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輝不耐煩道:“好了好了,真是囉嗦!”

“哦~你就是李輝?聽說你的劍術很厲害,有機會的話一定要跟你切磋一下呀!”蕁歡看着守仁帶着一個男生走過來,主動打着招呼。

看着眼前一頭短髮,身材高挑的蕁歡,李輝懵圈了,臉刷的一下就紅了起來,“她…她就是蕁歡嗎?怎麼是個女的?”

守仁略顯生氣的說道:“什麼呀!她的戰鬥經驗可比你豐富多了,你該叫姐!快點,叫蕁歡姐!”

李輝顫抖着伸出了魔抓,心想:一聽到這個名字,本來還以爲是個男的,沒想到是個有男子漢氣概,又酷酷的大美女啊!真想摸一摸她…

終究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手,李輝朝蕁歡伸出了魔抓。

守仁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蕁歡!小心~”。

但這次李輝失敗了,在他出手的同時,蕁歡也拔出了飛刀,不偏不倚的插在了他的手掌上。

“哇啊~好痛!”李輝尖叫道。

長期的戰鬥經驗讓蕁歡有了自然反應,任何突然接近她的物體都會被她下意識的反擊,“呵呵~小輝同學,你想幹嘛?是想摸我嗎?”


守仁暴怒道:“混賬!我要殺了你!”

蕁歡攔住守仁,“交給我處置就行了,最近好久沒活動筋骨了,剛好有點無聊。”

“哦~好吧,有事的話一定要叫我喲。”

“想摸我的話就跟我來!要靠自己的實力才行呀!”說完蕁歡就從窗戶跳了下去。“如果你能戰勝我,就可以讓你間接摸!”

李輝被點燃了鬥志,他抽出隨身佩戴的木劍(學校不能戴管制刀具,所以只能背木劍),“好!間接就間接!我接受這份挑戰!”說完也跟着跳下了窗。

所謂一寸長一寸強,蕁歡的腿法固然厲害,但李輝的人劍合一也是帥氣和實力並重。

雙方你來我往,蕁歡居然被劍氣撕開了衣服,“還不錯啊!真是厲害!”

“還沒結束呢!”

“呵呵~我也是!”蕁歡也認真起來,她抽出飛刀就朝李輝扔了過去。

李輝被這種攻擊驚到了,“喂~你居然會扔刀子!”

話還沒說完,蕁歡又是一輪攻擊,這次李輝下意識的用木劍抵擋,沒想到的是飛刀裏邊充滿了她注入的氣,在接觸到木劍的同時一下就爆炸開來,李輝的木劍就這麼被蕁歡炸得粉碎…

“哇靠~木劍都被打爛了,城市裏的捉妖師都這麼牛掰嗎?”

“呵呵~雖然你沒了武器,但我不會手下留情的!”蕁歡說着又朝他發起攻擊。

“還沒結束呢!”李輝一個縱身在空中劃出一道美妙的弧線,完成720°翻滾之後跳起來朝蕁歡發起進攻。

“啪~”短刀和李輝手上的樹枝相接,居然把短刀瞬間折斷。

蕁歡大吃一驚,“你居然用枯枝接我的短刀…”。

“嘿嘿~沒聽說過嗎?當劍術到達一定境界,草木枯枝皆可爲劍!”李輝得意的說道,“所以,在我手上,任何棒狀東西都能變成武器喔!”

蕁歡嘆了口氣,“唉~好吧,是我輸了,小輝,你真厲害!”

“那麼我就…不客氣咯。”

“嗯~誰叫我們事先約定好的呢?”



“請問,這到底是幾個意思?”李輝一臉懵圈的抓着守仁的手,問道。

原來蕁歡所說的間接摸一摸,指的就是通過守仁的手摸…

“守仁的手摸過我啦!我說過只讓你間接摸啊!” 惹火狂醫:帝君,欠調教! ,自己也被帶偏了。 學校操場邊。

拗不過守仁和小旭的好奇心,李輝展示起了他的劍術。

“喝~”果然不同凡響,小輝一劍下去,面前的陶俑就四分五裂了。

“嗯~真是不錯,小輝的劍什麼都能砍呀!居然連陶器都能輕易切開。”守仁一臉滿足的說道。

一旁的小旭也不斷的鼓掌,“好厲害,小輝同學!”

李輝倒是一臉的得意但又略顯無奈,“哎呀~這個很簡單吧,不過以後別叫我做這些雜技了吧,搞得很不正經耶。”

“呵呵~你的劍氣真是厲害!”小旭一臉的羨慕望着李輝。


“劍氣?”守仁倒是第一次聽見這個詞。“這又是氣功的一種嗎?”

“沒錯!他製造出來的很多氣然後沿着木劍往前延伸,這樣就能砍斷任何東西了。”小旭解釋道。

“切~還劍氣呢?我看着像放屁!”突然從圍牆上傳來林洋果兒的聲音,“看來又有一個菜鳥捉妖師登場了嘛。”

“咦?果兒,你怎麼來了?麻煩你懂點禮貌好吧。”

“守仁,那個沒禮貌的傢伙是誰啊?”李輝忍不住問道。

“哦~他也算是半個捉妖師啦, 婚久情深,錯惹腹黑總裁 …我跟你介紹一下吧,果兒你過來,有新朋友認識一下咯。”

果兒跳下圍牆,“呵~不用介紹了,我並不想跟捉妖師成爲朋友,搞不好還會成爲敵人。”

這時李輝慢慢走到果兒面前,兩人四目相對氣氛異常的尷尬,似乎立馬就想要動手的感覺。

“我好像已經感覺到你對我的敵意了。”小輝尬笑道。

“那是因爲我覺得捉妖師是無謂的存在,現在又多了一個出來,我怎麼高興得起來呢。”果兒還是那麼簡單直接。

小旭似乎也看到了火花,“額~氣氛感覺有點怪怪的,我們最好還是把他們暫時分開吧!”

守仁搖了搖頭,“是啊~真拿他們沒辦法。”

“你是個能使用劍氣的小子…所以你在處置妖人時,不管是誰都會把人家砍成兩段對吧?”果兒冷冷的問道。

小輝想了想,“看情況吧,是又怎樣?”

“你那樣根本就不是在懲罰妖人,而是在殺人家!”

這時守仁微笑着走了過來,“喂~你們別吵…”。守仁話還沒說完,小輝就朝他橫向揮出一劍。

守仁的衣服上瞬間被開了道口子,但並未傷到皮肉,“哇~爲什麼砍我?”

小旭指着守仁,“抱歉啦…果兒,你也看到了,我並不會把任何東西都砍成兩半,所以會根據犯人的罪行來判斷下手的輕重…呵呵~而且,我認爲你是沒辦法像我這樣把力量控制得如此精細吧?”

果兒哪裏受得了如此挑釁,他一把奪過小輝手上的木劍,“喝啊~”木劍瞬間被紫色火焰包圍。“雖然我不會劍術,但這種誰都能幹的玩意兒,有什麼好臭屁的!”說完就朝守仁砍去,守仁身上瞬間留下了劍傷和灼傷。

守仁一臉懵圈,“哇~爲什麼你們要砍我!?”

“哦?木劍我有的是!”說完小輝又抽出備用木劍,“那你會連環砍嗎?”說完就朝守仁連環砍去…

“這個太簡單了吧!不就是亂砍嗎?”果兒哪裏肯服輸,也揮劍亂砍守仁…

可憐守仁身上的衣服褲子不到一會兒就四分五裂了,“哇~要出人命啦!”守仁遮住自己的兩點,灰溜溜的逃走了。

“喂~守仁!你別跑啊!你跑了誰來阻止他們?”小旭朝守仁吼道。

比拼劍術的兩人累得氣喘吁吁,但似乎並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還不錯嘛你,劍耍得不賴!”

“你也不錯啊,第一次玩劍就能有這種水平…不過現在好像已經沒人能砍了耶。”

果兒指着旁邊的小旭,“那邊不是還有一個現成的嗎?”

“對啊!那我就不客氣啦!”

“我也一樣不會手下留情的!”

兩人咆哮着撲向小旭,小旭看到這種陣仗只能奪路而逃!

“爲什麼連女生都砍啊?”小旭哭訴道。

“少囉嗦…果兒,你有辦法砍到移動目標嗎?”

“切~這太簡單了吧!”

這時,躲在樹後面的守仁伸出了腦袋,“小旭~只能你能阻止他們了,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哇~爲什麼是我!”說完小旭一個縱身就跳上了圍牆。

“太好了,目標不動了!”

“這是砍她的好機會!”

兩人聯手朝小旭砍去,瞬間就把衣服和裙子砍出兩道口子…

“哇~你們真的下手!”

小輝指着小旭,“看到沒?我的劍術是不是了得!”

“你瞎嗎?她下面是我砍的!”果兒也當仁不讓。

小旭哭喊道:“你們太過分了!我要生氣咯?”

此時兩人已經砍紅了眼,估計天王老子都能砍得下去!“少囉嗦!”兩人咆哮着再次向小旭砍去。

“哇~求求你們,放過我吧!”小旭哀求道。


“少囉嗦!勝負未分,怎麼能停下來!”



兩人你來我往砍得是越發的起勁,很快小旭身上衣服就沒多少布料了。

小輝提議道,“這樣下去沒有結果的,要不我們就看誰能砍掉最後的布料,如果誰傷害到小旭,誰就算輸!”

“好!就這麼辦!”果兒立即同意。

在兩人聯合出手的攻擊面前,小旭就是案板上的肉,想怎麼砍就怎麼砍,在最後一擊之下,小旭身上衣服最後一塊布料也被砍爛了…

“怎麼樣?看到沒?”

“看到個屁!那是被我砍掉的啦!”

“放屁!明明就是我砍爛的!”



兩人爭吵不休的同事,小旭也實在是忍無可忍了,“好吧~是你們逼我的…我也要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厲害,看我能不能一掌把你們身上的衣服都打爛!”

“喝~”小旭全力一掌衝向小輝和果兒,兩人還沒反應過來就中招了…

兩人身上的衣服被打得稀爛,氣功的威力把他們打懵了…

讓恨蒙住了雙眼 :“額~看來,還是小旭更厲害。”

果兒趴在地上,“是啊!我們就別比了吧,就當平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