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逸嘴角微微抽動,這誰啊,竟然叫他媽媽,真是莫名其妙。

“媽媽!”

見李逸沒有反應,那道聲音又再次響了起來。

這一次,李逸發現了,這道聲音似乎來自小猴子,他試探着問道:“小傢伙,你在叫我?”

小猴子連連點頭,滿臉興奮,又叫了兩聲,這叫聲在李逸腦中便變成了“媽媽”。

李逸滿臉黑線,雖然跟小猴子很親,但也不能叫他“媽媽”啊。

“小傢伙,你不能叫我媽媽。”

“媽媽,爲什麼?”小猴子歪着小腦袋,滿臉疑惑。

李逸強忍着要抽人的衝動,道:“我是純爺們,你不能叫我媽媽,叫我哥哥。”

“哦,媽媽。”

李逸翻了翻白眼,乾脆不再理會,繼續修煉。

風雲谷中的靈氣蘊含着天地元氣,李逸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些澎湃的火元氣,銳利的金元氣,冰涼的水元氣……

現在,李逸要做的便是吸收這些元氣,將自己體內的丹元力提升品級。


高級丹武者是將屬性之力與丹元力融合,稱爲屬性丹元力。而外界的元氣也可以看做是天地靈氣與屬性之力的融合。

重新調動封魔鍾內的聚靈陣,瘋狂地吸收隱藏在靈氣之中的元氣。

元氣比靈氣更加濃稠,密度更高,體內的丹元力逐漸地在發生着本質的變化。

此時,處於修煉之中的李逸並不知道,在雲塔第五層,幾道身影帶着絲絲冷意,向着第四層走了下來。

“雲風少爺,那傢伙太囂張了,直接搶了我們的修煉室,還出口侮辱我們雲家都是一羣廢物,希望雲風少爺好好教訓教訓他們。”

一青衣少年領路,對着身旁一面色冷峻的少年說道,若是李逸在這,就會發現,這青衣少年正是阻攔李逸等人進入修煉室的四人之一。

當時四人狼狽逃竄,懷恨在心,四人分頭行動,其他三人出去尋找雲龍,而他卻去了第五層,等待雲風出關。

幾人很快便走到了第四層密室之中,看着中間李逸所在的密室,冷峻少年淡淡地道:“崔石,轟門。”

這冷峻少年十九歲左右,目光深邃,給人第一感覺就是冷,陰冷。


話音一落,陰冷少年身旁立即有一人走出,竟然沒有任何顧忌,無視風雲宗的規矩,身體化作弓形,腳步一跨,他整個人如一張弓箭般彈射而出,對着修煉室的石門猛地擊出一拳。

“轟隆!”

頓時,石門劇烈震顫,雖依舊穩固,卻不斷有轟隆之聲傳出。

修煉室內,李逸剛剛將體內的丹元力轉化一般,正要一鼓作氣,將體內的丹元力全部轉化爲真正的元力,整個修煉突然轟隆作響。

修煉室本就不大,裏面的聲響加上回音,真讓李逸體驗到了什麼叫震耳欲聾。強大的響聲,讓李逸從修煉的狀態中驚醒,悶哼一聲,臉色微微發白。

“滾出來。”

一道巨大的聲音從室門外傳來,李逸神色一冷,修煉的時候最忌諱被人打擾,好在他精神力強大,也沒有進入深度修煉,只是感覺有些頭暈目眩,沒什麼大礙。

沖天的怒火在心底燃燒,驚天的殺意猶如實質般散開。

“裏面的人,給我滾出來。”

又是一聲巨響,伴隨着一道囂張的聲音傳了進來,李逸神色越發冰冷,起身打開石門走了出去。

與此同時,外面正準備要再次轟擊石門的崔石驟然停下,臉上表情僵硬,此刻,一股冰冷的氣息,牢牢的將他鎖定,讓他感覺渾身冰涼。

擡頭看去,不知何時,石門已經打開,一白衣少年站在石門前,渾身帶着冷厲的殺氣,目光如一柄利劍,要將他穿透。

崔石不過九重後期,如何能承受李逸那強大的殺氣,不禁臉色一白,後退兩步,哆嗦着道:“你要幹什麼?”

李逸感覺好笑,臉色卻依舊冰冷,淡漠地道:“你不是讓我出來麼?我現在出來了,你退什麼?”

看着李逸那淡漠的神情,崔石感覺自己受到了羞辱,頓時便忘記了心中的懼意,怒道:“你找死。”

火元力包裹着拳頭,猛地向李逸揮來。

李逸眼眸更冷,渾身散發出徹骨的寒意,同樣一拳擊出,砰地一聲,崔石身體一震,眼中浮現出一抹驚恐。他只覺得一股無與倫比的巨力從拳頭上蔓延開來,他清晰地聽到了自己骨骼斷裂的聲音。

“啊!”


一聲慘叫從崔石的口中發出,他的身體更是猛地後退,一直退到了雲風身前還沒停下。

雲風微皺了下眉,伸手抓向崔石,想要幫他穩住身形,但當他接觸到崔石的那一刻,臉色卻驟然一變。

砰!

一聲輕微的悶響傳出,雲風不僅沒能穩住崔石的身形,連他自己都被震退了一步。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個大虧,雲風的臉色唰地一下陰沉下來。

“你能無視風雲宗的規矩,我也能,你將是死在生死臺之外的第二人。”

李逸臉色冰冷,渾然沒有將雲風幾人放在眼裏。

此時,劉峯三人聽到響聲,也從修煉室中走了出來,這幾天的修煉,他們的修爲又精進了一些。

見到眼前的一幕,他們稍微一想便明白怎麼回事,不禁都面露冷笑地看着雲風等人。

雲風臉色難看,竟然有人當着他的面要殺他的隨從,這純粹是在打他的臉,他陰沉着臉,冷聲道:“我看你如何殺他。”

李逸淡漠地瞥了雲風一樣,道:“我要殺他,你,攔不了。”

第一次被人如此輕視,雲風怒火沖天,咬牙道:“你敢動他試試。”


李逸輕哼一聲,腳步一跨,瞬間出現在崔石面前,擡起一拳便轟了出去。

雲風一怒,冷哼一聲,同樣一拳轟向了李逸,他全力出手,元力翻滾,氣勢滔天,他不相信李逸不後退。

然而,李逸只是身體微微扭動,便躲過了雲風的攻擊,而他的拳頭卻結結實實地落在了崔石的胸膛。

砰!砰!……

接連七聲悶響,許久不曾動用過的人級中等武技七殺拳使了出來。

雖只是人級中等,但從李逸手中使出,其威力卻是無比的巨大,七聲爆破聲後,崔石的胸膛直接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窟窿,裏面的心臟不翼而飛,顯然是被七殺拳的拳勁給震碎。

砰!

崔石到底,雲風臉龐抽搐,眼中怒火似要焚燒天地,冰元力盪漾,刺骨的寒意散發開來,雲風的四周都下起了雪花。

“你竟敢殺他。”

當着他的面,隨從被殺,他卻無法阻止,恥辱,怒火瘋狂涌現,最後全都化作滔天殺意,只有殺了李逸,才能洗刷他的恥辱。 感受到雲風身上的殺意,李逸眼眸眯了起來,淡漠地道:“是你讓他轟門?”

“不錯,我不僅要轟門,還要轟殺你。”

雲風臉色很冷,目光更是陰冷無比,好像一條毒蛇。

“冰凍!”

雲風冷冷地吐出兩個字,冰霜之力迅速蔓延,整個第四層修煉室都被籠罩在徹骨的寒意之中。

劉峯三人齊齊打了個冷戰,眼中有些駭然,核心弟子的實力果然很強,簡簡單單的冰凍術就有如此威力。若是這一招對他們發動,他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接下,甚至連躲避都無法做到。

但李逸卻是面無表情地擡起了手掌,握拳擊出,赤紅的火元力在拳頭上凝聚。

咔嚓!

冰凍術強行破除,冰塊四處飛射, 等來年風起時

“你,竟然融合了火元氣?”

雲風感受到李逸拳頭上那不屬於屬性丹元力的氣息,不禁臉色駭然,要知道他來風雲谷這麼多年,都沒有能夠融合元氣,李逸才來多久?

“冰牆!”

眼看李逸的攻擊即將落下,雲風連忙凝聚出一道冰牆,擋在身前,卻只聽咔嚓一聲,冰牆應聲而碎,絲毫無法阻擋李逸的攻擊。

“住手!”

就在李逸即將擊中雲風時,一道一丈多厚額土牆在雲風身前凝聚。

砰!

李逸一拳擊打在土牆上,土牆震動,卻依舊完好無損。

李逸轉身看向修煉室外的樓梯上,那裏有一位白髮老人,目光冰冷,蘊含着絲絲殺意。

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崔石,眼中閃過一絲異光,而後看着李逸,冷聲道:“風雲宗生死臺外不準殺人,你破壞門規,跟我回長老院,交給執法堂處置。”

劉峯三人臉色微變,劉雪婷走了上來,焦急地道:“是他們先破壞門規,無故轟擊修煉室的大門。”

老人淡淡地瞥了劉雪婷一眼,神色淡漠地道:“我只看見他在這殺了人。”

“你身爲長老,怎麼能如此無恥?”劉雪婷氣急敗壞地道。

“侮辱長老,你也跟我會長老院。”老人看了劉雪婷一眼,語氣淡然地道。

“你……”劉雪婷三人大怒,李逸揮手製止了他們,看着老人嗤笑道:“不用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你也是雲宗或者雲城的人吧,想要我的命直接來拿就是,何必這麼大費周章。”

老人臉色一沉,語氣變得森冷,桀桀笑道:“小子,你很聰明。將雲龍的空間戒指給我,我便可以放你一次。”

“空間戒指?”李逸臉色古怪,他還以爲對方是因爲雲家被滅,才找藉口來殺他,沒想到竟然只是爲了雲龍的空間戒指。

雲龍的空間戒指除了那本神祕的功法,就沒有什麼珍貴的東西,難道是爲了它來的?

想到這,李逸心裏驟然一緊,難道這祕籍不是風雲宗的?不然對方何必要跑到他這來索要?

心裏想了許多,李逸面色卻不動神色,淡然地道:“我可沒看見他手上有空間戒指,也許他根本沒帶在身上。”

“不可能。”這次不等老人說話,雲風卻站在老人身後叫道:“雲龍出去的時候我明明看見他帶着空間戒指,肯定是你拿的。”

“你真的看見了?”李逸眼眸微眯,眼中殺意瀰漫。

“當然!”

雲風脖子一挺,堅定地道。


事實上,他連雲龍什麼時候離開風雲谷的都不知道,更別說看見雲龍帶的空間戒指。他不過是對李逸讓他丟了面子,而懷恨在心,至於雲龍帶沒帶,李逸拿沒拿跟他有何關係?

老人面色有些不耐,眼中冷光一閃,道:“不管你有沒有拿,先跟我去執法堂再說。”

“我如果不去呢?”李逸直視老人,毫不退讓。

“不去?”老人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意,“不去更簡單,李逸違反門規,侮辱長老,試圖逃跑,被本長老就地處決。這個說法怎麼樣?”

“無恥!”

劉峯三人臉色一寒,想不到堂堂風雲宗長老,竟然如此不要臉。

“你們說什麼?”老人冷着臉喝道,眼中閃爍着殺意,似乎只要劉峯三人再說一句話,他就要一掌劈死他們一樣。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