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以前不喜歡沒關係,現在不愛也沒關係,還有那麼長的日子,自己表現再好點,給她足夠的安全感。

反正婚是不可能離的。

他這輩子也沒喜歡過幾個女孩,到目前為止也就愛過顧念一個,雖然她脾氣倔強,性格也是擰巴,可是沒辦法,他就喜歡她。

她要是走了,誰給他做飯,誰在他工作心煩的時候鼓勵他,誰來逗他笑,誰給他留燈,更重要的是,誰給他生猴子啊,一個不夠,還要生倆,最好是生一窩。

所以,戒指是要定的。

房子還是要買的。

總要為未來做一做打算。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張若塵走到一座深谷的邊緣,閉上雙眼,將強大的精神力釋放出來,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

「這位變態狂魔的精神力,竟然如此強大。」

黎敏站在不遠處,感受到從張若塵體內釋放出來的精神力波動,震驚的盯了過去。

他的精神力強度,足以和黎家的老祖宗相提並論。

莫非也是一位精神力半聖?

大概一炷香的時間之後,張若塵收回精神力,緊接着,他將吞象兔、魔猿、小黑,全部都喚了出來。

張若塵的神情肅然,道:「銀月龍象的巢穴,位於西北方向的一座山體內部,距離此地,大概四百里。」

「區區一頭銀月龍象,六階下等蠻獸而已,我這就去將它吃掉。」吞象兔道。

吞象兔的修為,達到三階半聖的境界,堪比最頂尖級別的六階下等蠻獸,自然也就沒有將一頭六階下等蠻獸放在眼裏。

「誰讓你去吃了它?」張若塵的額頭上冒出黑線。

「不吃?」吞象兔愣了一下。

「最好能夠將銀月龍象活擒,若是,它要逃走,也可將它擊殺。最重要的一點,我要它的血液。」

「原來是這樣。」吞象兔點了點碩大的腦袋。

張若塵又道:「一頭銀月龍象,並不難對付,關鍵在於,我們必須要速戰速決,千萬不能驚動象王古林之中別的蠻獸。萬一惹出比銀月龍象更加厲害的生靈,到時候,倒霉的就是我們。」

「還有比銀月龍象更加厲害的生靈?」小黑問道。

張若塵道:「說不準,小心一些,准沒有壞事。現在,我們先別去驚動那一頭銀月龍象,等到入夜,它出來吸收月亮精氣的時候,再一舉將它拿下。」

吞象兔道:「塵爺,既然要等到入夜才動手,你為何現在就將我們喚出來?」

張若塵笑了笑,道:「象王古林之中,生存有大量蠻象,既然來到這裏,為何不抓捕一批,進入圖卷世界?」

蠻象,被稱為戰爭巨獸,自然是有極大的價值。

抓一頭蠻象,也就相當於掌握一位天極境武者。若是能夠抓捕幾萬頭,或者幾十萬頭,也就能夠培養出一支所向披靡的蠻象大軍。

吞象兔、魔猿、小黑都是相當厲害的蠻獸,由它們去抓捕蠻象,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

小黑的效率最高,直接將一個蠻象族群的王者給鎮壓,一次性將近萬頭蠻象,帶進圖卷世界。

吞象兔和魔猿也都各自採取手段,每一次都能帶回數百頭蠻象。

整整一天過去,方圓數千里之內的蠻象,有一大半被收進圖卷世界,成為圖卷世界中的第一批蠻獸族群。

天色,逐漸暗下來。

一個淡淡的月牙,出現在天空,越來越明亮,灑落下柔和的光華。

小黑、吞象兔、魔猿停止抓捕蠻象,向張若塵靠近過去,準備一起對付銀月龍象。

白天,銀月龍象都是在山體的內部沉睡,只有到夜晚,才會出來吸收月亮精華,提升修為。

沒有等多久,地底傳出低沉的聲音。

銀月龍象的龐大身軀,緩緩從洞穴走出來,足有十七丈長,全身長滿巴掌大小的銀色鱗片,擁有狼的身軀,龍的頭顱。甚至,它的頭頂,還有一對玉白色的龍角。

一股強橫的氣息,從它的體內散發出來,形成颶風,吹得四方的山嶽都像是在搖晃。

看到眼前這一幕,黎敏早就已經驚得目瞪口呆,只有神話傳說中才能看到的景象,如今就呈現在她的面前。

銀月龍象散發出來的凶厲之氣,讓黎敏全身都在顫抖,十分懷疑,張若塵是不是真的能夠對付得了它?

張若塵盯着銀月龍象,略微皺起眉頭,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眼前這頭銀月龍象的身軀,比正常的銀月龍象,足足大了兩三倍。就連它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也比書上記載的,更加強橫。

正常的銀月龍象,大概擁有三階半聖的戰力。眼前這頭銀月龍象的實力,卻遠遠不止如此。

想要活擒它,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也就只能全力以赴,將它斬殺。

「唰。」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跨越十多里的距離,毫無徵兆,出現在銀月龍象的頭頂上方。

「給我去死。」

沉淵古劍中的銘紋,快速浮現出來,散發出強大的聖器之威,向下揮斬,擊向銀月龍象的脖頸。

這一劍,速度極快,張若塵是想要一擊必殺。

銀月龍象察覺到危險,立即停止吸收月光,身軀快速縮小,變得足有一頭牛那麼大。

「轟隆!」

沉淵古劍從銀月龍象的頸部邊緣劃了過去,擊在地面,發出一聲巨響。強大的劍氣,凝聚成一條線,筆直向下,將銀月龍象下方的山嶽,直接劈成了兩半。

銀月龍象雖然反應很快,卻還是被劍氣擊中,脖子的位置,出現一道深深的血口。

此刻的銀月龍象,當然是相當憤怒。

「嗷!」

它仰天長嘯了一聲,發出似狼似龍的叫聲。

緊接着,銀月龍象的身軀,重新變得十多丈長,腹部位置出現一團刺目的銀色光芒,大嘴張開,吐出一根銀色的光柱,擊向張若塵。

「應該是一頭變異了的銀月龍象,它的實力,就算與六階中等蠻象相比,應該也不弱多少。」

張若塵沒有與銀月龍象硬碰,而是利用速度上的優勢,穿過銀色光柱,出現在銀月龍象的頭顱下方。

「劍一。」

沉淵古劍從張若塵的手中飛出,直衝而上,穿透銀月龍象的頭顱,帶出一大片鮮血,從頂部飛出去,留下一個盤口大小的血窟窿。

銀月龍象哀嚎一聲,立即掉頭,向遠處逃遁。

剛才那一擊,將它傷得很重,也讓它意識到眼前這個人類是個狠絕色。若是不逃,它很可能會死在對方的劍下。

「吼。」

魔猿大吼一聲,從林中衝出,全身有着黑色的魔煞之氣在繚繞,攔住想要逃走的銀月龍象。

銀月龍象立即調轉頭顱,逃向另一個方位,但是,卻遇到早就等在前方的小黑。

最終,張若塵從後方追了上來,揮出一劍,斬落下銀月龍象巨大的頭顱。

親眼目睹這一場毫無懸念的獵殺戰鬥,黎敏才真切感受到張若塵的強大,「難怪兵部會調遣十大高手來對付他,這個傢伙的實力……真的是相當變態……」

不知不覺間,黎敏對張若塵的態度,已經發生了一些改變。

以前,他只是一個尾隨少女,意圖不軌的變態狂魔。如今,在黎敏的眼中,張若塵已經變成了一個實力恐怖的妖孽。

張若塵的年齡,並不比她大多少,實力卻如此強悍,不是妖孽是什麼?

「什麼人如此大膽,竟敢進入兵部的戰獸牧場,獵殺銀月龍象?」東方的天邊,數百裏外,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

緊接着,一片黑色的雲彩,快速涌過來,將整個天空覆蓋,形成一股強橫至極的威壓。

隱隱之間,可以看見雲層的中心,站着一個身穿鎧甲的人影。

「戰獸牧場?」

張若塵略微一怔,頓時,恍然大悟。

象王古林佔據了萬象郡的半郡之地,又生存有一千多萬頭蠻象,怎麼可能是一片荒蕪之地?

原來,象王古林是兵部的牧場,那些蠻象,全部都是飼養的戰獸和坐騎。

倒也怪不得黎敏,畢竟,她所知道的東西,全部都是來自於書卷,根本不知道象王古林的真實情況。

因此,她只知道象王古林生存有大量蠻象,卻不知道,早在百年之前,此地就已經被單獨劃分出來,成為禁區。

張若塵抬起頭,向上方盯去。

眼瞳中,兩道神印浮現出來,化為神印之眼,目光穿透雲層,終於看清那位兵部半聖的身影。

與此同時,那位兵部半聖,也看清張若塵的容貌,嘴裏發出一聲輕咦,驚道:「張若塵?」

隨後,他立即將一隻八角聖眼取出來,托在手掌心,觀察八角聖眼的變化。

果然,下方那個年輕男子的身影,出現在八角聖眼的其中一個鏡面的表面。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卻闖進來。張若塵,既然來到本王的領地,今晚,也就不用再離開。」那位兵部半聖朗聲大笑,顯然是相當興奮。

抓住張若塵,必是大功一件。

此人,被封為「萬象王」,既是萬象郡的郡守,同時也是看守戰獸牧場的統帥,聖道修為自然是相當高深。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張琪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凌柯以為她肯定不會同意,沒想到她突然說道:「你想去就去吧,凌軍目前也沒什麼事,我和熙承能應付。」

凌柯愣愣地看她。

「不過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你帶曼曼一起去吧,你倆腦域相連,關鍵時刻可以彼此照應。」張琪看他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無奈地說,「你要是想陪瀟哥一起去,就得抓緊一些,說不定人家已經快走出極樂城了。」

「小琪,我沒想到你會同意,你真是太好了!」凌柯心中感激,抱著她狠狠親了一口。

「凌柯,你要注意安全,每天要向我報平安。」

「嗯嗯,我會的,那……那我去收拾東西。」凌柯難掩激動的心情,衝進屋裡。

張琪嘆了口氣,她何嘗不想讓他留在身邊,可是他那個人,要是不讓他去做他想做的事,一定會每天都悶悶不樂的吧。

凌柯和顧曼曼出門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小光已經睡下,凌柯又親了親他粉嫩的臉頰,然後與張琪吻別。

「別擔心,我會每天向你報平安。」凌柯又抱了抱她,這才和顧曼曼走上冷清的街道。

「我們去哪找瀟哥?」顧曼曼問道。

「我給他的是最新款的通訊器,我可以直接定位他的位置。」凌柯抬起手腕,在通訊器上操作了一番,然後就看到了徐瀟的位置。

「走吧,我們去找他,給他個大驚喜,哈哈。」凌柯很開心,他要去幫瀟哥報仇,如果再能想辦法讓他和陸曉曉和好,那就更好了。

「曉曉現在還在氣頭上,讓他們分開一段時間或許會有助於他們複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