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魔族戰士如此詭異的一幕,準備動手的秦昊深吸了一口氣。

「嗡嗡!」

詭異的氣息,自魔族戰士的身體之中瀰漫開來,這等氣息瀰漫時,帶著詭異的黑霧,已是鋪天蓋地的自他的體內席捲而出,籠罩了這方天地,讓原本黑暗的天空更加的黑暗,深邃。

黑霧很快便籠罩了方圓數百里的範圍,隱隱間一股極端驚人的煞氣自其中擴散開來,讓的秦昊的臉色都蒼白了幾分,不得不小心應付接下來的場面。

秦昊懸浮在空中,面色凝重的看著這一幕,那黑霧之中,秦昊感受到了一種非常濃郁致命的危險,而後,他開始在天空之上緩慢的落下,落到了魔族戰士不遠處之處,雷霆環繞,然後雷帝拳一拳轟出,準備一拳破掉如此詭異的魔族戰士。

「爆!」

雷帝拳閃電的轟殺了過去,不過,在距離魔族戰士十丈距離的時候,便是聽見了一道巨大的爆炸之聲,雷帝拳直接被破掉了,這般狀況放佛是魔族戰士的周圍有一道無形的屏障保護著他一樣。

魔族戰士感受著這一切淡漠的看了一眼秦昊,殺意涌動,雙目之中血光不斷的湧現,只見得他不斷的變化著手中的印法,沙啞冰冷的聲音,緩慢的傳出。

「我這個手段斬殺了一名王級強者,雖然不過是王級一段的強者,但是斬殺你已經足夠了」

秦昊聽見了魔族戰士的話,感受著這一切倒吸了一口冷氣,很快臉色爬上了冰冷的笑容,手中妖劍緊握了幾分,爾後便看見了秦昊對著魔族戰士冰冷挑釁的說道。

「請!」

見到這一幕,魔族戰士雙眼宛如要噴火了一樣,不在說什麼話,手印再次一邊,那漫天的黑光,突然快速的速度彙集,爾後似乎隱隱間化成了一道極端龐大的模糊黑影,在那黑影之中,一種滔天般的黑氣,席捲開來,令得這片天地間的溫度都是快速的下降。

「轟隆隆!」

巨大的黑影,宛如一具巨大的魔人,出現在魔族戰士的上空,雖然看不清楚他的模樣,但那放佛穿越了時空而來的凶煞之氣,卻是非常的恐怖。

「呼!」

一口黑色的鮮血自魔族戰士的口中緩慢的吐出,此刻他的臉色非常的蒼白,想到這一招對他的負擔已是很大,讓他有了不小的消耗。

他看向了不遠處的秦昊,臉上出現了冰冷的笑容,看見了秦昊死亡的到來,最終嘶啞的聲音在這片空中響徹起來。

「天魔訣,天魔降臨!」

滔天的黑光,瘋狂的湧入那道龐大的黑影之中,而後在那黑影之上的黑光越來越濃郁了起來,那種瀰漫著滔天的煞氣,猛然暴漲,讓的周圍的空氣都是不斷的爆炸,響個不停。

「嘶!」 敵人的敵人即是朋友。

朱莉提及阮家三鬼,羅陽猜到是什麼意思。

可是朱莉跟阮家三鬼也發生過衝突。

羅陽跟阮家三鬼也不熟。

不過,諸葛亮可以去遊說東吳對抗曹操,憑的是三寸不爛之舌,羅陽覺得自己也可以去跟阮家三鬼談一談。

謀事在人。

若連謀都不謀,無從談成事在天。

「找個時間,我去跟他們喝一杯。」羅陽說道。

朱莉是不願意請阮家三鬼來酒吧。

她有個脾性,與之有仇怨的人,不想再看到,最好老死不相往來。

「我去找他們,不用叫他們來這裡。」羅陽補充道。

找人合作,自然要先拿出誠心。

朱莉想讓羅陽獨自來處理當前的局勢,目的自然是為了鍛煉培養他。

她可以幫他出面去談,但那對於羅陽的成長不利。

想要快速成長起來,羅陽必須要自己去面對各種奇險場面。

跟玩遊戲一樣,玩多了,經驗就豐富了。

經驗豐富了,人也就老練了,做事就拿捏得准。

隨後談到**哥的事,因朱莉的酒吧在鄉下,**哥的酒吧在縣城,二人交集不多,打群架的機會頗低。

只不過,**哥要動施雲,這跟朱莉有間接關係。

施楠已來朱莉的酒吧駐唱了,不算是員工,也算是合作關係。

何況羅陽跟施家姐妹的關係不一般,朱莉自然要相幫。

「什麼時候需要我出手,就跟我講。」朱莉說道。

「我會先去找**哥再談一談,看他怎樣說,再作打算。」羅陽說道。

若**哥收手,那皆大歡喜。

現今正是跟林家開戰的多事之秋,羅陽想集中力量去對付林家,張家和王雲雄。

至於**哥,能談和最好,談不攏,羅陽也可奉陪。

又聊了一會子,已過凌晨零點了。

羅陽便辭別朱莉和陳潔,帶著一眾美人回宏運大隊。

夜太深了,施家姐妹也就不縣城了,權且在秦飄的家擠一宿。

在上車回村時,洪佳欣不悅地盯著羅陽,估摸她在懷疑他說謊。

不是羅陽不想當場說,因張靜也在旁邊,不便說。

洪佳欣乘車出入,向來跟羅陽同坐一輛車的。

來時,羅陽,洪佳欣,蘇雲,施雲,安玉瑩和唐桂花乘同一輛車子。

回時也不變。

只不過,個別人所坐的位置微有改變。

原先是安玉瑩跟羅陽同坐一個位置,羅陽想跟洪佳欣講點私事,要跟她坐在一個座位上。

洪佳欣是否願意,還是個未知數。

於是羅陽輕輕拉了拉洪佳欣的手,起先她警惕地甩開他的手。

當羅陽要跟她講兩句悄悄話時,洪佳欣還道他要吻她,連忙閃開了。

羅陽只好笑道:「班長,咱們坐一起。」

說時向她遞了個眼色。

洪佳欣是聰明的女生,自然領悟羅陽的弦外之音。

隨後,唐桂花做司機,蘇雲還是坐在副駕駛位。

剩下羅陽,洪佳欣,安玉瑩和施雲還沒上車。

「安姐,上車吧。」

羅陽輕輕拍了拍安玉瑩的圓臀。

待安玉瑩坐進了車廂後座,羅陽便跟著鑽進去。

這時發生了有趣的一幕。

平時乘車出入,在不夠座位的情況下,一般是安玉瑩和羅陽坐同一個座位,亦就是她騎坐在羅陽的大腿上。

適才羅陽說要跟洪佳欣坐同一個座位,安玉瑩還道他是開玩笑的。

當羅陽坐在車廂後座中間的那個座位后,安玉瑩便拱著腰,先跪在座位上。

接著,她雙手扶著羅陽的肩膀,要把左腿跨過他的兩腿,騎坐在他大腿上。

羅陽怔了怔,也不知該怎樣做。

轉眼間,安玉瑩便已騎坐在羅陽的大腿上了,雙手摟住了他的脖子。

羅陽只得用左手捧住安玉瑩的臀,防止她滑下去。

車外,洪佳欣和施雲在等著上車。

羅陽坐在了後座中間的位置,洪佳欣和施雲要上來就得從兩邊車門分別上車。

當時只打開了後座右邊的車門,洪佳欣和施雲都站在車門旁邊。

先是洪佳欣鑽進來了,見安玉瑩已騎坐在羅陽的大腿上了,她也愣了愣了。

明明說好跟她坐同一個位置的,現今又跟安玉瑩坐了,她微撅紅唇。

羅陽一面用右手輕撫安玉瑩的溫潤脊背,一面先啄她的唇。

安玉瑩無聲地笑了,呼出的氣息呵在羅陽的脖子和臉面上,酥酥的。

「安姐。」羅陽輕喚一聲。

二人已坐在一起,安玉瑩便輕輕晃了晃嬌軀,表示聽到了。

她身子一晃,上圍便也跟著磨起來。

羅陽只覺胸膛上有兩團彈性的溫柔在蠕動,頗為美妙。

「安姐,你先坐到左邊哈。」羅陽輕拍她的臀。

安玉瑩還道羅陽要整理衣服什麼的,無聲地嬌笑了一回,便雙手扶住他的肩膀,坐直了腰身,騰出空間讓他做事。

「安姐。」

輕喚了一聲,羅陽左手便摟緊安玉瑩的小蠻腰,右手則捧住她的臀。

微一運勁,右手便托起了安玉瑩的臀。

隨即將她抱放到左邊的座位。

安玉瑩輕輕晃著嬌軀,表示抗議。

其實她還不清楚羅陽為什麼要她坐到左邊的座位去。

當安玉瑩離開羅陽的大腿后,洪佳欣嘴角噙上了笑意,帶著一絲嬌羞。

洪佳欣已猜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情況了。

跟羅陽共乘一輛車子出入也有好多次了,但洪佳欣還沒有跟羅陽同坐過一個座位。

現今這種事就要發生在洪佳欣身上了,她害羞起來了。

安玉瑩的臀雖是坐在左邊的座位上了,但雙腿還是擱在羅陽的大腿上,等待機會重新騎坐在他的大腿上。

羅陽咬著安玉瑩的耳朵,輕聲說道:「安姐,我跟班長談點事情哈。」

說著,便幫安玉瑩將雙腿擺放好。

至此,安玉瑩才知羅陽剛才說要跟洪佳欣共坐一個座位是講真的,並非開玩笑。

寶貝坑爹:娶我媽咪請排隊 「牛仔~」安玉瑩吃醋道。

「安姐。」 洋溢的青春熱血 羅陽連忙啄了啄她的紅唇。

施雲還在等著上車。

為了趕快完成初步工作,羅陽的唇還沒跟安玉瑩的唇分離之際,便伸右手去輕拍洪佳欣的大腿。

換了在以往,洪佳欣早就揍羅陽了。

現今她想要聽羅陽說她爸媽的下落,心裡容不下其他心思,也就不跟他計較那麼多了。

可是驟然間要讓洪佳欣騎坐在羅陽的大腿上,她還真不習慣。

又見羅陽還在跟安玉瑩卿卿我我的,洪佳欣就更不好意思。

二人坐同一個座位,說悄悄話會更方便些。

等回到村裡,也應該講完了。

回到家裡,即使沒有張靜在一旁,有其他美人在場,羅陽也難以覓得機會跟洪佳欣單獨說。 秦昊將嘴中的鮮血吐就出來,臉色稍微紅潤了幾分,好看了幾分,眼神陰翳的看著不遠處的魔族戰士,若不是劍典承受了幾分力,秦昊可能傷勢回更重幾分。

「你一個卑微得人類居然敢傷害我偉大的魔軀,今天你必死」

魔族戰士看著不遠處的秦昊同樣吐出了一口鮮血,抹掉了身上的鮮血,陰冷的看著秦昊一聲冰冷的怒吼。

魔族戰士的話落下,只見得他渾身鮮血開始蒸發,一道道魔氣與鮮血交融到一起,讓的魔氣更甚了幾分。

「仙氣,半步王者境」

秦昊看著魔氣有了幾分靈性輕聲的喝道,他已經不是菜從封印之地走出來的少年了,經過雲老的熏染,雲老留下的東西,秦昊已經脫胎換骨,什麼都知曉了,發生了質的變化。

武王以下和武王以上有質的變化便是仙魔之氣的變化,仙魔之氣有了靈性。

「呵呵,沒有想到你一個土著居然知曉仙魔之氣,已經非常的難得了,既然你知曉了仙魔之氣,那你可以靜等死亡了」

魔族戰士聽見了秦昊的話雖然又幾分詫異,但是很快恢復了過來,冰冷的笑著說道。

「仙魔之氣又如何,還不是沒有完全轉化,和那群剛踏入武王境界的人又什麼差距,今天同樣斬殺你」

秦昊聽著魔族戰士的話臉色明顯凝重了下來,依然冰冷不屑的喝道。

「呵」

秦昊收回了劍典冰冷的低吼了一聲,變看見了妖劍裡面得妖氣化為了漫天滾滾的氣息直衝雲霄,妖氣漫天宛如上古兇猛,睜開了雙眼緩慢的蘇醒了過來,當然這並還沒有完,秦昊體內雷神訣開始運轉,雷霆環繞,天空之上雷霆滾混,一道道數百丈的雷雲顯化,讓的天地都再顫抖,崩塌。

這不過是兩種的出現便已經出現了如此狂暴的一幕,若是力量更多,就算徹底擁有了仙魔之氣的魔族中心已不一定能夠融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