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就應該銷毀的系統,忽而逃跑出來,為了避免自己被抓回去,所以在自己的能量耗盡之時,隨意與一個人類契約,跑到她的意識里,尋求庇佑。

而這個被隨機選中的人,就是江雨綺。

位面控制中心的系統,皆以完成任務來獲取能量,而在現代都市,江雨綺這樣無才無德無貌的人又怎麼會能夠完成任務?唯有獸世最適合這樣什麼也不會什麼也沒有的「小白」生存。

為了以防萬一,016還特意篩選了一遍獸世里的雌性,發現只有海絡的這個身份最適合完成任務。

海絡集容貌、實力、強大血脈為一體,還擁有能解百毒的血液,假若江雨綺遇上什麼事情,也能夠靠她自己擺平。

但作為一個系統,又不能隨意殺死一個人,016隻能將原主海絡的所有東西,包括身份,通過數據修改,轉移到江雨綺身上。

再將海絡抹去記憶,隨手扔在一個山旮旯里。

這也是為什麼,在原劇情里,江雨綺還能在獸世看到與自己前世一模一樣的臉。

而這個原因,則是成為扶痕殺死海絡的理由。

這些信息,由著唐瀟所攜帶系統糰子,傳給了7351,再由7351刪減部分,把重點一一概括給蘇眉。

也只是幾秒鐘的時間。

蘇眉:「……」這隱藏劇情沒想到還跟唐瀟所在的位面控制中心有關。

她開始有點好奇了,這個位面控制中心,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會不會有一天,她也可以遇上?

山洞外傳來的巨大響聲和震動,讓江雨綺再也坐不住,回神過來,她也跑出屋子外,看著遠處交纏的幾個人影。

屋子以外的場景可謂恐怖至極!

玄墨一人敵五,手中的每一道藍光都十分精準,在五人的嚴絲合縫圍擊下,不見一點狼狽! 反觀五人,卻因躲避玄墨的攻擊而腳步頻亂。

唐瀟瞳孔微微放大,方才在山洞裡她並沒有注意到江雨綺身邊的雄性有幾個,所以忽然數清楚對方的數量,才顯得震驚。

扶痕、弧昔和迦司她知道。

可是另外兩個雄性,分明是原劇情里苦求江雨綺而不得的男配!他們怎麼也……

唐瀟的眉頭越皺越緊,雖說現在看著玄墨,以絕對優勢佔了上風。但是這五名雄性也不是吃素的。

雖說五人之中最強的扶痕已經突破到青級初期,與玄墨的藍級中期差了許多,但五名雄性看著狼狽,卻沒有一點受傷。

一旦玄墨用勁不足,他們就會立即反撲!

過了一會,玄墨停下了攻擊,掃一圈五人,隨後化作一條巨大的黑蛇,整個身子幾乎佔據了大半個山谷!

黑蛇!

五人眼裡生出濃濃的厭惡,要說獸世之中什麼動物最討厭,那便是各色各樣的蛇類!

而黑蛇,則是被列為榜首!

見玄墨化為原型,五人也分分返作獸族。光芒滅過,五人的位置上紛紛出現一種動物。

扶痕為虎、弧昔為狐、迦司為鹿、寒翼為鷹、桑桀為獅!

幾乎是同時,五種動物紛紛朝黑蛇攻擊而去,拿出獸類最原始的方式!

一時間,各色嘶吼長鳴不絕於耳。

蘇眉目不轉睛,玄墨在最開始還能撐得住,只是沒過幾分鐘,就露出破綻,被扶痕狠狠咬住一段蛇身!

其餘四獸趁此機會紛紛進攻!

「玄墨!」唐瀟忍不住叫出聲來,玄墨敗入下風只是開始,恐怕沒多久,又會落得跟原劇情一樣的下場!

蘇眉咬咬牙,低聲將白禾喚過來,讓她扶著唐瀟。自己則是擼起袖子就要衝上去!

媽噠!

不就是打架嘛!who怕who!

本寶寶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

蘇眉正面無懼色朝著戰場中心走過去,正想著用虎翼率先偷襲誰比較好,哪裡曉得她面前忽然伸出一隻手。

把她擋住。

宸琅抿著唇瓣,彷彿在做什麼重大決定一般,「太危險了,你在邊上好好待著,我去!」

說完,宸琅頭也不回,跑了幾步化作一匹黑狼,衝上去對準扶痕的脖子就是一口!

毫不留情!

蘇眉雖心有不甘,但她也知道自己的實力,就是跟那上邊最弱的男配對上,也相差得太多。

她才剛進階橙級不久,因為補的太多戰鬥太少,境界不穩,看似橙級,實則只是達到了赤級巔峰。

但是宸琅就不一樣了!

霸控 他可是男主!有光環加身。儘管這兩年宸琅都是陪著她到處跑,吃的天材地寶也沒她多,但還是穩穩進了一大階。

蘇眉:「……」好氣哦!有親媽就是不一樣!

宸琅的動作飛快,待他已經準確牽制住扶痕,江雨綺的那聲「小心」方才傳入扶痕耳中。

扶痕被咬到了致命的喉嚨,一下子便受了重傷,其餘的四獸攻勢瞬間減弱不少。

解決了扶痕以後,宸琅又跳上一塊巨石,看準時機,對著低空盤旋想要攻擊玄墨的寒翼又是一撲! 爪子鋒利勾住他的翅膀,牙齒狠狠咬出一大塊血肉來!

寒翼瞬間敗落,撲騰在地痛苦鳴叫!

與此同時,玄墨迅速反擊,巨大的蛇身在地上翻滾,將其餘的獸類反壓得天昏地暗,掀起滿天塵沙,還飄蕩著殘枝碎葉。

玄墨狠狠甩起尾巴,頓時將受傷的五獸掃出去!

隨著塵土落地,眾獸再次恢復人形。

整個場地,只除了宸琅與玄墨還站著,其餘的人皆是一片半跪或半癱,用手撐著身體吐出幾口鮮血。

蘇眉揚起笑容,偷偷在心裡比了個剪刀手。

歐耶!

友軍勝利!

然……

下一秒的圓形小球擲落玄墨與宸琅之處,瞬間爆出漫天火光!

「我靠!!」蘇眉一聲粗口,隨即將目光放在江雨綺那處。

唐瀟已經不顧白禾的攙扶沖了出去!

在那一瞬間,玄墨臉色一黑,伸手一抓,將數十米開外的五個人統統拉過來!

他不知這是個什麼東西,只是察覺到這個黑色的小球能量巨大,恐怕是他身體所承受不住的!

故而,他將敵人都拉過來!

既然不能生,那就一起下地獄吧!

火光之中,玄墨只深深地看了一眼唐瀟。

映著火光的眸子,彷彿更閃亮了,好似那天上的星辰,熠熠生輝。

他彷彿要把她刻在自己的靈魂里,無論經過多少輪迴,他都要一眼就能找到她!

全民大冒險時代 瀟瀟。

唐瀟一愣,眼中似有淚水晶瑩,兩人出奇的默契,在最後那一瞬間,定格住。

「玄墨!!!」

「宸琅!!!」

隨著唐瀟絕望的哀鳴,是漫天遍地的轟隆聲!

世界彷彿在一瞬間變得寂靜無聲,這是因為巨大的聲響而引起的瞬間耳鳴。

隨後,便是粉身碎骨,肢體橫飛!

不要——

巨大的能量向四周散開,形成能量的波痕。

唐瀟只是衝出去沒多遠,就被這股能量擊退,瞬間摔倒在地,手掌和膝蓋劃出了無數的血印子!

蘇眉瞪大了眼睛,喉頭苦澀一片,彷彿被什麼狠狠扼住,哭不出來,咽不下去。

她想著把宸琅策反,將他拐到自己的陣營里,可是卻從來沒想過要他的命。

對於宸琅,蘇眉無疑是愧疚的!

漫天火光炸出的蘑菇雲,周圍飛散了多少血沫,染紅了一片土地。

鮮紅的血液落入草葉之上,變成褐色,整個山谷一片狼藉。熱浪一股一股的襲來。

蘇眉看到了,唐瀟摔倒又爬起,磕磕絆絆移動到玄墨最後所在的地方。

儘管爆炸的範圍不大,沒有波及他們,可是其餘的七人……

無一生還!

江雨綺瞬間精神崩潰了,她眼裡的血絲彷彿要把眼珠分裂,她開始大叫:

「系統!你不是說炸彈只會炸死玄墨和宸琅嗎?!怎麼會這樣!你說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始終得不到系統的回應,江雨綺彷彿失去了精神支柱,坍塌成碎片,眼中的神采全都消失,表情開始變得痴獃。

蘇眉搖搖頭,也不知是在說唐瀟的痴狂,還是說江雨綺的瘋瘋癲癲。

她眼裡落下許多淚水,等回神過來時,蘇眉自己亦是滿面淚水。 咬咬牙,趁著白禾不注意,蘇眉一手過去將其劈暈,胡亂的在臉上抹了抹,她吸了吸鼻子,咬著牙向江雨綺走去。

雖說江雨綺是為了016的任務去攻略那幾個雄性,但是她自己必定也是喜歡上其中的幾人了。所以才會在親手殺死自己的伴侶之後,精神崩潰。

7351已經將016的資料告訴她,這一類系統唯有藏在人類的精神世界之中才得以生存,江雨綺的精神世界已經坍塌,她就不信這個系統能忍得住?!

辣雞系統,毀我界面,費我積分,斷我假期!

蘇眉死死盯著江雨綺的腦袋瓜子,沒幾秒鐘,便看到她腦子裡飄出一個小小的光球。

系統若強硬從宿主精神世界中脫離,是一件及其痛苦的事情。不僅耗費系統自己大量的能量,就是宿主,也會因此而變成痴獃或是瘋子!

那小小的光球才冒出一點,江雨綺就如同腦袋被人用千萬根針扎著一樣,在腦海里不斷攪動。

那種痛苦,猶如把牙籤插在腳趾的指甲與肉之間,然後對著牆狠狠踢過去!

而這種痛苦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千百次!

016隻顧著自己逃命,他只是一個系統,哪來的什麼共患難革命友情?

不顧江雨綺叫的撕心裂肺,016拼了自己的能量也要逃出來!

當他終於與江雨綺徹底脫離,江雨綺兩眼一黑,直挺挺地倒下去。

與此同時!

蘇眉雙手早已做好準備,她快速翻起漂亮而繁複的古老手印圖案,口中低低吟唱聖頌,利用巫術締結出一個小小的結界。

僅僅一瞬間!

016就在鎖在其中,無論他如何衝撞,也無法撼動一絲一毫!

蘇眉手中翻出虎翼,朝著結界里的016就是一陣亂捅!

她製造的結界,唯有她可以隨意進出,而小小的空間里,016哪來躲避的地方?

不一會兒,就被虎翼揍成稀巴爛!

蘇眉在確定016不是耍詭計裝死以後,才收了結界,讓7351「吃」了對方。

在7351將016徹底「吃」了以後,唐瀟與江雨綺兩人,都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

唐瀟的青絲自上而下,變成了如大海瑰麗深沉的長發,每一個起伏,都猶如海面的波浪。

尖巧下巴往上,硃唇皓齒、眸若星辰。秋水為神玉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鮫人的絕世之姿完全在她身上展現出來,從頭到尾,風華絕代。

而江雨綺則是相反。

她的頭髮變回了原來及腰的黑髮,容貌也由清冷孤高變成了淡淡無奇。配上她如今的痴獃狀,真是個瘋婆子模樣了。

那一瞬間起的變化,讓唐瀟一下子有些崩潰。她的記憶已經恢復,而玄墨對她所說的那些……

統統都是騙她的!

蘇眉不知唐瀟與玄墨之間的事,她只聽得唐瀟幾聲嗤笑,伴著清淚落下,不由得上前兩步。

只是轉眼想來,這終究是他們之間的感情,她一個旁人怎麼說的清楚?

回神走到白禾身邊,將他抱在懷裡,蘇眉身體蜷縮起來,伏下頭去埋在白禾心口處。

她有些疲憊。 蘇眉下手不重,再加上方才016從江雨綺腦海里出來時,江雨綺那刺耳的慘叫,沒多會兒就把白禾吵醒。

重生大牌千金 他有些愣愣的看著躺在自己懷裡,蜷縮得像個小孩子的蘇眉,一時間不知是該動還是不該動。

「阿舒……你……」舔了舔嘴唇,白禾眼底都是心疼,他從未見過如此脆弱的阿舒……

想要說什麼話安慰蘇眉,可偏偏他嘴笨得很,只能用手輕輕拍在蘇眉背上,「阿舒,沒事了,沒事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