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才有機會,不改變,一輩子都沒有機會。

「老師,我兵解。」劉正點了點頭。

然後,他盤坐在地上,將自己身上修鍊了三百多年,好不容易能修鍊成的星辰之力,全部兵解。

「修重一道,有道門功法,魔門功法,佛門功法,妖族功法,你想學哪一種?」葉雄問。

「全修行不行?」

仙醫嫡妃 「我行,你不行。」

「為什麼?」劉正有些不甘。

「因為我只有一個。」葉雄道。

劉正知道自己資質弱,想了一下,當下說道:「好,我選擇道門功法。」

「那我就傳你《天帝訣》,你將此功法修鍊到化神期,等自己的元氣跟身體合二為一,能宇宙穿梭,尋找無人星球的時候,那時候再轉換成修星辰之力。」葉雄叮囑。

不得不說,修士修鍊到後來,星辰之力確實佔優。

「老師,我聽你的。」劉正點了點頭。。

「服藥吧!」

葉雄指著桌面上,第一個小瓶子,吩咐。 第二天早上。

一縷陽光從洞外射進山洞裡面。

劉正盤坐在地上,閉著眼睛,一個手指大的光團,從頭頂出現,散發著元嬰之光。

元嬰伸出一個腦袋,看著自己腳下下面這具熟悉而又陌生的肉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元嬰期了。

一夜之間,突破到元嬰期。

劉正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遭遇到了天翻地覆的打擊。

他覺得自己前面的三百年修鍊歲月,都活成狗了。

尼瑪,這葯修也太恐怖了吧!

自己這一晚上,連續服用十幾顆丹藥,生生從鍊氣期進入了元嬰期。

「多謝師尊。」

「慢著,別叫師傅,我不收徒弟。」葉雄連忙打斷他。

這一夜,葉雄煉製出了無數丹藥,將他從鍊氣期,進入元嬰期。

結果,這傢伙在修鍊的過程之中,遭遇了元數次危險,在突破元嬰心魔的時候,甚至還差點掛了,如果不是葉雄為他念誦靈魂佛咒,他已經死了。

這麼爛的資質,收他為徒弟等於砸自己的名聲。

只不過,他答應過讓他成為九州學院第一學員,既然說到,就要做到。

「行了,去裝逼吧!」葉雄揮了揮手。

「多謝老師,那我去比賽了。」劉正點了點頭。

「對了,你要做好應付的準備,雖然你現在修鍊的《天帝訣》,外在表現跟星辰之力差不多,但還是有可能被人看出來,你得做好應對的準備。」葉雄叮囑。

低階的時候,元氣修士跟星辰之力修士表現形式沒什麼不同。

只不過,到了高階,才會散發出星辰之光,才能區分出來。

「老師,我已經做好準備了。」劉正點了點頭。

進階元嬰期之後,他發現自己的目光跟以前相比,相差太多了。

膽子大了,氣質完全不一樣了。

成為元嬰老怪,他就是人上人了。

「走吧!」

葉雄瞬間在原地消失了。

劉正化成一道流光,朝九州學院而去。

他此刻心潮洶湧,這一次,他一定要將自己在九州學院受了幾十年的委屈,全都要討回來。

……

九州學院後山。

空地上空,禁制圈出兩個禁制,覆蓋十幾公里,足夠修士對戰。

周圍學員人山人海,將兩個禁制包圍住,準備等待著擂賽開始。

前幾天已經選拔出了十四強,現在舉行的是復活賽,有兩個復活的名單。

兩個擂台,各產生一名復活賽的名單。

復活賽規矩簡單粗暴,一個時辰之內,最後留在擂台上的,就是最後的贏家。

兩個擂吧都有一個導師當裁判,一擂的導師裁判叫趙又極,二擂的導師裁判叫做燕宣。

「時辰已到,開始吧!」一擂的導師裁判趙又極落到禁制上空,大聲說道:「復活賽舉辦多年,規矩已經張貼出來,我也不多說了,開始吧!」

人群一片喧嘩,人影一閃,一人進入禁制之中。

「蘇洋,他果然是第一個出來。」

「這一擂的名額他得定了。」

「他也是倒霉,如果不是遇上排上第二的種子選手吳昆,他已經進入十六強了。」

眾人紛紛討論起來,目光落到半空之中的男子身上。

「卓三風門下學員蘇洋,請各位賜教。」蘇洋朝下面的人拱了拱手,大聲道:「誰要上來挑戰?」

人群一陣喧嘩,沒有人膽敢站出來。

大家都知道,此人實力非常強悍,金丹後期修為,實戰力很強。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流光,落到擂台之上,卻是一名個子矮小的修士。

「羅行先導師名下,劉正,請多指教。」

周圍,頓時各種竊竊私語起來。

「這傢伙是誰啊,怎麼從來都沒聽說過?」

「修為怎麼看不穿,身上不會有斂氣珠吧?」

「他好叫姓劉,叫什麼來著?」

各種各樣的聲音傳出,居然有大部份的學員都不認識他,可見他的名聲,低到什麼程度。

就在這時候,突然人群之中,一道大笑傳來。

「劉正,就憑你,去挑戰蘇洋,哈哈哈!」陸虎捂著肚子大笑起來,半晌都沒停下來。「不行,我笑死,我真要笑死了。」

作為經常欺負劉正的人物,陸虎很清楚劉正是什麼實力。

整個九州學院,說他的實力排進倒數十五,也不為過。

這樣的人物,居然也敢出來打復活賽。

「我想起來了,他叫劉正,昨天的對手是孟哲,被孟哲三招就打倒了。」有修士記起來的。

「孟哲,那不是才進入三十二強的學員嗎?這個傢伙,連三十二強修士的三招都擋不住,現在要挑戰蘇洋,他腦子沒毛病吧?」

「估計是瘋了走火入魔了。」

各種各樣的嘲笑聲音傳來,那些鄙視的目光全都落到劉正身上。

換在以前,劉正遭遇這種目光,他的第一時間就是躲,恨不得鑽個地洞穿進去。

但是現在,他發現這些嘲笑聲,就跟無知的童言一樣。

一會他們就會知道,自己剛才的話,是多麼的可笑。

果然,高度不同,對待事物的態度也會完全不一樣。

「陸虎,咱們打個賭怎麼樣?」劉正目光落到場下的陸虎身上。

「就憑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賭?」陸虎傲然道。

「我就問你,敢不敢賭?」

「我有什麼不敢?」在這樣的場合,陸虎自然不能丟了面子。

「賭我在三招之內,能不能打敗他。」劉正手指蘇洋。

此言一出,周圍一片嘩然。

各種目光落到劉正身上,討論聲音紛紛傳來。

所有的言語跟目光,匯聚成兩個字:傻子。

「都別吵了,這裡是擂台,不是菜市場。」導師裁判出聲打斷。

「趙導師,咱們打個賭,不會擔誤很久。」

周圍又是一片嘩然,沒人想到,劉正敢公然頂撞導師裁判。

劉正說完,目光這才落到陸虎身上,說道:「咱們就賭,誰輸了,跪地叫對方三聲爺爺。」

「這可是你說的,三招定輸贏,輸的跪地叫對方爸爸。」陸虎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了。

在他看來,劉正能贏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別提三招之內贏了。

「賭約已成,如果不叫就隨對方處置,如何?」劉正繼續問。

陸虎看著劉正,感覺他今天有些不一樣,跟以前的懦弱性格完全不同的。

但是,他怎麼也不相信,他三招能贏。

「我會怕你,一言為定。」

賭注已成。

「下完注沒有,我開始動手了。」

蘇洋眼睛咪了起來,身上湧起騰騰殺氣。。

這個叫劉正的無名小卒,居然敢說三招打敗自己,他要讓對方付出代價。

(PS:沙伊的名字不好聽,改成伊夢了,感謝讀者的建議。) 說完了,開始吧!」劉正淡淡地說道。

蘇洋從身上拿出一劍,嗡的一聲,一劍刺出,帶出道道劍影。

滿天都是劍花,朝劉正刺去。

「好!」

場下傳來一陣歡呼聲。

陸虎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剛才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蘇洋會不會聯合劉正坑自己。

蘇洋故意不出盡全力,輸給蘇洋。

但是現在見蘇洋出手這麼凌厲,顯然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在九州學院,蘇揚是何等人物,豈會幫一個元名小卒。

就在場外的人,以為劉正一招都接不了的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蘇洋的劍刺到劉正面前十米處的時候,遇到了一堵無形的牆,定在半空,怎麼都刺不進去。

這是怎麼回事?周圍的人全都傻眼。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這麼強大?」蘇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分明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擋在自己面前,讓他無法再進一步。

「三招,看來我還是高看你了,你連半招都擋不住。」

劉正冷哼一聲,一掌拍出!

佳妻難再遇 噗!

蘇洋噴出一口血,身如敗草,退飛出去,狠狠地撞在禁制之上,倒在禁制底部,半晌都沒能爬起來。

全場嘩然!

沒有招式,只是一掌,就將蘇洋打敗。

顯然,劉正的實力不知道比蘇洋高了多少倍。

只有強大的實力懸殊,才能做到這一點。

蘇洋爬幾下,沒能爬起來,目光震驚地看著劉正,說道:「你絕對不是金丹初期。」

「誰跟你說我是金丹初期了。」劉正傲然道。

「蘇洋輸了,出來。」

導師趙又極看了劉正一眼,鬆開禁制,將蘇洋放出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