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正道聽完之後,咬著嘴唇點了點頭,然後就去扶真靈佳兒起來。

慕正道把真靈佳兒拉起來之後,就準備扶著真靈佳兒出去,突然就聽慕正義沉悶的說道:「把那張紙先放到這兒吧!」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聽后,都是一愣,緊接著才明白過來慕正義指的是真靈佳兒手裡拿著的遺書。

真靈佳兒遲疑了一下,然後就把那張紙輕輕的放到了慕正義的桌子上。

慕正道待真靈佳兒放好那張紙之後,就扶著她慢慢的出了書房。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回到房間之後,直接就去躺到了床上,衣服也沒有脫,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夜。

第二天,天一亮,慕正道和真靈佳兒就起了床。

起床之後,真靈佳兒就先去洗了個澡,然後就精心打扮起來。

真靈佳兒收拾好之後就和早已經收拾好的慕正道一起出門下樓。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走到樓下后,發現慕正義正在樓下等他們。

慕正義看到他們之後就鄭重的說:「就讓界邊送你們去吧!到了之後就聽界邊的安排。」

「去吧!界邊已經在等你們了,希望你們能早去早回。」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聽后,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也都沒有說話,然後就去坐車了。

經過近半個小時的行駛,車子終於在恆世的大門外停了下來。

車子停好之後,界邊就拿著三個人的身份證,先下了車,然後他就跑到門口的門衛那裡登記。

等到慕正義和真靈佳兒也走到門衛那裡時,界邊已經都登記好了,幾個人便都一起進了恆世的大門。

幾個人沒有走出多遠,界邊就讓慕正道和真靈佳兒先停下來等他一會兒,界邊說完后就快速地離開了。

過了好大一會兒界邊才回來,然後認真的對慕正道和真靈佳兒說:「你們給我來吧!」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聽后就默默的跟著界邊走。

走到一處綠化的灌木叢旁邊時,界邊就讓他們站住了,然後輕聲說道:「就在這裡吧,慕正少爺就在那邊的操場上。」

界邊說完就指了一下。

真靈佳兒聽后,立刻就朝界邊指的方向看去。

雖然那個操場離得比較遠,但真靈佳兒還是一眼就看見了慕正言。

當真靈佳兒看到慕正言的那一刻,她不禁痛苦的張大了嘴巴,眼淚也不由自主的奪眶而出。

操場上的慕正言正在踢足球。

他就像那剛升起來的大陽一樣,既溫暖又充滿了活力。

他的眼神是那麼的專註,那麼的清澈。

他就像是從天國墜落到凡間的天使,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純潔與和善的光輝。

他奮力的奔跑在綠色的操場上,他是那樣的耀眼奪目。

一旁的慕正道也不由得流出了眼淚,他一邊流著淚一邊看著,正在操場上奔跑的慕正言。

真靈佳兒看著看著,就感覺自己有些看不清了,她就忙轉過身來,趕緊擦了擦眼淚,然後就立即轉過身繼續看著慕正言。

突然,真靈佳兒特別的想叫一聲慕正言,她就張嘴想要叫:潤兒,可是她張了幾下嘴,就是發不出聲音。

真靈佳兒的眼睛好像又看不清慕正言了。

真靈佳兒就想轉過身來,擦擦眼淚繼續看,可是當她想要挪動腳步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雙腳已經不聽使喚了。

真靈佳兒就想讓慕正道幫她,可是張了半天嘴,也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總裁的契約妻 真靈佳兒就特別使勁的張了幾次嘴巴,然後艱難地說道:「快帶我離開這兒。」

一旁的界邊聽了,就趕忙扶住了真靈佳兒,稍後慕正道也慌忙扶住了真靈佳兒。

真靈佳兒的身體就像是僵住了一樣,根本就走不了路,慕正道和界邊就只好架著真靈佳兒走出了恆世。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回到家之後,沒有去吃飯。

慕正道扶著真靈佳兒回到了房間,進到房間之後,真靈佳兒就去癱倒在了床上。

慕正道則順著床邊坐到了地上。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屋裡突然傳來了手機的響鈴聲。

慕正道聽后就是一個機靈,他隨即反應過來,是自己的手機響了。

慕正道一看,是他的助理度直打過來的。

慕正道遲疑了一下之後,就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度直慌張的說道:「總裁,剛在網上出現消息說,一個小孩用我們生產的奶瓶被嗆死了。」

慕正道聽後身體不由得顫抖了一下,然後他淡淡的說道:「你們不用管它,我稍後會處理的。」

慕正道說完之後就立即掛了電話。

慕正道痛苦的閉上眼睛,他咬著牙,強壓著內心的悲痛,迫使自己能夠冷靜面對將要發生的悲劇。

突然,屋裡又傳來了手機的響鈴聲。

慕正道還以為又是自己的手機響了,他就無力的拿起手機,準備把來電掛掉。

當慕正道看向手機時,才發現他的手機沒有響。

慕正道忙搖了搖頭,使自己清醒了一點,然後就站起了身。

慕正道就尋著聲音從真靈佳兒的包里掏出了她的手機。

慕正道拿著手機一看,竟然是慕正言打來的。

慕正道看了看,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辦。

過了一會兒慕正道就對真靈佳兒說:「潤兒打來的電話。」

恍恍惚惚的真靈佳兒,突然聽到潤兒兩個字時,一下子就來了精神,她慌忙從床坐了起來,然後驚恐的對慕正道說:「潤兒怎麼了?」

慕正道一看真靈佳兒這麼大反應,就忙坐到床邊,扶住真靈佳兒的肩膀說道:「沒事沒事,就是潤兒打來了電話。」

真靈佳兒聽后,竟然也不知道該不該接電話。

真靈佳兒和慕正道就默默的聽著手機的響鈴聲,直到手機不再響了。

手機不響以後,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長出了一口氣。

突然,真靈佳兒的手機又響了,真靈佳兒忙拿住一看,原來還是慕正言打來的。

真靈佳兒看向了慕正道。

慕正道猶豫了一下就忙說道:「趕緊接住吧!別讓潤兒著急了。」

真靈佳兒聽后,就立即接通了電話。

電話一通,就聽手機那頭的慕正言焦急的問道:「媽,你在幹什麼呀?公司里怎麼樣了?我剛剛聽說有小孩子用我們生產的奶瓶被嗆死了。」

真靈佳兒聽到這裡,就覺得心被刀割了一下似的,痛的讓她兩眼發黑。

電話那頭的慕正言仍是焦急的說:「現在網上都已經傳開了,可怎麼辦啊?」

真靈佳兒聽完就轉過臉,深呼吸了幾下,然後故作輕鬆的說道:「你呀!這麼點小事看把你急的,你只管你好好學習,別管這些事了啊,我和你爸會處理的。」

電話那頭的慕正言還是焦急的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

真靈佳兒聽完,強打著精神說道:「你就別操心了,我和你爸會處理的。放心吧,我們一定會處理好的。」

電話那頭的慕正言還是擔心的說:「你和我爸一定要好好的處理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了,肯定會影響到我們恆昌的名聲,拜託爸爸媽媽好好的查看一下我們生產的奶瓶,看看到底有沒有問題?千萬別真的傷害到無辜的小孩子。」

真靈佳兒聽后,還是故作鎮定的說:「好啦好啦,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我和你爸一定會好好處理的,放心好了,都還沒有確切消息呢!也還沒有找到真正的當事人,指不定是個謠言呢!你就別操心了!」

電話那頭的慕正言聽真靈佳兒說完后,就稍微沉默了一下,然後就問:「媽,你們吃飯沒有?」

真靈佳兒聽后忙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才發現都快十二點半了。

真靈佳兒就趕緊說:「我們剛吃完飯,你吃飯了沒有?」

電話那頭的慕正言聽了就說:「我正吃著呢!」

真靈佳兒聽慕正言說正在吃飯,就連忙說道:「那就先不說了,你趕緊吃飯吧!」

電話那頭的慕正言還想多說幾句的,可是聽真靈佳兒這麼說了,就只好猶豫著說:「那好吧!那就先不說了,明天就星期五了,下午我就回去了。」

聽到這裡的真靈佳兒已是淚流滿面,心如刀絞。

真靈佳兒強忍著悲傷,趕緊說道:「好,你先掛吧!」

電話那頭的慕正言沒有像平時那樣,和真靈佳兒打完電話,真靈佳兒說讓他先掛,他就會先掛電話,今天聽真靈佳兒說完后卻說:「媽,你先掛吧!」

「你先掛吧!」真靈佳兒說完后立即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也在旁邊聽著電話的慕正道見真靈佳兒快要堅持不住了,就趕緊拿住手機掛掉了通話。

真靈佳兒看慕正道把電話掛掉了,她就再也忍不住了,立即捂著臉撕心裂肺的痛哭起來。

一旁的慕正道也已經泣不成聲。

「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從門口那裡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正在難過的兩個人,聽到敲門聲之後,都慌忙收了收痛苦的情緒。

「咚咚咚,咚咚咚。」敲門聲繼續響起。

慕正道穩定住情緒之後,就拖著沉重的步子去打開了門。

慕正道打開門一看,他的爸爸正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準備要敲門。

愛情是怎樣煉成的 剛抬起手準備再敲門的慕正義,看門打開了,就慢慢的把手放下了,然後冷冷的對打開門的慕正道說:「都該去吃飯了。」

慕正義也不等慕正道做出回應,他是說完之後,立即轉身就走。

慕正道看著慕正義下樓梯不見了,才關上門,轉身去到了真靈佳兒的跟前。

慕正道直愣愣的站在那裡,心裡躊躇著該給真靈佳兒說些什麼?

已經平靜下來的真靈佳兒,看了一下發獃的慕正道,然後就淡然的說:「去吃飯吧!」

真靈佳兒說完后就從床上起來下了地。

真靈佳兒平靜的反應,讓慕正道有些意外,他稍作遲疑之後,就忙提了一下精神說:「好,去吃飯。」

慕正道就過去想要扶著真靈佳兒走。

真靈佳兒輕輕的推開慕正道的手說:「沒事了,我自己可以走的。」

真靈佳兒說完后,就向門口走去。

慕正道一看就忙快步走到真靈佳兒的前面,先打開了門,讓真靈佳兒出去之後,他就關上門,然後就跟在真靈佳兒的身後下樓。

真靈佳兒和慕正道走到餐廳后,發現慕正義正在等他們吃飯,飯菜也都擺好了。

慕正義看他們兩個人都來吃飯了,就沒等他們坐下,便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看慕正義已經開始吃飯了,就趕緊去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也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三個人默默無語的吃著飯。

他們不僅不說話,甚至是誰也不看誰。

慕正義先吃好了飯,他放下筷子之後,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沉靜的說道:「你們吃完飯以後,都到我的書房去一下。」

慕正義說完之後,轉身就走,也不等慕正道和真靈佳兒回應。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聽慕正義說完之後,就相互看了一下,他們看慕正義已經轉身走了,也就沒有作聲,然後就繼續吃飯。

慕正道先吃完了飯,然後就等著真靈佳兒也吃完了飯。

真靈佳兒吃完飯之後,就和慕正道一起默默的上樓去到了慕正義的書房。

慕正義看了一眼真靈佳兒之後,就輕聲的對真靈佳兒說道:「你坐下吧!」

慕正義說完之後,就打開抽屜里拿出了那個信封,接著又拿出了一本信紙,然後就一併放到了他對面的桌子上。

放好之後,又從桌子上的筆筒里拿出了一支筆放到了信紙上。

看到這裡的慕正道已經是肝腸寸斷,他只覺得胸口一陣陣的灼熱,痛苦的就快要吐血。

真靈佳兒倒是一臉的平靜,她看著慕正義把紙筆都弄好之後,就從容不迫的去拉過椅子坐了下來。

傲嬌前妻你別跑 真靈佳兒坐好后,就不慌不忙的打開了那個信封,然後就拿出那張遺書,把它展開放好之後,就拿起筆氣定神閑的照著寫了起來。

慕正義面無表情的看著真靈佳兒一個字一個字的寫著遺書。

慕正道則站在一旁痛苦的快要崩潰。

真靈佳兒寫完之後,就輕輕的把筆放到了筆筒里,然後就看向了慕正義。

慕正義看真靈佳兒寫完了,就冷若冰霜的說道:「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另外,記得按時去吃晚飯。」

真靈佳兒聽后就僵硬的說道:「好。」

真靈佳兒說完后,就起身邁著疲憊的步子出門去了。

慕正道看真靈佳兒起身走了,就忙看向了慕正義。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