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統計出來,二級進化者層次,直接死亡六千八百多人,重傷退出戰鬥九百多人。

不過二級進化層次,參戰人員要比三級少很多,都不到三分之一,換算過來的死亡比例,確實要高出很大一截。

在這種戰爭中,明顯進化層次越低、實力越弱,死亡的危險越大。

很多時候,低層次弱者都是用來拼消耗的炮灰。

袁澤樞或許不存在那種想法,但他可用的四級進化者太少,只能用二、三級進化者湊足力量。

「後面的戰鬥,必定會更加慘烈,重傷者轉移到安全區,輕傷者和消耗過度的進化者,趕快恢復休整,保持戰力的進化者,務必要守住防線。」袁澤樞沒有呆在指揮所,不斷巡視防線陣地。

放棄兩側山嶺戰場后,僅剩不多的炮彈,都對準山嶺區域轟炸,將裡面的進化獸逼退。

在一陣轟炸后,那些進化獸同樣放棄從山嶺進攻,回到防線正面的開闊坡地,形成大軍向防線挺進。

防線北面的陷坑,成功困住一些進化獸,但比起獸潮大軍,那點效果忽略不計。

山嶺的陡坡地形,讓獸潮大軍分散一些,但對防線的衝擊力,依舊超出防線的抵抗力量。

「大家跟我一起殺!」 惡魔總裁 請溫柔 查隊長帶著五級進化者,再次衝出防線,殺入獸群之中。

畢竟只有三、四級進化獸,他們有進化層次的實力優勢,短時間確實能穩住場面。

只不過對手太多,很快就將一眾高手圍住,斬殺的效率大減,甚至開始出現傷損。

「有飛禽襲來,袁綃我們出手。」發現有飛禽襲擊,袁澤樞招呼袁綃,兩人迎戰那些三、四級飛禽。

這次襲來的飛禽很多,即便只有三、四級進化層次,袁綃與袁澤樞兩大六級,同樣抵擋不住。

見形勢危急,庄有為果斷出手,快速斬殺一百多隻四級飛禽,兩百多隻三級飛禽。

「袁叔,地面的防線已開始潰敗,將三大七級進化獸的屍體,投放到防線前面吧!」庄有為出聲提醒道。

三頭七級大妖的屍體,對那些三、四級進化獸,到底有多大的震懾作用,現在很難說得准。

若震懾效果很好,獸潮大軍直接潰敗,人族一方便發起反攻。

如果震懾作用不明顯,防線後面的進化者,明顯抵擋不住,必須開始大撤退。

展開反攻,庄有為便要先處理那些五、六級進化獸。

無奈撤退,同樣要庄有為斷後,擋住獸潮大軍的攻勢,再利用戰略縱深持久戰。

最壞的結果,便是在拉開距離后,不計代價的發射導彈,甚至放棄這一片土地,直接動用H武器。

袁澤樞沒有猶豫,當即傳下命令,五架直升機吊著三大七級進化獸的屍體,出現在防線上空。

半空中的飛禽,在見到七級鴯鶓屍體時,頓時間四散逃離。

倒是地面的進化獸,有那麼一點不明所以的獃滯。

「把太攀蛇的屍體扔下去。」袁澤樞再次命令道。

太攀蛇的屍體,被扔在獸群最密集的區域,感受到七級大妖的氣息,那些進化獸同樣畏懼的躲閃。

只有漏斗蜘蛛的屍體,扔入獸群的時候,那些進化獸反應不明顯,沒有太畏懼的表現。

「獸群在撤退!」

「獸群敗退了……」正在跟獸群血拚的進化者,當即發現獸群的變化,開始大聲呼喊起來。

「獸群潰逃,戰力大減,各位跟我一起追殺,痛打落水狗!」查隊長大吼著,無所畏懼的殺向潰敗的獸潮,展現出勇猛無敵的氣勢。 三、四級進化獸靈智很低,潰敗后只知逃亡,完全失去抵抗的信念,被追來的進化者輕鬆斬殺。

看見戰局一面倒的形勢,袁澤樞總算放下心來,出聲感嘆道:「現在低層次階段的戰爭,已奠定人族一方的勝局,只看五、六級進化獸,是否還有翻盤的機會?」

「老爸,放心吧!相信庄大哥的實力,即便不能全殲那些五、六級進化獸,但取勝的難度不大,這次的獸潮註定全面潰敗!」袁綃出聲說道。

五、六級進化獸,根本不是庄有為的對手,但數量實在太多,五十一頭六級進化獸,五百四十頭五級進化獸。

即便庄有為,一招斬殺一頭五、六級進化獸,還不用出元力大招,只需揮動戰斧劈砍,他都要攻擊近六百次才行。

但目標不會排著隊,等庄有為去劈砍斬殺,不說有反擊的實力,至少會到處躲閃,會四散奔逃。

綜合來說,就算袁綃對庄有為,有著近乎崇拜的信心,都清楚庄有為,不可能斬殺那麼多五、六級進化獸,頂多將其殺退。

「先不說那麼多,我們趕去跟老查會合,三人聯手殺穿潰敗的獸潮。」袁澤樞出聲說道,招呼袁綃一起動手。

六級進化者,對三、四級進化獸出手,就跟八級的庄大BOSS,斬殺五、六級進化獸差不多。

唯一的區別,在於三、四級進化獸很多,四級倒是只剩一千多頭,但三級至少還有四萬頭,二級進化獸五萬頭。

不過袁澤樞、袁綃、查隊長三人後面,還有近百位五級進化者,幾千位四級進化者,幾萬三級進化者,十幾萬二級進化者。

有五、六級進化者帶隊,追殺三、四級進化獸,簡直不要太輕鬆,一路留下大量進化獸屍體。

廝殺之間,那些三、四級進化獸,向後潰逃超過五公里,將二級進化獸捲入,場面更是混亂,在三、四級進化獸反衝擊之下,甚至踩踏導致不少二級進化獸死亡。

恰在這時,庄有為在獸潮最後方,二級進化獸隊伍後面,開始斬殺五、六級進化獸,激烈的大戰波動,驚動那些二級進化獸遠離。

這樣一來,二級進化獸受驚向南,三四級進化者潰逃向北,又形成一輪同族之間的對沖,增大踩踏傷亡的比例。

「給我殺,狠狠的殺!」查隊長揮舞著狼牙棒,大喊大叫的斬殺目標,表現得異常興奮,十足的戰鬥狂人。

相比起來,袁澤樞就要優雅很多,特製鋼尺在手裡翻舞揮動,總是用最小動作的攻擊,落在目標要害區域,成功將目標斬殺。

袁綃的攻擊更不用說,短劍快若閃電、藏於無形,倚仗神兵的鋒利,斬敵效率不比袁澤樞差。

袁澤樞、袁綃、查隊長三人,都只針對四級進化獸斬殺,沒有在三級進化獸身上浪費元力。

但他們深入獸群,後面跟著一大群四、五級進化者,自有人動手斬殺三級進化者。

這一場戰鬥,拋開五、六級進化獸的因素外,人族一方無論是數量,還是綜合實力,都佔據絕對因素。

庄有為殺入五、六級進化獸聚集區,首先針對六級進化獸斬殺,其次針對飛禽斬殺,五級進化獸暫不理會。

很快十分鐘過去,庄有為斬殺六級飛禽九隻,逃走五隻,斬殺五級飛禽二十三隻,逃走三十八隻。

斬殺六級進化獸二十四頭,其餘十四頭逃走。

斬殺五級進化獸二十八頭,主要是順帶斬殺,五級進化獸太多,很難統計逃走的數量,至少還有兩百多頭,依舊在庄有為感知區域內。

這十分鐘時間,便斬殺八十多頭五、六級進化獸,平均七秒鐘斬殺一個,這效率簡直驚人。

畢竟都是速度很快的五、六級進化獸,可不是固定的東西任你劈砍。

但庄有為的斬殺速度,一直呈下降趨勢,最開始目標分佈集中,十秒鐘內至少斬殺五頭,後面不斷遞減,到最後勉強斬殺一頭。

現在進化獸逃竄分散,斬殺的難度更大。

庄有為很清楚這一點,倒是不奢望全殲來敵,只是儘可能斬殺,擴大戰果。

追殺逃竄的五級進化獸,再次讓巴特爾發揮速度優勢,只不過巴特爾尚未恢復,只能發揮三百至四百公里的時速。

這個速度,足夠碾壓大多種族的五級進化獸,唯有擅長速度的飛禽例外,但超過這個速度的飛禽很少。

只可惜那些進化獸,向著東、西、北三面逃離,巴特爾只能追向一面,即便有速度優勢,依舊不可追到所有目標。

逃往北面的五級進化獸最多,庄有為自是讓巴特爾向北追殺。

這一番追殺下去,成功斬殺近白頭五級進化獸。

在魂念感知區域內,找不到其它進化獸的氣息后,庄有為又開始向西側尋找,這一輪斬殺四十多頭五級進化獸。

只是在這一輪結束后,分散的進化獸都已遠去,很難找到多少目標,碰運氣能發現零散一兩個,庄有為都沒興趣追殺。

這個時候,差不多已過去兩個小時。

利用三大七級進化獸屍體,震懾威逼三、四級進化獸敗退,人族進化者衝出防線追殺,還比庄有為早那麼十多分鐘,這時早已超過兩個小時。

從防線一路向北追殺,人族進化者大軍,追出差不多八十公里,直到看不見什麼目標后,才停戰休整。

但長達兩個小時大戰後,即便中途有小規模輪流恢復,其實早已沒什麼再戰之力。

兩個小時前後分段,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水準,都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錯戀癡情:暴君的替身王妃 「選擇合適的區域,直接在這邊紮營休整,重傷員乘直升機返回基地。」

「其餘進化者抓緊恢復,基地會安排一級進化者打掃戰場,但在打掃戰場結束前,我們就留在這個區域。」傳令停戰後,袁澤樞又傳下一系列安排。

進化者只要不重傷,恢復起來不算很難,在荒野和基地都一樣。

但那些重傷者,必須要借醫護手段治療,那隻能送回基地。

安排大家原地休整,還有保護戰利品的意思,戰場東西一百多公里,南北八十公里,留下二十多萬頭進化獸屍體,肯定不能丟棄在荒野。 「袁叔,這一戰傷亡如何?」庄有為回到休整區,見袁綃打坐靜修調息,袁澤樞在指揮各項工作,便出聲向他詢問。

「唉!傷亡尚未具體統計出來,但這一戰損失巨大,算是基地建立后,犧牲最大的一場戰爭吧!」袁澤樞無奈的說道。

萊阿德-塔古澳基地建立后,沒有反攻獸族的實力,基本都是被動防禦。

畢竟在大陸邊緣,四周存在的進化獸族群不多,基地不曾遭受大規模襲擊,單次出現的傷亡不算大。

但在末世新紀元這三年,萊阿德-塔古澳基地的累計傷亡,超過這一戰三十倍不止,平均每年都有這一戰十倍傷亡。

袁澤樞作為基地首領,在這三年間已見慣生死,現在確定戰爭勝利后,只是頗多感嘆,為犧牲的人員感到悲傷,倒不存在其它負面情緒。

「小庄,你追殺的戰果如何?」袁澤樞出聲反問。

「包括現在休整區這一帶,最初斬殺五、六級進化獸的戰場,我應該斬殺六級進化獸三十三頭,五級進化獸大致有兩百多頭。」

「向北追殺那一片區域,大致有近百頭五級進化獸屍體,附近我都留下紐扣定位器,稍後袁叔你派人收取戰利品。」

「在西側斬殺的進化獸,我直接處理掉一些,大致還有二十來頭,同樣留下定位器,不難找到那些區域。」庄有為平靜的回答道,對這個戰果不是很滿意。

他斬殺的六級進化獸,集中在一開始的區域,五級進化獸分在三處,最開始集中的區域,向北追殺那一部分,從西側迂迴斬殺那一部分。

其中北面近百頭,西側這邊四十多頭,只不過庄有為處理一半多,只剩下二十來頭進化獸屍體。

庄有為處理的方式很簡單,收取進化獸心臟后,直接讓巴特爾吸收氣血之力,那進化獸屍體最後,散成碎末塵埃消散。

從東北區域北山港,趕來澳陸中南部途中,在北山港周邊清剿行動中,那些不算珍稀的獸族,庄有為都懶得收取戰利品,直接讓巴特爾吸收氣血。

最近消耗比較大,從之前近十天的清剿行動,再加應對獸潮這一段高消耗期,巴特爾又吸收二十多頭五級進化獸的氣血。

追殺戰結束,返回休整區邊緣后,巴特爾告知庄有為,它的進化層次鬆動,準備突破到七級進化。

庄有為還準備為它護法,但巴特爾表示,它直接進入雲層突破,安全問題不用擔心。

巴特爾自己去突破,完全不用庄有為操心,回到戰後休整區域,除開警戒的成員外,其餘人都在抓緊時間恢復。

別來無恙的重逢 戰損統計尚未完成,庄有為跟袁澤樞閑聊幾句,便守在袁綃旁邊靜修。

雖說他斬殺五、六級目標,全程有巴特爾代步,實際消耗不大,但終究不在最佳狀態。

大致兩個小時后,袁綃和查隊長都先後恢復,準備讓袁澤樞修鍊一段時間。

現在沒有戰鬥任務,查隊長與後勤副會長,有能力解決大部分問題,袁澤樞可脫手修鍊。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戰後統計工作已完成,袁澤樞拿到戰報后,又要處理一番才行。

「剛統計出來的結果,這一戰二十五萬人參戰,犧牲四萬六千三百五十二人,重傷三萬一千六百八十五人,其中近兩萬人致殘,輕傷累計十多萬人。」

「直接犧牲的四萬六千多人,其中包括五級進化者一人,四級進化者三千四百五十二人,三級進化者三萬一千九百零二人,二級進化者八千五百六十二人,其餘兩千四百三十五人,皆為一級進化者。」

袁澤樞向幾位主要人員,告知這一戰的傷亡數據。

直接死亡這一部分,作為主力的三、四級進化者,死亡比例最高,其次是二級進化者。

瘋騎士的宇宙時代 反倒實力最弱的一級進化者,多持熱武器遠攻輔助,承擔的戰鬥任務不重,傷亡比例相對較小。

五級進化者有一人死亡,死在三、四級進化獸圍攻中,主要是拼殺比較冒進,錯誤判斷自身消耗,讓其餘五級進化者,都來不及出手救援。

但其餘五級進化者,包括正面拼殺、不擅長速度的六級查隊長,都有或輕或重的傷勢。

不得不說,這一戰血拚下來,人族進化者傷亡慘重。

只不過,比起所取得的重大戰果,這一戰又算是一場大勝。

見大家聽到傷亡后,情緒比較低落,袁澤樞繼續說道:「這一場大戰,我們取得驚人的戰果,累計斬殺進化獸十三萬,再加導彈轟殺的十一萬多,最終逃脫的進化獸不到六萬。」

「導彈轟炸區域內,至少一半的進化獸,都找不出完整的屍體,但直接斬殺的十幾萬進化獸,能給基地提供一大筆血肉資源!」

「得到這一批資源后,基地的進化層次,必定能夠全面提升,綜合實力會提高很大一截。」

「考慮到參戰人員的傷亡,我計劃按防守戰補貼標準,死亡人員三倍補償家屬,所有傷者免費救治,且按兩倍標準補償。」袁澤樞出聲說道。

萊阿德-塔古澳基地的強大凝聚力,就在於公平分配這一點,絕對不能讓各位成員寒心。

基地沒有反擊戰,進入荒野狩獵都是小規模行動,不受主要分配方式影響。

但在保衛基地的防守戰中,早已形成一套完善的補償標準,且那個標準很高。

這一次外部防守,又是清剿行動招來的大敵,袁澤樞承認有他冒進的錯誤,再次將補償標準翻倍。

「這個我老查舉雙手贊成,絕不能讓那些為基地征戰,拋頭顱、灑熱血的兄弟寒心,犧牲的兄弟補貼給家屬,必須要落實到位。」查隊長出聲說道。

「戰後補償不用說,我會處理好這個問題,絕不敢有半點徇私!」負責後勤的副會長,當即出聲表態,這是他要承擔的職責。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基地內部分配,傷亡補償、戰功獎勵落實下去,將那些資源用到實處,都會增強基地的實力。」

「這一戰後,我們還要考慮,如何償還導彈抵價鐵礦的問題。」袁澤樞出聲說道,作為一大基地的首領,要操心的事確實很多。 「什麼導彈抵價鐵礦,怎麼回事?」庄有為疑惑的問道。

「這次獸潮來襲,基地向澳陸當局求助,請求發射導彈轟炸,最開始澳陸當局,只答應發射五百枚導彈,歷經幾個小時的協商,又有遠征軍楚司令出面,才達成最後的協議。」

「根據最後的轟炸協議,澳陸當局無償援助一千枚導彈,最多發射三千枚導彈,多出來這兩千枚額度,按實際發射用量,基地這邊要按售價的一半,用鐵礦石進行償還,且由遠征軍楚司令擔保。」

「在後面的實際轟炸中,一共用去二千二百枚導彈,其中一千二百導彈,基地要按導彈售價的一半,用市場價的鐵礦石償還。」袁澤樞出聲解釋道。

「澳陸當局,這麼小氣嗎?」庄有為皺起眉頭,對澳陸當局的做法,產生很大的意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