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靜剛做完瑜伽沖了個熱水澡,笑道:「花顏剛剛還問你,蘇叔叔什麼時候出差回來呢。她最近心情不錯,在幼兒園得了大紅花,所以吃飯特別乖巧。」

蘇韜點了點頭,道:「那挺不錯,你可以告訴她,再過幾天我就回來,到時候給她帶禮物。」

晏靜搖頭苦笑道:「千萬不能跟她說,不然她天天得念叨這件事了。你可不知道,小姑娘念叨起來,比起更年期的中年婦女還要可怕。」

「你這個當娘的,竟然把自己女兒比作更年期婦女,實在有點過分了。」蘇韜啞然失笑,之前花顏有點自閉症的傾向,經過蘇韜的治療和調理,現在已經完全恢復健康,但孩童天真爛漫,花顏敞開心扉之後,又特別愛說話,所以晏靜反而有點不適應了。

晏靜的抱怨其實滿是幸福,她微微一笑,「給我打這個電話,你應該是詢問發布會的事情吧?」

「是啊,剛才我見到一個英國記者,順便也提到了這件事。不出意外,她回到電視台之後,肯定會爆料。」蘇韜說道。

「看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晏靜是個商人,她很多事情都會考慮利益和得失。

很多企業宣布退出某個市場,正常是因為投入和產出不成正比,但事實上,在英國市場,三味國際無論品牌影響力還是實際利潤都非常好。

若是三味國際宣布退出英國市場,不僅損失那幾千萬英鎊的市場,而且很有可能會引起歐盟幾個國家的聯手抵制,同時競爭對手也會利用這個破綻,順勢進入三味國際退出的英國市場,這無疑是削弱自己,壯大別人的經營行為。

因此蘇韜的這個決定,完全是吃力不討好,存在太多不可控的因素。

但在這個新聞發布會上,晏靜無條件地按照蘇韜的指示進行,因為她知道如果沒有蘇韜,就沒有三味國際,雖然蘇韜是個徹徹底底的甩手掌柜,但他堅持要去做的事情,就一定要支持。

而且自己的合伙人薇拉,也表示陪著蘇韜瘋狂一把,晏靜也就沒有退縮的理由。 龍皇被蘇韜推拿了一陣,身體暫時恢復了一些力氣,他嘴角浮出苦笑,「又得麻煩你了。」

蘇韜嘆了口氣,龍皇現在和一名普通病人沒有任何差別,剛才的威勢已經完全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平和,又或者看成是一種無助。

龍皇一輩子靠著武力行走天下,這是他自信的來源,如今卻因為帕金森綜合征,連一些最基本的自理能力都沒有,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接受得了的。

蘇韜抹掉額頭上的汗珠,面帶微笑,寬慰道:「這算得了什麼麻煩,我是一名醫生,給患者治病是我的天職,何況越是遇到複雜的病情,我越是興奮,否則如何能讓自己進步,能體現自己的價值呢?」

龍皇知道蘇韜在故意開玩笑,搖頭嘆氣道:「我的這個病,正常人都了解,是世界性難題。那個著名的科學家就是典型病例,後半輩子都坐在輪椅上度過,可悲的是,世人為了讓他不死,還給他安裝了各種儀器,讓他的大腦不死。他成了一具光有思想軀殼,任人擺布的傀儡,這其實有點可悲。」

蘇韜笑著說道:「我卻不覺得這麼認為,即使無法行動,只要思想和精神還活著,那就能創造財富。」

蘇韜這麼說是為了鼓勵龍皇,因為龍皇現在的狀態和心情很糟糕,廢除秦經宇成為龍組的繼承人,這其實對龍皇並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龍皇內心深處一直希望是自己錯誤判斷了秦經宇的狼子野心,畢竟秦經宇和自己雖然沒有師徒之名,但龍皇對秦經宇的栽培和教導,用心良苦。

秦經宇能成為華夏青年俊傑榜單第二位,他自己本身的才能是一方面,暗中有龍皇的關注和引導。

就和蘇韜一樣,燕無盡看似對蘇韜的人生軌跡沒有任何影響,但事實上他無處不在地給蘇韜提供幫助,在關鍵時刻會給予啟發,或者疏通複雜的關係。

蘇韜內心清楚無比,如果沒有水老及燕無盡的栽培,他根本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取得如此成就。

龍皇的身體狀況可以通過物理治療和藥物的作用慢慢恢復,但心裡狀況就得要更巧妙地激活。為什麼有些老人臨死之前,因為要見一個晚輩,可以強撐著一口氣,很多天不掉氣,等到晚輩出現,才溘然長眠。

心態對於人體有著很關鍵的作用,這也是蘇韜和其他中醫最大的區別。蘇韜治療疾病會先從心病開始入手,等心病治療結束之後,其餘病痛可以水到渠成。

龍皇微微一笑,知道蘇韜在開導自己,「每個人活著都有自己的價值,如果沒有了價值,還有什麼奔頭呢?龍組已經交給你,我的心事已了,等到走不動的那一天,希望你能給我痛快一點。」

蘇韜啞然無語,搖頭苦笑道:「龍皇,你千萬別這麼悲觀,雖然帕金森綜合征目前沒有治癒的辦法,但不代表沒有緩解癥狀,減少發病率的辦法。」

龍皇沉默片刻,淡淡笑道:「罷了,你是醫生,我是病人,你怎麼說,我怎麼做。不過,我只是告訴你我的心態,若是運氣糟糕一點,我早就死過很多次了。我能活到這個年紀,也可以說是從閻羅王手裡偷來的,所以即使有一天面臨死亡,也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只希望到時候你能讓我有尊嚴的離開這個世界,畢竟整張臉面癱,鼻涕和口水亂流,那個形象實在太糟糕了。」

蘇韜笑著說道:「我給你針灸一下吧,至少能保證你在一個月之內,病情不會惡化。不過,過程可能會造成一點不適。」

一般的針灸,及時會產生痛苦,那也是輕微的,但蘇韜給龍皇的針灸,類似於洗經伐脈。

龍皇閉上眼睛,頷首道:「你來吧!」

因為接受治療,龍皇除去了身上的衣服,蘇韜不僅暗自唏噓,龍皇的年齡已經很大,但他身上的肌肉線條很明顯,觸目驚心的是那一道道深淺不一的傷口,而且從傷疤的情況來看,很多是傷了一次又重新弄傷。

蘇韜上次給龍皇針灸的時候,並沒有留意這些傷疤,這次仔細看了一下,不僅心情複雜萬分。

如果換成一般人來看,僅僅是傷疤而已,但蘇韜是一個專業的醫生,不僅能看出造成傷疤的原因,而且還能看出時間,都說傷疤是男人最好的功勳章,龍皇遍體傷痕,更是可以讀出一個英雄人物的壯烈事迹。

蘇韜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慢慢進入用靈之境,他感受著自己體內的真氣慢慢來到銀針上,進入龍皇的皮膚,順著經脈一路遊走,打通龍皇經脈中阻塞的位置。

龍皇輕輕地吐了口濁氣,難怪蘇韜說會有點不適,跟疼痛不一樣,類似於一股暖洋洋的氣體,在不停地刺激自己的經脈,這滋味有點類似於被蚊蟲咬了個包,想要去撓卻又勾不到的那種感覺,言而言之,有點酸爽!

龍皇可以忍受痛苦,但很難忍受這種古怪的感覺,臉上露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那種古怪的表情。

龍皇的反應,讓蘇韜鬆了口氣,因為帕金森綜合征癥狀之一,便是病人會出現面癱,整個人的面部不會出現任何錶情,神經官能完全失控,現在龍皇的表情雖然是被動的,而且看上去有點滑稽,但至少這說明蘇韜的治療是有明顯效果的。

「嚯……實在是太難受了。」龍皇搖頭苦笑,「簡直比任何刑具都要可怕。」

蘇韜給龍皇針灸的這套手法,其實也是借鑒於「死神之拷」。

死神之拷的原理是折磨人的經脈,而現在蘇韜是在以柔和的方式,刺激龍皇的經脈,同時在藉助用靈之境,溫補龍皇的經脈。

「再忍耐十分鐘,就大功告成了。」蘇韜連忙鼓勵道。

「十分鐘嗎?」龍皇閉上眼睛,咬緊牙關,整個身體在不停地顫抖,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其實他覺得一分鐘都熬不下去,但骨子裡的堅毅,讓他拼盡全力配合蘇韜的治療。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蘇韜身上也開始出汗,他身上的袍子已經完全被汗水濕透,如同從池塘里撈出來的水人,但他在努力集中注意力,完成自己的任務。

龍皇睜開眼睛,望了一眼蘇韜,見他面容慘白,心中暗嘆了口氣,知道蘇韜在給自己治療的過程耗損了大量的精力,儘管身體很不舒服,但他還是咬牙在堅持。

「好了,我現在開始取針!」蘇韜沉聲說道,讓龍皇鬆了口氣。

蘇韜在龍皇身上共落了九九八十一針,每根針都需要用靈氣灌注,幾乎耗盡了他全身的力量,所以當拔掉最後一根針的時候,他只覺得天旋地轉,然後雙眼一翻,直接昏了過去。

等蘇韜醒來的時候,自己躺在一間敞亮的屋子裡,他身上蓋著乾淨的毯子,似乎被花香熏過,因此感覺很舒服。

「你終於醒了!」旁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蘇韜目光掃過去,竟然是龍三。

「我這是睡了多久?」蘇韜琢磨著自己應該睡了很長時間。

「沒多久,兩個小時而已,你肚子餓不餓?我讓人給你送點吃的東西過來。」龍三對蘇韜說話的語氣明顯不一樣了。

若不是知道龍三的真實身份,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伺候自己,那還真是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待遇。

蘇韜搖頭苦笑道:「還是不用了,我離開這裡,等下自己找點東西吃吧。對了,龍皇的情況好點了沒?」

龍三點頭微笑道:「龍皇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他叮囑我,讓我照顧好你。其實你不用離開,因為從現在開始,這個房間就是你的了。你難道忘記了嗎?你已經是新龍皇,整個龍組都將由你來負責。」

蘇韜搖頭苦笑,「很多事情還是得適應一下,說實話我還沒有做好成為龍皇的準備。」

龍三嫣嫣一笑,「給秦經宇那麼長時間準備,但結果又如何呢?不適合的人,永遠無法適應重要的職位,而適合的人,與身俱來就擁有能力,掌握一切。」

蘇韜仔細凝視著龍三,嘆了口氣道:「難怪秦經宇會被你騙得雲里霧裡,你不僅有一副可以欺騙天下男人的絕色容貌,還有一張天花亂墜、巧舌如簧的巧嘴。」

龍三銀鈴般的笑出聲,道:「我真的只是實話實說,沒有半分討好你的意思。」

蘇韜沒好氣地白了龍三一眼,癟了癟嘴,「信你就見鬼了。以後沒必要對我用這一招,我可不會輕易上當。」

龍三嬌一點也不生氣,滴滴地笑道:「沒想到你對我偏見這麼深,彷彿我是個說謊精。」

蘇韜感受了一下身體的狀況,昏睡了兩個小時,他恢復得已經差不多,估計龍皇現在應該也在休息,給龍皇治療之後,他也需要休息。

蘇韜下了床,環顧房間的陳設,牆角書櫥有一個相框,照片里正是龍三,嘆了口氣道:「這應該是你的卧室吧?你竟然說它屬於我,這不是說謊,又是什麼?不過,還是得謝謝你,能讓一個臭男人住你的房間,挺榮幸的。」

龍三面頰一紅,眸光如同秋水,笑道:「你可一點也不臭啊!」 珍妮採訪的新聞經過簡單的剪輯,面向倫敦市民播出之後,產生了出乎意料之外的驚人效果,在晚間十一點新聞欄目中插播出后,電視台的熱線電話瞬間被打爆了。

「三味國際停止對英國銷售沉魚落雁膏,這件事情真的屬實嗎?」

「如果沉魚落雁膏如同新聞中報道,不再對英國出售,那豈不是我們以後從國外購買的產品會特別貴?」

「這是不是三味國際故弄玄虛,想要炒作一下品牌熱度?」

「自從使用沉魚落雁膏之後,我的皮膚變得非常緊緻。我真擔心有一天會被打回原形,能否將三味國際負責人的聯繫方式給我,我想跟他誠懇地溝通一下,不要放棄英國市場。」

「不就是護膚品嗎?不賣,我們就不用。我決定不再用三味國際的產品,與此同時抵制一切華夏的商品。」

……

阿方索實在出乎意料之外,沒想到珍妮報道的這個新聞,真的如此轟動,倫敦電視台上一次熱線被打爆,還是王子大婚時候。

主要阿方索是個男人,他不知道化妝品對女人多麼重要,隨著三味國際營銷策略足夠成功,現在已經成為國際最頂尖護膚品牌,以至於他們近期設計的華夏元素十足的皮具、衣服、珠寶,也變得格外暢銷。

阿方索打了個電話給珍妮,「請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情掠一世錯愛 片刻之後,珍妮敲門而入,「頭兒,有什麼吩咐?」

阿方索輕鬆笑道:「鑒於你今晚採訪的那條消息,引起了轟動效應,所以我給你安排個任務,明天繼續採訪蘇韜。」

珍妮有些為難地說道:「如果他拒絕採訪怎麼辦?」

阿方索搖頭道:「既然他願意透露這個勁爆的消息給你,那意味著他對你有好感,相信自己的魅力,一定可以圓滿完成任務的。」

珍妮的情商不低,從蘇韜的種種反應來看,他不可能對自己有什麼男人對女人的興趣,她隱隱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漩渦,很有可能被蘇韜所利用。但阿方索對自己這麼信任,珍妮也只能點頭,硬著頭皮說道:「那我明天一早就去再採訪他一下吧。」

蘇韜坐在電視機前,安靜地聽著姬湘君將新聞節目翻譯了一邊。姬湘君側目觀察蘇韜的表情,他的表情很淡定,雖然不知道出於什麼目的,但姬湘君可以肯定蘇韜是有計劃地執行某個神秘的任務。

新聞終於結束,蘇韜吩咐姬湘君道:「你現在查找一下英國主流的網站,看有沒有這個話題的討論。」

姬湘君知道蘇韜的意思,是想看看新聞播出之後,有沒有產生神秘影響力。她迅速搜索一番,驚訝道:「的確有討論此事的話題。」

蘇韜道:「翻譯給我聽。」

「大部分言論都表示好奇,為什麼三味國際這麼好的產品,要退出英國市場。還有一小部分的言論……」姬湘君面色凝重,猶豫是否該如實說。

「我就是要聽那小部分的言論。」蘇韜催促道。

「一些人認為三味國際出現重大危機,資金周轉出現嚴重問題,因此無法購買足夠的原材料,只能縮小銷售範圍。還有一些人認為,這是三味國際歧視英國人,認為英國人不配使用他們的產品,此外還說了一些難聽的髒話。」姬湘君一口氣翻譯完畢。

蘇韜與姬湘君點了點頭,道:「你就覺得我現在如何處理此事?」

姬湘君道:「最好開一個新聞發布會,澄清這只是個假消息。不然的話,按照現在發展趨勢,肯定會讓很多人對三味國際印象不好,說不定還會影響到三味國際的上市。」

蘇韜笑著搖頭道:「消息就是我發布出去的,為什麼要澄清呢。不過,我的確要召開一個發布會,再次重申三味國際要放棄倫敦市場。」

姬湘君複雜地望著蘇韜,很難理解他為什麼這麼固執地要挑釁所有英國消費者,這不是跟錢過不去嗎?

蘇韜吩咐姬湘君,「你等下跟魏薇聯繫,看她是不是認識媒體朋友,約好明早在酒店的會議廳,舉辦一個新聞發布會。」

姬湘君點頭道:「我這就去辦。」

就當蘇韜連夜在聯繫倫敦這邊的媒體時,國內的新聞發布會已經召開結束,在這場發布會上,三味國際首席執行總裁晏靜親自宣布重磅決定,三味國際將從即日起停止對英國市場售賣各種護膚產品,與此同時,將對三味國際產品進行數據化管理,每個產品都附上獨一無二的序列號,一旦發現英國市場出現產品,將根據序列號追究經銷商的責任,初次違反規定,重罰五千美金,兩次以上違反規定,將取消其經銷資格。

消息傳出之後,在國際化妝品界引起了軒然大波,雖然三味國際的產品質量很牛,但如此高調地放棄一個國家的市場,而且英國算是現在世界格局中的主流國家之一,三味國際的這個決定難免有點讓人覺得摸不清頭腦。

當蘇韜第二天睜開眼睛,打開手機,瀏覽新聞,他知道整個世界,因為自己的決定發生變化了。

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使得消息傳播速度很快,英國的媒體對三味國際的決定,表達了各種觀點。其中有一個叫做凱瑟琳的女評論員的文章在國內宣傳很廣,影響力很大。

「我無法表達此刻的心情,如同很多女同胞一樣,感覺到了三味國際對於英國的深深惡意。從去年開始,我成為了三味國際的忠實用戶,每過一段時間都會囤貨,同時還很熱情地介紹身邊的朋友購買他們的產品,我成為了三味國際的擁護者,因此每次發布新品,都會將工資花費在這裡。」

「為了購買三味國際的產品,我每次都要和商場打好招呼,因為他們的產品的確太暢銷,往往剛上架五分鐘,就會被人搶劫一空,據說在黑市上產品會以兩倍的價格在銷售。但我不在乎,因為護膚品對於女人而言,宛如青春一般重要。三味國際的產品的確擁有讓人永葆青春的魔力,甚至為了購買到他們的產品,我也曾經在地下市場購買過加價的產品。我是幸運的,因為沒有買到冒牌貨。我就是這麼個痴迷於三味國際產品的忠實粉絲。」

「然而,昨天聽到了一個噩耗,從現在開始三味國際對英國關上了窗口,不再向我或者其他英國女性出售產品。我很震驚,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難道還存在種族歧視和不公平待遇?我沒想到會來自一個文明古國的企業,竟然會目光如此短淺。作為消費者,他們怎麼能如此對待我們?」

凱瑟琳寫的這篇文章,聲情並茂地表達了聽到三味國際放棄英國市場的痛苦,在文章的後面,她還採訪了其他幾個使用三味國際產品的消費者。這些人也對三味國際不人道的決定,表達了激烈的抨擊和憤怒。

當然,國內這篇文章很流行,是因為深切地表達了一個英國女性,對三味國際產品的割捨不下。這種文章讀起來,沒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反而會有種隱隱自豪的感覺。

文章在國內消費者看來,顯然並非什麼難以接受的事情,很多人甚至為三味國際的決定叫好,反正失去了英國市場,損失了客觀的利潤,又不是割他們身上的肉。

「三味國際的決定,實在大快人心啊。都說我們國家的產品涉嫌傾銷,用低價侵佔了別國企業的市場,現在三味國際撤出英國,英國的消費者哭著求著喊不要放棄他們,這實在太揚眉吐氣了。」

「都說我們華夏的產品不好,尤其是護膚品粗製濫造,現在怎麼不嫌棄了?」

國內網民的態度,都是冷嘲熱諷,反正自己還能購買三味國際的產品,雖然價格很貴,需要搶購,但比起國外的數倍的價格,三味國際是少數不坑國人,專坑外國人的良心企業。

這個世界巨大多數產業都說買方市場,但偶爾也會變成賣方市場。

三味國際的營銷模式,簡單來說是飢餓營銷,這也是一種賣方市場的銷售策略。賣多少貨,賣給哪些人,全部是由賣方決定的,這樣可以保證市場對產品旺盛的需求,消費者會覺得不買不行,如果不及時下手的話,會永遠買不到了。

當然,只有對自己產品有足夠的自信,才能做出這個營銷策略。如果你的產品是垃圾,別人使用了之後,不會再買第二次,這種營銷策略自然沒有任何價值。

三味國際是準備在國內主板上市,所以國外的負面觀點根本沒法影響到國內,加上三味國際的公關部門的輿論引導,沒有人覺得三味國際不賣產品給英國人有什麼不對之處,反而還讓網民們紛紛點贊叫好。

儘管華夏重新建立新國,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隨著經濟復甦,百姓調養生息,已經重新恢復自信。

但大部分國民對西方都沒有好感,因為當初第一次世界大戰,華夏曾經遭到西方列強的侵略,以至於現在很多國寶都散落在西方諸國的博物館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人都有好奇心。

龍一究竟長成什麼樣?

蘇韜肯定心裡會有這個疑問,並且有想知道的衝動,但心智成熟的人在於能將好奇心給隱藏起來。

因為有些秘密你越是想知道,越是容易你導致犯錯,至於龍一何時摘下面具,那肯定會有機會。

雖然老龍皇表示,已經將龍組交給自己,但蘇韜現在對龍組並沒有歸屬感,只要龍組的成員對蘇韜更沒有忠誠度在,所以目前龍組對蘇韜而言,只是徒有虛名而已。

不過,蘇韜相信只要自己多來龍組走走,和龍一、龍三他們多溝通,再加上龍皇在背後的支持,總有一天可以在龍組留下自己的印記,每個人的性格不同,行事風格不一樣,所以龍組在蘇韜的改造下,肯定有別於老龍皇,但蘇韜覺得龍組骨子裡的精髓不能變,華夏以龍為圖騰,龍組也是代表了華夏的精神,維護國家的利益和時局的穩定,這一點決不能動搖。

而龍組現在的氛圍有點糟糕,龍組成員們之間的競爭意識太強烈,互相之間缺少信任,因此也顯得沒有凝聚力,所以蘇韜覺得首當其衝地是要改變成員互相信任的問題。當然,這得從根源開始著手,龍組的成員全部都是經歷各種嚴格的訓練,排名靠前的成員得淘汰掉很多人。

蘇韜琢磨,想要改變這種局面,可以借鑒烽火的風格。烽火的成員論單兵作戰能力或許比不上龍組成員強,但他們都是團隊協作,比如元蘭組,裡面有黑金、唐詩和劉建偉,又比如孫靜組,也有擅長各種技能的隊員,他們每次執行任務都是以團隊作為單位,在戰火中培養了深厚的感情,因此很注重戰友情義。

龍組正缺少這一點,所以不妨以現有的龍組排名靠前的成員作為核心,構造一個又一個相互獨立互相競爭的小組。

比如龍三可以成立自己的小組,挑選自己的隊員,代號為「龍三組」,小組執行命令獲得積分,然後決定小組的排名,這樣一來就可以改變龍組現在單兵作戰,缺少團隊協作的現況。

當然,這個想法還得過一段時間再慢慢改變,蘇韜自認為目前還不具備這個條件,因為無論龍皇還是龍一,都對自己缺乏足夠的信任,因此不會完全支持自己的改造計劃。

想要得到他們的完全信任,蘇韜必須從點滴小事做起,慢慢影響他倆的思想,這不能操之過急,否則,反而得不償失。

龍三開車將蘇韜送到小區樓下,朝坐在後排的蘇韜眨了眨眼,道:「龍皇大人,期待下次再見哦!」

蘇韜聳了聳肩,搖頭苦笑道:「現在是不是該稱呼你是龍二了?」

龍二已經被蘇韜趕出龍組,因此按照龍組的晉級規則,現在龍三往上走一步,成為二號人物。

「你還是喊我龍三吧,因為二這個數字稱呼起來挺二的。」 開局八千億 龍三微微蹙眉,似乎想了很久,才淡淡笑道,「我已經決定好了,以後我就是龍三。龍三小姐,聽上去挺有意境,不是嗎?」

蘇韜啞然失笑,「沒想到你挺矯情的,一個稱呼而已,聯想到這麼多東西。」

龍三眸光流轉,得意道:「矯情可以視作感性,人如果沒有充沛的情感,豈不是一張白紙,或者是一個毫無血肉的機器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