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都是他的兒子,但是待遇就是不一樣,憑什麼那個賤人的兒子進入九天學院的時候,得到他眾多的賞賜,可是現在自己的蛾子也進入了九天學院,居然連一句好話都沒有。

這讓石佳燕怎麼不嫉妒了,但是現在也不能表現出來,只能是忍著。

對於石佳燕心裡所想的,龍傲天是不知道的,可是他才不管的,對於後宮的那些女人,他無一不厭惡。

「如果沒什麼事情,就退下了,朕忙得很」

看著石佳燕有些扭曲的臉,龍傲天更加厭惡了,一點都不想在看見他們母女倆。

「皇上,臣妾有一事,不知當問不當問」

石佳燕還是忍不住了,原本她會來找他,也是收到消息,聽見有一名絕色的女子來到了御書房。

還說,那名女子進入御書房后,龍傲天就將所有宮女和太監趕了出去,還以為他們在御書房做什麼,她連忙帶著龍韓宇,將得到名額當作擋箭牌,就是向來看看那名女子。

只是讓她失望的是,來到這裡之後,居然沒有看見那名女子,但是空氣中還是有著一絲絲屬於女子的香氣。

原本還以為是消息有誤,但是這股似有似無的香氣告訴她,的確是有一名女子進來了,還離開不久,又或者說還沒有離開。

「還有什麼事情?」龍傲天早知道她忍不住了,石佳燕的修為是不錯,她都聞到了,他又怎麼會沒有聞到。

知道這是謝玉明故意的,可是卻沒有生氣,他知道,她這是在為媛兒報仇。

「皇上,臣妾聽宮女說,皇上接了一名女子進來,怎麼不見那名女子呢?」

聽見石佳燕的話,龍傲天猛地一個抬起頭來,眼神犀利的看著她,將她看的毛毛的。

「皇后好大的本事呀,朕的事情都能夠打聽到呀」

明明說著漫不經心,但是聽在石佳燕心裡,卻感覺好像被人捏住脖子一樣的難受,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也讓站在一旁的龍韓宇也是一驚,暗罵自己的母妃愚蠢,居然在父皇面前變現出嫉妒。

「父皇,母后也是無意聽見宮女的對話,母后哪裡有那麼大的本事」

龍韓宇的反應還是快的,連忙就將所有的事情推給了宮女。

「是呀,皇上,臣妾哪裡有那麼大的本事,臣妾也只是方才帶著宇兒過來的時候,不小心聽見的,但是過來,卻沒看見,所以才好奇而已」

石佳燕跟龍韓宇嚇壞了,連忙跟龍傲天解釋,生怕他會怪罪自己。

雖然因為自己背後的勢力,他不敢對自己怎麼樣,但也不代表他不會做什麼,目前還不是撕破臉時候。 「朕還以為朕一點秘密都沒有了,居然輕而易舉都能夠讓人查到,朕是不是應該查查身邊還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龍傲天是故意這麼說的,他一直都明白,他的身邊一定有皇后,還有其他人的姦細。

「怎麼會呢!」石佳燕的面上的笑容快要掛不住了。

現在的他很後悔,如果今天因為自己的莽,將這麼多年的安排的棋子暴露了,那麼自己的哥哥肯定會生氣的。

是了,皇后石佳燕,是祥龍國石家的嫡系小姐。

石家在祥龍國也算是八大世家中的前三名,現任的家主更是當朝大將軍。

而石佳燕是現任家主的親身妹妹,為什麼會變成皇后,也是太上皇的手筆。

原本石家也只是一個簡單的家族,沒什麼名氣,石佳燕是在他早期還是太子的時候的妾侍,早期就生下了龍韓宇,雖然不是大皇子。

更是之後升為皇貴妃,如果不是陳涵媛,或許她早就是皇后了,不過之後還是讓她當上了。

當年陳涵媛會被太上皇逼死,她也是有份的。

早就發現了石家有謀反的心,這兩年也更加猖獗了,原本龍傲天還沒有將他們放在心上,不過現在看來,不能拖了,而且時間也差不多,是時候該跟她討賬了。

蜜寵甜妻:老公,晚上見 「怎麼會,皇后,朕還沒傻,不要以為朕不知道你想什麼,希望你不要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你是明白惹了朕的後果。」

龍傲天一點也客氣,如果不是因為太上皇,她哪裡有資格當皇后,現在居然敢在自己身邊安插卧底。

看來是活膩了,是日子過的太好了,注意都打到自己的頭上來。

聽了龍傲天的話,石佳燕猛的跪在地上,全身顫抖,面上都是惶恐說道:「皇上,臣妾不是那麼意思,臣妾沒有那麼想過的,臣妾也沒有膽子呀,請皇上明察呀!」

可是龍傲天根本就沒有將她這些看在眼裡,只是再次開口道:「那是不是有膽子,就敢了?」

聽了他的話,石佳燕還以為他真的發現了什麼,更加暗惱自己怎麼就沒有忍住。

而在一旁的龍韓宇也擔心了,暗罵自家母后的愚蠢,居然明目張胆的問關於父皇的事情,如果被父皇查到他們安插的人,那麼對於日後順利登上皇位很是不利的。

只是現在自己也不適宜開口,如果自己在開口,肯定會惹的自家父皇的不快,明明今天是來報喜的,卻發生這等不幸的事情。

只是他們何嘗知道,龍傲天在就知道他們在他身邊安插的人,只是沒有處理,覺得還有些用處,但是他們授意的事情,他們根本就得不到任何消息的。

雖然不是害怕石佳燕背後的石家,即可以牽制住石佳燕,更是能牽制住那個太上皇,何樂而不為呢!

「皇上,臣妾沒有那個本事,臣妾只是關係皇上的安慰,這些年來,皇上的身體不好,臣妾也只是擔心有人要用美人計對付皇上您呀!」

明明是自己妒忌心作怪,居然說成了是為他好,這個女人還不是一般的愚蠢,還真以為他會相信嗎? 「呵呵,居然連朕的身體越來越不好的事情知道了,還說沒有在朕的身邊安插人」

剛才收到謝玉明的傳音,意思就是如果要對付太上皇,那麼就先對石佳燕跟龍韓宇下手,畢竟石家是太上皇親自選擇的。

現在他們都進不了太上皇的身,更進不去的他密室,那麼就只能將他引出來了。

那麼石家就是最好的誘餌,只要石家出了什麼事情,太上皇肯定會出來的,到時候再讓謝玉明收拾就好了。

「父皇,母后這是一個女子,怎麼會給父皇身邊安插人呢,她一直都在後宮,哪裡有那麼大的本事呀!」

這下龍韓宇忍不住了,他怕一會石佳燕將所有的秘密都說了出來,那麼他們這麼多年的安排就付出東流了。

「沒有那麼大的本事,沒有那麼大的本事,都可以查到朕的身體不好了,咳咳······」

龍傲天或許是吼得太用力了,氣血攻心,不由的咳嗽出來。

龍韓宇見到這樣的他,心中卻樂開了花,他也是知道龍傲天身體里的毒,最近就快壓制不住了。

原那裡太上皇真的沒有騙自己,父皇是真的中毒了,而且時日不多了,那麼距離自己的皇位就再次近了一步。

雖然心裡巴不得龍傲天現在就去死,但是面上還是表現出了一副擔憂的神情說道:「父皇,保重龍體呀,母后那也是關心您呀,怎麼會有想要害你的心呢?母后是那般的愛你,更是為了幫您治好身體私下讓舅舅到處尋找神醫和丹藥師。」

「哦,是嗎?難道朕還錯怪你們了嗎!」

「皇上,宇兒說的沒錯,臣妾也是這段時間才才知道皇上的身體不適,臣妾也問過了太醫,但是太醫也不知道該怎麼治,所以臣妾前幾天就讓臣妾的哥哥去打聽有什麼辦法,臣妾是真的沒有要害皇上呀!」

石佳燕順著龍韓宇的話說了下去,他們哪裡有讓石家主去打聽什麼,他們巴不得他早點死。

「哼,沒有最好,如果讓朕知道你們有什麼不軌的想法,你們知道後果」

龍傲天才不相信他們所說的,如果他們的話能夠聽的話,那麼自己早就死了。

「皇上,您就算給臣妾十個膽,臣妾怎麼敢呢!」

石佳燕一位龍傲天相信自己所說的,心下放心了許多,還好逃過一劫,現在太上皇閉關,就算他要將他們怎麼樣都可以,等太上皇出關了,他們早就死了。

「滾,朕現在不想看見你們」

龍傲天厭惡的看了眼他們母子倆,聲音中帶著怒火,一點給不給他們的面子,這是直接讓他們滾。

「是,那麼兒臣告退了」龍韓宇早就想要離開了,聽見他趕人,連忙回答著。

但是石佳燕可還不想離開,但是自家兒子都開口了,而且現在龍傲天面上很是生氣的樣子,無奈也只能也福了福身道:「臣妾也告退了,皇上您要注意身體。」

雖然很想他立刻就去死,但是面上和嘴上都是關心,俗話說做戲要做全嘛! 但是龍傲天根本就不理會她所說的話,連頭都沒有抬起來,只是低著頭接著批閱奏摺。

見他如此,石佳燕只能悻悻然的離開了。

等到他們都離開了,謝玉明從暗處閃身出來,看著他們離去的方向道:「你明明知道她跟涵媛的死有關,為什麼還留著她?」

聽見謝玉明說起陳涵媛,龍傲天放下自己手上的硃砂筆,看著謝玉明道:「不是朕還要留著她,只是朕無法下手,她被太上皇保護著,讓朕沒法動,如果她出什麼事情,那麼傲兒也就不安全了。」

原來,他是因為龍韓傲的安全,所以才留著她,難怪剛才明明就傳音讓他直接將她處理了,但是他只是面上不悅,動了動嘴皮子,就完事了。

「那好吧,居然她是太上皇的人,那麼如果我動了她,是不是你們家那個什麼太上皇會不會出現?」

謝玉明不相信,就這樣一個蠢得要命的石佳燕,背後居然太上皇,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是的,太上皇很是疼愛那個女人,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其實龍傲天也不明白,之前的確有一個傳言,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們家的太上皇是不是傻呀,居然相信這麼一個蠢女人,真不知道到他是怎麼想的」

謝玉明還是問了出來,實在太想知道了,難道說他們之間有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嗎?

「朕也不知道,之前一直有個傳言,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哦!是什麼傳言呀?」聽見有傳言,讓謝玉明眼前一亮,難道真的是有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龍傲天沉思了一下,緩緩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說太上皇那麼老人家以前喜歡一個女子,只不過那名女子不愛他,最後更是嫁給了一個姓石的。」

「哇,原來你們太上皇還是痴情的男人呀,你們家還真的是遺傳專情他,居然這麼多年,還惦記著老情人呀!」

謝玉明很是詫異,原本還以為石佳燕是太上皇小情人,沒想到是老情人的後代。

「這只是個傳言,無從查證,隨所以朕也確定是不是真的,不過可以確定的就是,太上皇對石家的人格外的關心。」

龍傲天不是沒有派人去查,但是一點都查不到,查到的都是一些沒用的消息,這讓他更加不確定傳言的是不是真的,也讓他不敢輕易對石家下手了,如果不是謝玉明,說不定他還不敢對石佳燕下手了。

「我想如果這次不是我,你還不敢對他們下手,唉,韓傲也是可憐,這麼多年來一直都被自家的兄弟暗殺,難怪人家恨你了,如果換成我,我也會恨死你的,哪裡還會管你的死活,說實話,你還真不值。」

謝玉明說話一直都是這樣,在龍傲天面前說話,都是那麼一點面子都不給你,更多的原因都是陳涵媛,雖然嘴上不怪他,但是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

「你說的沒錯」龍傲天沒有反駁,事實的確是這樣的。

「呵,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就先離開了,後天我會直接來的,你準備好」

謝玉明冷笑了一聲,再也沒有心情跟他說下去了,不等他回答,直接就離開了。 第二天

經過昨天的事情,劉靜馨還有些回不過神,小綜到今天都沒有出現,用心電感應,卻沒有反應。

她有些擔心,起了個大早,來到了龍韓傲休息的地方,來問問小綜去哪裡了。

剛到房門口,李悅就筆直的站在那邊,看見劉靜馨的到來,連忙上抱拳行禮道:「參見王妃,王妃是來找王爺的?」

「是呀,你家王爺起來了嗎?」劉靜馨微微翰手,示意他起來。

「王爺還未起,昨晚休息的晚,王妃要是找王爺,屬下這就去喚王爺起來」

李悅見劉靜馨面上有些著急,想來肯定有什麼事情。

顧少寵妻成癮 「不用,我自己進去」說完劉靜馨不等李悅反應就準備推門而進了。

但是剛要推門進去的時候,突然轉身看向看向李悅問道:「看見你家王爺的契約獸了嗎?」

李悅不明白劉靜馨為什麼要問這個,但是還是很尊敬的回答道:「屬下好久就沒有看見雪花了。」

「好吧,那麼我先進去了。」

聽見李悅說沒有看見,劉靜馨很是失望,她真的好久沒有看見她的小綜了,也不知道再怎麼樣了它。

房間里的龍韓傲早在劉靜馨到來就醒了,更是聽見他們在外面說的話,突然想起來,自己還真的很久沒有看見雪花了,也不知道它帶著那小傢伙去了哪裡?

龍吟洪荒 劉靜馨進了屋,看見床上根本就沒有人,耳朵一動,聽見了屏風後面有動靜,想來是龍韓傲起來了,也就沒有出聲,直徑走在桌邊坐下。

不一會兒,龍韓傲就出來了,一身白衣,襯托著他更加拒人於千里之外,不過卻跟劉靜馨所穿的相對應了。

如果不是自己比他早起來,劉靜馨都懷疑他是故意這樣穿的。

見他出來了,立馬開口問道:「你家的雪花呢?今天我們就要出發去學院了,我要帶小綜去。」

「雪花?我也不知道,這兩天我也沒有見過,我讓雷他們去找找」

對於雪花的秘密基地,龍韓傲哪裡知道,以前它也經常失蹤還幾天,不過最多也就一個禮拜,它就會自己出現了。

「你也不知道呀,這個雪花到底將我家的小綜帶那裡去了,不會將小綜的清白毀了吧!」

聽見劉靜馨的話,龍韓傲默了,眼神跟怪異的看著她,心裡不明白她現在到底在想什麼,雖說自己的契約者是母的,但是它也不會那麼沒有節操呀!

「不用擔心,雪花沒有那麼飢不擇食的」見她面上還是那麼擔心,龍韓傲還是忍不住解釋了。

不過聽見他的解釋,劉靜馨不但沒有放下擔心,反而生氣了,看著他怒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我家小綜怎麼了,選它怎麼就飢不擇食了,今天你不給我解釋清楚,後果自負。」

龍韓傲只是無意間那麼說,只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看著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是笨拙的解釋道:「馨兒,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到什麼說什麼·······」 「好呀,原來你是這麼想我家小綜的,說出你的心裡話來了」

聽了他的話,劉靜馨更加怒了,妹的,她家的小綜是那麼的厲害,居然還有人嫌棄。

「不是的,我先將雪花招回來」龍韓傲招架不住了,不是他說實話,只是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形容。

見劉靜馨還是不理會自己,只好用意念召喚雪花回來。

可是他突然發現自己也聯繫不到雪花,眉頭不由皺了皺。

劉靜馨雖然不理會他,但是還是用眼神偷偷的看著他,見他皺眉頭,心下立一緊,難道是出事了嗎?

「可能真的出事了,我也聯繫不上」見劉靜馨看著自己,在試了試,還是沒有反應,龍韓傲只好說出來了。

「什麼,你也聯繫不上,我也聯繫不上小綜,難道是出事了?」

聽見他的說的,劉靜馨頓時意識到了事情不對,真的出事了嗎?

「應該沒事,雪花以前也經常這樣,我再試試」

龍韓傲見她擔憂,連忙安慰她,怕她太擔心了。

「好,現在也只能是這樣了,我也再試試,也不知道雪花帶它去哪裡,唉,真是讓人擔心。」

劉靜馨心裡還是很擔憂,雖然跟小綜相處不久,但是她還是將它放在自己的心裡,它更是自己的夥伴。

「放心」龍韓傲還是在那邊試著用他跟雪花的意念,試著跟它聯繫,但是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不由得也擔心起來了,朝著外面道:「李悅,去查查雪花去哪裡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