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軒閉著眼睛,靜靜的享受著宋丹丹的服侍,他能看的出來,這應該是宋丹丹第一次用這樣的姿勢服侍男人,很生澀,很稚嫩,但這並不妨礙李宇軒很享受這種新手的服務。

「嘭……」

就在這時,包廂的大門忽然被人一腳震開,一臉凶神惡煞的葉風站在門口,看著屋子裡的一幕!

「刷……」

宋丹丹迷迷糊糊的轉過頭來,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葉風,以及他身後的周蓉、羅清,頓時一張臉完全成了懵逼狀態,整個人一個激靈,瞬間就清醒了過來。

「這……這……這是什麼情況?他……他們怎麼來了!」

宋丹丹此時的大腦一片空白,腦海里也只有這麼一個念頭,她搞不懂,為什麼葉風還能找到這麼隱蔽的地方來,外頭監控、保安那麼多,沒有內部人帶著,別說到包廂門口,就是走進這整個後院一步,都是辦不到的啊。

可現在……

宋丹丹不知道該怎麼想了!

「你們是什麼人?立即給我滾出去,否則的話,你們今天都要死!」

李宇軒的心情也很是不爽,原本這裡就是他的私人領地,而且現在還在做著這樣私密的事情,居然還有外人闖進來,一下子就將他的心情給破壞掉了。

這如何能忍?

「我是誰你不用管,我來只想帶走我要帶走的人!」

葉風看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陳蘭,心裡頓時鬆了口氣,幸好自己來的及時,陳蘭還沒有受到什麼傷害,要是再晚來一點,那可就真的追悔莫及了。

說完,葉風便走進屋子裡,想要直接帶走陳蘭。

「丹丹,你……你……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情!」

周蓉站在後面看著屋子裡的一幕,即便她是個小白也能明白宋丹丹明顯是把陳蘭打暈帶過來做某種不可描述的事情。

而且,她也親眼目睹著宋丹丹就蹲在地上,而剛才手裡甚至握著一根棍子!

天哪……簡直刷新了她的三觀啊!

一向是白富美、自尊心極強的宋丹丹,到底是受到了多大的誘惑,才能做如此下賤的事情呢?

周蓉想不明白!

「只要老子有錢有權,什麼事情做不到?」

李宇軒一陣得意,「看你的姿色也還不錯,想進娛樂圈發展嗎?想當明星嗎? 富貴盈香 想當電視劇女主角嗎?」

「只要你願意陪我一晚上,我給你這個機會!」

李宇軒很自信,這年頭,只要稍微有點姿色的女人,都夢想著能進入娛樂圈發展,當一個大明星,他又是富豪,想捧紅個女人,那真的是不要太輕鬆。

「李少,你……」

宋丹丹瞪大著眼睛,她都還沒有得到這樣的承諾,現在卻聽到李宇軒對自己的室友說出這樣的承諾來,這心裡,難免就有點不平衡了。

「你也有機會,不要著急!」

李宇軒安撫著宋丹丹,「只要你們都成為我的女人,都會有這個機會的!」

模稜兩可!

周蓉平時為人很隨便,但在大是大非上,卻看的很清楚,眼前這人是在玩文字遊戲呢!

「你真當我們都傻啊,你無非就是空手套白狼而已,說是給機會,其實是提起褲子不認人,你也太小看我們了!」

周蓉義憤填膺的說道,「我是不會上你這個當的!」

「呦……你還不笨啊,還長了點腦子!」

李宇軒一陣詫異,滿不在乎的笑了起來,欣賞的看著周蓉,笑道:「你還不錯,是個聰明人!」

「李少你……你之前答應我的都……都是假的?」

周蓉和李宇軒的對話,宋丹丹也全都聽在耳朵里,難以置信的看著李宇軒,她還有點不大相信,自己居然會是被騙的!

這……

「看看你朋友吧,還是有點腦子的,你就是一個頭髮長見識短的人,要不是看你還有點姿色和身材,就沖你這傻乎乎的樣子,我李宇軒會看上你嗎?」

李宇軒毫不留情的在宋丹丹的傷口上狠狠的灑了一把鹽,不過這也是實話,他李宇軒什麼千金大小姐、博士生學霸、名校校花沒玩過,宋丹丹要不是這張臉蛋,的確是沒什麼可以稱道的地方。

有時候,聰慧點的女子,更加有吸引力!

傻乎乎!

宋丹丹萬萬沒有料到,自己也有一天會被人冠以這三個字的形容詞,心裡那種屈辱,別提多堵心了。

胸口像是壓了一塊大石頭,異常難受!

原本就是下了巨大的決心和忍受著屈辱才答應來的,沒想到,竟是一場騙局,這對宋丹丹的打擊,是前所未有的,怔怔的愣在原地,一句話也沒說。

「你住手,這個女人是我的,誰也不能帶走!」

剛說著話,李宇軒發現這個闖進來的男人走到了床邊,將陳蘭給抱了起來,想要帶走,立即厲聲說道,想要阻止葉風的行動。

「這是我的未婚妻,我為什麼不能帶走?」

葉風緩緩說道,要不是看著陳蘭還沒有受到侵犯,他剛才就已經殺了眼前這個渣滓!

「你的未婚妻?」

李宇軒一愣,隨即忍不住邪笑了起來,「不錯啊兄弟,你的這個未婚妻長的真不錯,這樣吧,你在旁邊呆著,看我怎麼玩的,我給你一千萬,怎麼樣?」

嗯?

葉風感覺眼前這人是有點作死了,還從來沒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說這樣的話。

李宇軒,是第一個!

「一千萬不夠?我給你兩千萬怎麼樣?」

李宇軒見葉風沒有答應,當即便將價錢翻了一倍,「我這人就是不缺錢,你儘管開個價錢,看你未婚妻姿色真不錯,我還就要定了,讓你在旁邊看著我和你未婚妻在一起,那感覺肯定很不一般!」

惡俗!

周蓉看著李宇軒那張邪惡無比的臉龐,一陣噁心,但奇怪的是,葉風卻沒有任何的表示,臉上更是一點仇恨和生氣的表情都沒有。

「你……你師傅這是怎麼了?」

周蓉心裡好奇啊,畢竟李宇軒說出的話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極其傷害自尊的事情,不生氣就特別奇怪了,她就忍不住問了一下旁邊的羅清。

「沒怎麼,他只是在看一個死人而已!」

羅清搖搖頭,一般自己的師傅越是安靜,平靜,那心裡的怒火更更加旺盛,那眼前這人的結局也就越慘!

得罪自己師傅,還妄圖對師娘不軌,這樣的人,師傅會留著他嗎?

不可能留著的!

「看我做什麼,你答不答應吧?」

李宇軒看著葉風,直接問道。

「答應?」

葉風呵呵一笑,輕輕將陳蘭給放了下來,然後走到李宇軒的面前,道:「你很好,成功的激怒我了,明年的今天,將會是你的忌日!」

說完,不等李宇軒說話,一手捏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單手將他舉了起來。

「你……你想……想幹什麼!」

李宇軒猝不及防便已經雙腳離地,看著葉風那雙淡漠的眼神,忽然沒來由的有點慌了。

「幹什麼?」

葉風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道:「你要死了,我只是想幫你走一程!」

死?

李宇軒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好人,但還從來沒想到過死亡的這一條路,他堂堂李氏家族大少,怎麼可能會死?

港島誰不要賣個面子給李家?

即便是特首,那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去動李家的!

要不然港島根基不穩,這個責任誰也擔待不起。

「你憑什麼殺我?我是李家的人,李振雄是我父親,李宇成是我大哥,李玉婉是我姐,你敢殺我,你就等著港島李家的追殺吧!」

李宇軒大聲的吼道。

李振雄、李宇成、李玉婉!

這三個任何一個人的名字拿出來,那都是名震港島的存在,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很清楚,這三個名字代表著多大的能量。

李宇軒雖然不是很出名,但港島上的人都知道,那是因為李宇軒年紀還不大,剛剛成年,還沒有接手李家的企業。

「跟我有什麼關係?」

葉風直接無視了李宇軒報出來的人名,開口說道:「我要殺的人,別說你的父親來,就是你的祖宗來,也沒有任何用!」

說完,便舉著李宇軒到了窗戶邊上。

這裡是十五層的高樓,當葉風打開窗戶,將李宇軒放在窗戶外面的時候,感受著涼風,李宇軒的心裡才是真的有點怕了。

下面,是萬丈高,如同一道深淵一樣,深不見底,從這裡掉下去,那將萬劫不復,徹底的死亡。

「你……你……你別殺……殺我啊!」

李宇軒看了一眼腳下,吞了吞口水,忍不住求饒了起來,在生死面前,不管有多少財富,多高的社會地位,多大的權勢,都是平等的。

而他的生死,現在就掌握在眼前這人的手上!

「晚了,總有些人想要挑戰我的底線,那就得付出代價!」

葉風憐憫的看著李宇軒,手掌一松,李宇軒便驚恐的瞪大著眼睛,身體像是離弦的箭一樣,掉落了下去。

拽妃,算你狠 「不……要……」

李宇軒驚恐的大叫從下面傳了上來,但一切都晚了。

塵歸塵,土歸土,從今天開始,港島便少了一個禍害!

這就死了?

周蓉瞪大著眼睛,感覺自己的三觀受到了顛覆,這殺了人,那是違法的,接下來……可怎麼辦啊?

「你……你們快點跑吧,等……等會警察就要來了!」

周蓉心裡別提多害怕了,她從小到大,還從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現在親眼目睹著,心裡那叫一個急啊。

「沒事,你別這麼擔心!」

羅清看著周蓉的樣子,有點好笑,安慰了起來。

「你還嬉皮笑臉的,還不快點走啊,警察來了,你們就倒霉了!」

周蓉急的都快哭了,結果羅清還能笑的出來,她沒好氣的罵了起來。 第549章

倒霉?

葉風既然敢動手,那自然就做好了準備。

「你不要擔心,我有辦法!」

葉風看著周蓉著急想辦法的樣子,一陣欣慰,這丫頭還算不錯,起碼還是有良心的,知道為他們考慮。

「就是就是,我師傅什麼人啊,你就放心吧!」

羅清也安慰了一句。

葉風說完,便靠在旁邊,看著還處於沉睡之中的蘭姐,什麼也沒說。

周蓉和羅清則是在一旁說了會話,羅清也在安慰著周蓉,讓她不要那麼著急。

而宋丹丹這時候已經穿上了衣服,看著周圍的氛圍,有種局外人的感覺。

似乎周圍的人和事情跟她都沒有什麼關係了。

甚至,這麼長時間,也沒有一個人來問問她什麼情況的。

更沒有人關係她的安危!

她也知道,是她這次做的事情實在太過分了,也太丟人了。

為了一己之私,差點連累陳蘭,不過她的名聲也徹底廢了,一旦她這種為了進娛樂圈自動獻身還帶著自己閨蜜一起去的消息傳開了,不僅她的名聲毀了,甚至,連她的家人也跟著身敗名裂。

從此一輩子都活在別人的指指點點之中!

忽然,宋丹丹的心裡堅定了一個想法,就彷彿是一粒種子,在她的心裡紮下了根,看了看窗戶,眼中露出堅毅之色,慢慢的走了過去。

葉風和周蓉、羅清等人都只顧著自己身邊,而沒有注意到宋丹丹的動作,一直到宋丹丹站在了窗檯之上,周蓉的眼角餘光才注意到了。

「丹丹,你……」

周蓉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瞪大著眼睛看著宋丹丹,有點迷糊,也不大理解她此時要做的事情。

「再見了!」

「對不起!」

「希望我的死能幫你們一點!」

宋丹丹回過頭來,看著周蓉,羅清,陳蘭,最後落在葉風的身上,說完之後,往後面一仰,直挺挺的掉了下去。

自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