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贊同!”



大家很快就達成意見一致。之前來的時候一路顛簸,現在大家也累了,便在這裏休息一晚。

到第二天早上,周宇怎麼也沒想到他們竟然是被熱醒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座島上的氣溫就變得特別炎熱。昨晚的寒冷,他們一直開着火爐,這大早上差點就被蒸熟了。

走出帳篷外,周宇彷彿都能看見空氣中瀰漫的熱氣,那肉眼可見的波紋。

按照昨晚的計劃,他們兵分兩路,每個小隊都配備各種人員平均分配。


因爲天氣炎熱的緣故,昨天晚上還裹着棉襖的,他們立刻就換上了夏裝,陳鈺走在前面,也是讓周宇心中異常的**難耐。畢竟,本身這天氣就夠熱了,前面還行走着一個讓人氣血翻涌的美人,白嫩細膩的胳膊大腿顯露無餘,讓人看上一眼就挪不開視線…

周宇趕緊讓其他人分散尋找,不然這樣下去,那效率必然是極其低下。

等他們走到正中央的時候,就發現那裏好像有一座特別的沙塔。

這沙塔雖然看起來不是很高,但是結構很古怪,特別精緻。走到那沙塔門口的時候,周宇發現了一個印記,印記旁邊有一個雪字! 周宇走過去仔細看了看,再三比對之後發現這筆記好像是林雪留的,看樣子她應該就在這個沙塔裏面。


於是他們立刻就放出信號,叫所有人都來到這裏,讓一部分的人在外面守候,然後周宇跟陳鈺只是帶隊往着沙塔裏面進去尋找。

這沙塔外面看起來比較的光滑平緩,但是沒想到進去之後,這裏面的環境確實相當險惡。在那裏邊調着許多的鐵柱子,關鍵是這鐵柱子的頂端是尖刺狀,有一些尖刺上面還掛着一些屍骨。

屍骨裏面傳來的惡臭味,讓人十分的不適,衆人捂着口鼻艱難前行。

越往裏邊走,那味道就越發的腥臭。

陳鈺偶爾叫喚一下林雪的名字,可是並沒有人回答,在沙塔裏面的結構特別的古怪,在這裏面發出聲音就會一直迴盪,並且他們的聲音還會被無限放大。

這般詭異的狀況也是讓人十分費解,雖然每個人心裏多多少少都有些恐慌,但是沒有一個人選擇了退縮。

最終他們在沙塔的正中心位置找到了了林雪的存在。她被許多藤蔓捆在一個角落,除了她以外,邊上還有許多穿着奇裝異服的人,那些人也被綁在這裏,昏迷不醒的樣子。

周宇趕緊跑過去給他們鬆開,然後將這些人全部帶了出去。

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詭異的一幕就發生了,之前還說在周圍石壁上面的藤蔓竟然刺激蠕動了起來,就好像是活物一樣。


他們就像有意識的朝着周宇他們攻擊,想要將他們所有人都纏繞在這裏,若是普通人,來到這裏再沒有防備的狀態下,還真就很容易中招。

很可惜,周宇早就已經不普通了。眼看着那些藤蔓朝着它們飛竄過來,他不慌不忙,大手一揮,手中的那個王冠印記立刻就閃現光芒,

那些藤蔓凡是觸及到他身上的,立刻就被一股寒氣覆蓋,然後一層冰霜迅速蔓延,將周圍的藤蔓完全凍結。

雖然早就見識過這種能力,但是跟來的那些弟兄們依舊感到相當的震撼。

周宇控制住那些寒冰不融化,對陳鈺他們喊道:“快抓緊時間把大家都帶出去,我撐不了多久了!”

但雖然可以隨意的操控冰霜,但是,這周圍藤蔓覆蓋的範圍太大了,他以一己之力想要控制住整片區域,也是極爲艱難,更別說還要堅持太長時間。

好在他手下的那些弟兄們一個個都是挑選出來的精英人物,他們在陳鈺的帶領下撤離的速度,那是相當的快,不過幾分鐘便經完全離開了這片區域,這個時候周宇也是徹底放下了對周圍冰霜的控制,在鬆手的那一刻,他感覺差點虛脫了。

當他走到沙塔洞口的時候,就感受到地面傳來一股劇烈的震盪,緊接着這沙塔便開始坍塌。

本來以爲可能是他們進入沙塔觸動了什麼機關之類的,才導致這座沙塔開始塌陷,但是讓他們意外的是,整座冰火島都已經開始往海底下面沉淪。

好在他們早就已經做足了充分的準備,不然的話還真有可能就要死在這海島上面。

他們登上了早就已經準備好的大船,然後悄然離去。

當他們離開五六公里之後,就發現身後的那座冰火島已經完全沉下去了。並且從海底爆發了火山噴發,漫天的火花,涌上天空,就像放煙花似的,但是比煙花要恐怖的多。

因爲那些炙熱的溫度,即便是周宇他們相隔甚遠,也還是能感受到。他們不難想象,如果自己稍微的離開的晚了,很可能就會被直接烤熟吧。

快要到達港口的時候,林雪醒了。

她看見周宇和陳鈺在身邊就幸福的笑了笑,道:“周宇,陳鈺,真的是你們,真的是你們啊,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會看到我的信,一定會來救我的,我果然沒有猜錯…”

陳鈺問她:“林雪姐姐,你之前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呀?爲什麼會被綁在那個沙塔裏面?還有你又是怎麼來到冰火島的呢?”

“之前你們離開了之後,島上發生了變故,大家跑的跑,散的散,我跟着幾個朋友就逃到了冰火島,一開始我們也在島上生活的好好的,因爲島上沒有人,哪怕是惡劣的環境天氣,我們都可以克服,但是我們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便開始去尋找一些新奇的東西,最後誤打誤撞走進了沙灘裏面,被那些藤蔓給纏繞住。”

周宇又問:“那你是怎麼通過紙船告訴我們你在這裏的消息呢?”

“在那藤蔓下面有一條小溪,那溪流應該是通向大海的,我便用自己身上僅剩的一點紙張,折了紙船,然後寫的那封信放進了那條消息,當時那已經是我最後的辦法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幾經波折之後,總算是回到了大陸上。並且張慧雯和趙雙紫他們也來到了西郊分舵,之前他們因爲種種原因走散,後來聽說西郊分舵的舵主叫周宇的時候,他們才聞訊趕來。

……

在經歷了一年多的平淡生活之後,周宇和陳鈺結婚了。過上了幸福安定的生活。

多年以後,周宇時常會回想,但人生當中第一次飛機失事的經歷。在那一次流落荒島的旅程當中,雖然經歷了大大小小各種危險的事情,可是他從來不後悔,反而很慶幸。

他慶幸有了那一場經歷,因爲有了那一場經歷,他認識了陳鈺。

周宇專門找人爲他們每個人寫了一本傳記,趙雙紫,林雪,張慧雯,南宮柔…每個人都有。

不過還有一本最特別也是最厚重的,那就是他和陳鈺的。別人那都是單獨一本,唯獨他和陳鈺是共一本。

十年後。

一個留着小寸頭的七八歲小毛孩偷偷的溜進了一處無人居住的宅子,在那最角落的一個木箱子裏面,他翻到了一本十分厚重的荒島歷險筆記。

他打開一看,第一頁就寫着兩個名字:周宇,陳鈺。

他很是納悶的撓了撓頭,“這不是我爸爸媽媽嗎?”

終。 “李伯,我今晚有大事情要做,除非老爺子死了,不要打電話來騷擾我。”

“少爺,董事長病重,您還是在家多陪陪他吧。”

“你特麼的我家養的一個狗奴才,也配管老子。你特麼再囉嗦,讓你給老爺子陪葬。”

… …

林城,雲霧山莊別墅內,陳生剛剛睜開雙眼,便聽到這樣的對話。

“這個不孝子,果然還是將自己的親爹氣死了。可憐原主人一世英名,威武半生,竟然落的這樣的下場!”陳生徐徐開口。

他本是藍星一個二本院校的學生狗,因爲連夜看戰神小白文猝死,卻意外出現在小說世界中,還穿越到了這具身體上。

在書中,這具身體的主人是林城幾大巨頭之一,名下的東昇集團市值上百億,其家族也被稱之爲三大老牌家族之一,問鼎林城之巔。

此人年輕時候,也曾是一代狠人,大刀闊斧,一手建立東昇集團,用三十年的時間走到今日,闖下一片天地,爲萬人敬仰。

可偏偏生了個紈絝兒子,也就是小說開場就被男主強勢碾壓的炮灰反派男配陳天。

原著中,自己這個便宜兒子欺男霸女,胡作非爲,仗着自己的身份,甚至做出殺人放火的事情來。

爲了得到女主蘇流煙,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企圖通過侮辱用強,逼迫女主嫁給自己。

不得已之下,女主含淚而嫁。可就在大婚當日,身爲修羅戰神,執掌天下第一大勢力的主角林炎強勢歸來。

在親眼目睹妻子遭人凌,辱後,林炎龍顏大怒,一巴掌就拍死了陳天,那個垃圾,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便一命嗚呼。

緊跟着,一聲令下,數十萬將士馬踏邊疆,齊聚林城,震動整個天下。堂堂林城老牌霸主的陳家在一夜之間被人滿門屠戮,灰飛煙滅。這具身體的主人也隨之暴屍荒野。

即便死後也無法安寧,成爲反面教科書,被萬人唾罵,遺臭萬年!

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熟知原著劇情的陳生,絲毫沒有穿越重生的喜悅,反而是想要爆粗口。

看着鏡子里老態龍鍾,滿頭白髮的樣子,更加不爽。對自己那個便宜兒子的恨意也更加濃烈,恨不得一巴掌將其拍死。

“叮,神級反派系統正在啓動,恭喜您成爲第九十八位被選中的炮灰反派…”

“宿主,你有一分鐘的時間做出考慮。”

“一,支持陳天的行爲,迎娶蘇流煙做陳家的媳婦,您將獲得健康的心態,魅力+10獎勵。”

“二,無視陳天的行爲,任由他胡作非爲,自己置身事外,您將獲得鉅額現金獎勵,身家增長1000億。”

“三,阻止這一切發生,教訓陳天,並且和陳天解除父子關係,獎勵年輕三十歲,身體恢復健康!”

突然,腦海中傳來一道機械的聲音。

“蒼天誠不欺我,穿越果然有系統!”

陳生歡喜之餘,有些懷疑係統的智商。

看似三個選擇,可是他有的選嗎?只有傻子纔會做選擇吧?這樣的傻兒子,不斷絕父子關係,難道要留着陪葬嗎?

以陳天的胡作非爲,將他留在身邊,就是一顆定時**,要不了多久就會被連累至死,修羅戰神可不管你是否參與其中。

此子,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只適合永遠消失。

“我選擇三!”

陳生不假思索,做出選擇。

上輩子他是個窮屌絲,用着山寨機,吃着白米飯和鹹菜,只能和五指姑娘戀愛。

好不容易有了重生的機會,自然要好好享受人生,玩轉花都,這具蒼老的身體,顯然是不夠用的。

“恭喜宿主,您做出了最明智最霸氣的決定,請接受系統獎勵。”

伴隨着系統的聲音,陳生的身體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白髮轉黑,皮膚由鬆弛變得緊緻,心跳恢復正常,血液加速流轉…整個人精神飽滿,身體中好似藏着洪荒之力,有使不完的力氣…原本有些渾濁的大腦,也一片清明…

陳生一躍從牀上跳起來,立到鏡子前。鏡子裏面,是一個五官棱角分明,鬍子拉碴,眼神深邃的帥氣大叔。

雖然衣衫不整,頭髮凌亂,卻掩蓋不住他身上的自信內斂的氣質和成熟男人的魅力。

“誠不欺我,現在這個樣子和身價,妥妥的少女殺手。丹荷梅菊,滿園生香,紅白啤黃,醉生夢死,這纔是人生!”

陳生很滿意現在的形象和身份。

“老李,那個逆子去了哪裏?”

陳生踏步走出房間,對守護在外面的管家詢問。

現在,該是教訓紈絝富二代的時候了,便宜兒子?呵,他陳生纔不會將那個垃圾當成自己的兒子。

“董事長,您這…”

管家愣住了,使勁揉搓着自己的眼睛。早晨才下的病危通知書,京城請來的醫生都束手無策,怎麼突然站起來了,還年輕了這麼多?迴光返照也不會這樣啊?

“我的病好了!”陳生簡單的解釋了一句。

“少爺應該去了蘇家,蘇家少爺蘇強剛纔親自來迎接,兩個人笑得很猥瑣,只怕又要做壞事去了。”管家老李擔憂說道。

這些年,他聽到太多關於陳天的傳聞,無數人對陳天的所作所爲敢怒不敢言。

“壞事?怕不是要去**蘇流煙吧?”陳生輕哼一聲。


陳天強迫蘇流煙,用下作的手段逼迫蘇流煙出嫁,這是書中故事的源頭!

剛剛他如此火急火燎的離開,原來是去做這件事情去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