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泰和搖了搖頭,道:「呵呵,方某位卑言輕,這件事就不知道了,想必陛下有自己的想法。」

一身富態的方泰和,談起此事,也不禁疑竇重重。

方泰和勸慰道:「聽我一句勸,等你入了錦衣衛,聽命行事就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件事最好還是不要管。」

季川表面點了點頭,心中卻不以為然,那玄機閣對他了如指掌,怎麼可能無動於衷,威脅始終存在。

如今他實力低下,自然不會去管此事,等實力足夠強大,他倒要看看玄機閣究竟何方神聖。

「多謝方大人解惑,在下就先告辭了,陳大人來時還望方大人提前告知。」

季川抱了抱拳,順便將居住地告知方泰和,便轉身離去。

方泰和一直佇立在原地,等到季川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後,方泰和神色平淡,吩咐門外衙役道:「快去,查一查當陽城發生之事。」

六扇門監察江湖之事,消息基本互通,但六扇門衙門過於懶散,除了一家一畝三分地,從來不會越界關心其他人之事。

要不是季川今日前來,他都快忘了有這麼一個人,所以對季川在當陽郡所做之事,一無所知。

既然季川成功完成任務回來,方泰和可就不能不當一回事,那圓滾滾的人頭可不是鬧著玩的,不得不慎重起來。

不到一刻鐘時間,一名衙役疾步走了進來,將手中整理好的情報遞給方泰和。

隨後低頭緩緩退出來,獨自留下方泰和一人皺著眉頭,對著上面情報沉吟起來。

「嘖嘖嘖,顧惜朝這小子確實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看來陳大人對他的評價倒是沒錯。」

看著情報上的內容,即便沒有經歷過,都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甚至,牽扯到佛門峨眉、魔道玄陰派這些武林大派,這小子能活下來著實不易。

方泰和心中對季川的評價又高了一些,不僅實力出眾,而且為人心狠手辣,這種人似乎很適合錦衣衛。

…… 事實證明,單清凜做的一點都沒錯,他剛剛要是不閃快一點,那麼,現在他就慘了,絕對會被踢到或者被踩到。默默地為自己剛剛閃得快點三十二個贊。

不過,「噗!哈哈哈……小星星話說你剛剛夢見啥了?說出來分享一下唄?我好像聽見你剛剛大喊著說,內褲,回來別走?」說著單清凜朝星宿擠眉弄眼,樣子極為狹促。

星宿聽到單清凜的聲音一僵,然後,愣愣地順著聲音看去。

再然後,睡懵逼的腦子慢慢回神,想起自家boss剛剛的話,伸出的手搜地一下收了回來,裝作若無其事地插進口袋裡,但臉上紅雲迅速漫延,不一會就漫延了整個臉上,即使是這樣,星宿還是強自振定結結巴巴道:「沒沒沒什麼,你聽錯了,我沒做夢,也沒喊出聲。」

但當觸到單清凜似笑非笑我就默默地看著你編的眼睛時,有些狼狽地移開了視線。

同時有些欲蓋彌彰地道:「你聽錯了,我說的是,那個,別搶我的。」

單清凜看著臉色爆紅的星宿,還有聽著星宿那欲蓋彌彰的話,笑得一臉地猥瑣。「嘿嘿嘿嘿嘿……」

「……」星宿聽著單清凜那猥瑣的笑聲,臉色更紅了,尤如能滴出血來。太不好意思,於是,星宿側過頭,不去看單清凜和皮皮。

「……」皮皮全程看著這兩人,內心跟日了狗似的。瑪吖,這種調戲良家婦女,還有被調戲的良家婦女即視感是仲么回事?這兩人有基情吧?要說沒有他第一個不信。

還有,內褲是什麼梗?至少一說到臉都紅了嗎!這麼純情?單清凜這貨從哪找到的?不是說人類最大膽了嗎?就連妖精現在都沒有這麼純情的吧?果然,這貨身邊聚集的都是一些怪人。

單清凜看著這樣的星宿,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果然小星星這樣才是最好玩的。嗯,比今天早上還紅,好看。」

星宿聞言臉上更紅了,要不是這貨一直以來都表現地他不是個GAY,而且也僅限嘴上調戲,還不分男女的話。他都要嚴重懷疑自家boss是個GAY了。

「……」這這這,有問題,這兩人絕對有問題,皮皮眼中閃著濃濃的八卦之光,那光芒都要從萌萌噠的眼睛中溢出來了。

單清凜想裝作沒看到都難,單清凜側頭看著一臉,快把你們的姦情告訴我,我要聽,我要福利,快給我發福利的皮皮。忍不住失笑,然後敲了敲皮皮的腦袋。

「皮皮小傢伙,你想多了,我可是個只愛女人的反派。對男人真沒想法。就算有想法,那也是不能的。我可不喜歡帶把的。」

單清凜看著一臉你騙鬼呢?不喜歡,你還調戲你家小星星?當我眼瞎啊?

單清凜一愣,繼而諄諄善誘,「你不覺得小星星臉紅很好看嗎?你不覺得,看他無語臉紅很好玩嗎?生活這麼無聊,不給自己找些樂子,製造點樂子,那不得無聊死啊?」

「……」皮皮聽著單清凜的話一愣,繼而,一臉的你果然是個性惡劣變態的表情。

單清凜看著皮皮這樣的表情忍不住搖頭失笑。 屠魔工業 性格惡劣變態點其實沒什麼不好的,在單清凜的腦中是這麼想的,並且在單清凜的人生字典里也是這樣做的。而且還把這六個字貫徹得很徹底。

等星宿平靜下來了,單清凜這才指了指時亦,「你看看他,我要送他回家。人昏迷了,我不知道他住哪。你看著辦吧!」

星宿聞言順著單清凜的手看去,然後,就看到了尤如兇殺現場屍體的時亦。

「……」boss你都把他弄得這樣慘了,我真的不介意,你直接把他弄死的。畢竟這樣活著也很累。不過,這人還有呼吸?命真大。

單清凜看著一臉我不介意你把他弄死的,這樣活著多累啊的表情看著自己的星宿,忍不住扶額。單清凜覺得自己有必要要解釋一下。「那血不是他的,他人沒事,好著呢!只是有點發燒而已。」

「……」不用解釋的,真的,那血肯定是得罪你的人的,嗯……我都懂的?

單清凜:「……」怎麼感覺越說越往奇怪的方向而去了呢?算了,你高興就好了。單清凜沒在這個問題再糾結,而是對著星宿道:「開始吧!」

皮皮一臉地不明所以,這貨原來真不知道地上這個人類的住址啊?不過,話說這是一見鍾情了?然後就像電視里說的,一見鍾情,再然後千方百計地要知道你的住址?真真是……太好了。

不過,話說,那小星星怎麼辦?想著皮皮瞄了一眼星宿一眼,唉!這小受受真是太好了,知道了這貨喜歡別人不但不吃醋,反而還幫這貨追人,唉,好心疼小星星啊!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理智全無。唉!愛情啊愛情,不懂啊不懂!

星宿完全不明白自家boss肩上的那隻松鼠為啥要一臉同情地看著自己!

難道是因為自己半夜三更還被叫起來的緣故?嗯……一定是這樣的,不過,boss怎麼拐了一隻松鼠妖精回來?雖然很疑惑,但星宿還是朝皮皮點了點頭。頓時皮皮的目光更為同情了。

星宿沒再看皮皮,而是直接閉上了雙眼,然後,調動魂力。一瞬間,星宿的腦海中浮現出了方圓五百里的全景,再然後,周圍的景象倒退,再再然後,星宿看到了時亦是從哪裡來的。還有為什麼會來這,都一一浮現在了星宿的眼中。

星宿看到自己想看的了,這才睜開了眼,星宿看似用了很久的時間,實際上,只用了十秒鐘不到。

星宿的能力是回溯,因為常年愛宅家裡,其實是因為某些原因,所以非常容易犯困。那雙眼睛常年都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

因為宅,還常年不愛出門,就連吃飯都要人叫才會起來吃。

因為體質特殊,不怕熱,簡單點說,這貨和別人感覺受的溫度不一樣。比如外面的溫度是三十度,常人感受到的也是三十度,但這貨感受到的溫度卻只有十度。

應該說,不管外面的溫度如何,這貨感受到的溫度永遠要比現實的低二十度,沒錯,他的體質就是這麼變態。

再加上這貨天天都宅在家裡,所以這貨其實特別討厭陽光。所以,白天他都不出門的,一般只有晚上才會出門,絕大多數都宅在家裡。

如果,白天不得不出門,應該說是一定要出門的話,那麼他會穿上衛衣,再把衛衣上的帽子帶上,然後再帶個口罩。

沒錯,就是這樣變態。不過,別看他這樣,其實,這貨還是個資深的電腦黑客,沒有他搞不定的程序,只有他不想搞的程序。

性格嘛!雖然是個宅男,但其實,這貨平常的時候一點都陰暗。

畢竟,大部分的時間都分給了周公和電腦。哪還有時間去陰暗啊?

不過,這貨的智商超高就對了。

因為大部分都在睡和宅家裡與電腦為伴,所以,這貨其實性格很靦腆也不善與人交流。

好吧! 總裁的小俏妞 其實通俗點說就是個有社恐的宅男而已。

還是個因為常年都見陽光,不出門,再加上一出門就帶著口罩,和帽子,所以,這貨白得令人髮指,俗話說一白遮三丑,而且這貨本身不但不醜上還特別的好看。

因為經常睡,所以這貨不但沒有那些宅男們通有的毛病。像,皮膚暗淡無光,長痘痘,發黑髮黃,粗糙這些通通都沒有,不但沒有,相反,這貨的皮膚可能因為常年能隨時隨地不分場合一秒鐘就睡著,所以皮膚好得讓桃之夭都為之妒忌。

胭脂斬:奴妃很傾城 白又光滑,再加上本就長得好看,所以,史上最不像宅男的宅男就此誕生了。

這貨拉出去不說話時,你說他是宅男肯定沒一個人相信的。相反,說他是明星都有人信,畢竟,這貨長得真的太犯規了。 這下,季川一提及陳巍,方泰和一驚。

如今季川將林正陽人頭擺在他面前,他就知道季川地位不可同日而語,不是他可以隨意拿捏。

季川能順利完成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在陳巍心裡地位將無限拔升。

之前,陳巍可能僅僅一時興起,才答應季川入錦衣衛。

但現在卻不同,季川表現出了卓絕的能力,

也就證明自己的價值。

陳巍自然希望手下人才濟濟,也不會再給季川找難題,反而會好好培養他,日後能多個助力。

畢竟,錦衣衛也不是一團和氣。

方泰和腦海閃過這些思緒,對季川的要求自然不會反駁,立刻笑著說道:「呵呵,自然自然,賢侄不必擔心,我立刻派人通知陳大人。

不過需要幾日時間,賢侄不如就在府衙內養精蓄銳,等待陳大人到來。

哈哈,賢侄此次可是飛黃騰達了,要知道錦衣衛可不容易進。」

陳巍不在,季川早有預料,讓他在府衙居住,還要受到方泰和監視,他可是萬萬不會同意。

不說自己的一些秘密,就對於方泰和此人,他也抱有警惕之心。

「呵呵,方大人過譽,在下還有其他事要處理,就不叨擾方大人了。」季川婉辭拒絕道。

方泰和有些遺憾,雖然現在季川的地位不高,但未來成就如何,誰又能說得准,他也是打算提前投資。

不過季川不領情,他也不會強求,怎麼說也是一城總捕頭,沒必要太過自降身份。

季川在錦衣衛職位究竟如何,還需要等陳巍到來再說。

季川見事情處理的差不多,向方泰和提出告辭,就在季川轉身離開之時,腦海中陡然閃過一絲疑惑。

等走到門口之時,驀地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方泰和以為季川要離開,沒想到他又折身回來,笑著道:「顧少俠還有何事?」

季川淡淡的問道:「不知方大人可知玄機閣?」

「玄機閣?江湖上還有人沒聽說過玄機閣么。」

方泰和啞然失笑道。

言外之意,自然是聽說過,而且還是如雷貫耳。

季川皺著眉頭,他一直不明白玄機閣為何知道他的兩重身份,卻又不知如何開口詢問方泰和。

很快,季川搖頭失笑,既然林正陽都在大庭廣眾之下揭穿他了,想來六扇門不久之後也會知道。

不再猶豫,季川揭下人皮面具,問道:「不知大人可知我另一重身份?」

反正遲早會知道,而且他還要繼續跟朝廷混,也就不準備隱瞞。

其實,也隱瞞不住。

這才是季川露出真實身份的真正原因。

望著季川露出真容,方泰和沒有任何驚訝神色,笑意吟吟的看著,沒有說話。

季川立刻意會,六扇門恐怕早就調查過他,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不足為奇。

「看來方大人早就知道了。」季川淡淡道。

方泰和聞言,大笑道:「哈哈,早在陳大人見過你,回來之後就命我六扇門調查過你的底細。

世上沒有絕對隱秘的事情,所以想要知道你的身份並沒有什麼難度。通天魔宗弟子,季川。」

季川面色平淡,心裡卻是一驚,不明白哪裡出了差錯。

陡然間,季川想起那日在紫竹林叫過穆絕一聲師兄,而且兩人明顯相識,想必破綻就在此處。

季川沒有懊悔,事情既然發生了,再後悔也沒有用。

不過,玄機閣如何知曉?

季川皺著眉頭,疑惑道:「為何玄機閣也知曉此事?」

季川百思不得其解!

「哎!」方泰和嘆了一口氣,無奈道:「朝廷也不是鐵板一塊,六扇門更是如此,這麼說你可明白?」

此事,六扇門和玄機閣都知曉,互不干涉而已。

季川一臉不通道:「玄機閣敢這麼做,朝廷還能讓其存在?」

玄機閣如此作為,已經完全威脅到朝廷的根基,朝廷豈會善罷甘休,恐怕早就將玄機閣滅了吧!。

還能讓它一直存在下去?

季川緊皺眉頭,對方泰和的話將信將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又說不上來。

方泰和搖了搖頭,道:「呵呵,方某位卑言輕,這件事就不知道了,想必陛下有自己的想法。」

一身富態的方泰和,談起此事,也不禁疑竇重重。

方泰和勸慰道:「聽我一句勸,等你入了錦衣衛,聽命行事就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件事最好還是不要管。」

季川表面點了點頭,心中卻不以為然,那玄機閣對他了如指掌,怎麼可能無動於衷,威脅始終存在。

如今他實力低下,自然不會去管此事,等實力足夠強大,他倒要看看玄機閣究竟何方神聖。

「多謝方大人解惑,在下就先告辭了,陳大人來時還望方大人提前告知。」

季川抱了抱拳,順便將居住地告知方泰和,便轉身離去。

方泰和一直佇立在原地,等到季川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後,方泰和神色平淡,吩咐門外衙役道:「快去,查一查當陽城發生之事。」

六扇門監察江湖之事,消息基本互通,但六扇門衙門過於懶散,除了一家一畝三分地,從來不會越界關心其他人之事。

腹黑總裁你別逃 要不是季川今日前來,他都快忘了有這麼一個人,所以對季川在當陽郡所做之事,一無所知。

既然季川成功完成任務回來,方泰和可就不能不當一回事,那圓滾滾的人頭可不是鬧著玩的,不得不慎重起來。

不到一刻鐘時間,一名衙役疾步走了進來,將手中整理好的情報遞給方泰和。

隨後低頭緩緩退出來,獨自留下方泰和一人皺著眉頭,對著上面情報沉吟起來。

「嘖嘖嘖,顧惜朝這小子確實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看來陳大人對他的評價倒是沒錯。」

看著情報上的內容,即便沒有經歷過,都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