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了幾拳,男司機只得又變老實了。

「別打了,我說,我說。他們要我跟蹤你,等你從醫院回來,就讓泥頭車撞你們的車子。」男司機顫聲道。

一聽到這話,羅陽又驚又怒。

幸好多留了個心眼,不然真的被泥頭車撞了,那車裡幾個人恐怕都活不了。

心頭怒火熊熊,羅陽當場就想一拳打死男司機。

彼此不說話,男司機也應該感受到羅陽的憤怒了,只得求饒道:「不關我的事,求你放我走吧。」

羅陽花了好一會,才壓下心中的怒火。

「事成之後,你又跟誰聯繫?」羅陽能思考問題了。

「這我不清楚,我只負責跟蹤你們,當你們從醫院回村子,我打電話給泥頭車司機就行了。後面要怎麼做,我不知道。」男司機害怕羅陽把他打死。

先前想要反抗,被羅陽三下五除二打到無還手之力,男司機便知遠遠不是他對手。

「你只要聽話,我不會打殘你。否則,你下半輩子要坐輪椅,聽明白沒有?」羅陽的聲音雖小,卻充滿了殺氣。

男司機也知道換了誰聽到說要被人撞死,都不會有好心情。

「大哥,你要我做什麼都行。」男司機說道。

「好。你用方法聯繫泥頭車司機,看他在哪裡。不要讓他知道你被發現了。如果你亂來,我大把方法將你弄成植物人!聽清楚了沒?」羅陽吩咐道。

「大哥,我聽清楚了。」男司機點頭道。

「咱們回到車了,坐著好好談,你按我說的去做,我會放你一條生路。」羅陽說道。

隨即二人又回到車子後座。

發生這種大事,換了別個少年,早就懵圈了。

羅陽經歷了不少事情,雖也震驚,但很快便能鎮定下來。

原先他只想找出泥頭車司機,好好收拾一頓就算了。

繼而想到這事不能輕易饒了幕後指使的林家,便有了計策。

他首先想到朱莉,便打電話給她。

電話接通后,朱莉問道:「牛仔,有事嗎?」

羅陽說道:「是。」

說著,便將剛剛聽來的事情告訴了朱莉。

「你在那等我。」朱莉說道。

羅陽知道朱莉要來,心裡更鎮定了。

果然,大約過了5分鐘,朱莉便駕駛一輛不起眼的凌渡而來,多半是借的別人的車子,就是為了不引起周圍人的注意。

朱莉的哈雷摩托或跑車都是很吸人眼球的。

隨後羅陽押著男司機坐進了朱莉的凌渡,羅陽又打電話叫洪佳欣過來。

他不放心洪佳欣一個人留在車裡。

那男司機嚇得簌簌發抖,也不知會受到什麼樣的教訓。

「踢踢姐,我跟你們沒仇,請放過我。」男司機求道。

朱莉沒有應聲。

「你想活,就得好好按我說的去做。」羅陽冷道。

「大哥,我聽你們的。要我做什麼都行。」男司機驚恐道。

「想好辦法了沒?」羅陽問。

「想好了。」男司機答道。

於是羅陽便讓男司機打電話給泥頭車司機。

電話接通后,男司機說道:「老黃,我跟蹤的人可能快要出來了,你準備好了沒有?」

只聽電話那頭的男子說道:「老子等好久了。」

若是能通過電話飛過去,羅陽要立刻飛到泥頭車司機身邊,將他打殘。

「你現在在什麼位置?」男司機又問道。

「就在小樹林集市旁邊。隨時可以出發。」泥頭車司機答道。

講到這裡,朱莉點了點頭。

羅陽便讓男司機結束通話。

「那你打足精神,完事後再聊。」男司機說道。

「那到時再說。」泥頭車司機說道。

二人便結束通話。

掛了機,男司機連忙說道:「踢踢姐,我會努力配合你們的。」

朱莉冷道:「我乾弟饒你,那你才會沒事!」

一聽這話,男司機又急忙向羅陽求饒。

「放心。你老實聽話,就不會有事。」羅陽說道。

隨即朱莉打了個電話。

大約過了10分鐘,朱莉的手機鈴聲響了,接了電話,講了兩句,便掛機了。

「行了,找到泥頭車司機了。我表弟在押他過來。」朱莉說道。

很快,又有一輛麵包車駛到了醫院附近停下來。

羅陽等人便一起到麵包車上。

當泥頭車司機看到男司機時,才知他早已被人控制住了。

(本章完) 上了麵包車,羅陽先打了泥頭車司機幾拳,這是讓他聽話的手段。塵↗緣↙文×學?網

這時安玉瑩打來了電話,說要回去了,羅陽便先下車,進醫院大院。

村長謝潤發也從醫院出來了,說道:「他家人沒說什麼,錢交給他家人了。牛仔,村裡不會出這筆錢,你清楚吧?」

羅陽大方道:「知道。村長,咱們什麼時候找新崗大隊的人坐下談談。」

這個做法,兩個大隊沒人想過,除了羅陽。

「看情況吧。牛仔,你又不是不知道兩個村的恩怨。」謝潤發遞了支香煙給羅陽。

「我會去跟他們接觸。只要有機會和解,還要請你出面促成這件好事。」羅陽將香煙夾在耳背。

鬼將軍的冷夫人 「到時再說。回去了。」謝潤發說道。

原本還要請村長吃頓夜宵,談談新崗大隊的事。

現今出了另一件事,只好作罷。

待謝潤發騎摩托走了,羅陽說道:「安姐,桂花姐,方姐,你們先去吃夜宵,幫我和班長打包一份,帶回去。」

一聽羅陽還不回村,安玉瑩嬌聲道:「牛仔,你還要去哪呢?」

事情太可怕,羅陽不敢告訴她們。

膽子小的,聽了都要做噩夢,恐怕以後都不敢坐唐桂花的車子了。

作為車主,唐桂花也會提心弔膽。

何況與林家的恩怨,唐桂花多少也沾一點邊。

她們3個都不是膽子大的,羅陽只好瞞著她們,日後要是有適當的機會,再跟她們說。

「安姐,我去辦點事哈。你先去吃夜宵。」羅陽勸道。

「那你告訴人家,你要去哪呢?」安玉瑩追問道。

她的膽子更小,若是得知真相,只怕會天天做惡夢,這可不妙。

羅陽只好胡謅道:「安姐,我跟踢踢姐去做點事。你和桂花姐先回去……」

不待羅陽講完,安玉瑩就嬌聲道:「人家也想跟你去呢。」

唐桂花冷笑道:「牛仔,你要跟佳欣去玩?」

她這麼一說,秦飄便笑了。

大黑夜的,帥哥美女要去辦事,確實令人遐想連篇。

方琳說道:「我在車上等你們。」

說著,她便先上車了。

秦飄知道這是羅陽和安玉瑩等人的糾纏,她也只是聽客而已,便也跟著上車等著。

「牛仔,你跟佳欣要去哪兒呢?」安玉瑩在乎道。

聽她的話音,便知她吃醋了。

旁邊就有一棵柳樹,樹下有樹影。

於是羅陽左手先伸出去拉著安玉瑩的手。

唐桂花看了,神情陡地黯了下去。

隨即羅陽右手伸出去牽唐桂花的手,一手牽一個。

安玉瑩看了,紅唇撅高了,甩了甩手。

「安姐,桂花姐,你們跟我來。咱們到那邊聊。」羅陽牽著她們的手,走向柳樹。

「人家不去呢。」安玉瑩甩著手。

見到羅陽也牽唐桂花的手,安玉瑩便很吃醋。

唐桂花倒喜滋滋的,經過爭取,終於可以在安玉瑩面前平起平坐了。

坐在車裡的方琳,其實也在關注羅陽,唐桂花和安玉瑩。

她原先只知羅陽和安玉瑩是村民默認的情侶,後來發覺唐桂花跟羅陽的關係又很不一般。

現今見3人先是站在一起,後來羅陽又牽她們的手朝柳樹走去,方琳很好奇。

平日她雖是宏運大隊的大學生村官,也經常在村裡,卻不大和安玉瑩等美人在一起。

自從跟羅陽成為好朋友之後,方琳才打進了這個圈子。

正好秦飄在車裡,方琳小聲打探:「秦飄,桂花,玉瑩兩人跟牛仔什麼關係?」

秦飄笑道:「看不出來嗎?」

就是因為看到了,方琳才感興趣,想要了解。

「她倆都跟他睡過了?」方琳神秘兮兮地問道。

秦飄噗哧一聲笑了。

「那有什麼出奇。睡就睡了。」秦飄大方道。

「桂花和玉瑩是你們宏運大隊最漂亮的兩個姑娘,都被牛仔睡了?」方琳瞪大了眼睛。

「看你,大驚小怪的。牛仔很差嗎?她倆願意就行,有什麼好奇怪的。」秦飄笑道。

「秦飄,聽你說,要是他要睡你,你也願意啰?」方琳笑道。

重生之錯位皇妃 「別讓桂花和玉瑩聽見,她們要恨死我。你問這個,你不會也想讓牛仔睡吧?」

一聽秦飄這樣說,方琳頓時不好意思起來。

來到宏運大隊做村官一段日子了,方琳小心謹慎行事,平日都是一副內斂深沉的樣子,不苟言笑。

其實她是一個活潑的姑娘。

自從打進羅陽的生活小圈子后,她才活得開心多了。

雖跟羅陽接觸時間不長,但方琳對他的印象很好。

她看出他是個樂觀的人,是一個喜歡幫助人的人,反正有很多優點。

雖然也有缺點,那就是有時候弔兒郎當的,不過近來似乎改了。

腦海里一想起羅陽的音容笑貌,方琳便覺得很溫馨。

至於是不是會愛上羅陽,她不清楚。

尷尬之中,方琳連忙岔開話題:「誒,秦飄,在來時的路上,你們老是說牛仔喝什麼,到底是喝什麼嘛?」

秦飄格格笑道:「別管了,反正是好喝的就行了。」

越是不說,越勾起方琳的興趣。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