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幾個傢伙願意繞上那麼大的一個圈子,從門口出入的?

換成她都不會幹的。

「繼續剛才的話題。」

「剛才我說過的話你還是把它們全部忘掉吧!」

少女趕緊搖頭了,為了安全著想,她還是決定用回從前一直使用的方法進行修鍊了。

「不用跟我客氣的。」


「煩死了,我說不用就不用。」

咚咚咚!

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敲響了。

「進來吧。」

得到我的同意,外面的人才推開門走了進來。

「master,慧音小姐有要事求見……」

···········································

今天街道上的人也是特別的多呢!鼎沸的叫喊聲,把我的耳朵都灌滿了。

再一次證明了,這種嘈雜的環境並不怎麼適合我啊!

而且過往的行人一旦見到我,就會立刻彎腰行禮,而我也只能頻頻回以微笑。

時間久了,總有種臉上肌肉有些抽筋了的感覺。

還是走快一點吧。

「師父,發現。」

嗯,好像在哪裡聽到過類似的元氣十足的聲音。

我疑惑的轉過身,就見到人叢中鑽出了幾個黑影,一下子就朝我撲了過來。

「嘿喲,你們幾個搗蛋鬼。」

我一手一個,把琪露諾和露米婭抱住了。

慢了一步的音無千葉也跑了過來,小丫頭好像有些不怎麼高興的樣子,嘟著嘴,手拉住了我的長袍。

「師父,你怎麼也到村子里來了的?」

琪露諾咬著我的耳朵問道,讓我感覺痒痒的。

這幾個小鬼頭,自從聽說人間之里即將舉行什麼祭典,就興奮得每rì都掰著手指數時間。今天更是呆不住,跑到這裡來了。

「有些事情。」

我把兩個小女孩放了下來。周圍人來人往的,一直抱著她們有點太過於引人注目了。

「喲,你們幾個傢伙,還是老樣子整天黏在一起啊!」

魔理沙望著姍姍來遲的米斯蒂婭和莉格露,笑呵呵的說道。

「要你管。」

琪露諾吐出舌頭,對她做了個鬼臉。

「啊,老師你又和師父在一起了啊!」

經她這麼一喊,其他人也都發現了,跟在男子後面的除了魔理沙以外,還有另外一名少女。

「笨蛋,『又』字是多餘的啦!」

上白澤慧音不好意思的皺了皺鼻子,彎下腰用力捏住了琪露諾的臉蛋。

「嗚,對不起,下次記住了。」

琪露諾趕緊搖頭了,要是不這麼說的話,自己肯定會挨上幾下頭槌的。

「哥哥。」

音無千葉摟著我,臉在我身上來回的磨蹭。

「嗯,怎麼了?」

「沒什麼。」

唉,這孩子也開始變得有些奇怪了。


難道說,是進入了傳說中的反抗期了嗎?

「喂,你們幾個在這裡幹什麼啊?」


魔理沙望著來往如cháo的人

眉頭一皺。

街上人那麼多,萬一走散了該如何是好?

不過,即使是走丟了,在這麼小的一個地方應該也不會出什麼問題的吧。

她似乎有些多慮了。

「那邊喲!那邊新開了一家做棉花糖的店,很好吃的。」

琪露諾舔了舔嘴唇,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

「咦,棉花糖!在哪裡啊?快帶我去看看。」

聽說有那種東西吃,少女的眼睛頓時發光了。

「跟我來。」

琪露諾和露米婭招呼了一聲魔理沙,急急忙忙的就跑掉了。

「我們去一下就回來。」

「吃東西記得付錢哦!」

「知道了啦!啰嗦的傢伙。」

聲音迅速遠去,三人的身影一下子就在人流之中消失不見了。

「你們幾個,不一起去嗎?」

我回頭向依然站在我身邊的三個女孩問道。

尤其是音無千葉這個丫頭,平時的話對於這種事應該十分踴躍的啊!怎麼現在卻一聲不吭了的?

「不了。」

米斯蒂婭和莉格露搖了搖頭。

「吃太多甜的東西,對牙齒不好的。」

對於師父大人說過的每一句話,她們兩個都有牢牢的記在心中。

「哦,說的也是。」

不好好的愛護自己的牙

可是很容易長蛀牙的。

「哥哥。」

小丫頭終於肯把頭從我的懷裡挪開了。她抬頭望著我,一手捂著臉頰,淚水汪汪的。

「牙齒,好痛!」

呃,已經出現受害者了嗎?

············································

虛驚一場,原來只不過是音無千葉的牙齦發炎了。喂她吃了點葯,疼痛立刻消去了。

不過小丫頭卻賴在了我的懷裡,怎麼都不肯離開。

「以上,就是事情的大概經過了。」

上白澤慧音把話說完,後退到了一邊去。

辛苦了,非常感謝她的詳細講解。

「真的非常抱歉,您交託給我們的東西,我們卻把它們弄丟了。」

稗田阿求深深的彎下腰,行了一個九十度的鞠躬禮。

「不用掛懷的。」

我揮了揮手說道。只是丟失了幾箱東西,根本不值得在意。

「那麼,在這段時間內,還有什麼發現嗎?」

我把手伸進瓦楞紙箱裡面,立刻感覺到了一股令人極度不快的氣息。

果然是那東西搞的鬼。

不過,它把這些吃的東西都吞噬了,究竟有什麼目的呢?

哦,對了,是為了延長自己存在的時間吧!

不過,更重要的是,懂得這麼做的它,是不是表示已經具備一定的意識了?

即使僅僅只不過是類似於生物本能的意識,也讓人相當的不安啊!

「沒有。」

稗田阿求搖了搖頭。

「哦。」

這也在我的意料當中,可能,那東西已經轉移到其他地方去了吧!

「閣下有什麼主意嗎?」


叫東方遙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儘快解決這件事,如果連他都沒有辦法,那可就麻煩大了。

「讓我稍微想一下。」

我所擔憂的,並不是祭典的事情。這裡的東西沒有了,還可以送一批過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