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拿著青色長劍,慢慢朝著山腳下走去。

這座山峰並不算高,所以往下走也並不算多困難。

很快,當李子來到山腳下的空曠地帶時,立刻被眼前的場景所震驚了。

剛剛在山巔之上他沒有看清,此時他才終於注意到,面前的廣闊地帶上竟然插著無數把名器!

折斷的刀,生鏽的鐵劍,半截長槍,丈八蛇矛,三叉戟。

難道這些名器也是那隻大雕叼到這裡來的嗎?

這片山谷之中,幾乎每隔一段距離,便會有一把兵器插在地上,那些兵器雖然看起來已經過了很多年,腐蝕甚至鐵鏽斑斑,但上面的凌冽鋒芒卻還是讓人感到心驚。

順著山谷一直往前走,李子終於在前面發現了一些不同。

前面一個小山坡一樣的高台,上面插著三把武器,一把鐵劍,一把木劍,還有一柄長刀。

至尊獸卡 這是山谷中李子看到的所有兵器當中,唯一三把完好無損的。

鐵劍和長刀上並無任何的銹跡,甚至連缺口都沒有,更為難得的是那把木劍。

李子站在那木劍面前看了半天,這把木劍顯然已經插在這裡很長時間了,但是上面卻一點腐朽的痕迹都沒有。

李子頓時想起了宴林曾經和自己說過的一種木頭,那也是龍虎山這一次進入武道洞口最想找到的東西。

淮南木!

淮南木生長極為艱難,卻歷經千年而不朽,整片大陸都沒有發現有適合淮南木生長的地方,也只有在武道洞口內,有人曾經見到過淮南木。

萌寶帥爸 當今龍虎山就曾有一柄淮南木所製造的木劍,連泉林掌教都捨不得拿出來。

宴林此次進入武道洞口,泉玉掌教就特地交代了他和另外一位師兄,一定要找到淮南木,因為上一把淮南木所制的木劍已經出現了腐爛的情況。

而此時,李子沒想到,自己竟然發現了一柄已經製造好的淮南木劍。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要將這柄淮南木劍拔出來帶給宴林,因為他覺得既然這三把名器和其他的武器不同的立在這裡,則必然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正當他想要走上前,仔細看看那三把名器的時候,突然從身後傳來了一陣悠悠的聲音:「你只能選擇一把拔出來。」

「誰?」李子轉過頭去,立刻去尋找那聲音的來源。

但當他對著這片山谷中的空地找了半天,也沒發現到底是誰在說話。

正當李子懷疑剛剛是不是錯覺的時候,沒想到那道聲音竟然又再次響起:「選對可以離開這裡,如果選錯,那麼就終身留在這裡陪我吧!」

當這道聲音響起的時候,李子便立刻朝著山谷的出口處望去。

他拿著青劍警惕的朝著那裡走去。

漸漸的,他在一塊山壁的旁邊發現了一個背影。

竟然是人!

李子內心驚訝道。

從背影看似乎是個老者,只是從老者的口氣中,似乎他已經在這裡待了很長時間。

武道洞口開啟的時間不是只有一個月嗎?那麼這個老者是怎麼一直待在這裡的?

李子慢慢的朝著那個老者走過去,當他走到老者的面前時,立刻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面前一張枯老的面容,緊閉著雙眼,李子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機。

這分明是個死人!

「你是誰?」即便如此,李子也依然看著老者問道。

老者手中握著一把很厚的重劍,盤坐在地上,他的一隻手臂就靠著那柄重劍支撐著。

重劍無鋒也無芒,像老者一樣,看起來普普通通,甚至外面還覆蓋了一層很厚的鐵鏽,讓人根本感覺不出這樣的鐵劍會有什麼用處。

只見老者突然嘆了口氣,雖然仍舊閉著眼睛,但李子卻感覺此時他就在看著自己一樣:「我也記不得了!」

李子愕然的看著面前的老者。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這山谷的洞口,老者所坐的位置恰好就是這山谷的入口處,難道他便一直守護在這山谷外面?

「您為什麼讓我拔那些武器?」李子看著老者繼續問道。

老者嘴中發出一聲怪叫,然後問道:「難道你不想將它們帶走嗎?」

李子搖了搖頭。

老者的嘴唇雖然沒有動,但李子分別感受到他在笑。

「你可知道那三把名器的來歷?」老者問道。

李子接著搖了搖頭。

「那把木劍,是武道洞口內的最後一顆淮南木所鑄,中間那把鐵劍,雖然看起來不起眼,不過是我也不知道來歷的東西。」

「您也不知道?」

老者點了點頭,「沒錯,那是我待在武道洞口唯一一次看到天黑的場景,那天晴空萬里,忽然間整片天地都黑了,大地陷入一片寂靜,所有的妖獸都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後來,一道寒光閃過,黑色的天幕彷彿被人從中間劈開了一般,再然後,這把劍就出現在這裡了。」

李子看著高台上插著的那三把武器,他的目光閃到了中間的那柄不起眼的鐵劍身上。

這樣的武器會是什麼級別?半仙兵還是更高?

「那最右邊那把刀呢?」李子接著問道。

「看到這裡所有斷掉的武器了嗎?」老者突然指著山谷內那些插在地面上的兵器說道。

李子點了點頭:「看到了,怎麼了?」

「但凡那些斷掉的兵器,全都拜這把刀所賜。」老者說道。

李子有些目瞪口呆的將目光轉向了最右邊的那把大刀,剛剛他可是親眼所見,大刀上一個缺口都沒有,而這裡山谷內插著多少把兵器?

至少有成百上千柄了吧!

竟然沒有在那把刀身上留下一絲的傷痕,難道山谷內的這些武器在那把刀面前都不堪一擊嗎?

「怎麼樣,你現在有興趣了嗎?」老者突然笑著道。

李子沒有說話,他的眼神瞥向了老者手中的那柄重劍。

三把名器插在面前,老者竟然一點都不動心,反而緊緊的握著這把重劍,那便說明重劍在老者心目中的份量比那三把名器還要高。

「怎麼?看上我這把重劍了?」老者輕笑道。

他又接著道:「想要我這把劍也可以,只要你能打過我就行。」

老者手中的重劍突然不用驅使,便自動飛了起來。

如山一般的重劍猛地朝著李子錘了下來。

李子趕忙使出自己的青劍抵擋。

重劍壓在青劍之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從重劍上傳來。

而直到現在,老者也仍舊是坐在原地,一步也未動過,更為曾出手對李子施加壓力。

面對如此強力的一劍,李子再也不敢大意,體內瘋狂的劍意迅速的朝著青劍上涌去,頭頂上的那把重劍終於漸漸抬起了頭。

老者的輕笑聲再次響起。

猛然間,才扛住重劍一擊的李子瞬間感覺到另一股更大的壓力襲來。

他分明沒有在重劍上感受到任何的劍意,但面對自己頭頂上的那個怪物,卻總感覺自己在跟一座山抗衡一般。

李子感覺到自己的雙腿正在向下彎曲,而手中的青劍更是被壓出一個詭異的弧度。

對面的老者一副閑雲野鶴的表情,那柄重劍死死的抵在李子的身上,他嘗試了很多遍,都沒能將重劍給挑開。

青劍之上突然開始有一道劍氣蔓延。

「劍靈!」李子大喝一聲。

突然一股撼動山嶽般的力量從他的身體里迸發出來,這股力量從氣府傳到雙手之中,又由雙手傳到青劍之上。

劍身上的劍氣再也遏制不住,一股猛烈的反彈之力從青劍上爆發。

清脆的劍鳴聲響起,幾乎瞬間,那柄重劍就被狠狠的向上彈開。

老者輕咦一聲,臉上第一次出現了一絲驚訝的表情。

那柄重劍被挑開之後,便重新回到了老者的手中。

「先天劍靈!而且還是劍靈境的先天劍靈!你是青山弟子!」老者看著李子說道。

此時的他才終於睜開了雙眼,那是一雙渾濁深邃的眼睛,讓人一眼看去就很容易陷進去。

李子搖了搖腦袋,讓自己清醒過來,他看著那個老者道:「沒錯!我是青山弟子!」 ?聽完李子的話,老者突然低下頭沉默了起來,似乎是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之中。

李子靜靜的看著老者,沒有打攪他。

忽然,老者抬起頭,對著李子問道:「我記得上一個來這裡的青山弟子姓李,好像是幾百年前吧!」

聽完老者的話,李子心中悚然一驚,李祖也曾來過這裡?

他看著老者點了點頭道:「沒錯,他是我們青山的師祖,叫李太閑!」

老者點了點頭:「沒錯,好像是叫什麼李太閑。」

想著那個傢伙,老者突然輕笑了起來。

他又抬起頭看著李子,表情嚴肅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來到這片山谷的,不過既然你是青山弟子,那我可以放你離開,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接下我的劍。」

說完,老者便手握重劍朝著李子攻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擊,李子還是有些準備不足,重劍和青劍相撞,險些脫手。

老者臉上露出一絲嘲諷,道:「你和那個李太閑相比,差得遠了。」

李子有些不服氣的提起手中青劍,再次朝著重劍挑去。

老者的招式很簡單,幾乎沒有什麼花哨的動作,甚至連劍招也算不上,在李子看起來,這和凡間婦人打架沒什麼區別。

但即便是這樣,每次當那柄重劍朝著他劈過來的時候,他都感覺自己無論怎麼樣都避不開這一劍。

好在青色長劍足夠堅硬,否則在重劍的攻擊下,只怕早就斷出無數個缺口了。

眼看重劍接二連三每一次都在李子抬手之前率先攻來,根本沒給李子任何反擊的機會,李子不由有些心煩氣躁。

對面的老者仍舊一隻手握著重劍,他只是簡單的劈砍,但隨著他的一次次劈砍,以及和青色長劍相撞迸出的劍光火花,漸漸的,那柄重劍上的鐵鏽竟然開始慢慢脫落。

李子心中冒出一股火氣,這老頭竟然拿自己練劍。

隨著重劍上的層層鐵鏽脫落,重劍的鋒芒漸漸顯現出來。

李子的壓力頓時倍增,他感覺到一股極強的劍氣慢慢籠罩在自己周圍,青色長劍猛地發出一聲劍鳴。

李子知道此時如果再不出手,只怕重劍上的劍氣接下來便會將自己壓垮。

體內氣府之中,紅色小劍心意相通。

很快,李子便感受到一股充沛的力量遍布自己的全身,青色長劍上的劍意有史以來最為充足。

對面的老者眼中突然爆發出一道明亮的光芒。

右手上的劍尖處猛然間傳來了一陣如山海般的力量。

這股力量的精粹程度讓他想起了當年那個桀驁不馴的少年也同樣使著一柄長劍,最後在自己的不斷挑釁下,一劍將重劍挑開。

難道當年之事又要重新上演?

不!老者絕不答應。

老者的右手突然加重力道,一道更為強大的力量向著青劍另一端的李子湧來。

你是海嘯要掀翻我這座大山,那就看到底是我的山足夠穩固,還是你的海更強!

手持青劍的李子正準備一劍將自己頭頂上的重劍挑開,但沒想到那柄沉重的重劍剛剛還像普通凡鐵一般毫無生氣,此時卻猶如天兵下凡一般。

沉重的劍勢以及劍意險些將他壓垮。

李子猛然間口中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倒飛了出去。

青色長劍之上,劍鳴聲戛然而止。

老者笑望著遠處倒地的李子,道:「怎麼樣,我這一劍還不錯吧!」

李子抬起頭,眼神不服輸的死死盯著老者。

顧少,你節操掉了! 體內氣府中的那柄紅色小劍更是突然爆發出一絲不一樣的光芒。

此刻,不僅是他的雙手,李子的全身上下都開始發出一道蓬勃的劍意。

遠處老者的眼神中露出一絲驚訝:是劍靈!

靈劍有靈!

李子猛然翻轉起手中青劍,頓時一股山呼海嘯般的劍意從他身上爆發出來。

那柄長劍在空氣之中摩擦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像潤物細無聲一般朝著老者而來。

這一劍很慢,但卻眨眼間便來到了老者面前。

老者舉起重劍,橫擋在面前的青劍之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