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皇鍾內,擴散出了一道波紋,直接將那名孕骨境的高手給震碎成了齏粉!

那塊寶骨消散的剎那,其上的符文飛出,但是被東皇鍾籠罩,卻是怎麼也飛不出去,宛若無頭蒼蠅一般,茫然的撞擊著。

「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這符文,似乎要將它吞噬。但是到底是什麼東西?」洪錚眼中出現了思索之色。

他天資縱橫,驚采絕艷,大智如妖,僅僅一個蛛絲馬跡,便讓他推算出了不少東西。

隨後,他微微的思索了一下,收回了東皇鍾,隨後便見到那符文,猛然向南方衝去,隨後似乎被某種力量給一口吞噬……那個方向,正是雲海宗的方向!而且……是洪錚重生的奇葯魔地方向!

他忽然想起神運算元曾經對自己所說的,雲海宗的祖地,就要開啟了。難道說,這種奇異的現象,與雲海宗祖地開啟,有某種關聯?

上官墨苔已經將最後一名黑袍人斬殺,那字元,同樣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到了南方雲海宗。

洪錚盯著南方,眼中出現了思索之色,看來此次祖地開啟,蘊含了大秘。

隨後,洪錚問向司徒洛馨:「司徒洛馨……嗯?」

話還沒說完,遠處再次有兩道強大的氣息迫近!其中一道氣息,已經超越了孕骨境,甚至離血雲老祖的修為,已經不遠!洪錚眸子漸漸冷厲了下來,看向遠處。

上官墨苔與司徒洛馨同樣感受到了駭然的看向人影出現的方向。

只見遠處,兩人行雲流水而來,腳下大地,一寸寸出現了綠草,不斷蔓延,然後枯萎。

其中一人,乃是一名********。只不過她額骨奇高,雙眼凹陷,開闔之間,隱隱有凶光閃爍。而另外一人,則是一名眸若星辰的年輕男子,他的修為,在孕骨境四轉!

********出現的瞬間,軀體之上,兩座大陣自動運轉,溝通天地,無邊精氣引入體內,強大自身。

她出現之後,嘴角出現了一絲笑容:「徒兒,這次感應的不錯,竟然真的有大脈天身的氣息。」說完之後,她直勾勾的盯著上官墨苔,眼神中充滿了戲謔之色。似乎已經將上官墨苔,當成了她的囊中之物。

年輕男子看到上官墨苔與司徒洛馨的時候,眼前一亮:「想不到這荒漠之地,竟然有如此絕色,真是不虛此行啊!」

洪錚將上官墨苔護在了身後,沉聲問道:「閣下是誰?」

很明顯,這二人不是司徒洛馨引來的。而且聽這二人的語氣,他們對大脈天身,有興趣!

********絲毫沒有理會洪錚,而是看向年輕男子:「徒兒,咱倆的修行,都已經到了瓶頸期。聽說大脈天身的背後,天生刻有一副星空脈絡符文,要是觀摩的話,一定會有所精進!」

年輕男子大笑:「師尊所說極是!」

洪錚眼中漸漸出現了殺機,雖然他情商低下,但是他是一個極為護短之人。隨後,他手中黃金槍成型,已經做好了一戰的準備。

********看了一眼洪錚,冷笑道:「廢物一樣的修為,也敢如此猖狂,死!」

說完之後,********軀體之上一座大陣運轉,將洪錚籠罩其內。頓時,洪錚只感覺自己像是泰山壓頂一般,全身上下的鎧甲,瞬間的爆碎成了齏粉,並且體表之上,出現了縱橫交錯的傷口!

只是氣息將洪錚籠罩,便是讓他深受重傷,靈體境高手的強大之處,讓洪錚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

他沒有想到的是,今日會引來靈體境的高手。這樣的高手,無一不是一方諸侯,不是一宗掌教,就是蓋世老怪。

「跟我走吧。」********絲毫不在意洪錚,看向上官墨苔,笑著說道。

咚!洪錚強行站了起來,東皇鍾幻化,將上官墨苔與自己籠罩在其中,而後瞬間向遠處疾行而去,絲毫不顧及司徒洛馨的死活。

********見狀,眼中出現了譏諷之色:「靈體與孕骨,就是雲泥之別,在我面前,也想逃遁?」

********說完,也不見得有什麼動作,伸出手掌,對著洪錚疾行的方向一拍。一隻巨大的掌印幻化而出,猛然的拍在了東皇鍾之上!

轟的一聲,東皇鍾發出了一道巨大的波紋,席捲荒漠,掀起了無邊黃沙,然後……崩潰了!重新化為了一尊鈴鐺,沖入到了洪錚的眉心之中。

而他,則是一口鮮血噴出,五臟均是受了重傷!

「我來擋她一會兒,你趕緊走,別管我!」洪錚低聲說道,眼中的殺機越來越濃烈。雲海宗也就罷了,想不到這二人,也是如此欺辱自己。

上官墨苔搖搖頭,倔強的看向洪錚:『我不會留你一個人在這,她是靈體境的高手,在靈體境高手的面前,你擋不住!「

說完之後,上官墨苔看向那********,語氣冰冷的說道:「你最好停手,否則的話,我就算是死,也會將星空脈絡給崩碎!」

********眼神一凜,冷笑道:「你是在威脅我?」

「你大可以試試!」

洪錚站了起來,瘋狂的調動氣勢,他不會讓這二人將上官墨苔給帶走,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啪的一聲,********一揚手,卻是一個巴掌打在了上官墨苔的臉上,讓上官墨苔如玉一般的臉頰,頓時出現了五個手指印。 寵妻成婚 上官墨苔白玉一般的臉上出現了鮮紅的指印,嘴角更是有一絲鮮血在流淌。她的面色瞬間變的冰冷無比,死死的盯著那********,眼中漸漸有殺機在凝聚。

司徒洛馨見狀,站了出來,說道:「玉蟾宮的宮主,白玉珩,就是如此欺辱晚輩的嗎?」

********也就是白玉珩一聽,看向司徒洛馨:「你是誰?」

「雲海宗,司徒洛馨。」

白玉珩聽罷,眼中有奇異之芒閃爍。玉蟾宮,是雲海宗掌控之地之中的一個宗派。實力與天演宗相差無幾,但是相比雲海宗,還是差的很遠。

「放了她。」司徒洛馨說道。

白玉珩冷笑:「看在你是雲海宗之人的份上,趕緊給本座滾,本座今日不殺你。但是,這大脈天身,我卻是要定了。」

說罷,她再也不理會司徒洛馨,緩緩向上官墨苔走去。每走一步,荒漠之地便是震顫一分。尤其是她身上的血肉大陣,閃爍光華,籠罩此地。洪錚只感覺一股威壓籠罩了自己,而自己,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跟我走吧,否則本座不介意,今日將你們都格殺在此地。」白玉珩淡淡的說道。事實上,她確實有這個實力。靈體大境的高手,遠超孕骨——那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力量。就算是十年前的洪錚遇到,也將會隕落!

上官墨苔知道今日要是自己不同意的話,洪錚一定會凶多吉少。她轉過身,看向洪錚,眼中無限溫柔:「洪錚,你要……保重自己,我走了……。」

一句我走了,包含了太多無奈。

洪錚眼眸漸漸血紅起來,瞳孔中盡都是嗜血之意:「白玉珩,你今日如果將她擄走,他日,我一定血洗你玉蟾宮滿門。」

他的聲音,充滿了無邊煞氣。

白玉珩身邊的年輕男子輕笑一聲,眼中盡都是輕蔑與譏諷之意:「一個孕骨境的修士,也敢如此誇大。師尊,雲海宗祖地馬上就要開啟了,還是趕緊走吧。」

白玉珩只是淡淡的掃了洪錚一眼,再也沒有絲毫的興趣。隨後手一揮,頓時,天地失色,蒼穹無光。她的軀體之上,爆發出了難以想象威壓。氣勢恢宏,生機龐大,剎那之間,一座靈體大陣,覆蓋了洪錚。

洪錚只感覺自己被一座大山撞上一般,肌體之上,盡都是縱橫交錯的傷口。身軀拋飛,一口鮮血噴出。

白玉珩輕咦了一聲:「肌體強度不錯。」

說完之後,她卷著上官墨苔,迅速遠去,眨眼之間,便是消失不見。

洪錚躺在地上,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卻是受了不輕的傷勢。他盯著上官墨苔消失之地,臉色無比陰沉。心中殺機無比狂暴,更是有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少年大將軍 要是我有強大的實力,要是能夠有超越靈體境的實力,那麼今日,就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上官墨苔被人擄走。

就不會像今日這般,如此的憋屈。

更不會,被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實力,一切的前提都是——強大的實力。

一個時辰后,他療傷完畢,臉色陰沉的站了起來,準備回洪家,然後,就去雲海宗祖地,無論如何,都要將上官墨苔救出。

司徒洛馨跟在後面,不發一語。

「別跟著我。」洪錚沒回頭,腳步不停。

司徒洛馨一怔,默默的停下了身軀,臉上盡都是哀傷之色。 假如愛情剛剛好 嘆息一聲,轉身,向另外一個方向遠去。

龍城,洪家。

回到洪家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深夜。

洪龍騰見到洪錚一身是血的回來,心中一咯噔:「怎麼了,錚兒?」

「墨苔,被靈體境高手擄走,我被重創。」洪錚臉色已經恢復了平靜。但是站在旁邊的洪龍騰,卻是能夠感覺到洪錚身上那狂暴的殺機。

洪錚隨後說道:「我去一下父親的書房,隨後,就去前往雲海宗祖地。」

洪行簡的書房,洪錚自從重生之後,就再也沒有去過。他本以為,洪行簡是突然失蹤,應該沒有留下什麼東西。但是現在看來,不是這樣。

從洪行簡給洪龍騰留下那戒指,到場景重現之中,那回眸一眼,可以看出,洪行簡,一定是在謀划著什麼。也就是說,他是一個雄才大略,霸氣絕倫之人。洪錚不信,這樣一個強者,不會留下什麼線索。

洪龍騰點了點頭,本來……他準備明天為洪錚舉辦一場歡慶會。現在,只好退後了。

夜間,燭火搖曳,月光璀璨,將大地照耀的一片銀白。洪錚站在洪行簡的門外,猶豫了許久,暮然推開了洪行簡的房門。

一切都是與十年前的樣子沒有任何區別。簡單樸素,一塵不染。入目之處,乃是一張案牘,案牘紙上,擺放了筆墨紙硯。還有一副似乎是已經完工的書法,那上面只有一個字——缺!

看到這個缺字的時候,洪錚心中一凜,洪行簡的書房,果然有玄機。因為,當初他隱隱約約的看到,洪行簡滅殺血雲老祖,滅殺自己之時,那一指上,就有一個符文繚繞,那符文,就是缺字!

再看牆上,還懸挂著一副筆墨,上面有一句話烙印其上。筆墨旁邊,還掛著一副筆墨,那依舊是一個字——補!筆跡鋒利,鐵畫銀鉤,隱隱流露出一副滄桑而久遠的氣息。

「天地有缺,乾坤有缺,大道有缺,故,唯有自身不缺。」

除了這幾幅筆墨,再也沒有其他能夠留下線索的東西。這幾幅筆墨看上去無比尋常,尋常到似乎是一個修士不醉心於修鍊,而沉浸於風雅一般。

洪錚拿起了那幅寫有缺字的書法,頓時,金光大放!心神被一股浩蕩的吸力扯入,靈魂似乎都是陷入其中。

心神像是來到了一副空間中,這處空間,一寸寸的破碎。中央之處,站立了兩尊身影。其中一道,身穿龍袍,頭戴帝冠,散發出無盡的霸氣。背影不高大,但卻散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霸道氣息,正是洪行簡。

而洪行簡的旁邊,是另外一道身影,那身影,身穿一襲白衣,黃金色的瞳孔透射出無盡光華,震顫虛空。那身影,讓洪錚身軀一震,那正是他自己!只不過,那身影之上,充滿了歲月刻畫的痕迹,充滿了滄桑。

忽然,一道浩大的意志從無盡虛空深處升起:「就剩你們兩個餘孽了!不,應該說,洪行簡,應該就剩你一個餘孽了,你旁邊的人,已經……」

話還沒說完,虛空便是崩碎了,洪錚回到了現實世界。

他心中充滿了震撼,充滿了茫然。

「我看到的是什麼?是未來的場景嗎?」

隨後,他心事重重的取下了那個補字,頓時,心神又是陷入到了一處奇異之地。這處空間,處於無邊火海之中,四周宛若地獄一般,無數幽魂環繞。一道身影躺在虛空之中,周身纏繞了一百零八道鐵鏈,似乎將他的軀體以及神魂,全部的鎖死,連生機都是被鎮壓。那身影,赫然是洪錚!

隨後,再次升起一道宏大意志:「死亡,就是徹底死亡,你應該……被徹底抹去!」

下一息,一尊龐大的獸爪橫空而起,絞碎了虛空,讓洪錚又回到了現實世界。他盯著手中的書法,眼中的迷茫之色更濃。

「餘孽,死亡,抹去……代表了什麼?」洪錚喃喃自語。就算以他的心智,也推算不出來了。那是超越了他想象的境界,沒有絲毫的蛛絲馬跡,可以找尋出這一切。若說真有蛛絲馬跡,那只有——追尋洪行簡的足跡!

「父親一定要告訴我什麼,但是,有什麼存在,阻攔了這一切,讓他不可言,不敢言。只是,他想告訴我什麼呢?餘孽,難道是說我與父親的身份?現在看來,我的身份不是如此的簡單,父親的身份,更是不簡單。他身穿龍袍,頭戴帝冠,這在我的印象中,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難道說,父親,是某一族的皇族?還有父親在荒漠之地,將我一指擊殺,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能夠對我下手?」洪錚坐了下來,仔細思索這一切。

忽然,他猛然站了起來,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在自己的印象中,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從自己記事開始,洪行簡就告訴自己,他的母親在一個遙遠的地方,有要事纏身。很快就會回來,但洪錚等了十幾年,卻依然沒有見過。

「父親,母親,你們到底……是怎樣的人?」洪錚隨後盯著手中的缺字帖,指尖沿著筆跡,緩緩劃過。陡然間,他軀體顫動,只見他手中的缺字帖竟然化為了一頁黃金紙張,宛若神靈聖旨一般,無邊金光綻放。牆上那懸挂的兩幅書法,更是飄落在空間之中。

一副書法化為了一道威嚴的聲音:「天地有缺,乾坤有缺,大道有缺,故,唯有自身不缺。」

那補字帖,也是化為了一頁黃金符紙,飄散在空間之上。無數玄奧異常的符文,開始瘋狂躍動。 兩頁黃金法旨橫空,蒼茫而久遠的氣息傳來,那似乎,是不屬於這一界的氣息一般,它們化為了兩****日,照耀虛空。

洪錚盯著符文,瞳孔瞬間的化為了黃金色。

看到這黃金法旨的瞬間,洪錚赫然想起了白鴻鵠。他的腦後反骨之中,同樣也隱藏了無數符文!

白鴻鵠的反骨,洪行簡的法旨,上官墨苔的大脈天身,李輕依的轉世骨骼上,都孕有符文。

看來有必要對白鴻鵠的反骨,再研究一番,但不是現在。洪錚壓下了心中的念頭,盯著黃金法旨。符文依舊躍動,烙印在虛空中。

而後,他啟動推衍的能力,推衍這數以億計的符文。

首先,他選的是缺字帖!缺字帖之上,洪錚選取了數百個符文,開始衍化。他的雙手無意識的划動起來,黃金色的瞳孔之中,倒映出符文。符文在他的眼中,化為了星辰一般,在緩緩轉動著。

他的腦海,瞬間被符文佔據,一切念頭全部摒棄。隨著他雙手的划動,他整個人的氣息,瞬間變的蒼茫而久遠。

這氣息,這天下少有人能夠感受到。但是,依舊有一些強者,感應到了。其中兩個,就是魏瘸子與神運算元!

神運算元屹立大岳之巔,空洞的眼眸看向洪錚所在之地。似乎洪錚的一切,他都知曉。他喃喃自語:「你是你,但你,也不是你。什麼時候,你才是真正的你?」

已經消失的魏瘸子,身軀透明,似乎跨越無數個世界一般,此刻正在無邊海域之中。他睜開眸子,看向龍城,嘆息一聲:「這是你的世界,但這又不是你的世界,什麼時候,你才能回到你真正的世界?」

隨後輕輕哼出一曲歌謠:「小盒子,三寸長,無邊世界藏中央。」

對於神運算元與魏瘸子的表現,以目前洪錚的修為,根本感受不到。他只是不斷的在推衍。

從第一個開始,一刻鐘的時間,他才將第一個字元推衍完畢,然後是第二個。

接著,是第三個。

他曾經在李輕依的身軀之上,推衍出了八十一個字元。按照排列與重組的方式,誕生了太初之力。

如果,能夠推衍出缺字帖上的前面數百個字元,能誕生出什麼,他不知曉。

先出生的符文,他放在第一個位置,然後依次排列下去。當排列到了七十二個符文之時。一股從冥冥中出現的意志,瞬間降臨!

那意志,似乎無意識一般,只是不斷的壓在他的身軀與心神中,似乎要阻擋著他的排列!

噗!他吐出一口鮮血,但是他的面色堅毅:「誰都無法阻擋我追求實力的意志,誰都不能!」

轟的一聲,他上衣猛然崩碎,體表更是出現了縱橫交錯的傷口。但是此時,他已經排列到了第九十九個!

第九十九個符文排列完畢的時候,洪錚的意識近乎消散。但是,他身上的氣勢,卻是驚人到極致。

當一百零八個符文排列完畢的時候,他身軀一震,眼前出現了億億萬萬的畫面。

畫面之中,一道身影不斷的打出一道道神通,崩碎無盡虛空。洪錚沒有停下,而是……運用由繁化簡的能力,重新排列。

兩個時辰過去了,洪錚排列完畢,將每式神通,推衍成了一招,那一招,正是洪行簡那一指!

「我明白了缺是什麼……它代表了缺陷!代表了天地的缺陷,大道的缺陷,以及修士本身的缺陷。天下間一切,都有缺陷,有缺陷,便是有致命的弱點。 一夜孽情:吻別豪門老公 於是,這缺字帖,便是直接攻擊缺陷之處。我也終於明白,父親那一指的真諦。無論是殺我,還是殺雲海宗的血雲老祖,他都用了這一指。因為,我們的缺陷,在眉心。所以那一指,能夠直接滅殺。」洪錚睜開了雙眸,結束了缺字帖的推衍,他有種感覺,以自己目前的修為,再繼續推衍的話,一定會身殞。

他將目光放在了補字帖之上,眼中出現了明亮之色:「有缺陷,便要彌補。父親曾經就跟我說過,修士修鍊,就是彌補自身缺陷。那麼,這補字帖,推衍出來的東西,應該就是一種心法。」

將補字帖拿在手中,再次推衍起來。

又是兩個時辰過去,洪錚睜開了眸子,眼中再次出現明亮之色:「補字帖,果然神奇,竟然形成了這樣一個符文。」

他的眉心之中,赫然出現了一個古樸而玄奧的文字,那正是一個「補」字!他催動補字的剎那,一圈又一圈的波紋,以他眉心為中心,擴散開來,瞬間覆蓋了整個洪家。被波紋波及到的人,一瞬間發生了驚變!

首先是打坐之中的洪龍騰,身軀一顫,面容竟然瞬間蒼老了五六歲。他猛然睜開眼睛,只感覺自己軀體之中的生機,竟然快速的消散!

而後是洪不破,他的修為,都是跌落了,被那波紋抽走。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