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他也不好退縮,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才走了沒幾步,他就感覺到一股難言的陰冷從前方的黑暗中傳了過來,冷得有點讓人不寒而慄。蕭羽哈了一下, 獸靈圖譜


從打火機的光線看去,樓梯兩邊都是毛坯的水泥牆壁,並不是另一個房間,這讓他意外的同時,心裡也好受了一些——如果真的讓他走進一個黑洞洞的大空間,他反而會覺得害怕!


他一邊走著,一邊暗示自己盡量放鬆心情。雖然如此,我還是覺得前面黑暗處會有什麼東西探出臉來,毛骨悚然的感覺竟然比遇到邪靈還要強烈。

走了十幾步,通道竟然九十度地轉了一個彎,朝著左手邊拐去,腳步出現了回聲,聽起來毛瑟瑟的。

「怎麼還弄成拐彎的了?難道這裡面的構造和外面的不同?」蕭羽暗暗忖道,隨即深吸了一口污濁的空氣,又繼續走了過去。

然而隨著他的行走,他就察覺到了不對勁——這條通道也未免太長了吧!如果他估計不錯,他應該已經走了兩百多步了,如果是直線行走的話,自己應該早就走出大樓的範圍,而且看目前的情況,這通道似乎還沒到頭的樣子!

察覺不對的蕭羽開始藉助打火機的火光,四處觀察起來。< 「原來是這樣?!」他暗暗心驚——這條通道竟然是呈現下坡行走,也就是說,他是一直在往下,只是因為這坡道極緩,所以之前才沒感覺!

這是個什麼情況?

看著前方仍舊黑漆漆的看不到底的通道。蕭羽心中泛起了嘀咕——這條路不會是通往地獄吧!

蕭羽繼續往下走去,不知道是溫度繼續下降,還是冷汗給他的感覺,蕭羽感覺到極度的寒冷,牙齒都打起牙花來了,咬牙又走了一段距離,就在他哀嘆這通道究竟還有多長距離的時候,兩邊的牆壁忽然消失了,自己似乎走進了一個很大的空間。

蕭羽舉起打火機,照了照出口兩邊,發現這是一個水泥加固過的房間,非常的簡陋,潮氣衝天,地上還鋪著青磚,四周空空蕩蕩。

這是什麼地方?難道是地下室?

藉助著打火機的光照,蕭羽一步步向裡面走去,可走了沒幾步,他就隱約看到,房屋的中間,有一個巨大的影子橫倒在地上,看上去非常的怪異。

他朝那個影子走過去,用打火機一照,整個人就僵住了,只見地窖的中央,停著一隻巨大的純黑色的古棺。

打火機的光線十分的微弱,能照出兩三米外的情形已經很不錯了,在這種光線下,赫然看到一隻棺材,蕭羽還真是嚇了一跳。

反應過來之後,就感覺到非常的奇怪,這真是聞所未聞的事情,這醫院裡怎麼會有一具棺材,而且還是古棺?

「用不著這樣子吧!」看到棺材,蕭羽的心中一陣發寒——事情越來越不對勁了。眼前的這一幕,像極了恐怖故事裡的情節!

蕭羽轉念一想,隨即便覺得好笑——自己連邪靈都不怕了?還會怕一口棺材嗎?

一念至此,蕭羽便壯著膽子,快步地走近那棺材!

可就在他即將走近棺材的一剎那,忽然腳下一滑,整個人竟一頭栽了下去。

「嘭!」的一聲,蕭羽的頭狠狠地撞在了眼前的古棺上面,頓時他感覺自己頭痛欲裂,左眼都痛得睜不開了!

可就在這時,他的腦中一炸,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瞬間瀰漫上他的心頭,這種感覺很熟悉,也很親近……

隨著這種感覺的出現,他甚至忘記了左眼的疼痛。

過了半天,這種感覺才稍微緩解,疑惑的蕭羽,再次點燃打火機,低頭朝自己的身下看去。

「這是……」湊過去一看,蕭羽這才發現,讓自己栽了一跤的罪魁禍首竟然是一本黑色的小冊子!

這個小冊子大約有人的手掌大小,通體烏黑,卻不知是由什麼材質製成的。

簡單地翻了翻,裡面的紙張竟也都是黑色的,黑乎乎一片,並沒有記載什麼東西!

「究竟是誰,這麼沒有公德心!差點害我一頭撞死在這裡!」查看無果后,蕭羽鬱悶將那小冊子丟到一旁,開始打量起眼前的這口棺材!

這棺材一眼看去就知道這不是現代人的,棺材是純黑色的,橫在地下室的中央好比一隻巨大號的長條石墩,這樣大小形狀的應該是棺槨,民國以後的棺材就沒有棺槨了。這棺槨看式樣應該有相當的歷史,至少在五、六百年以上,而且看大小,恐怕不是普通人家用的。

當然了,以上的訊息是根據他看過的盜墓小說歸總出來的!

蕭羽上前摸了一把,發現棺槨上有細細的花紋,冰涼刺骨,像是石棺,不知道是什麼石料。一摸之下,石棺上厚厚的灰塵被他劃了幾個印子,露出了一些細小的花紋。

蕭羽拿打火機靠近仔細地看,棺槨的蓋子上,有敲鑿損壞過的痕迹,蓋子和槨身的縫隙里也有撬桿插入的跡象,顯然他不可能是第一個發現這隻巨大棺槨的人,有人曾經想撬開它,卻似乎沒有成功。

古棺不可能平白無故地出現在現代的醫院當中,那肯定就是有人將這棺槨搬到這裡來的。

只是,將這麼大的一個棺槨帶進醫院,這個人也是蠻拼的。可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外人不可能不知道?還是……這棺槨本來就在醫院裡面的?

這裡的溫度十分低,蕭羽喘著氣逐漸冷靜了下來,用力舒緩自己的心跳,一路下來都是在極度的緊張中度過的,雖然自己壓抑了恐懼,但是心中還是相當的不舒服。一邊深呼吸,一邊開始琢磨。

一家醫院有兩、三個邪靈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可是這裡竟然有這麼多的邪靈?而且在醫院裡竟然還有一具幾百年前的古棺……

「難道它們之間有什麼聯繫不成?」

目光落在眼前的石棺上,蕭羽覺得這間醫院似乎藏有很多秘密!

他嘗試推動了一下石棺的蓋子,當然沒有用大力氣,只是想試驗一下能不能推開,和他的判斷一樣,石棺紋絲不動。

蕭羽暗暗鬆了口氣,在這種場合下開棺,自己只怕真的要變成盜墓小說的主角了!

他又一次仔細地看了一遍石棺的細節,發現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就繞過石棺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盡頭,看到一扇小鐵門,很矮。他推門進去,後面是又一條走廊。

「這走廊似乎和一樓的走廊很相似!」回想起自己剛走進走廊時所見到的景象,蕭羽的臉上露出一絲意外,不過和先前走的那條走廊不同,這條走廊是及其昏暗的,但又和四樓的那種昏暗一樣。黑烏烏的,臨近全黑。

這條走廊一路延伸,沒有盡頭,似乎通到其他地方去,而走廊兩邊的房間都沒有門,十分的簡陋。

蕭羽拿起打火機走進第一個房間,照了照,就看到了兩張寫字檯靠牆擺在一邊,四周有幾個檔案櫃,牆上貼滿了東西,地下、桌子上,全是散落的紙。

這裡似乎是一個辦公室。蕭羽心中越加的奇怪,辦公室怎麼會設置在這樣的地方?這未免也太怪了。

他邊納悶邊走了進去,想看看裡面有什麼線索。

在微弱的火光下,他先是看了牆壁,這個房間四面牆壁上都刷著白漿,現在都被灰塵覆蓋了,在門邊的牆上釘著一條插著衣鉤的木棍,那是用來掛衣服的地方。木棍的下面貼著報紙,防止掛著的衣服碰到牆壁上的白灰。木棍過來,就是一隻已經沒有門的柜子,這應該就是辦公人員換衣服的地方,現在裡面什麼都沒有。蕭羽走近看時,就發現柜子好像被什麼東西抓過一樣,滿是刻痕。

再邊上的牆,就什麼也沒有了,只有掛在上面的電線,已經全是灰色的了,一邊還有一道連通隔壁房間的門洞,不知道是修築的時候沒有封起來,還是後來給人砸出來的,對面的房間里空空如也。

在柜子的對面,擺著寫字檯,有兩張並排放著,上面堆滿了東西,似乎都是一些報紙和他看不清楚的垃圾。在寫字檯邊上的牆壁上貼著大量的紙,都布滿了灰塵。

他吹掉灰塵,一張一張地看過來。發現牆上貼的內容非常的瑣碎,都是一些英文字母與數字,由於年代太過久遠,很多字跡已經模糊不清!

在這些貼紙上找不到任何的訊息,蕭羽嘆了口氣,接著開始翻找桌子上的文件。

那些紙都是在灰塵里,一動漫天的煙霧,蕭羽也管不了這麼多,一張一張地翻開了,紙的裡面已經爛了,他很快就把紙翻了出來,從裡面抽出了幾個本子。

拿出來抖了一下, 重生之逍遙人生路 ,上面似乎寫了什麼東西。< 蕭羽拿起來一看,發現竟然是一幅圖畫,還是圓珠筆畫的,而且畫得相當的潦草,一下子竟然沒法看出畫的是什麼。

他定了定神,仔細地去辨認,看了五、六分鐘才看出來,這竟然是一幅人物畫,只不過作者顯然並不會畫畫,這人物畫得幾乎走形,看上去異常詭異,不過仔細看看,還是能看出,這是一個身材肥胖的人。


人物的四周還畫著很多匪夷所思的線條,這幅情景好像是一個渾身插滿了輸液管的患者!

蕭羽不由失笑,心說這是什麼,這畫畫的水平也未免太爛了吧!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蕭羽緩緩地翻閱著這份稿紙簿,每一張畫的都是相同的圖案,沒有文字的內容。不過蕭羽總覺得這幅畫有些不對勁。

他又翻到第一頁,終於明白了過來!

這畫上的人,身體正在逐漸縮小!

不錯!確實是這樣!

第一幅畫上的人物形象足有二十厘米長,而翻到第十幾頁的時候,畫中的人就只剩下四五厘米的大小,而且最讓人驚恐的是,在第一幅畫上,這個人身材肥胖,可越到後來,人物的體型就越瘦小,你若不仔細看,真以為這後面畫的是一隻猴子!


這是什麼個情況?

難道是畫畫的人偷懶嗎?

就在蕭羽百無聊奈地準備放下手中這稿紙簿的時候,最後一頁的內容卻吸引了他的注意。

「這是……」

最後一頁沒有圖畫,只有一大串文字,字跡極其潦草,可見對方是在極其匆忙的情況下所寫。

蕭羽抬起打火機,細細觀看,終於明白過來這上面寫的是什麼,可當他看清楚了稿紙上所寫的文字之後,整個人不由地倒吸了口涼氣。

「研究進行的很順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心中卻是越加的不安!我真不明白組織為什麼要進行如此喪心病狂的研究,越來越多的研究員都成為了試驗品,我真的擔心,下一個會不會輪到我……天啊!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句話,但蕭羽卻能清楚地感受到寫出這段話的人當時心中的恐懼與絕望!

「研究……」蕭羽愣了愣,心道;「難道有人曾經在這裡做過研究?可是究竟是什麼研究?竟讓這人的言語中充滿了如此的恐懼?這與剛才的圖畫又有什麼關係?」

回想起先前看到的圖畫,蕭羽的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寒意。

「罷了!想也想不明白!」蕭羽苦笑:「還是回去問問林佳,看她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隨後蕭羽又開始翻箱倒櫃,看看能否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他走進另外一間房間,來到一個寫字檯前,拉了拉檯面下最大的那個抽屜,拉了一下,就感覺到有門,因為這抽屜竟然是鎖著的,而且感覺沉甸甸的。

一般搬家之後不會把廢棄的傢具鎖起來,而且這手感表明裡面可能有東西。

蕭羽開始研究起這把鎖來,這是老式的掛鎖,也是八、九十年代最常用的一種鎖,蕭羽的叔叔是個鎖匠,所以他對這種鎖極為熟悉!

「啪」的一聲脆響,在蕭羽的撥弄下,這個老式的掛鎖竟然被打開了。

「看來我也有做鎖匠的潛質!」呵呵一笑,蕭羽伸手一拉,就把抽屜拉了出來。

拿起火機朝抽屜里一照,蕭羽的嘴角就露出一抹微笑,因為這抽屜里果然放滿了東西,他一邊照著,一邊在抽屜里開始翻找。

起初他是為了生意到這醫院裡,誰知機緣巧合之下發現這裡竟然還藏有玄機!


人都有好奇之心,加上這所醫院太過詭異,以及之前的那種奇異感覺,不由地勾起了他心中的探索欲!

這應該是一個女人的抽屜,因為裡面有很多瑣碎的雜物,很亂,顯然離開的時候已經把有用的東西帶走了,剩下了木梳,以及一些早已**的女性用品。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信封!

信封非常多,但都是沒有使用過的,蕭羽很耐心地一封一封展開口子看,裡面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可惡,害自己白高興一場!」

蕭羽倒到坐椅上,也不顧上面的灰塵就靠了下去,有點疲憊地透過昏暗的打火機光看向桌子的對面,四周一片漆黑,安靜得要命,蕭羽的心也失望得要命。

一座廢棄的醫院、神秘的水泥牆、密道地下的古棺,這裡無一不透出詭異的氣息。

「這裡會不會與這醫院莫名出現那麼多邪靈有關?」心知這是一個無解的謎題,蕭羽無奈地搖了搖頭,回神瞬間,目光不經意間落在了房間內的一副油畫上。

這是一副女子的自畫像,上面畫著一個年輕的女子,看起來不過二十一、二歲的年紀,這女子很是漂亮,精緻的五官,大大的眼睛,以及紮起的馬尾辮,都給人以一種青春活力的感覺。既然這畫像掛在這裡,若蕭羽猜測的不錯,畫中的女子應該是這間辦公室的主人。

「這油畫應該是二十多年前的,想不到二十年前的女醫生,竟然也這般的時髦!果然……制服與馬尾辮,是永久的潮流……」

蕭羽無聊地笑了笑,忽然間,他的目光頓時被油畫的邊框給吸引住了——因為在油畫的後面,似乎有什麼東西。蕭羽見狀,舉起打火機走了過去,女子的容顏清晰地浮現在她的面前——果然是一個美女!

雖然這畫像上的女子充滿了青春活力,但是她的雙眼卻不知為何透出一絲無奈與哀傷。

不過真正吸引蕭羽目光的,卻不是這副畫像,而是畫像后的東西。

「這是……一份檔案袋?」

伸手將藏於油畫后的東西取出,發現是現在還在用的那種檔案袋。

這檔案袋是牛皮紙做的,上面有褪了色的五角星,入手沉甸甸的,摸了一下,就發現裡面有很厚的東西,不過已經受潮了,摸上去毛刺刺的,很酥軟的感覺。檔案袋的表面沒有任何的文字。

「這檔案袋怎麼會藏在這油畫後面?」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蕭羽覺得,能夠藏在這麼隱蔽的地方,說明這東西必然十分重要!

他解開上面的包裹繩,往裡面一掏,就掏出了一本老舊工作筆記。

蕭羽愣了一下,翻開了封面,發現筆記本的第一頁上,有一段娟秀無比的鋼筆行書:「沈君瑤工作筆記!」< 原來她叫沈君瑤!

蕭羽瞥了一眼面前的畫像,暗暗點了點頭——果然是很有文藝氣息的名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