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能耐。”鬼無忌淡淡地說道,雙手一合一分,一團黑球電射而去。

見對方來勢洶洶,雖然身爲斷靈者,莫問也絲毫不敢託大,逍遙劍法中的‘氣化萬千’隨即施出,霎時只見漫天劍影。而莫問本身也猶幽靈一般攜劍勢之威直迎而上。

胡小紅在下面看的呆了,全然不知鬼仙兒和衆多鬼門弟子已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

“小賤人還不受死!”鬼仙兒衝到胡小紅背後大喝一聲,拿起鐵鏈便向對方後腦招呼。

胡小紅聽的背後風聲有異,不及多想,回首就是一個大大的火球。

火球瞬間融掉急速而來的鐵鏈,去勢不減,眼看就要把鬼仙兒一起燒死。不料對方突然從身邊抓過兩個同伴毫不猶豫丟了過來。傳出兩聲慘叫,兩個鬼門弟子已成了炮灰,與此同時火球也滅了,周圍的鬼門弟子也如潮水般涌了過來。

胡小紅看了眼天上,莫問與鬼無忌斗的火熱,根本就顧不了她,看來還得靠自己!

“星火燎原!”

胡小紅毫不猶豫丟出一個火球,靠近的鬼門弟子瞬間灰飛煙滅,可是由於對方人數實在是太多,等到胡小紅剛放出第三個火球時,以鬼仙兒爲首的鬼門弟子已經衝到了她身邊。

胡小紅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不過很快就又釋然了,這條命本就是撿來的,再死一次又有何妨!

“殺,殺了這個小賤人!”


鬼仙兒揮舞着鐵鏈,大喊着衝了上來。胡小紅不及抵抗,被鬼仙兒一鞭打翻在地,衆多鬼門弟子蜂擁而來,眼看胡小紅就要命喪黃泉。忽然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所有鬼門弟子包括鬼仙兒在內,在一瞬間都停止了下來。隨即竟開始互毆起來。鬼仙兒原本衝在最前面,一陣微風吹過,一雙眼睛瞬間變得呆滯起來,舉起鐵鏈就向旁邊的同伴招呼。鬼仙兒年紀雖小,但她爹是掌門,修煉的功法也比一般弟子厲害。不過就算這樣,她打死自己同伴的同時,小小身軀也被身後的同伴穿了數個透明窟窿,慘叫一聲便直直倒在了地上,香消玉損!

胡小紅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很快她就明白了,面前這些人中了魅惑之術,可是這魅惑之術到底是誰施展的,什麼時候施展的,她一點也不知道。

“還在東看西看,快跟我走!”

一個長髮飄飄的蒙面女子突然出現胡小紅面前,並嚇了對方一大跳。

“好快的速度,”胡小紅再次大吃一驚,隨即又道:“謝謝姐姐,不過莫問哥哥還在空中,我不能丟下他不管!”

這邊的異動早已引起鬼雲海的注意,見場中突然多了一個蒙面女子,心裏也是吃驚不已。隨即又見鬼仙兒倒在血泊之中似乎已經死透了,心中的恐懼與憤怒比死了自己親生兒子還厲害。

“殺了她們!”鬼雲海大喝一聲帶着衆多鬼門弟子衝了過去。

見到對方來勢洶洶,蒙面女子卻是不屑地笑笑,身子隨即消失,再次出現時竟在鬼雲海身後,鬼雲海感覺到身後有異,可尚未作出什麼反應,就見自己腦袋離開了軀體,噴着鮮血滾到了一邊。

蒙面女子露了這麼一手,立時便嚇住了周圍數以千計的鬼門弟子。可是她卻並未趁勢追擊,相反一臉凝重的看着半空中打鬥正酣的莫問,高聲道:“小帥哥,我知道你很厲害,但我們必須的走了,否則等後山鬼門那幾個老怪物出來,我們一個也走不掉!”

莫問聞聲朝蒙面女子看了眼,頓時驚訝不已,自己竟看不穿對方身份,更不用說什麼修爲了。

“你們先走,我來斷後!”莫問也知道對方後山住着的老怪物十分厲害,自己遠不是其對手,所以沒多想便同意了這個決定。

蒙面女子聞言哈哈一笑道:“斷後,我看就讓他們去吧!”說完一揮手,無數被迷惑的鬼門弟子便向鬼無忌蜂擁而去。

莫問見了爽朗一笑,逼開鬼無忌來到胡小紅身邊,一把抱起便向峽谷外飛去。

眼睜睜看着胡小紅三人離開,鬼無忌氣的臉色發青,卻無計可施!

****************************

三人出的峽谷,天色已漸亮!

胡小紅拉着二人的手答謝道:“謝謝莫問哥哥和這位美女姐姐今晚救命之恩,我胡小紅沒齒難忘,今後若有什麼困難西狐必全力相幫!”

蒙面女子輕笑一聲道:“你不用報答我,我救你也是受人之託,好了現在你安全了,咱們就此別過!”

“不管怎麼說,今晚都是你救了我,還望姐姐告知芳名,日後也好牢記於心,永生難忘。”胡小紅見對方要走,急忙開口問道。

“我姓蘇,你叫我蘇姐姐就好!”好字說完,蒙面女子已經消失在天際。

ωwш⊕ TтkΛ n⊕ ¢ ○

“好快的身法,”莫問望着蒙面女子消失的方向忍不住感嘆道:“算的上是出道以來見過的最快身法了!”

“我現在要回梧桐鎮找我同伴和我家公子,莫問哥哥要一起去嗎?”胡小紅一臉地期待。

“正好我也要去找一個朋友,咱兩就一起吧!”莫問伸手摸摸對方的腦袋,爽朗的一笑。

******************************

梧桐鎮

“莫問哥哥,鬼門的人不是都撤走了麼,怎麼這小鎮還是被黑霧籠罩着?”望着半空越積越厚的黑霧,胡小紅滿腦的疑問。

“單憑小小鬼門還弄不出這麼多的黑霧,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混沌界應該也來人了!”莫問低頭沉思了一會兒纔回答道。

“混沌界也來人了!”胡小紅驚訝的幾乎說不出話來了。

莫問心道,你們西狐不一樣來了嗎,混沌界要來自然不奇怪,不過他並未說出來。

二人說話間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入夢旅館。

房門大開,大廳內一片狼藉,不過先前倒在那裏的屍體卻不見了。

胡小紅大驚,急忙跑到救治逍遙的房間一看,不由傻了眼,房間空空如也!

“燕子姐,小丫,你們在哪裏?”胡小紅心中一片慌亂,忍不住大喊起來。只是剛喊出口便被莫問一把捂住了嘴巴。

“別喊,這附近有人!”莫問收起笑臉,警惕地四處看看。

胡小紅立時住了口,側耳傾聽,卻什麼也沒有!

“跟我來!”莫問低聲說道,隨即飛快地跑了出去,最終在街道一拐角處停了下來。

“莫問哥哥,怎麼回事?”胡小紅也是急急忙忙趕了過來。

莫問尚未答話,黑霧之中忽然傳來一個女子驚喜地喊聲:小紅你可回來了!

“燕子姐!”胡小紅識的這聲音,立馬便跑了過去。近了才發現燕子旁邊還站着一個光着上身的俊美男子,這男子她是再熟悉不過的了。

“公子遙,你真的醒了,龍飛那傢伙真的救了你!”胡小紅很是激動,眼淚更是忍不住滾滾而下,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尋找,現在終於有了回報。

逍遙微微一笑,點頭道:“你應該就是胡小紅,君儀的義女吧,你燕子姐已經把近一百年來發生的事和我說了,小紅謝謝你,請受我一拜!”說完當真就要跪下去,卻被胡小紅死活攔住不讓跪。

“咦,燕子姐,怎麼不見小丫呢?”激動過後,胡小紅終於察覺到少了一個人。

燕子見胡小紅問起,不答卻自己先哭了。胡小紅一看就急了,再三逼問下,才得知自己走後不久,鼠小丫就被人給殺了。而且那人還想殺燕子,幸好遇到逍遙從昏睡中甦醒過來。成功逼退那神祕人。隨後燕子又問起熊二,胡小紅也是哭着把熊二已死,自己去鬼門總壇報仇的事仔細說了出來。

衆人一片噓噓,又把莫問和那蒙面女子感謝了一次!

等到胡小紅和逍遙冷靜下來,莫問又問起龍飛,衆人都是茫然不知。莫問隨即告辭離開。 胡小紅高興的手舞足蹈圍着逍遙轉了一圈,喜道:“公子你醒來的正是時候,火蓮即將現世,我們奪它易如反掌,到時還了龍衣衣人情,我們就回西里居,再也不來人界了!”

逍遙尚未說話,那燕子倒是小聲說道:“小紅,公子的傷並未痊癒,一身本領連一層也發揮不了。”

胡小紅驚訝道:“這麼重要的事,剛纔你怎麼不早說!”

燕子把食指放在嘴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低聲道:“小聲點,剛纔不是有外人在嘛。”

胡小紅想想也是,便道:“那現在當務之急我們必須儘快把公子護送到西里居,可是我們又答應了龍衣衣幫她搶奪火蓮,哎,我看只能這樣了,燕子姐你護送公子到西里居,我搶了火蓮就來追你們!”

燕子擔憂道:“你一個人行嗎,聽說很多正道人士也會前來搶奪。”

胡小紅拍拍胸口,哈哈一笑道:“我是西狐之女,這點小事又怎麼會難住我!”

燕子還想勸,卻聽一旁的逍遙說道:“小紅,你大可不必這麼麻煩,我雖不能動武,但還不至於是個廢人,需要你們時時刻刻保護。”

燕子聞言喜道:“是的,是的,剛纔那神祕人要殺我們,就是被公子幾句話嚇跑的。”

胡小紅道:“那公子的意思是?”

逍遙笑道:“當然是大家一起去了,何況這事還是因我而起!”

胡小紅低頭暗自思索了好一會兒,方點頭道:“如今也只能這樣了,只是公子一定要在我身邊,不然我一點也不放心!”

逍遙笑道:“行,一切都聽的!”


*******************************

雖然半空籠罩着一片黑霧,但小鎮的人們還是陸陸續續走到了大街上。其中不泛衣着怪異之人!

逍遙等人悄悄返回‘入夢’旅館,無意之中闖入一間密室,不過裏面除了一些錢財之物什麼也沒有。期間他們還看到靈異協會的寒紋紋帶着一羣真槍實彈全副武裝的警察衝了進來,在裏面到處亂翻一陣就走了。臨走時聽到寒紋紋自言自語說了一句:龍衣衣肯定會來這裏找龍飛的!當然她完全沒擦覺到逍遙等人的存在。


等寒紋紋帶着警察走後,那胡小紅才忍不住驚呼道:“聽他們的意思,好像是龍衣衣逃獄了。”

燕子點頭道:“八九不離十,不過以龍衣衣的本事,當初她要是不願進警局,就是再來幾千幾萬的警察也於事無補。進去了又再跑出來,想不通。”

胡小紅道:“可能是在裏面住不習慣,所以跑出來了唄。”

燕子搖頭道:“你以爲是住自家旅館,還習慣啊。”

胡小紅小嘴一嘟,向一旁一直沉默無語的逍遙道:“公子遙,你說說,那龍衣衣爲什麼要從裏面跑出來。”

逍遙搖搖頭,頗爲無奈地說道:“我還不太清楚你們說的那地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還有我知道龍族確實好殺,但是那個龍衣衣連她親爹都殺,我實在想不出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逍遙雖然沒說龍衣衣的壞話,但胡小紅感覺的到對方在心裏已經把龍衣衣歸爲兇殘惡毒的一類,心裏頓時不舒服起來。

“公子遙,我相信龍衣衣是個好人,而且龍飛肯出手救你在很大程度上還是看在她的面子上。”胡小紅一臉嚴肅,活脫一個小大人。

逍遙沒想到心事會被對方看穿,臉上也是忍不住一紅。一旁的燕子見了急忙拿話岔開,解了逍遙的圍。

逍遙等人一直在旅館呆到天黑才悄悄從後門溜了出去。

今夜雖是中秋節,但月光卻是一絲也透不下來。不過這倒也利於很多人行事,其中就包括了逍遙三人。

藉助夜色,三人無驚無險地來到郊區外的小樹林。雖然沒有月光,但他們還是感覺的到裏面已經埋伏了不下百人。

燕子有點擔憂地看着胡小紅,低聲道:“我感覺到這附近好多人。”

胡小紅急忙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把嘴湊到對方耳邊低聲道:“別說話,不然會被別人擦覺的。”

燕子急忙捂住嘴巴,一臉的愧疚。

“別太在意,在我們達到這裏的那一刻,林子裏的人就已經知道了。只是火蓮尚未出現,大家都不願節外生枝而已。”逍遙見燕子那副羞愧的摸樣忍不住開口解釋道。

“他們那麼厲害!”燕子聽逍遙那麼一解釋,心裏原本已經鬆了口氣,可突然想到這個問題,一顆心立馬又緊張了起來。

逍遙知她的意思,低聲道:“放心好了,又不是比武奪冠,非要第一才能奪寶。”

胡小紅此時也忍不住給燕子打氣道:“燕子姐放心吧,我的能力你還不清楚啊,火蓮還不是手到擒來。”

燕子聽二人這麼一說,心裏也着實放心不少。當下也就安安靜靜藏於樹後等那火蓮出世。

凌晨三點左右,就在胡小紅和燕子即將失去耐心的時候。整個大地突然震動了一下,在大家還未回過神之時,整個大地突然開始連續劇烈的抖動,好多大樹紛紛倒地。接着在衆多驚喜的目光中一團火球突然破地而出。其爆發出的熱量更是驚人,許多修爲低的連慘叫也來不及發出就已灰飛煙滅,周圍樹木更是瞬間燃起熊熊大火,使得方圓數裏亮如白晝。即便如此,小鎮的人們似乎中了魔法全部陷入沉睡,沒有一人看見小樹林那驚天的一幕。

巨大的熱浪如海嘯一般向四面八方傳去;塵煙滾滾,無數的人驚慌失措,如喪家之犬遠遠退了開去;火球沖天而起,在半空爆炸,籠罩在半空的黑霧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火球爆裂而開,一株根部似人形,長着三片橢圓形綠色葉子的植物從中落了出來;火勢稍小,煙塵未盡,數條人影以極快的速度向那植物飛去;有人作前鋒,原本後退的人們紛紛止步,隨即一窩蜂地涌向半空的小植物。無數的人連寶貝長什麼摸樣也沒看清楚,就在半空與人死命鬥了起來,隨即慘叫與怒吼充滿了整個小樹林。

“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爲了火蓮連命都可以不要!”燕子看着半空廝打成一片的人影,心有餘悸地嘆道。

“如今天地六界靈氣日益微薄,而這火蓮恰是能孕育天地靈氣的五行源之一,他們不搶纔怪。”胡小紅小嘴一嘟,一臉的不屑。

“公子遙,我們什麼時候動手,那火蓮看上去脆的很,千萬別被人給破壞了。”胡小紅一臉的擔憂之色。

“火蓮沒那麼容易壞的,我們再耐心地等一等。”逍遙很平靜,一點也不擔心。

打鬥大約持續了半個小時,火蓮終於落到了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年人手中。老人渾身上下都染滿了鮮血,分不清是敵人還是自己的,蓬亂的頭髮加上根根豎起的眉毛和那沾滿鮮血的鬍鬚,整個人顯得很瘋癲!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