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不管了?

還是說,李靈兒吃了秤砣鐵了心,就是要陪顧銘喝酒,不管李智今天晚上拉走她多少次,只要她還能走,她就會回來?

打死他們也想不到李家兄妹的打算。

顧銘此刻也沒有想到,但這並不妨礙他覺得煩,說:「你不怕,我怕。」

顧銘嫌棄道:「一邊去吧!我現在一個人喝酒挺好的,無需你來陪我。」

好過份!!

他們就沒有見過顧銘這麼過份的人,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痛扁顧銘一頓,替李靈兒出氣。

但,仔細想了一下,他們忍了,因為顧銘的拒絕,也是間接拒絕李靈兒這個人。

他們沒有理由把李靈兒把往顧銘懷裡推,那樣,只會便宜顧銘這位鄉巴佬,讓他真正意義上的一步登天。

李家的乘龍快婿,可沒有人敢瞧不起。

同時,他們還覺得,李靈兒這下應該死心了,不在犯~賤,死皮賴臉的陪著顧銘喝酒。 好開心。

他們開心了,暗道村娃就是村娃,乃怕有機會,也抓不住,一輩子都難成氣候。

其中,最開心的人莫過於端盤子的那位小哥。

他心中懸著的大石落下不少,沒有徹底放下,只因為李靈兒沒有表態。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他覺得,李靈兒遲早會打消她剛才的念頭,說不定,惱怒成怒之下,還會潑顧銘一臉的香檳。

這是他樂意看到的,也是他端盤子的目的所在,保管一會可以讓李靈兒潑個痛快。

可結果……

讓他們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面對顧銘的嫌棄,李靈兒非但沒有惱怒成羞,反而柔聲解釋說:「別怕嘛,我敢來,那肯定是有對策的,保管不會讓我哥打擾到我們喝酒。」

「我……」

喪心病狂!

李靈兒簡直喪心病狂。

對此,他們無力吐槽,心裡只有一個大寫的「卧槽。」

不羨慕不行。

這一刻,他們無比羨慕顧銘。

同時,拋開成見,他們還在想,顧銘究竟有什麼魅力,如此吸引李靈兒,讓李靈兒為了顧銘,不惜跟她哥作對。

想不通。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事情是真正。

臉被顧銘和李靈兒打腫了。

他們發誓,一會無論發生什麼,他們都要淡定,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再也不能像剛才那樣大驚小怪了。

和護士姐姐同居 現實很殘酷。

對端盤子那位小哥更殘酷,此時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不敢想一會李靈兒要他給顧銘送酒的畫面。

顧銘不在意,好奇道:「什麼辦法?」

李靈兒賣關子說:「你覺得會是什麼辦法?」

顧銘搖頭。

李靈兒說:「你可以猜一猜。」

顧銘斷然拒絕道:「我不猜,你愛說說,不說拉倒。」

他不願意浪費那個腦細胞。

李靈兒撒嬌說:「猜嘛,猜嘛,就猜一下,猜不著人家就告訴你。」

顧銘:「……」

這嬌來得太快,讓他措不及防。

顯然,不止顧銘一個人,剛才那些發誓說要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人,食言了,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這真是他們認識的那位李家五小姐?怎麼就那麼的讓他們不敢相信呢?

李靈兒俏臉微紅。

她還是第一次向父親以外的男人撒嬌呢,更別說是在眾目睽睽之下。

難為情是必然的,但是想到一會她還要色~誘顧銘,也就把這點難為情咽進肚子里,繼續撒嬌說:「好不好嘛,就猜一次。」

本宮玩轉高科技 最受不了女人這樣。

顧銘表示,他硬不起那個心腸了,敷衍說:「你哥處理事情去了,沒時間搭理你。」

「哇,你好聰明,這都能猜到。」李靈兒誇張的表揚顧銘說。

顧銘:「……」

這是侮辱他!!

吃瓜群眾:「……」

MMP,這也值得誇?是個人都能想到好不好,想不到的人那是傻子。

果然,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女人,智商約等於零,乃怕那個女人再如何高貴,也改變不了生理上的缺陷。

不恥?

他們有不恥的資本嗎?現在他們是羨慕嫉妒恨好不好。

看不下去了。

他們表示,他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他們要瘋。

一些心理承受能力低的人黯然離開,躲到無人關注的角落默默舔舐他們剛才受到的心理創傷,唯有一些不死心的人,繼續留在這裡。

幹什麼?

福從天降:農門小嬌妻 他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村娃就是村娃,乃怕有命運女神垂涎,也抓不住改變他命運的機會,不會讓他們失望。

他們等著看顧銘再次拒絕李靈兒的場面。

顧銘沒有讓他們失望,短暫沉默后,開口說:「好好說話,別在那裡一驚一乍的。」

李靈兒可憐兮兮說:「可是,人家就是覺得你很聰明嘛,一猜就猜中了。」

「還來?」

「還誇?」

顧銘越聽越覺得不對味,警惕說:「你態度變化這麼快,是不是又在打什麼歪主意?」

「哪有!!」

李靈兒心虛,把手中香檳遞給顧銘,岔開話題說:「來,我們繼續喝酒。」

顧銘沒接,狐疑的打量著李靈兒,還是覺得李靈兒態度變化太快,非常不科學,不真實。

他忍不住問:「你過來真的只是打算跟我喝酒?不幹別的事情?」

「我一個弱女子,能幹什麼?」李靈兒掩飾道,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講出來,她覺得最好的時候,應該是她把顧銘撩~撥得不要不要的,顧銘猴急的想要跟她上床的時候。

沒吃過豬肉但她見過豬跑,知道男人一旦精~蟲上腦,什麼衝動事情都能幹出來,讓他把秘密講出來,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於現在,顧銘清醒著,還對她保持警惕,這個時候講出她的真實來意,除了讓她們剛才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那點好感蕩然無存,沒有任何益處。

顧銘在想李靈兒一個弱女子能幹什麼。

色~誘?

套出他身上的秘密?

這是漂亮女人最大的殺手鐧。

可是,李靈兒不是青木櫻子,她不是李家培養出來牟取利益的工具,她是正兒八經的李家五小姐,怎麼可能去幹這種事情。

顧銘不信,覺得李家丟不起那個人。

不是色~誘,那是什麼?把他灌醉,讓他無法發揮出全部實力,助華老取勝?

有那麼一丟丟可能。

但是很快,他就把這個想法拋出腦海。

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灌得醉他,更別說,他們現在還是喝的香檳這種酒精含量不高的葡萄酒。

除非這兩點,他實在想不出李靈兒還能有什麼別的打算了。

至於說李靈兒下毒殺他什麼的,他壓根沒有想過。

眾目睽睽之下取的酒,李靈兒如何下毒?

李靈兒沒有機會下毒,作為萬眾矚目的焦點,她的一舉一動都會被人關注。

也許,那些人看到不會講,甚至巴不得李靈兒毒殺顧銘。

可,李家是要臉的人,這種丟人的事情干不出來,一旦李家人幹了,別人嘴上不說,但心裡卻會不恥,一些嫉妒李家的存在,還會私下悄悄把這種事情宣傳出去,令李家蒙羞。

家族聲譽還是很重要的,沒有家族子弟敢這樣玷污家族聲譽,敢做的後果只有一個,被逐出家門。

退一萬步講,李靈兒下了毒又如何?有著先天神珠護體,顧銘壓根不怕別人下毒殺他。

這是顧銘沒有想的另外一個原因,甚至,他此刻都懶得想李靈兒的來意是什麼,在想另外一個問題。 這酒他接不接。

這是顧銘此刻在想的問題。

接有接的好處,可以繼續享受別人羨慕嫉妒的目光,甚至還可能享受到剛才看不起他的人給他服務。

沒有什麼是比這更加揚眉吐氣、讓人爽的存在了。他就喜歡看那些瞧不起他的人,不得不伺候他的憋屈模樣。

至於不接的好處,那就是清靜,自在。

顧銘沒有他不接李靈兒就打消她心中的想法,知道李靈兒不可能因此打消她的想法,還會找其它機會實現她的目的。

既然如此……

顧銘接過李靈兒遞來的酒杯。

擇日不如撞日,既然以後避免不了,不如就現在。

他到想看看,今晚李靈兒想鬧個什麼花樣出來。

李靈兒開心了,開心的坐到顧銘身邊,舉杯說:「乾杯。」

「乾杯!!」

兩人碰杯,李靈兒一口把杯中香檳喝掉,突出一個大氣。

這顧銘能小家子氣?

他二話不說,同樣把杯中香檳一飲而盡。

見此,李靈兒朝著端盤子那男子說:「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上酒。」

男子:「……」

他上酒,但不是給顧銘,裝作不懂李靈兒的意思,來到李靈兒這邊,替李靈兒服務。

這就想無視顧銘?想得是不是太美了一點?李靈兒怒道:「有沒有規矩?不知道貴客優先嗎?」

男子張嘴,想說,在他眼中,貴客是李靈兒,顧銘只是一位鄉巴佬。

可是這話,他不敢說,只能可憐兮兮的看著李靈兒,祈求李靈兒不要這樣侮辱他,給他留點顏面。

李靈兒淡淡說:「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希望你是真男人,而不是心口不一的小人。」

李靈兒把話都說到這了,該如何選擇還需要猶豫嗎?

他把托盤遞到顧銘面前,替顧銘服務,只是眼中,依然流露出不屑,一副要不是李靈兒,顧銘這輩子都沒有資格讓他服務。

以後的事情不多說,顧銘記住了這個人。

狼少請溫柔 至於現在……

本來,他是不想跟這種跳樑小丑一般見識的,可是對方現在還在他面前擺臭臉,真以為他的脾氣好到爆?

他的脾氣很不好,睚眥必報,有機會,不會放過任何在他面前給他擺臭臉色的人。

所以,顧銘裝作不懂,看著李靈兒,明知故問道,「他這是幹什麼?」

明眼人都知道顧銘對男子服務態度不滿,李靈兒沒好氣道:「你在幹什麼?知道如何給貴客上酒嗎?」

男子:「……」

他當然知道,可是顧銘算哪門子貴客,鄉巴佬而已。

他又在心中強調顧銘鄉巴佬的身份,覺得他能做到這一步,已經非常給顧銘面子了,再多,他怕顧銘飄了,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

可是李靈兒……

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