒球男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他原本就不是那種靠腦子吃飯的人,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在這裏給人家看場子了。他原本正跟自己的小夥伴們打街機,可是沒有想到,監控室裏的人卻突然找到了自己。

雖然從監控之中,看不出林凡有什麼違規的動作。可是,短短的一個小時,林凡就抓走了幾百個娃娃。其中,還有十個娃娃是這裏的限量版娃娃。那十個娃娃,可以說是娃娃機裏面的鎮機之寶了。要是就這麼被林凡拿走,等老闆回來了,肯定是要罵死自己的。

於是,監控室的幾個人,就聯繫了這裏的打手王天霸,也就是那個帶着棒球棒的男人。

王天霸從小學習成績就不理想,平時最喜歡的就是打遊戲。一來二去,這王天霸倒是跟遊戲廳的老闆混熟了。王天霸輟學之後,一直也沒有什麼正經工作。這遊戲廳的老闆呢,看王天霸是個人才,就留下他在這裏看場子了。

王天霸對老闆那叫一個感恩戴德啊,所以,只要有他在,場子裏都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即便出了事情,以王天霸的手段,還是可以輕易的解決的。

今天的事情一發生,監控室的幾個人就立馬想到了王天霸。只要王天霸出面,那這件事情,基本就算是解決了。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瘦弱的男人,居然連王天霸的面子都不給。

王天霸一臉的凶神惡煞,既然說不過,那就動手好了。他可不覺得,自己會打不過一個小小的林凡。

圍觀的吃瓜羣衆,也有這裏的常客。當他們看到王天霸已經被林凡激怒後,紛紛開始爲林凡擔心起來了。

“完蛋了,完蛋了。這個年輕人這麼瘦弱,怎麼可能是王天霸的對手。”

“就是啊,這年輕人也是活該。在這裏玩惹誰不好啊,偏偏惹上王天霸這個煞星。唉,一會又有好戲看咯。”

這是要打架了嗎?

說真的,真要打起來,林凡可不覺得自己能夠打得過王天霸。別說是王天霸了,就是他手下那些歪瓜裂棗,他都不一定能夠勝得過。眼下,還是能不動手就別動手了。

林凡的系統揹包裏,倒是還有一枚築基丹。可是,這種只在小說裏面看到過的東西,他實在是不知道這玩意能用來幹嘛?這吃掉之後,變身超級賽亞人還好說。要是吃掉之後,自己再昏迷過去了,那豈不是要任人宰割了?

“臭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很好,我現在就讓你知道一下,在這一畝三分地,到底是誰說了算!”

“等一下。”

眼看着王天霸就要動手,林凡着急了。

“幹嘛這麼着急動手,難道你是自知理虧,所以纔想用拳頭讓我閉嘴,是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