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林聲音平淡如水,但卻有一股無形的威壓,籠罩在每個人的心神之上,他們眼神有些驚懼,不敢靠近易林。

砰!

安德魯一屁股坐在了位子上,他有殺過魔獸,也有殺過人,按理說對於殺氣,擁有一定的抵擋力,但眼前這人哪怕是一個眼神,都讓自己產生一種無力的感覺。

「走吧。」

易林往樓下走去。

山姆,路易斯,以及雅爾曼連忙跟上,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易林等人走後,酒樓里的人長長鬆了口氣,特別是安德魯,他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滿臉的心有餘悸,不過在瞥見到布蘭妮臉上的戲謔后,心中頓時湧現了無盡的屈辱,他雙拳握緊,青筋暴綻,眼中布滿了怨毒。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你給我等著!沒有人可以如此羞辱我安德魯!」

安德魯心中在咆哮,他此刻感覺周圍那些人的眼神是如此的刺骨,好似刀劍一般,充滿了嘲諷,像是在說,看,這不是加利亞的繼承人嗎?怎麼被人一個眼神就嚇成這樣了?

砰!

安德魯一腳踢飛身旁的椅子,直接便離開了。

「那個,布蘭妮,我們?」

埃里克也是大家族的子弟,只不過地位不如安德魯,他看向了布蘭妮,一時間沒了主意。

「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布蘭妮輕笑一聲,留下埃里克一人有些無奈地看著滿桌的菜。

「有意思的男人。」

布蘭妮手指抹過紅唇,她路過窗邊,看到了剛走出去的易林,眼睛頓時眯了起來。

「管事,他們…」

之前的那個男服務員走了過來,有些遲疑的說道。

「他們什麼他們?給我滾!」

哈利滿肚子火氣,不滿地罵道。

「他們沒付錢…」

男服務員有些委屈。

「……」

……

「這次,多謝你了。」

路上,雅爾曼躬身。

易林點點頭也沒說什麼,從酒樓出來,他就一言不發,以至於氣氛有些沉悶。

婚內有染:誘寵天價前妻 「有什麼好謝的,都是室友,理應互相幫助。」

山姆擺了擺手,像是剛才出手解決問題的是他一樣。

「易林,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我只要能做到,都會儘力去做的。」

路易斯雙手捏著衣角,也和雅爾曼一樣,躬身感謝。

「不必了,你們先回去吧,路上小心點。」

易林搖搖頭。

「恩,那我們兩個先走了。」

路易斯說道。

「慢走啊,我待會也回來住。」

山姆朝他們招了招手。

「你也走吧。」

易林轉身就走了。

「哇,易林,你是不是在怨我啊。」

山姆追上來。

易林停步,隨後看向他,說道:「他們兩個與你很熟嗎?」

「額,這個,不熟。」

山姆一愣,但還是回道。

「所以做事要多用腦子,他們與你非親非故地,你為何要強出頭,你是不是認為自己是紅衣大主教的孫子,就可以橫行無忌了?」

「能避免的麻煩,就盡量避免,不要惹火上身,這世上不是誰都會一直在意你的身份,有些人腦子一熱,到時沒準直接殺了你。」

易林有些「語重心長」。

「哇,易林,你這是在關心我嗎?我從來沒有聽你一口氣說過這麼多話?」

山姆的思維跳度很大,易林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輕嘆一聲,易林直接離開了,他受不了這山姆了。

「易林,此生,你就是我的兄弟了!」

山姆看著易林的背影,眼神變得很堅定,只是他哪知道易林會說這麼多的「廢話」,全是因為易林害怕山姆什麼時候就被人暗殺了,到時自己找不到光明軀體怎麼辦?

回到租下的老房子,易林來到了卧室,他看著腳下的地面,拿出了魔刀,開始挖掘,挖出的泥土放進了儲物戒里,所以不用擔心泥土放置何處。

花了半個多小時,易林將房子底下都挖空了,不過為了防止上方的房子坍塌,易林還用一些巨石固定了一下。

隨後便出去買了一些石質地板,回來安裝,只不過看上去有些簡陋。

易林對此倒沒有多大的想法,只要乾淨,穩定,能做研究就行了。

將儲物戒里的一些傀儡,屍體,書籍,設備全部拿了出來,安放好后,他便拿出黑暗系的魔石開始修鍊了,黑暗系的修為還只是初階正式級,雖然他修鍊速度很快,但想要修鍊到巔峰,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

至於光明系的突破,則需要請個假才行了,畢竟需要一定的時間。

重生之混吃等死 第二天早上,易林從地下室走了過來,洗漱一番,便朝著學校走去。

今天算是他正式上課了,可不能遲到。

學院里教授魔法與鬥氣,但也教授其他雜類,所謂雜類,比如說傀儡學,靈魂學,星術等等。

學院並不是每天都會上課,一個月的上課時間為七天,其餘都歸你自己掌握,而這些時間,你可以用來修鍊,用來出去獵殺魔獸,也可以去雜類導師那裡學習。

來到教室,人已經到齊的差不多了。

「易林這邊。」

山姆在最後排招了招手。

易林走過去,路過瓊斯的時候,這人還目光隱晦地看了易林,昨天他在場,自然感受到了易林的殺氣。

瓊斯有些疑惑,這人與他差不多大,為何會有那麼恐怖的殺氣呢? 「來,易林,今天路易斯給我們準備了超級好吃的愛心便當!」

山姆將一份早餐推了過來。

易林接過,看了眼路易斯,路易斯察覺到易林的目光,頓時低下了頭。

見此,易林微微皺眉,自己有這麼可怕嗎?昨天散發殺氣時,控制著並沒有讓山姆三人感受到。

打開便當,裡面是一個愛心狀的煎蛋以及麵包。

見此,易林忽然有種被人送情書的感覺,搖搖頭,散去了這不切實際的念頭,他掰開麵包將煎蛋夾了進去,兩三口便吃完了。

路易斯看著易林吃完麵包,臉頰上露出了兩個若隱若現的小酒窩,只不過只是一瞬,便消失了。

「怎麼樣,味道不錯吧。」

山姆吃完,用手肘捅了捅易林,「路易斯這手藝真心不錯。」

「恩。」

易林點頭,他心思不在這上面,所以只是敷衍性地回答。

嘚嘚嘚!

忽然門外走進來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留著波浪卷的藍色長發,一雙眸子更是如同夜空星辰般清冷。

「鑒於新同學的到來,我自我介紹一次,我是靈魂學的導師安魅兒,你們叫我安導師就行了。」

安魅兒說完,便開始在身後的黑板上書寫文字。

「靈魂學?」

易林沒想到第一天上課就是雜類,而不是魔法,不過靈魂學他也很感興趣,所以便專心聽了起來。

「天吶,這身材,這臉蛋,這氣質,簡直就是冰山女神,十分級的尤物啊!」

山姆壓著聲音,說道,「我說雅爾曼,你知道安魅兒導師的身份信息嗎?」

「她是現任院長的大女兒,初階魔導士級的水系魔法師,如今二十二歲,未婚,恩,不喜歡男人,是一個女性同性戀。」

雅爾曼緩緩說道。

前面的話,尤其是未婚兩字時,山姆整個眼睛都快爆射璀璨的光芒了,但聽到女同后,整張臉僵在了那裡。

「媽耶,這麼好的資源居然是女同,真浪費!」

山姆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不過隨後像是想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場景,眼中浮現一抹邪惡的笑容。

「靈魂,是這個世界上最為深奧的一門學問,人類對它的研究甚至比魔法鬥氣的誕生還要久遠,只不過有些靈魂學知識在時代的更迭中遺失了,使得靈魂學的發展道路一緩再緩。」

「根據盧瑟宮學者們的研究,靈魂應該分為外靈魂與內靈魂,外靈魂是一層質,淑雲靈魂的保護層,而內靈魂則是蘊藏思維,記憶的地方,也是最為重要的部位,其中似乎蘊藏著輪迴的秘密,所以一個人如果連內靈魂都被毀滅了,那麼他很可能會徹底消散在天地間。」

安魅兒站在講台上。

這些知識都是書上的東西,易林在地精的書籍中也有看到過,所以聽安魅兒說這些,他便感覺有些無聊了,他需要的是一些新奇的,自己不知道的靈魂領域知識。

目光往窗外瞟了瞟,然而這個動作卻正好被安魅兒給發現了。

安魅兒身為院長的女兒,她的課上可沒人敢開小差,易林與山姆並不知道,所以前者在看窗戶,後者則神遊天外。

「我的課很無聊嗎?坐在後面新來的兩位同學。」

安魅兒放下手中的書。

「當然沒有,導師你的課上得我如痴如醉!」

山姆回過神,恬不知恥地恭維道。

「你呢。」

安魅兒看向易林。

「我想問下,靈魂學書籍中有涉及到關於創造靈魂之類的。」

易林直接問道,安魅兒講得東西的確無聊,但他不能明說,所以就換一個角度。

「恩?」

安魅兒臉上的不悅瞬間消失,她有些驚異地打量了下易林,「你是怎麼想到創造靈魂的?」

「對此有些興趣。」

易林有些模稜兩可地回答。

重生之嫡女風華 安魅兒沒有在意這些,她沉思了一會,隨後說道:「下課後,來我房間。」

「艹!」

山姆在一旁,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啥玩意,去安魅兒房間???劇情發展這麼快的嗎?

看向易林,山姆眼中第一次出現了佩服的神色,他一直以為易林是個老古板,對於女人根本不感興趣,自然就別提撩妹了。

哪想到易林這是真人不露相啊,一句話,就直接通往房間了!

這功力,佩服佩服!

班上其他人也是相同的表情,要知道安魅兒在學院里可是極為清冷的,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近距離接觸過她,跟別說進她的房間了。

「我可能沒有時間。」

然而易林卻是如此說道。

「大哥,牛…逼。」

山姆聽到易林的話,只能舉起大拇指,要是換做他,哪會拒絕喔,怕是忙不迭答應了,但易林倒好居然還面不改色地拒絕了!

不過同樣的,山姆心中大致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易林絕對對女人不感興趣,肯定是個基佬!

透視小民工 只是自己這麼帥,長期與易林待在一起,會不會讓易林淪陷在自己的魅力里啊?

別吧,自己可不想被捅菊花啊。

山姆腦中「天馬行空」,「思如泉湧」,越想越害怕,身體都甚至有一絲瑟瑟發抖。

「沒事,我會在房間里等你的,我時間有的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