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安站到七爺身邊,「七爺,這個是我常用的,快用完了,給你塗塗。」

說着便按著男人的肩膀,低頭,很緩慢的幫他瞄著唇形。

她頭髮是放下來的,一低頭,柔順的長發便直接垂落,紅潤的小嘴兒微微張著。

皮膚細膩,眼瞳漂亮。

身上就傳了一件白色大T血,衣服直到大腿的位子。

宗政御目光越來越深了。

在慕安安收起唇膏時,他直接起身,把人按在旁邊空的吧枱上。

慕安安驚呼,「七爺,你幹嘛?」

她半個身子都躺在吧枱上,垂被迫貼著吧枱下面柜子。

男人勾起慕安安下顎,「小姑娘,勾我?」

慕安安裝,「七爺,你在說什麼啊?」

宗政御附身,唇瓣若有似無的跟慕安安唇瓣點在一起,「小姑娘,撩人是需要代價的,懂?」

慕安安搖搖頭,身體順着吧枱的順滑,直接從七爺的懷裏滑下去……

她閃的很快,人一下子就蹦到了里卧的方向,「那什麼,七爺,我等下要去找鄭承老師學習,我要趕緊換衣服,不然遲到了。」

「你知道的,這位老師最不喜歡浪費時間。」

話一說完,慕安安趕緊閃進去,用力把門甩上。

七爺還聽到『咔嚓』上鎖的聲音。

宗政御站在原地,大拇指滑過被慕安安舔了一口的唇角,輕笑出聲。

「小姑娘,長本事了。」

他重新回到位子上,隨手拿了手機。

在搜尋引擎上輸入一行字:被小姑娘撩了,怎麼辦?

第二個網址面頁輸入:小姑娘撩完就跑,怎麼收拾?

房間內。

慕安安一鎖上門,整個人就貼在門上,捂著狂跳的心臟。

這太刺激了。

刺激的要死。

想着七爺剛才的樣子,慕安安瞬間有種自己扳回一城的感覺。

慕安安低頭,趕緊把手機拿出來,看着瀏覽器上面幾個面頁。

全都是關於撩男朋友的技術帖。

慕安安一一點了收藏。

慢慢用。

她把手機隨手丟到了床上,十分神氣的進入衣帽間開始換衣服。

收拾完,慕安安拉開房間門。

七爺人還靠在吧枱的椅子上,長腿隨意搭著,正低頭看着手機屏幕。

聽到慕安安出來的動靜,他很自然的將手機鎖屏,丟到一旁。 「白王妃?」葉星不由一怔道:「白芷她怎麼了?」

「那還得從三年前說起。」三十六號咂了咂嘴道:「三年前不知道為什麼,白王妃她竟選擇了公開渡劫……當時有很多人進行觀看,那種場面叫個宏大啊。」

「公開渡劫——」葉星和劉月明不由對視一眼。渡劫本就是極為危險的事情,一般人都會隱居渡劫,偷偷摸摸渡劫,因為渡劫是容不得半點打擾的。可是白芷,卻選擇了公開,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對。」三十六號點了點頭道:「當時小王爺親摔三十六大高手,親自為白王妃護法,任何膽敢窺視的,有其他心思的,一旦越界一律擊殺,絕不容情。」

「後來呢?」葉星忍不住問道。

「那天觀看的人真的是多啊,幾乎宗霸城一些頭面人物,幾乎全部到場了……甚至就連雲三姑娘,也觀看了那一場聲勢浩大的渡劫。」三十六號道。

「雲三姑娘?」葉星忍不住插口問道。想不到他最關心的兩個人,竟然都出現了。

「是的。」三十六號道:「小王爺和霸王不一樣,霸王對於帝京的任何皇族之人,都恨之入骨,甚至只要是帝京的人,都是勢不兩立的……可是小王爺卻提倡,只誅殺首惡,只誅殺那些罪大惡極者。所以雲三姑娘,在霸王城小王爺甚至沒有限制其自由。所以白王妃渡劫的那天,她也是來了……」

「你繼續——」葉星靜靜的傾聽著。

「你們知道,白王妃渡劫渡的是什麼天劫嗎?」三十六號突然笑了笑道。

「你什麼意思?」葉星不由皺眉問道。

而劉月明卻道:「白……白芷她難道不是渡初期劫嗎?我記得三年前我離開的時候,她應該是渡劫初期境的樣子啊。」

誰知此時三十六號卻搖了搖頭道:「如果那樣的話,我自然不會提起了,如果這樣的話,恐怕白王妃也不會選擇公開渡劫了——」

「怎麼說?」葉星和劉月明不由對視了一眼問道。

「白王妃竟然是初期中期後期劫難一起渡,她竟然迎接的是九道雷劫的洗禮,是那傳說中最為厲害的雷劫。」三十六號此時說起,也是一臉的驚嘆。

「怎麼可能?」劉月明有些不能置信,大家渡劫不都是分開渡劫的嗎?

可是此時葉星,卻是深以為然。因為白芷走的壓根就是傳統修者的路子,沒有修鍊任何原力,所以她的天劫,自然便是九道雷劫了。

「不要說你,當時很多人都是不能置信。」三十六號讚歎道:「白王妃不愧是絕世天才,當時渡劫的那種場面,我是畢生難忘了……雖然當時我在最外圍,三十六大護法高手之中並沒有我,即使隔了老遠,也能感受到那種慘烈,那種震撼……」

「你說詳細一些。」葉星現在也是有些明白,為什麼鐵木星空要搞這麼一處,讓白芷公開渡劫了。恐怕一來是讓宗霸城的眾多高手能有所獲,提升宗霸城整體的修真水平,第二卻是為了震懾,為了立威。這從一種側面來說,就是一種『耀武揚威』。

看來以前大家還是有些輕視鐵木星空了,他不光是修鍊的奇才,他更是搞鬥爭的奇才。不但逼的霸王退位,而且讓人看不出絲毫的『逼宮』之意。就連白芷的渡劫,他都要精心利用一番,讓別人看看他鐵木星空的『王妃』渡劫都聲勢這般浩大,一旦渡過就是絕世高手。那他鐵木星空呢?

「三年前那天……」三十六號語音低沉:「整個宗霸城似乎都籠罩在一股龐大的天威之下,似乎就連老天,都不容許這樣的妖孽出現在這世界之上。只第一道雷劫,那種恐怖威勢,那種撼動一切的威能,甚至比人家渡中期劫的威能都要大的多……」

「嘶——」劉月明不由聽的倒抽了一口涼氣,這天劫威力也太恐怖了吧?

但是葉星,卻是絲毫也沒有懷疑。在曾經的天劍門,就記載過渡劫。雖然當時的小世界,人們連化神境都達不到,甚至以為關於渡劫境的,根本就是傳說,是不真實的記述。可是現在的葉星卻明白,那種記述恐怕都是真的,而且就記述的傳統渡劫的真實樣子。

此時聽見三十六號的聲音,又低沉緩緩的傳來:「那種天劫,完全不像是要成就白王妃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它似乎就是要抹殺,要抹殺一切……白王妃前幾道雷劫,還可以支撐的住,尤其是到了后三道雷劫的時候,那是一道比一道恐怖,到第七道雷劫的時候,白姑娘已經身受重傷……」

雖然是三年前發生的事情,可是現在葉星聽起來,仍然是緊張不已,忙問道:「後來呢?」

「而到第八道雷劫的時候,白姑娘終於是進行了激烈的反擊,她利用飛劍術直接攻向雷劫,似乎是要把雷劫攻散。甚至還用『日月爭輝』在周圍進行了絕強的防禦……」

「但是這些都沒有用。白姑娘的進攻,似乎讓得雷劫變得更加憤怒了,它不但沒有消散,反而有壯大的趨勢……這才是真正的天劫,不容許任何人挑釁,膽敢反抗它,只有更加嚴厲更加致命的打擊。」

「快說!」劉月明此時,見三十六號停了下來,也是不由忙催促道。這樣的渡劫,她是見所未見,為所未聞。尤其是隨著原力的崛起,哪裡還能聽到這樣的渡劫——

「後來白王妃的『日月爭輝』,也是被第八道天劫強勢擊潰,白王妃的傷勢也是進一步擴大,她似乎已經失去了反抗之力。但是此時的天劫還沒有完,還在醞釀,還有第九道天劫,最後一道雷劫——」

「甚至當時,我們的小王爺都在高空喊話,『白姑娘,挺住。』」

此時葉星也是雙手緊緊的握住,他的聲音也變得沙啞:「繼續。」

「終於最後一道雷劫,還是來了。那種毀天滅地的氣息,讓我們幾乎所有人,都認為白王妃已經完了……哪裡有這麼搞的,一次性這麼多的雷劫,這也就算了。而且這些雷劫,還都這麼恐怖。這哪裡是渡劫,這分明就是毀滅。可惜了白王妃了,可惜了這樣一個絕世妖孽了……恐怕那個時候,小王爺都認為白王妃完了吧。」

這次三十六號停了下來,他似乎是在回味。但是不管是葉星,還是劉月明他們都沒有催。他們也在消耗,也在理解,似乎也在擔心。

「誰知道在最後一道雷劫下,白姑娘她竟然有所突破……」三十六號道。

「有所突破?」劉月明不由的道:「可是她已經受了那麼重的傷,即使有所突破,她還能抵擋的住嗎?」

「那不是一般的突破,而是覺醒了,或者是頓悟了一種神通。」三十六號道。

「神通?」此時不但是劉月明,甚至葉星,都不由驚聲道。

「是的,是神通……事後白姑娘把那神通命名為『化繭成蝶』。」

「化繭成蝶?」劉月明不由讚歎,「不愧是絕世妖孽,真正的絕世妖孽,我遠遠不能及。竟然在那種關鍵的時候,能領悟神通,非人力可以做到。」

甚至此時,就連葉星也是點了點頭。白芷在那樣的時候,即使修為又有所突破,恐怕於天劫來說,也是杯水車薪的。這個時候,恐怕也只有神通,神通比修為突破要重要的多。

「嗯。」三十六號點了點頭繼續道:「在化繭成蝶的作用下,白王妃最終是抗下了第九道雷劫。但是她本人也被第九道雷劫,給攻擊的差點隕落……」

「雖然說化繭成蝶這神通十分神奇,但是也只是能暫時保住一命而已。吊著一口氣沒有死……」三十六號唏噓道。

「那後來呢?」葉星問道,看來他還是有些低估了第九道雷劫的厲害。即使覺醒了一門厲害的神通,竟然也差點隕落。如果沒有這『破繭成蝶』恐怕白芷這次渡劫,那是真正的魂飛魄散了……

「只要當場沒有死,以我們小王爺的手段,自然是能保住白王妃的性命的。難道你們沒有聽過大回魂玄丹的名頭么?何況天心老人就在宗霸城,有著大回魂玄丹在,白王妃的性命算是無憂了。可是即使如此,白王妃好像休息了半年時間,才慢慢康復。」三十六號一口氣說完了,他也是長長出了一口氣,也可以想象當時場面之詭變。

「大回魂玄丹么?」此時劉月明不由冷笑道:「不是說大回魂玄丹已經沒有了么?甚至天心老人也不在宗霸城么?怎麼我們要用大回魂玄丹的時候就沒有,白芷要用的時候,不但有著現成的丹藥在,就連天心老人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都出現了?」

三十六號很顯然了解內中很多事情,不由笑道:「你們要用大回魂玄丹,也不想想大回魂玄丹何等珍貴,為什麼要給你們呢?」

「可是白芷和雲芊芊,不都說要幫我們尋找大回魂玄丹么?」劉月明道:「雲芊芊先不說了,白芷她可是白王妃,難道都求不到?」

「雲三公主想要得到大回魂玄丹,如果是以前,小王爺還可能贈送。可是現在,除非雲三小姐付出一些代價,要不然小王爺憑什麼贈送?還有白王妃,她現在已經是白王妃了,她不會留著大回魂玄丹渡劫用么?為什麼要送給你們?難道就憑你們師兄妹的關係,就值得了一顆大回魂玄丹?」三十六號冷笑。

很顯然三十六號聽到的消息,也以為葉星和白芷是師兄們關係,而且可能還暗有情愫。

「好了,只要她平安就好。」葉星搖了搖頭,面上也看不出任何喜怒。

「對了,葉星你沒有大回魂玄丹,最終是怎麼蘇醒的?」三十六號不由疑問道。

他作為以前鐵木星空的心腹,自然知道葉星昏睡需要大回魂玄丹的事情。

「你作為宗霸城的主要人物,難道不知道么?鐵木星空沒有告訴你么?」葉星笑了笑道。

「你們失蹤以後,就連小王爺也是不知道,你到底蘇醒了沒有……反正你們的消失,對於小王爺而言,也不是什麼大事。你蘇醒了也罷,沒有蘇醒也罷,還能影響到小王爺不成?」三十六號搖了搖頭道。

「原來我在鐵木星空心中,竟然是無足輕重的小人物。」葉星不由冷笑。

「對了,你還沒有說你是怎麼蘇醒的呢?」三十六號追問道。

「宗霸城的走狗,難道是想探問好消息后,回去好向鐵木星空邀功么?」劉月明不由拔出了長劍,並且眼中殺機閃現。

「你可別——」三十六號忙揮了揮手道:「現在小王爺身邊,能人異士輩出,自從三年前,我就離開了宗霸城了。」

「那你問我們的消息幹嘛?」劉月明聲色俱厲的道。

「我只是好奇問問,你不說就不說,我也不是非要知道。」三十六號忙道。

「告訴你也無妨。」葉星卻是笑著道:「你覺得除了大回魂玄丹,我那樣的情狀,還能蘇醒的了么?」

「也是。」三十六號一副早就料到會如此的樣子,他托著下巴思考著。畢竟『玄湖液』的事情,除了霸王、洛神技、雲飛蒼天等幾人,其他人幾乎都沒有什麼概念的。甚至連鐵木星空,都不知道玄湖液的存在,就更不用說三十六號了。

「那你是怎麼得到大回魂玄丹的呢?」三十六號眼神閃現。

「還說不想知道,問的這麼詳細幹什麼?」劉月明斥道。

「就是好奇問問,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是,隨便閑聊。」三十六號有些憊賴的道。

「這個你還用問么?」葉星卻是笑罵道:「大回魂玄丹不都掌握在你們手中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