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聖宗培養了優秀的仙丹師,那麼必然也培養了仙器師,

趙鼎奪取天器城失敗,聖宗肯定不會輕易放棄,那麼他們事先打入天器城的仙器師,對天器城絕對是巨大的隱患,不得不防,

一旦那些優秀年輕人曝光,恐怕拓跋野也會被天器城和天丹城上下懷疑,

他比那些人更優秀,更讓人懷疑,

想到這些,拓跋野都冒出了冷汗,不敢繼續想下去,

聖宗底蘊深厚,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有了這樣的認識,他決定小心再小心,而且要找機會跟龍辰、單風揚說明情況,

必須先取得他們的信任,否則所有事情都暴露出來,他將會成為眾矢之的,沒有人信任他的話,恐怕他死定了,


聖宗未必是針對他,但他多次破壞聖宗的計劃,聖宗以後肯定會針對他的,

他聯繫了影花妃,讓影花妃親自趕到天丹城,配合他查出天器城、天丹城裡面隱藏的聖宗強者,尤其是打入天器城和天丹城內部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影門之中,高手不少,查探情報方面的人才更多,不過還是需要影花妃親自出馬,才能儘快摸清楚情況,

而且,他已經讓影花妃收集龍雲和玲瓏的情況,先確定他們的身份再說,

這件事情,他只能讓影門慢慢查探,不能假手於人,因為他不敢相信其他人,

另外,他讓紫玲加緊訓練手下那些強者,提升他們的實力,

說穿了,自身的實力和勢力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自身足夠強大,就不怕敵人的陰謀詭計,

如今影門在一步步擴大情報網,他真希望影門能夠跟秦獸他們聯繫起來,

秦獸他們身邊,也都帶著影門強者,而且都有獨當一面的人物,

相信他們也會發展影門勢力,到時候兄弟幾人的情報網融為一體,基本上就能夠知道聖仙界所有區域的情況了,

時間,他們來聖仙界的時間太短,根基很薄弱,

要建立起聯繫,不是簡單的事情,必須經過時間的考驗,

本來,情況對拓跋野來說還不錯,他一點都不著急,

先是得到天器城的支持,現在又有希望得到天丹城的支持,他雄心萬丈,

從沒有今時今日的急迫心情,是那麼迫不及待想要跟兄弟們取得聯繫, 雛家別墅里,帶著微風細雨,綠樹兩旁泛著星星點點的露珠,伴隨著幾株梔子花香撲鼻而來,讓人心曠神怡。

不少鳥兒嘰嘰喳喳歡歌,雛雯雯靠在窗前,嘆了嘆氣,凝望著來回飛翔的小鳥,淺淺一笑,「你們真好,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真想像你們一樣。」

雛雯雯閉目養神,盡情感受這自然的純凈,這一刻讓她忘掉了許多煩惱,燦爛的微笑在微風中顯得格外明媚。

老廖急忙敲打起雛雯雯的房門,敲門聲有些急促,有些焦急,「咚咚,咚咚。」


雛雯雯馬上睜開眼睛,來不及穿上鞋子,小腳丫跳落到地板上,小跑去開門,「廖叔叔,什麼事那麼急?」

老廖附在雛雯雯耳邊,竊竊私語,「小姐,習少爺來了。」

大齡未婚 ,珉珉嘴唇,雛雯雯看著姐姐還在睡夢中,不想驚醒姐姐,躡手躡腳跨出門,順手把門帶上。

剛走出門沒兩步,習俊梟好大的身軀佔據了雛雯雯眼裡,雛雯雯害怕地縮縮肩,小退兩步,習俊梟盯著雛雯雯的腳,光潔的腳丫,嫩滑嫩滑的,眉頭一皺,薄唇不高興一閉,再低沉的聲音問道,「你沒有鞋子嗎?」

雛雯雯雙手不停摩擦著,小腳丫的大拇指相互攪弄著,像個犯錯的小孩子,不敢反駁。老廖立刻出去找了雙鞋子給雛雯雯,雛雯雯穿上鞋子,輕輕擺動手指,示意讓廖叔叔出去先,雛雯雯遲疑一陣子再開口,「習俊梟,我們回去先吧。」

嚴秉一早洗刷完畢,走出大廳,習俊梟先發現了嚴秉,臉一拉下來,習俊梟和嚴秉同時對視了幾秒,嚴秉拉過雛雯雯,「丫頭,你急著回去嗎?我剛來,你不打算好好招待我嗎?」

雛雯雯深深地放下顆心,幸虧沒有喊她雯雯。「嚴秉哥,我要跟我老公回去了,我爸媽會好好招待你的,還有我姐姐也會好好招待你的。」

說完掙脫嚴秉的大手,拉著習俊梟的手走出去,習俊梟看到嚴秉眼裡充滿了敵意,這種敵意絕對不是生意場上的敵意,原來他也喜歡他老婆,而這兩個的關係,不像是單純的朋友那麼簡單,習俊梟眼神有些挑釁,不時提防著嚴秉,男士的佔有慾作怪,習俊梟大手勾住雛雯雯的***,表示出很親昵的模樣,雛雯雯尷尬走出嚴秉的視線。

習俊梟心裡的火苗逐漸蔓延,打開車門坐上駕駛位,語氣有點酸,「你們什麼關係?」

「我跟嚴秉哥沒什麼…」

雛雯雯怕怕地收收肩,說話音量逐漸變小,感覺習俊梟像頭蓄勢待發的獅子,快要吞噬了似的,想要繼續解釋些什麼。

習俊梟感覺身後有雙眼睛注視著,要刺穿他整個人,果不其然,透過後視鏡看到嚴秉在後面注視著自己,冷冷一笑,嚴秉事業如日中天又怎麼樣,不也一樣有弱項,眼睛撇開後視鏡,盯著雛雯雯,

「沒什麼關係,你叫得那麼親切?」

習俊梟抬起雛雯雯下巴,雛雯雯想撇開臉,轉移視線,不小心瞥到嚴秉在不遠處,心要狠下來,摟住習俊梟的脖子,深情吻了下去,雛雯雯不善於技巧,只是輕輕地把唇貼在習俊梟唇上,一動不動,眼睛緊閉,神情微微有點緊張,很生澀,不懂怎麼進行下一步。

習俊梟有點觸電般,放開雛雯雯下巴,雙手改握住雛雯雯的頭,柔順的頭髮在手心裡劃過。

越吻越深,感受她的甘甜,欲罷不能,兩人有點忘乎所以,雛雯雯也慢慢融化在習俊梟的吻里。

此時此刻的場景刺痛了嚴秉,他恨不得走過去搶回雛雯雯,可是他知道如果他強硬這麼做,雛雯雯更不會接受自己。

一聲鈴聲打破他們的親密,習俊梟放開雛雯雯,若無其事地拿起手機,一條匿名簡訊,「你的情人被我伺候得好好的。附加了一張韓在熙被捆綁在床上的照片。」

發完后,李婉兒躺在床上抱腹大笑,女人最怕男人看到自己出糗了,「哈哈哈哈~」

習俊梟丟下手機,開動保時捷前往天朗帝國,雛雯雯看到習俊梟態度三百六十度大轉彎,有些后怕,是不是自己做錯什麼了。

不到十分鐘,習俊梟匆忙趕去2008vip房,雛雯雯不知道什麼情況,只能靜靜跟在習俊梟後面。

2008房大門未鎖,像是恭迎他來,設計好的似的,映入眼帘的居然是韓在熙吃著襪子,四肢被捆綁,整個人已經昏睡過去了,推車上的鮮花佳肴,凋謝的凋謝,變味的變味。

雛雯雯捂住嘴,差點叫出來,習俊梟抽離韓在熙嘴裡的襪子,拍拍韓在熙的臉頰,「在熙,醒醒。在熙。」

韓在熙依舊未醒過來,迅速鬆綁繩子,雛雯雯也幫忙鬆綁過後,習俊梟橫抱起韓在熙,一同去往祥瑞醫院。

習俊梟全程憤怒得青筋暴起,撥通電話,「黑子,幫我查一下,178888的電話誰!」

雛雯雯一聽雙腿軟下來,這是李婉兒的電話,這是婉兒乾的?雛雯雯連忙走開,來到一個沒人的角落,撥打給李婉兒,「婉兒,你是不是對韓在熙下手?」

李婉兒還在開心地哼歌兒,「啦啦~雯雯,我真的是太痛快了,看韓在熙以後還敢不敢欺負你。」

「你,你真是亂來。」雛雯雯掛斷電話,氣得不知如何是好。自首還是包庇?他應該很快查出來的,橫豎都是死,早點承認算了,要殺要寡她也認了,確實是太過分了。

雛雯雯來到病房裡,習俊梟坐在床邊握住韓在熙的手,雛雯雯咬住唇,站在習俊梟面前,坦白,「對不起,這件事情我負全部責任,都是我引起的。」

習俊梟站起身來,「你說是你做的?」短短几個字,卻感覺十分危險,雛雯雯退後幾步,習俊梟步步緊逼,眼神如果可以殺人,已經殺了她千萬次了。

「不是,是…是我。」

雛雯雯吞吞吐吐,說不下去,習俊梟怒火中燒,沒想到外表清純,內心這麼惡毒,一巴掌懸浮在空中,欲要拍下去… 第八百四十九章驚人之舉

「龍雲要跟玲瓏比試煉丹,真是有好戲看了,他們是齊名的人物,竟然齊聚天丹城,」

「玲瓏挑戰龍雲,龍雲已經應戰,他們之間的比試,絕對是龍爭虎鬥,」

「我們趕緊去煉丹廣場,要不然沒有位置了,」

……

三天時間,龍雲和玲瓏比試煉丹的事情早就傳遍了天丹城,很多人都說提前湧進了煉丹廣場的看台,準備觀看煉丹,

煉丹廣場舉行煉丹比試,一般是不出售門票的,所以大家都想搶先一步,

為了觀看煉丹,煉丹廣場還出現了不少大小亂子,鬧得不可開交,

散修強者中最鼎鼎大名的兩名年輕仙丹師,要一決高下,太引人矚目了,

到了比試的時間,煉丹廣場早就人滿為患了,熱鬧無比,

拓跋野在不少城主府強者的陪同下,一起趕到了煉丹廣場,

來了天丹城一段時間,他還從來沒有到煉丹廣場看看,今天總算是有機會了,

拓跋野到了煉丹廣場,四處看了看,他發現天丹城五大城主全部到齊,而且他們門下強者也來了不少,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仙丹師、靈丹師關注煉丹的結果,

當然,天丹城很多店鋪也派出了強者,要查看情況,

尤其是一些大的店鋪,跟仙丹師是密不可分的,

很多店鋪,都想通過這次煉丹比試,看看以後跟誰合作,

誰都想跟最好的仙丹師合作,店鋪才能興旺起來,

龍雲和玲瓏都很年輕,絕對了未來,

只要能夠拉攏他們其中一人,店鋪未來的發展可期,

「玲瓏還沒有出現,她應該不會失約吧,」不少強者議論起來,

「玲瓏行走在外,聲譽一向很不錯,她肯定不會失約的,」

……

片刻之後,有人驚呼出來:「玲瓏來了,玲瓏來了,……」

那些人紛紛讓開道路,讓玲瓏出現在煉丹廣場中心區域,

玲瓏太美,使得她的人氣很高,甚至超過了龍雲,

「玲瓏,玲瓏,……」

「玲瓏必勝,玲瓏必勝,……」

聽到那一浪高過一浪的助威聲,城主府的強者臉色有些不好看,只有拓跋野很平淡,

美女的吸引力,絕對是無與倫比的,他可不想在這方面去計較,

說真的,要不是他懷疑玲瓏來自聖宗,他都想拜倒在玲瓏的石榴裙下,

天丹城五大城主,走到了裁判席位上,大家都知道,煉丹比試馬上要開始了,總算安靜了下來,

單風揚站起來講話,他大聲說道:「今天,有幸看到近年來煉丹天賦最高的兩名年輕人比試,是我們大家的榮幸,廢話不多說,龍雲和玲瓏上煉丹台,那裡已經為你們準備了煉製地仙丹的仙藥,每人三份,另外還有丹爐,當然,你們也可以使用自己的丹爐,比試的結果,主要根據地仙丹的品質和數量作為評判標準,」

煉丹廣場上面,有很多煉丹台,高九米,

仙丹師進入其中,就會開啟護罩,不會受到外界的干擾,

而仙丹師煉丹的情況,煉丹廣場的觀眾能夠看得一清二楚,

這樣的比試,是非常透明的,就算沒有裁判,也能夠看出孰優孰劣,

龍雲和玲瓏一起走了出來,走上一個煉丹台,

他們進入煉丹台,就有人開啟了護罩,

護罩開啟,煉丹也就開始了,他們看不到外界的情況,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龍雲和玲瓏都沒有更換丹爐,他們把仙藥看了一遍,然後就開始煉器了,


用自己的丹爐煉製出仙丹來,不算什麼本事,

龍雲和玲瓏都對自己的煉丹水平充滿了信心,所以都用的煉丹台上的丹爐,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