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預計十五分鐘到達。”結束通話之後二人一前一後的向林子深處進發。

獅鷲和囚徒在襲擊了一對叛軍的搜索隊之後就沒得安生,成羣結隊的叛軍蜂擁而至,在後面窮追不捨,他們盼望的就是敵人能跟來,而且是越多越好,引起敵人的注意打亂他們的搜索計劃纔是他們的正在目的。

囚徒打着短點射吸引敵人的注意力,獅鷲伺機狙殺,很快這些在林子裏瞎撞的叛軍就被打得矇頭轉向,所以他們只能向可疑方向進行掃射,幾十上百支步槍同時開火,場面很壯觀,林子裏槍聲大作,槍焰閃爍不定,大雨中的叢林立即熱鬧起來。

“在這麼下去我們肯定會被包圍。”囚徒端着槍退回來,敵人的盲射,雖然沒什麼目的性,但還是偶爾有子彈掃在他附近。

獅鷲一槍一槍的射殺着藉助樹木向前推進的敵人,絲毫不在乎亂飛的子彈:“再堅持五分鐘。”

囚徒在雨水裏架設了兩枚防步兵地雷:“今晚我們逃不出封鎖線了。”

“以敵人的搜索密度和頻率來看我們能走完三分之二的路程就不錯了,敵人會用這段時間向封鎖線增兵,明天能不能過去都是個未知數。”

“捅馬蜂窩了,哈爾姆死了惹出這麼大的麻煩。”囚徒用從叛軍身上繳獲的手雷在附近佈設了詭雷。

“一個人的生死不一定能決定一支軍隊的命運,就算他是這支軍隊的司令也不可能,但這種暗殺能打擊敵人的士氣。”獅鷲將彈夾裏的子彈打光,“我們走。” 053、遊獵行動(10)

大雨傾盆,林深漆漆,天上沒有閃電,林子裏卻手電光槍火閃爍不斷,一力量懸殊的戰鬥正在叢林中進行,兩個人對上百人的戰鬥,上百人對兩個人的追捕,看似懸殊,其實兩個人卻是在依靠環境優勢且戰且退,敵人一時間也奈何不了他們。

“隊長傳來消息,埃西米亞國防部已經通過內線確認了哈爾姆的死訊,他們的總統很高興,我們第一筆佣金已經入賬。”囚徒將一排削尖的樹枝架在剛做好的簡易機關上。

“總統大人早就盼着哈爾姆死了。”獅鷲鑽進林子守在暗處掩護囚徒,他的射速很慢,但每一槍都會放到一名叛軍,子彈穿過樹林的縫隙飛出去將敵人擊倒,而敵人的掃射卻很難奈何到他。

“他當然痛恨哈爾姆,他希望這個國家反對他的人都死掉。”囚徒從後面跑上來。

“轟……”一連串的爆炸在身後響起,囚徒設置的詭雷陣在林子裏炸出一片火海。

“他們要掉隊了。”囚徒得意的說道,敵人遭受詭雷攻擊之後會變得謹慎,前進速度自然而然會慢下來。

就在這時遠處也傳來了陣陣爆炸,獅鷲立即通過單兵電臺詢問重拳是不是他們乾的。

重拳告訴獅鷲他們那邊也發現了大規模的搜索隊,看來敵人投入的兵力比他們預計的要多很多。

“原計劃不變,會合地點和時間不變。”說完獅鷲結束了通話二人繼續在林子裏狂奔,有夜視儀在兩人絲毫不受這裏黑暗環境的影響,快速在林子推進。

正跑着突然樹上,掃下來一排子彈,囚徒腳下一軟一頭扎進了泥坑,不好,獅鷲暗罵一聲一個側滾,附近的幾棵樹上更多的子彈追着他掃過來。

獅鷲翻滾着手裏的MP7MP7A1衝鋒槍撒着歡兒將一排子彈掃向樹冠,伏在上面的一名敵人也被掃了下來,頭上腳下的扎進了水坑再也沒爬起來。

囚徒忍着劇痛翻到樹後機槍也開始招呼另外兩棵樹上的敵人,連續射擊之下三名敵人被打死,獅鷲衝過去扶起囚徒:“怎麼樣?”

“肚子……肚子……”囚徒捂着左腹部哼哼着說不出話來。

獅鷲一檢查才發現,囚徒的防彈衣被穿了個洞,子彈穿在左側腹部打了個對穿卡在了背後的防彈衣上,傷得不輕,但不致命。

“你很幸運。”獅鷲一邊處理傷口一邊說道,“沒傷到要害,左側腰部貫通傷,就像蘭博在阿富汗被木頭扎穿了肚子,死不了,不過你可能沒他那麼靈活。”

“狗屎。”囚徒疼得有點抓狂一拳砸在身邊的樹上,“任務剛開始就受傷,可惡混蛋。”

“起碼你還能走,離開這裏之後我聯繫隊長安排你回去。”獅鷲以最快的速度幫他處理好傷口,“走。”

囚徒爬起來忍着痛走了幾步,每邁一步傷口就像被扯開了一樣疼得他眼前發黑,沒多久止疼藥開始發揮作用,劇烈的疼痛開始被麻木代替,慢慢的傷口沒了知覺。

“能堅持住嗎?”獅鷲低聲問。

“應該……可以。”囚徒略顯勉強的說道。

“嗯!”獅鷲一邊走一邊用熱成像儀掃描附近的叢林,確認安全之後才繼續前進,剛纔的偷襲說明敵人已經在派人搜索的同時在各處安排了留守的士兵。

他們到達集合點的時候比預計的要晚一些,幽靈和重拳已經守在那裏。

“受傷了?”幽靈一眼就看出囚徒的狀態不對。

“輕傷。”囚徒擺了擺手,沒什麼狀態。

“敵人是搜索已經被我們攪亂了。”幽靈撩起囚徒的衣服看了一下傷口的位置,“還好,死不了。”

“我們走,趁着敵人還沒反應過來。”獅鷲看了看時間,“向南方的封鎖線進發,如果順利我們在天亮之前能走完三分之二的路程。”

重拳拿過囚徒懷裏的M249機槍將自己的SCAR-H突擊步槍遞給他,“這個能輕一點。”

“謝謝。”囚徒也不客氣,他知道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兩人交換了裝備之後四人繼續以基本作戰小組的隊形出發。

“我們怎麼穿越封鎖線?”重拳低聲問。

“還不知道。”獅鷲回答得很直接,“到了封鎖線看看具體情況再說。”

“第一個任務就鬧出這麼大的亂子,出師不利!”重拳低聲罵道。

“叛軍不好惹,我們還算幸運,至少已經幹掉了他們的頭兒。”幽靈側耳聽了聽,“就是善後做得不夠好。”

獅鷲不斷的用熱成像儀掃描附近的林子確認是否可以安全通過,這樣速度雖然慢了不少,但至少不會遭遇敵人的伏擊。

整整一夜,四個人在叛軍的搜索縫隙裏東躲西藏的向南前進,天亮的時候只完成了一半的路程,比預計的慢了很多,叛軍的搜索密度在減小,林子太大了叛軍也沒又太多的兵力投入進來,只能在他們可能出現的區域進行大規模搜索,現在他們已經離開了叛軍的主要聚集區。

雨依然在下,只是比晚上小了很多,疲憊不堪的四個人在休息的時候得到了一個好消息,政府軍開始了對哈爾姆控制區的進攻,叛軍果然在哈爾姆死後士氣受挫,在政府軍的攻擊之下開始潰退,按照現在的行進速度預計中午就能攻佔希姆村營地營地,四個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重拳拍了拍囚徒的肩膀,“天黑前我們就能和政府軍匯合,你可以進醫院治療了。”

囚徒趕緊搖頭:“不,我可不打算進入他們的醫院,你的遭遇已經在隊裏傳爲佳話,我寧肯讓粗手粗腳的彎刀照顧我也不需要他們那些巫醫的治療。”

重拳很無奈,自己原來已經成立隊裏的笑話,他只好無奈的說道:“他們的軍醫可不是巫醫,是正規醫生,只是他們缺乏必要的醫療設備和藥品。”

“我纔不信你的鬼話。”囚徒有氣無力的說道,“巨人說你被施了巫術,還被輸了當地人的血,可能已經感染了艾滋病。”

“Fuck!” 054、城市獵兇(01)

一夜的逃亡之後四個人都很累,尤其是囚徒,傷勢讓他體力略顯不支,四個人找了個相對避雨的地方休整,幽靈馬不停蹄的出去查看情況,很快他就傳來消息,叛軍的巡邏隊正在減少,看來政府軍的壓力讓叛軍不得不重新調整兵力部署,這將大大減輕他們的壓力,至少叛軍現在已經無力顧及他們。

幽靈回來的時候帶來一些叢林這裏採集的草藥,搗碎之後敷在囚徒的傷口上,這種草藥止痛效果不錯,沒有任何副作用,很快囚徒就安靜地睡着了。

“我已經聯繫了隊長,他會盡快安排人將囚徒接走。”獅鷲整理着自己的彈藥說道。

“我們是否繼續任務?”重拳抱着囚徒的M249問。

“如果你不想可以和隊長申請調離。”獅鷲將打空的MP7A1的彈夾重新壓滿。

“不,我的意思是否重新收集一下情報,刺殺哈爾姆我們太被動了。”

“嗯。”獅鷲點了點,“有必要,但是,埃西米亞國防部情報收集能力有限,我們自己又無法收集更多的情報,所以這件事還得仔細斟酌一下,我已經強具體情況上報隊長,他會權衡利弊進行處理,但以埃西米亞的國力來看我們還是別抱什麼希望。”

就在兩人討論的時候幽靈回來了:“叛軍的搜索隊大批撤走,剩下的不足原有數量的五分之一,看來政府軍那邊進展順利,叛軍不得不抽調人手應付。”

“我們這算是幫了政府軍的大忙,至少幫他們收回幾十公里的失地,哈爾姆叛軍受挫之後只能退回深山老林打游擊了。”重拳將一份已經加熱的自熱口糧丟給幽靈。

“從地圖上看,哈爾姆和政府軍對峙的希姆村營地位置前出,扼守進入哈爾姆控制區腹地的主要通道,一旦失手政府軍就能**,進攻區域中心城市,徹底打亂雙方的軍事平衡,哈爾姆至少要損失三分之一的領地和百分之二十的人口以及百分之三十的礦產,這對哈爾姆叛軍無疑是一次重創。”獅鷲一邊換着身上的溼衣服一邊說。

“埃西米亞政府軍算是撿了個大便宜,相比之下我們那點酬金實在是太可憐了,如果讓他們自己出動軍隊不一定能拿下希姆村營地不說,光軍費開支就是個龐大的數字。”重拳搖了搖頭,“看來總統大人還是個很精明的商人,這買賣太划算了,花小錢辦大事兒。”

“能當總統的人肯定有一定的政治頭腦,這點賬再算不明白那他就連個部落酋長都幹不了。”幽靈大口吃的吃着東西說道,突然,他甩掉手裏吃了一半的單兵口糧一把抓起了橫在腿上的SCAR-H突擊步槍打了噤聲的手語。

獅鷲和重拳馬上端起了槍側身躲到暗處,百忙中獅鷲還踢了一腳在睡夢中的囚徒,囚徒睜開眼睛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摸槍然後縮進旁邊的樹後,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如果不知道根本看不出他身上有傷,但是誰疼誰知道,這一連串的動作幾乎把他疼暈過去。

林子裏除了雨水打在樹冠上的聲音之外什麼也聽不到,幽靈聽了一陣手語告訴他其他三人:“人數六,距離三十,七點鐘方向,接近中。”

敵人是從後面摸上來的,是叛軍?不可能,叛軍不可能只來六個人,以幽靈的經驗判斷這些人的叢林作戰經驗不是那些叛軍可比的,那又是誰呢?

四個人立即分開隱藏起來,很快其他就感覺不到幽靈的存在了,這小子一旦沒了蹤影你就別想找到他,除非他自願出現在你的面前。

細雨中一切顯得很朦朧,四個人靜靜的伏在暗處觀察着附近的動靜,很快幽靈傳來新消息,這些人不是叛軍,叢林中經驗豐富,從武器不統一的情況看是僱傭兵的可能性很大。

第一個出現在重拳視野裏的是個端着AUG突擊步槍的傢伙,一身的叢林迷彩加上滿面的迷彩油還真不容易發現他,這傢伙走走停停,幾乎每一步都會停下來觀察附近的情況,確認安全之後再繼續前進。

重拳將瞄準鏡上的紅點定格在這傢伙的頭上,還不是開槍是時候,其他敵人還沒露面,現在開火無異於打草驚蛇,幽靈不知去向,獅鷲在他左翼數米之外已經和這裏的植被融爲一體,已經僞裝的RSSAS狙擊步槍如同一根被細藤纏滿的樹枝,一動不動的有你存在密集的植被中。

終於陸續有四名敵人出現在他們的視野裏,獅鷲率先開火,一名敵人眉心中彈,半個腦袋被一槍轟飛,屍體被帶着飛出去撞在身後的樹上。

重拳的機槍跟着開火,一個三發連射,將一名敵人幹掉,另外兩名敵人迅速撲到藉助樹木掩護進行還擊,然而獅鷲和重拳已經轉移了陣地,敵人的射擊已經毫無作用。

“走,不糾纏。”獅鷲低聲命令道。

“幹掉他們以絕後患。”重拳建議。

“沒必要冒險,政府軍到達之後我們就不需要在這裏拼命了。”說完獅鷲在電臺裏問道,“囚徒,情況怎麼樣?”

“還好。”囚徒回答的很簡單,不過從他是聲音上判斷應該沒什麼問題。

“我在他附近,放心。”重拳道。

“幽靈,報告情況。”獅鷲繼續詢問。

“消滅兩名敵人,另外兩名逃走,方向奔着封鎖線去了。”幽靈回答道。

“嗯,他們已經沒有太大威脅了,我們另找個地方休息。”

四個人在林子裏轉了半個小時有找個地方休息,同時和隊長保持密切聯繫,關注政府軍的戰況,中午不到希姆村營地被攻陷,戰鬥還在繼續,大批的叛軍開始潰逃,邁克帶隊進入叢林搜索中了獅鷲他們的埋伏,只有他和黴斑撿了條命,見大勢已去他們也混在在叛軍中向叢林深處撤離。 055、城市獵兇(02)

傍晚的時候四個人回到了希姆營地,隊長和彎刀已經等在了那裏,大批的軍隊將營地附近的林木清理乾淨,擴大了防線,大量樹屋和瞭望塔在修造中,營地以希姆村營地爲中心向兩翼延伸,車輛源源不斷的將各種物資補給運進來,看得出來政府打算將這裏變成一個向叛軍控制區進軍的後勤一地。

聽隊長說政府軍的先頭部隊已經追着潰軍向叛軍推進,如果順利明天就會進攻叛軍控制區的最大城市羅姆圖斯。

隊長查看了囚徒的傷勢之後纔算放下心來,在婉言拒絕了政府軍隨軍一生的治療之後本·艾倫親自給他處理了傷口。

在一邊熱鬧的重拳見他手法熟練就對他說道:“隊長,今後你可以當軍醫了。”

“自從受傷不能出任務之後我學了很多東西。”隊長一邊處理傷口一邊說道,“不過很少能用得上的,不出任務之後大多都是交際應酬,這些我反倒不在行。”

“恐懼他們那邊進展如何?”獅鷲問。

“不太順利,他們遇到的情況比你們這邊複雜,因爲情報有誤所以他們第一次撲空,反倒引起來敵人的警覺,加強了防禦,所以他們暫時找不到動手的機會。”本·艾倫摘掉一次性手套對囚徒道,“我會盡快把你運回去養傷。”

“Thank~sir!”囚徒困頓的說道。

“先睡一會兒吧!”本·艾倫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指了指外面對獅鷲他們道,“我們出去聊。”

“在進行下一步行動之前我們需要詳細的情報,這次刺殺哈爾姆我們太被動了。”獅鷲一邊走一邊說道。

“嗯,這個問題我也注意到了,儘量吧,埃西米亞情報部門能力有限,而靠我們自己收集情報又存在着種種困難。”本·艾倫很無奈。

“我們可以利用他們的情報網絡進行收集,但這需要他們的配合。”

“好吧,我去找他們的國防部長協商一下,利用他們的情報網絡是不可能的,不過你們可以將要求提的具體一點,讓他們情報員儘量收集,如果遇到不行的話我再去找總統,他們現在應該很高興我們幫他拿下了哈爾姆,所以同意幫助我們的可能性應該很大。”隊長帶着他們進了個單間,“你們就在這裏休息,我連夜趕回首都去辦這些事情,這個隊長還真不好當。”

“Thank~sir!”三個人對着本·艾倫了個軍敬禮。

本·艾倫擺了擺手出去了。

“總算有暖牀睡了!” 楚校官–吃完請負責 第四任妻子 重拳看着屋裏簡單的陳涉很高興,這比在林子裏淋雨好多了。

幽靈檢查了一下房間:“不錯,一會兒弄點可口的東西吃個飽,然後睡一覺。”

當晚雨還在下,他們在遠處的炮火聲中安然睡了一夜,次日清晨獅鷲列出了整整兩頁的情報要求傳真給了本·艾倫。

當本·艾倫向埃西米亞國防部提出需要情報的要求之後,國防部的情報官員們很痛快的答應了,但等他拿出獅鷲傳真的兩頁紙之後這些情報官就懵了,根本沒想到情報還需要做成這樣,光目標所在地環境的細緻程度堪比了解自己家的後院。

對此情報官們很撓頭,因爲他們從沒這麼做過,見他們爲難本·艾倫立即找到了國防部長說明自己的要求。

國防部長剛和總統通完話,總統對他進行了一番誇獎,他正高興的不亦樂乎,對本·艾倫的要求滿口答應,並親自下令要求情報官門配合本·艾倫,進一切可能滿足他的要求。

其實除了總統的讚許之外國防部長也從對哈爾姆的刺殺成功中嚐到了甜頭,當然願意更多的叛軍首領被幹掉。

情報收集工作需要時間和耐性,情報官們幾乎啓動了所有的內線進行情報收集,但這些情報人員大多沒什麼文化,他們的能力實在有限,效率也不高,四天過去了情報蒐集的並不理想。

獅鷲分析了到手的情報之後覺雖然不全面,但也算夠用,所以決定儘快出發。

埃西米亞政府軍只控制了全國百分之四十的領土,和全國百分之五十的人口,所以在這個小國裏可算是叛軍林立,反政府武裝到處都是,和政府對峙的派系或者組織數不勝數,光有能力和政府開戰的反政府武裝就有七八隻,而擁兵自重的叛軍也至少有五六隻,所以這個國家不是一般的亂。

這次獅鷲他們要對付的埃西米亞第三大政府武裝首領戴特·拉姆。

戴特·拉姆和兒子控制着一支約萬人的軍隊盤踞東部第一大城市蘇比亞城,和政府軍對峙長達十年。

蘇比亞城是埃西米亞東部第一大城市,人口四十五萬,也是這一地區的經濟和政治中心,因爲地理位置險要,易守難攻,所以政府軍十年裏經過幾次戰役都無法將其歸爲國有,戴特·拉姆在這裏經營多年,根基深厚。

戴特·拉姆在這裏就是皇帝,他利用鑽石礦產換取大量的武器裝備將自己的軍隊武裝到牙齒,他在城裏修建宮殿,過着驕奢淫逸的生活。

之所以埃西米亞政府急於收回蘇比亞城是因爲,這裏有埃西米亞全國最大的鑽石礦,一旦將礦產控制在手政府增加收入,擴充軍隊就能進一步清剿叛軍和反對派,完成他們所謂的國家統一,總之這對該國政府來說戰略意義巨大。 056、城市獵兇(03)

經過一週的準備獅鷲、重拳、幽靈被政府軍的直升機運往蘇比亞城以南十公里的地方,囚徒受傷被隊長送走療養,他們三人也拒絕了再加一個人進入小組,原因是在埃西米亞“黑血”人手已經不足,他們不打算給隊長找麻煩,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們三個比較默契,也不需要在有人加入,對此本·艾倫並沒有反對,東方三劍客是隊裏有名的最佳組合,幾乎和剃刀等人的四大刺客並駕齊驅,所以他對三人還是很有信心的。

這裏是一片叢林稀疏的山地,地形相對複雜,山勢起伏不定,所以實際路程要遠得多,他們要經過長途跋涉才能到達目的地,期間他們要翻過兩座海拔在五百米以上的小山。

這次要跨越敵人的封鎖區進入城市活動,他們三人的膚色和當地人比起來太顯眼了,爲了活動起來方便,他們需要喬裝前進,所以他們再次把自己塗成黑色穿上了便裝,獅鷲還說在黑人眼裏黃種人和白人沒什麼區別。

把自己塗黑的事兒他們也不是頭一天干了,很容易就弄好了,表面上乍一看和當地人沒什麼區別,但仔細看就不太一樣了,本地人大多幹瘦,沒什麼精神,一臉的營養不良,他們身體卻好的多,皮膚飽滿充實,肌肉豐盈,在看本地人,大多身體消瘦,細胳膊細腿,大腦殼,典型的營養不良體質,所以僞裝只是一種初級的掩護,進入敵佔區可不是說的那麼簡單,稍不留神就會死無葬身之地,再加上他們的本地話不過關,因此這次任務比想像中的。

“恐懼那邊傳來消息,他們已經完成了一個任務,正在前往下一目標的路上。”重拳一邊走一邊說道。

“我們現在算是平手。”幽靈扶了扶背上的大包裹,我們現在是“本地人”所以背囊也進行了僞裝。

“這次還不錯,有內線接應,不用我們自己想辦法亂闖。”獅鷲站在山坡上舉着望遠鏡觀察了一下地形,“只是到封鎖線這段路需要我們自己走。”

“這裏是軍事緩衝區,雖然不安全,但已經停戰一年多了,也不會有太大危險,我們可以放心走。”重拳看了看天,“入夜前到達匯合點就可以。”

“小心腳下,這裏他媽的到處都是地雷。”幽靈掃視着地面說道。

他說的沒錯,經過十幾年的戰爭,這裏真的到處都是地雷,雙方你埋我也埋,雷場交錯,連成片,最後誰也說不清哪裏埋了地雷。

路並不好走,但對於長時間在外的僱傭兵來說這算不得什麼,一個小時之後他們進入叢林地帶,前方是他們要經過的第一座小山,埃西米亞國防部情報處提供的情報顯示那裏有反政府武裝的游擊隊和一些土匪活動,他們即將進入危險地段。

爲了達到隱藏的目的四個人的長槍都收在包裹裏,身上只攜帶了裝有消音器的手槍,從外表上看這就是四個剛完成採購的小商販,當然,真正的小商販是不會從這種充滿危險的地方走的。

前面又出現了雷區,面積很大,邊緣地帶散落着一些動物的骨骸,看得出這片雷場時間不斷了,經過常年的雨水沖刷已經有很多地雷露在外面,幽靈蹲下用手裏的木棍輕輕的撥了撥地上的浮土低聲道:“至少在五年以上。”

“繞過去。”獅鷲目測了一下雷場的面積低聲道。

“又要多走幾公里了。”重拳有些無奈的說道,這一路上他們已經走了很多彎路,不可跨越的地形、雷場讓他們不得不不斷改變前進路線,到目前位置他們已經多走了將近十公里,路長卻還沒到一半。

“這裏的情況比想像中的要複雜。”獅鷲看了看西墜的太陽,“我們可能要遲到了。”

一個小時後他們纔算繞開了這片雷場,進入密集叢林地帶,路開始向上延伸,他們已經登上了小山,天也已經進入落日之後的黃昏。

林子裏比曠野黑的早,太陽落山的時候就陷入了黑暗,四個人悶聲不響的在林子裏穿行,速度不快,因爲他們必須小心,這裏除了地雷之外還有游擊隊和土匪,他們可不想惹麻煩。

四個小時後,他們到達了預定地點附近,翻過小山之後會有一個村子,接頭人就在村子裏等他們。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