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他們潑了一下,喊了一聲“淨魂”

之後,這幾個人就已經下去了,留下臺子上面的人,還有那個剛纔喊詞的人,這個喊詞的人我們不認識,好像從來沒有見過,他的身子直直的站在臺子上面,身上的衣服被傍晚的風這麼一吹有些飄逸,竟然有些仙氣的感覺。

他嘴裏面密密麻麻的唸了一陣咒語,雖然,不知道這咒語到底是幹什麼用的,但是,我還是用心的給記了下來。

等他念完咒語的時候,那幾個人已經擡起頭來了。

他這一擡頭,我身邊的人傳來幾聲抽冷氣的聲音,我知道是他們也已經認出來是王導了,但是因爲有了先前的那幾個女人的經驗及教訓,他們沒有立即開口說話,只是看向我,我朝着他們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點點頭,是告訴他們我已經知道臺上是自己的人會想辦法,搖頭是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現在我們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如果輕舉妄動的話,恐怕會惹禍上身。

接着,那幾個人竟然已經站起身來了,看起來跟常人無異。最後,王導和那幾個人都紛紛的站到了人羣裏面,大家便開始了狂歡,他們狂歡的方式有點特別,就是拿着大鐵鍋裏面滾燙的水往自己的身上潑,然後還一邊撒一邊跳舞。

看的我們這些人直打寒戰。

就連王導和王導帶來的那幾個人也跟他們混到一起去了。

我們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等差不多半夜的時候,才聽見魏徵在喇叭裏面喊了一聲,說是大家可以回家了。我們因爲怕迷路,就跟在那些村民的後面走。

還是來時的那條山路,山路太窄,再加上,現在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所以每個人都走的特別的小心。

就在這時候忽然,感覺有人在後面拉我的袖子。

一杯羹 “怎麼了?”

我一看後面是自己的人,他緊張的有些發顫,“後……後面好像有東西!”

他一邊哆哆嗦嗦的指着後面,一邊給我說道。

有東西?

“快走,別往後看。”

就在我準備回過頭去看的時候,就聽見雬月對我輕聲說道。我趕緊點了點頭,同時也告訴大家都不要往後看,儘管往前走就行了。

看來後面確實有東西,這個山村裏面實在是太嚇人了。

差不多又過了一個時辰的功夫,終於看到了前面的村莊,我們一羣人才鬆了一口氣,但是看到前面的這羣人好像是沒有任何的知覺似的,他們不光不說話,就連肢體動作都非常的同意,因爲山路很窄,所以他們走起來只能是走直線。

發出同意的噗噗的聲音。

到了村頭以後那些人就開始擺起了陣法,走起了九宮步,跟那天見到的情形一模一樣。

“我們從他們的身邊繞過去!”

雬月對我說道。

我招呼這大家,讓他們跟在我的身後走,大家一看馬上就到家裏了,步子不由得加快了,在我的帶領下飛快的朝着家裏面走去,到了家裏面之後,那幾個原本在院子裏面的睡帳篷的人男人死活不在院子裏面誰了,說是就算是在屋子裏面蹲一晚上的牆角也行。

話雖是這樣說,但是,大家也不能說,就真的讓這麼寫人蹲牆角啊,於是我和那幾個女的,合力的,將大傢伙的鋪蓋都挪到了屋子裏面。

我把我的房間也打開,那幾個女的儘量搬到我的房間裏面誰,本來說把牀也讓出去,他們不讓,所以,最後總算是安排開了。我和雬月還是睡在牀上。只是屋子裏面又安排了一些女的。

擠擠巴巴的也算是安排開了。

就在大家準備睡覺的時候,就聽見了外面傳來的噗噗的腳步聲。不用看也知道是村子裏面的人情形肯定也跟那天的情形是一樣的。

我讓大家不要在意,反正現在屋門已經關上了,儘管睡覺便是。

若是再休息不好的話,恐怕就真的壞事了。

我一直都懷疑這個魏徵在我們的院子前面做法事是有什麼目的,現在大家都在這裏,我和雬月說話也不方便,只好也都睡覺了。

只是一睡覺,我就清楚覺得自己是如夢了,夢裏面看到了一個清秀的小男孩,他正坐在一塊石頭上,憂愁的看着遠方。

我明知道自己是夢裏面還是忍不住的想要過去問他,“你是誰啊,爲什麼要坐在這裏啊?”

小男孩看了我一眼道,“姐姐好,我是你身體裏面的冥王珠啊。”

我身體裏面的冥王珠?

原來雬月是把他放得到的身體裏面了呀。

“那你爲什麼不開心啊。”

小男孩看了我一眼,道,“我的爸爸媽媽都不見了,我當然不開心了啊。”

爸爸媽媽?我聽了之後有些心驚。

“那你的魂珠怎麼會在外面呢?你的爸爸媽媽是這個村子裏面的人嗎就?”

我繼續問道。

“當然不是了?”

小男孩無語的看了我一眼,好像我問了一個特別白癡的問題一樣。 在夢裏面,我見到了一個小男孩。他告訴我那冥王珠是他的魂珠。可是當我問道他的爸爸媽媽是不是也在村子裏面的時候,他卻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從夢中醒來的時候。雬月正在用手撐着腦袋看着我,見我睜開眼睛,他揚了揚邪魅的眼角,“怎麼?你見到冥王珠的主人了吧?”

“你怎麼知道?”

被雬月這麼一問,我有點吃驚。莫非這男人剛纔入了我的夢了?

雬月淺笑不語,過了一會兒又說道。“你們很快就可以離開這個村子了”聽說可以離開村子了,我不由的十分的高興。

但是。隨即又一想,不對啊!什麼叫你們。

“你不走嗎?”

我緊張的抓住雬月問道。

他笑了笑說道,“你們先走,我留在這裏殿後。很快就能見面了。”

聽到雬月這麼說,我心裏面隱隱的有些不安,死活不同意。如果雬月不走的話我也不會走的,但是雬月一再的跟我承諾。只要我離開了三家屯子,他也就不用畏手畏腳的,況且他本身就可以隨意的出入這個村子。

我當時沒有懷疑。因爲我覺得雬月一定不會騙我的。

從牀上起身就想要去告訴其他人。但是雬月立即阻止了我,說是這件事情必須要保密才行,在晚上八點一刻之前不能夠讓任何人知道。

他又壓低聲音在我耳邊跟我說了計劃。

時間就在今天晚上,我們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離開山村到盤山路,到時候一定提醒大家注意。

雖然三家屯子的事情還有狠多沒有解開,但是我知道這能夠離開三家屯子的機會一定非常的不易,所以我也不敢多言謹記着雬月給我說過的話。

時間在等待中總是顯得過於漫長,期間老韓又突然回來了一趟,當時雬月不在,小吳也不知道去了哪裏,我有些緊張。

幸好阿香是站在我這邊的,“莫瑤,這老韓好像有一陣沒見了,他怎麼又來了?”

阿香站在我的旁邊問道,我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他突然過來,反正這人來三家屯子的目的肯定不單純,除了冥王珠以外他還想要什麼,還有他要冥王珠是爲了什麼?

“莫大師,我們又見面了?這次沒人幫你了吧?”



終於到了晚上。

緊緊的盯着手機上的時間,八點一刻一到,我立即招呼了一聲大家趕緊上車準備離開。大家都在茫然中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

“怎麼了莫大師?”

“出事了嗎?”

我站在院子中央,他們都紛紛的伸出腦袋來看着我,雬月現在不知道去了哪裏,我一時間有些應付不過來。

wωω▪тt kán▪℃O

“大家不要問,現在是我們出去的唯一機會,什麼東西都不要了,司機趕緊上車,大家也趕緊上車,上車之後馬上開車朝着村外衝,我們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

我一邊喊,手心裏面也開始冒汗,等會兒的路上一定不會太平,我和小吳打前陣,讓大家在後面跟着我,謹記着雬月說的話,無論又多少人留在了村子裏面,最後沒有走出去,都不要回頭幫忙,只能向前。

“嗡嗡——”

汽車都發動了,車燈也都打開了,在寂靜的村莊裏面顯得非常的刺耳和刺眼。

但是,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即便我們這麼大的動靜,整個村子的人好像都沒有任何的察覺,就好像是一個人無人居住的荒村一樣。

小吳已經一馬當先發動了汽車,我從窗戶上伸出腦袋去朝着身後的車子擺手讓他們趕緊跟上,見到大家都已經跟上了這才放心。

從發車的地方到村口的位置一直都很安全,看到我們馬上就可以出村了,心裏面一陣高興,就聽這時外面有人喊了一句,

“莫大師,車子停火了怎麼辦?”

我心頭一驚,這是周叔的聲音,周叔的車上還有誰,我現在想不起來,拉住汽車的門把手就想要開門下去看看,猛地一驚纔想起雬月說的話。

從窗戶處伸出腦袋去看,周叔的車子在第四五輛的位置,我們一共動用了七輛車,後面還有兩三輛車應該是。

現在可怎麼辦。

“後面的車子,先繞過他們的車子往前開,快點。周叔你們再想想辦法!”

我扯着嗓子喊了一聲。

這時,小吳開的車子已經出了村子,身後傳來一陣吵嚷的聲音,我見他們都堵在那裏,沒有辦法想趕緊下車去看,豔姬卻始終沒有停車的意思。

“主母,主上說了,誰都不能管。”

我堅持着要下車,她嘆了一口氣將車子停在路邊,陪我下了車。

周叔的車正卡在路中間,我小跑着過去。

“周……”

這一看,不打緊,我就看出周叔的車裏面不太對勁,他們在汽車燈光的照射下,臉色發白,臉上的表情淡漠,此時正從眼角往外滲出鮮血來。見我趴在車旁,他們一起轉頭朝着我陰森森的笑着。

周叔他們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剛纔的時候明明一直就跟在我們的後面啊,往周圍看了看,夜色濃郁,四下裏面靜悄悄的,沒有任何有東西的跡象。

我心裏涌出一陣害怕來,總覺得在這深夜之中正有無數的眼睛盯着我們看。

“莫大師……”

我渾身打了一個激靈,趕緊離開那車子,又忍着心中的恐懼朝着後面的幾輛車子招手讓他們越過周叔的車子。

此時,我已經看清了後面還有三輛車子。

有兩輛車子在小吳的指揮下已經越過去周叔的車子了,但是最後面的車子跟周叔的車子一樣已經一動不動了。

“叮叮叮——”

手機響了,這是我提前訂好的時間,現在只剩下一分鐘了,來不及多想,朝着小吳吆喝了一聲飛快的跑向自己的車子。

其他的已經顧不上了,聽雬月當時說的非常的慎重,這應該是我們這些人能夠出村的唯一機會,而且也是雬月想辦法爭取來的,能走幾個算幾個吧。

剛一坐穩,小吳已經發動了車子。

“砰!”的一聲,車子一下子越過去好幾米。

顧不上害怕,因爲雬月說必須在十五分鐘以內到達盤山路纔可以,而現在我們已經把時間都浪費掉了,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到達盤山路已經成了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緊張的看着手機上面的時間。

“你們誰都走不了——”

這時從空中飄過來一陣聲音,那聲音陰森縹緲好像是整個的附在我的耳朵上面一樣。我哆哆嗦嗦的看向車子的窗外,在黑暗中當中好像一片黑影朝着我飛了過來。

“不要往外看!”

前面的小吳大聲的喊了一句,我趕緊扭過腦袋來不再去看外面。可是,耳邊的聲音還是悠長不斷,我覺得自己身上的汗毛都嚇得豎了起來,身上溼溼嗒嗒的,整個人蜷縮成一團,緊緊的握住胸前的四面佛開始念起了經紋,因爲我覺得這樣纔會讓我好受一點。

密密麻麻的經紋從我的嘴裏面飛出來通過車窗朝着車子的外面飛去,我整個人也變得好受了一點。

這才伸出窗外,朝着後面的人喊道,“大家不要害怕儘管跟着我的車子往前走就好。”

一陣發動機波動的聲音,緊接着就覺得車子像是飛起來了一樣,一下子到了小樹林的位置,而現在時間一下子已經變成八點半,十五分鐘的時間已過,我們仍舊沒有走到盤山路,需要過了小樹林纔是盤山路。

身後金光大現,我往後頭看了一眼,發現在路上站着一排人,定睛一看,發現竟然是雬月、塗山嬌嬌、蛇妖還有那個夢裏面見到的小孩子,小孩站在最前方的位置上,身上正發出耀眼的金光。

忽然一個大的顛簸好像是從土路到了柏油馬路上面。只有盤山路的位置是柏油馬路那也就是說我們已經到了盤山路。

這一波動,我再往回看的時候,發現他們竟然已經不見了,心中大慌。

小吳又往前開了一陣,這才停了下來。

此時她已經變成了豔姬的模樣,一襲黑紗輕飄飄的從車子上飄到了路上,直直的看着小樹林的方向,這個時候後面已經成了一片完全的黑暗,什麼都已經看不到了。

我也急急的衝下車子,朝着後面剛纔雬月出現的地方跑去,可是在柏油馬路的盡頭竟然是被石頭擋着的懸崖,哪裏還有三家屯子。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再看後面,只剩下兩輛車了。

他們見我們停下,也都停了下來。

“莫瑤,怎麼了?還要繼續走嗎?”

說話的是阿香,她好像根本沒有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一般,伸出腦袋來大聲的喊着。

我回過頭去剛好看到了仍然站在後面的豔姬,月光打到她的臉上,我看到一抹期期艾艾的神色,心中大驚,總覺得身後的雬月似乎會發生特別不好的事情。

“豔姬,雬月他……”

“主上不會有事的。”

她扔下一句,就朝着車子上走去了。

我們連夜趕到了市區,在市區裏面分了別。

豔姬回到莊園就把我自己扔到了房間裏面不知道幹什麼去了,我在房間裏面坐臥難安,一直等到天明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 電話裏面阿香顯得精神飽滿。神祕的跟我說要告訴我一件事情並且告訴了我一個地址。我沒有心情變隨口決絕了,但是阿香最後說的一句話引起了我的注意。

“莫瑤。我說的這人可是跟三家屯子有關係哦。”

一聽跟三家屯子有關係,我一下子便從凳子上坐了起來,慌慌張張的洗漱收拾完了之後就往跟阿香約好的地方趕去。

出了莊園之後,我打了一個車,趕到了市中心的一個茶樓前面。這茶樓叫古香閣,那樓建的那叫一個漂亮。

擡頭迎面先看見一個赤金九龍青地大匾。匾上寫着斗大的三個大字,是“古香閣”古色古香讓人一看入目難忘。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