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安太傅,安於平神色黯淡下來:「我的確還沒有同父親提及這事,讓他好好養傷吧,此事若我們能解決,便不用煩他,若我們解決不了,此事真正該害怕的人,也不是我們。」

梁凡斌聞言笑了,皮笑肉不笑,帶著些譏諷。

安於平看去,眉頭輕皺,知道他是何意。

「真正該害怕的那個人,他才不會害怕,因為輪不到他怕,」梁凡斌到底還是說出來了,「他很容易找到替罪之羊替死之鬼,這把刀砍下來,死的只會是……」

我們。

這兩個字,他動了唇瓣,無聲念出。

安於平垂頭看著桌上的小燈,脊背驚起一陣涼意。

不過他很努力的將自己的腰背挺的端直,少年人該有的精氣神,他不能缺。

亥時,雨勢漸收,天地仍濕漉漉的。

清冷無聲的淮周街忽然火光大明,近千個京兆護衛兵高舉火把奔來,沿著淮周街西邊街口往外涌去,粗暴的拍打沿街住戶的門,喊人開門。

同時皇宮南側宮門大開,一隊騎兵狂奔而出,穿過御街,筆直朝城外跑去。

馬蹄聲踏著夜色,響的清澈。

沈冽剛沐完浴,戴豫和杜軒跑來拍門:「少爺,少爺!!」

一等沈冽拉開房門,戴豫急聲說道:「出事了,少爺,阿梨這會兒又闖禍了!」

「她當街綁了一個朝廷命官,連人帶馬車都給綁走了!」杜軒緊跟著說道。

沈冽本心下一緊,聽到杜軒說完,無端一輕笑:「連人帶馬車?」

「呃,」戴豫要說的話,因為沈冽這一笑,生生哽在了喉嚨里,頓了下,他忙又板起臉,「不是,少爺,現在問題是,外邊到處都在找她,翻天覆地,此事也驚動皇上了,你聽外邊的動靜!」

不用聽動靜了,但看外頭高亮如火雲的火光便可知曉。

「綁的是哪個朝廷命官?」沈冽問道。

「這個,不知道。」杜軒說道。

「少爺!」石頭這時也跑來,心急火燎的說道,「少爺!」

「何事?」沈冽望去。

「外邊有官兵在挨家挨戶的搜人,每家都進去了,那邊的周府和李侍郎家都有人進去了,」石頭喘著氣說道,「少爺,咱們書房那些書可不能被看到啊,咱們要不先搬去廚房燒灶?」

「這個不怕,」沈冽說道,看向戴豫,「我去穿衣,你們在府中隨機應變。」

「少爺你又要出去?」石頭叫道。

「別碰那些書。」沈冽對他說道,轉身進屋,關上了房門。

石頭頹然嘆氣,搖了搖頭。

「瞧瞧你那點鬼心思,」戴豫嗤聲,「成日老跟那些書過不去。」

「你別跟我說話!」石頭現在看到戴豫就來氣。

昨日好好的,人家鄭國公府世子主動來拜訪,他倒好,自作主張給攔在外頭。

這麼好的攀交機會,結交上國公府的世子,就不說日後少爺的仕途了,單是出去外邊,臉上都像是貼著金一樣。

一介武夫,真是人頭豬腦!

石頭氣呼呼的轉身走了。 羅小冬說道:「你們這店,我看生意不錯啊,怎麼會賣呢?」

張經理嘆息一聲,說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就別問那麼多了,對了,我看你羅小冬,也是一代江湖豪俠,怎麼還在開飯館呢?」

羅小冬笑道:「我本身就是一個農民企業家,開飯館起家的嘛!」

張經理擺擺手,說道:「你看,你有全省第一美女,哦不,是前兩名的美女陪著你,夏璇身家幾十億,你還吝嗇這點錢嗎?」

羅小冬說道:「我是不想用女朋友的錢。我自己的錢,也可以的,說真的,加上我海參品牌的利潤,我有四千萬了,只是我覺得,你這個店鋪不值這個錢。」

張經理也不客氣,說道:「羅總你看,這外面的生意多好啊。所以,我還不捨得賣呢,好了不說了,一口價四千萬,我主要是急著用錢。」

羅小冬說道:「那這樣吧,三千七百萬,一口價,成交吧?」

夏璇也幫著砍價,但是今天,遇到了硬茬子。

張總經理,死活不肯降價。

就是四千萬。

夏璇偷偷對羅小冬說道:「你如果錢不夠的話,我先幫你墊上。」

羅小冬看了看賬戶,夠了,但是應該說,沒剩下多少。

這時候,關老闆也說道:「要不,羅小冬,我們一起合夥開店吧?這錢,我出一半。這個地段,應該蠻好開飯館的。對了,這附近,好像就國麟酒店,還有博雅酒店,這兩個大酒店,然後,旁邊的小飯館很多,但是卻沒一個大的平價飯館。」

做了個手勢,關老闆忽然說道:「你這是多少平米的豆漿館?」

張總經理說道:「兩百八十平米多一點。」

羅小冬皺了皺眉,說道:「有點少。」

張總經理說道:「省城嘛,寸土寸金,羅小冬先生是第一次來省城做生意是吧?」

羅小冬想了想,的確是如此。

羅小冬說道:「這樣吧,我考慮考慮,明天再來,給你答覆!」

一嫁再嫁,家有國民好老公 張總經理點頭。

出了門,羅小冬把事情重新想了一遍,覺得不可錯過這個機會,但是對方為什麼要賣這家店鋪,同時,又不著急呢?

而且,這裡生意這麼好?

剛出門呢,遇到一個熟人,馬晨。

馬晨現在威武了,南蘇北陳死去后,陳小紅遠走他鄉,就剩下一個馬晨了,而馬晨,現在的主要敵人,不是羅小冬,而是宮白秋!

這馬晨和宮白秋,怎麼扯上關係了呢?

原來,這宮白秋把金海市的事情處理完畢,就想到回老家打拚。

老家就是省城了,省城邊上,有一個被譽為省城後花園的小市區,是宮白秋的家鄉。

宮白秋在江湖大佬里,年紀不算大,出手又闊綽,引來不少小弟跟隨,他們跟著去了省城,但是,省城現在是馬晨的天下了。

馬晨上一次受了重傷,在和陳小紅一起的戰鬥中,受了重傷,現在恢復過來了,出院了。小弟慢慢的聚集了不少。

馬晨見到羅小冬,上前打招呼,馬晨最初和羅小冬認識,是一次相親,陳文軒的女兒叫陳小紅,陳文軒想拉攏羅小冬當他女婿,就讓馬晨陪著陳小紅,去和羅小冬相親。陳小紅是有點喜歡羅小冬的,但是羅小冬沒有表達出喜歡陳小紅的意思,就這麼,散去了。

但是陪著陳小紅來的馬晨,經過這些時日,活到了最後,現在成為了省城的大佬之一。

江湖大佬,說變就變,省城的這些日子以來,逐漸的趨於和平了,沒什麼人鬧事惹事。

省城最早的時候,是金老太爺的地盤,金老太爺的資產,幾百個億,旗下還有一些比如化肥廠之類的神奇產業。

金海市,有一個羅小冬曾經去求化肥的化肥廠,就是金老太爺的產業,叫長和化肥廠。

當年大概是三年前吧,羅小冬去求化肥,還受了廠里的其他領導的白眼。而後,金老太爺幫了羅小冬一把,把那化肥給了羅小冬,解決了農民種地的問題。

這一轉眼,這麼多年過去了。

時移世易,很多事,蒼茫如雲煙,偶爾過在腦海中,偶爾,又不見蹤跡了。

馬晨和羅小冬寒暄幾句,羅小冬問起陳小紅的狀況,馬晨說道:「陳小紅其實,臨走時候,心裡還惦記著你。」

羅小冬說道:「她現在哪裡去了?」

馬晨說道:「我也不知道,遠走他鄉了唄,她打算隱居一陣子,不透露自己的行蹤。當然了,錢是足夠的,她爹陳文軒留給她的資產,足夠她安樂無憂的生活一輩子了。」

羅小冬說道:「哦,那就好。」

馬晨說道:「陳小紅是個好女孩,不像他爹,囂張跋扈,陰謀詭計的。」

關老闆見羅小冬和馬晨關係如此近,也驚呆了,的確,他完全沒預料到。

羅小冬說了當初馬晨帶著陳小紅來和他相親的事,關老闆點頭。

馬晨要請羅小冬吃飯,羅小冬說道:「真的不用了,剛吃過,真的!」

馬晨只好作罷。

范小芳知道羅小冬門路廣,和馬晨這樣的江湖大佬,關係都這麼鐵,其實是有點想依靠羅小冬的,她雖然已經三十五歲了,但是還是需要一個肩膀依靠,需要一個男人依靠。

藍藍天空,一碧如洗。

夏日炎炎,大家走到一家咖啡店鋪,買了一些冰淇淋和咖啡喝!

然後聊了聊。馬晨說了上一次激斗的事,羅小冬聽的心驚膽戰。

當然,羅小冬現在刀槍不入,是不怕這些事的,但是羅小冬知道,對於陳小紅來說,這就是生與死的區別了。

說完,說起羅小冬要在省城開一個羅小冬飯館,馬晨說道:「到時候,我和兄弟們一起去捧場,一定行的。」

羅小冬說道:「好啊!」

這時候,馬晨問道:「羅小冬,你怎麼和東風樓的老闆范總在一起?莫非,她是你的新女友?」

羅小冬搖頭,笑道:「我們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然後,馬晨笑道:「你啊,羅小冬,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看你了,其他幾個女人,都是你的女人?」

羅小冬溫柔看了一眼旁邊的人,包括王萌,葉雙等人,說道:「是的。」

淡淡一句話,馬晨驚呆了。

羅小冬說道:「今後,我飯館還沒開起來的這段日子,你們千萬別去東風樓鬧事啊,我朋友的飯館!」

說著指了指旁邊的范小芳。

馬晨笑道:「我回去就告訴小弟們,一定要尊敬范總,我最近聽說,范總的江南市的東風樓,出了點危機?」

冷酷總裁霸愛小乖妻 羅小冬說道:「也沒什麼,正常的人員更迭而已。」

馬晨離開了,范小芳感激的說道:「羅小冬,你為我做的一切,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才好!」

羅小冬說道:「沒事,都是小意思啦。」

笑了。

笑的很燦爛。

但是同時,帶著一點苦澀。 這是很難做到的一種笑容。

這時候,夏璇問道:「羅小冬,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要買下那個豆漿店鋪嗎?」

羅小冬說道:「地方雖小,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沒啥,就這麼開吧。」

顯然,意思是開飯館了,要買下店鋪了。

羅小冬說完。看著天空,沉默。

第二天下午,羅小冬沒帶王萌,自己和夏璇去,談了生意,買下了這個豆漿店,同時,也聽聞了店員私下議論,才知道,張經理有個不爭氣的弟弟,做生意賠了錢,需要張總這個大哥來幫忙。

至於做什麼生意,據說是做火葬和靈異方面的生意。

這一點很奇怪。羅小冬問那個在討論的店員,店員說道:「誰知道呢?據說,張經理的弟弟相信輪迴轉世說法。其實,人死如燈滅,怎麼會有靈魂轉世呢?」

羅小冬本來也這麼想的,但是轉念一想,不對啊,那天看到的那個劉大元和他奶奶的事,不是明顯的鬼上身嗎?這又作何解釋呢?

羅小冬只是一個閃念,就結束了。

店鋪交接,需要一定的時日,在九月份中旬的時候,張總經理,讓出了店鋪,然後,是裝修裝潢時間,把之前豆漿油條的風格改一改,改成平價飯館的風格,這期間羅小冬一直住在省城的賓館里。

而范小芳,由於有多年開酒樓的經驗,所以傳授給了羅小冬和周若男很多的經驗,周若男作為人事部經理,也親自從金海市過來了。

金海市那邊,交給了李麗香來全權處理。

李麗香,從一個普通的農家婦女,勤學苦練,變成現在的管理人才,實在是不易,當然,她這一路走來,羅小冬給了她一個不錯的平台發展。

應該說,羅小冬是給她無限力量的一個人,她也一直崇拜著羅小冬,但是兩個人始終沒有走到一起去。

周若男領著何倩經理來了,何倩經理,就是之前何夕飯館的副總,何夕飯館包給羅小冬以後,何倩經理也沒挪地方,一直跟著羅小冬干。到現在。

何經理和周若男來了,然後,又找了省城內比較好的一個裝潢公司,來裝潢!

羅小冬要在省城開飯館的消息,在省城內不脛而走。不少省城的江湖人士,都開始對羅小冬產生興趣,因為他們知道羅小冬來省城了。

既然是飯館開在省城,那麼以後,羅小冬要長期在省城發展商業了。

另外再就是海參品牌,羅小冬海參品牌,早就上了省城的天氣預報前面的廣告了,每晚六點半的廣告,讓大家都知道了羅小冬海參,這個巨大的品牌,顯然現在已經成為全國的不能說數一數二,也是前五名的品牌了。這件事是蘇炳昌負責的,蘇炳昌花了半個多億,在廣告費上面,然後,今年的九月底之前,還有三千萬,要花在廣告費上。

海參,分為春海參和秋海參。

海參這種生物,三四億年的歷史了。他們就這麼一動不動的,不斷的繁衍,然後,延續了好幾億年,變成了人間活化石。

羅小冬對自己的海參品牌,也頗為關注。

但是這些日子以來,忙於這第三家飯館的裝潢事情,羅小冬也沒來得及回去,甚至也沒來的及去見秦虹。

秦虹被稱為千變女郎,勾男人的功夫有一手,但是這幾個月來,卻破天荒的清心寡欲起來,這讓夏璇很奇怪。

夏璇問道:「羅小冬,你覺得她是不是為了你才這麼做的?」

羅小冬說道:「這我不知道,我沒問過她。」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