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來想去,楊曉紀就問了句:“你想做什麼工作?”

還是讓她自己說吧,楊曉紀是想不到了。

晴淺語也是想了想,方纔說了句:“我什麼都不會,但是我可以學!”

想法倒是不錯,楊曉紀也有了主意,笑道:“那麼你明天就去王者公司,找雅葵楠報到吧,她會教你怎麼工作!”

晴淺語只是點了點頭,起身就回房間去了。

弄的楊曉紀撓了半天的頭髮。

這晴淺語真的是話少冷漠,難以溝通啊。

而在倫國的同一時刻,道格拉斯會見了一位很有實力的客人。


此人名叫‘威廉姆斯’,是倫國非常知名的投資顧問,同時也是一位很成功的經濟學家。

能夠把他請來,道格拉斯可是費了不少的勁。


而威廉姆斯就像個貴族紳士似的,坐在道格拉斯的面前,連喝咖啡的動作都特別的優雅。

他的年紀比道格拉斯小不了多少,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中年人,從他那充滿學識幹練的目光裏,就能看出,他是一個很有獨特思想的人。

當咖啡喝的只剩三分之一杯的時候,這位紳士慢慢的把它放在了桌上,而後才非常有自信的說:“這是個圈套,龍國的那個孩子,想的就是你手裏的資金,根據你給我的資料,楊曉紀的投資領域,不可能在進口的商品上,他就是想通過這個方式,想讓每個人知道,他會這麼做,可實際上,他什麼都不會去做!”

這些話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爲了研究楊曉紀,威廉姆斯幾乎看了所有關於楊曉紀的資料,最後製作成了一個數據表格。

在根據這些數據來分析,楊曉紀想要進口商品,就是想故意的圈道格拉斯的資金,就像前面的幾次。

道格拉斯對威廉姆斯的話,深信不疑,跟着問道:“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威廉姆斯微微一笑:“什麼都不做,除了放棄哈桑,這位皇室的貴族,已經不再相信你了,他現在已經成爲了楊曉紀的幫手!” 威廉姆斯的理由是,哈桑在與道格拉斯的合作中,完全沒有得到任何的利益,反而還增加了與那些重要進出口公司交易的壓力。

所以,背叛總是會出現的,哈桑追求的,不僅是對楊曉紀的打擊,更主要的,是自己的利益,可道格拉斯已經不能給他利益了,背叛自然就會出現。

道格拉斯輕輕的拍拍手,笑道:“果然是倫國最厲害的分析師,你的觀點讓我明白了很多東西,也讓我避免了再次上楊曉紀的當,我該如何的感謝你呢?”

“我不需要感謝,我現在已經在這裏坐了四十五分鐘,我每分鐘的收費是一萬磅,你要給我45萬磅的報酬,這就是你該做的感謝!”

一分鐘就賺一萬磅,這個速度連道格拉斯都很咂舌。

可人家賺的就是這個錢,還讓他避免了杯楊曉紀耍,以及提供了最合理的意見,這麼算的話,45萬磅,這錢花的很值得。


視線回到花城,黑夜已經休息了,城市的上班族也跟着忙碌了起來。

密密麻麻的人羣,走過城市的每條道路,前往自己美好的生活嚮往。

秦晗雅可沒想着今天要去上班,這是休息的最好理由,也是能夠多親近楊曉紀的最好機會。

可楊曉紀卻沒時間理她,原因是哈桑又再罵人了。

“楊曉紀,你的計劃失敗了,道格拉斯決定不會進行投資,而且還解除了與我的合作,現在你還有什麼打算?你還能做什麼?”

少年卻笑道:“你能有點耐心嗎?道格拉斯會給你投資的,你就等着看好了!”

其實楊曉紀自己也覺得,道格拉斯好像忽然變得聰明瞭,貌似能夠看穿他的想法似的。

不過越是如此,楊曉紀就越是興奮。

如果全世界都是笨蛋,只有他一個聰明人,那感覺,估計比死了還難受。

無敵是寂寞的,更是折磨人的。

開始收購所有進口商品的命令,在一分鐘之內分發到了每個分公司經理的手中。

拿到命令的他們,立刻開始了收購計劃。

道格拉斯不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想投資進口商品嗎?

那就把這場戲演給他看看好了。

至於那個哈桑,現在還有用處,楊曉紀還是先把他當做戰友,等道格拉斯那個狐狸上當了,在弄他也來得及。

本想去公司上班,秦晗雅非拉着他去逛商場,對於他們這些有錢的大忙人來說,逛商場的時間,都是很奢侈的浪費。

倆人帶着一系列的保鏢,走進花城百貨。

高檔的消費商場,人可不是很多,而能到這裏消費的,也都是有錢人。

那服務標準,絕對一流,連清潔工,都是滿臉的微笑。

女人對化妝品是最不能抗拒的,秦晗雅看好的化妝品,價格及其的昂貴,只是一個護臉霜,就賣到上萬塊。

楊曉紀的眼睛可不在這些商品上,滿商場的服務員,全都是短裙絲襪大長腿,好幾次秦晗雅問他的意見,楊曉紀壓根就沒有聽見。

可就在這時,櫃檯的周圍又來了一個女人,年紀有三十多歲,臉上到處都是雀斑跟痦子,皮膚還特別的黑,穿着也很一般。

她也想看跟秦晗雅同樣的化妝品,服務員也沒有看不起她,就把那個護臉霜拿給了她。

可楊曉紀就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看,弄的秦晗雅都無奈的說:“你咋這麼重口味啊?”

她就沒有發現,那個女的,有意無意的,往她的身邊湊。


楊曉紀就拽了秦晗雅一把,同時也摁下了呼叫器。


徘徊在周圍的錐子等人,立刻往這邊圍了過來。

就在這時,那個婦女忽然從腰間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向了秦晗雅。

距離實在是太近了,秦晗雅根本來不及反應,當場就嚇的呆住了。

還是楊曉紀反應最快,一把拉開了秦晗雅,可匕首的刀芒,還是在他的手臂上,割開了一道血痕。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婦女顯然就是拼了命也要殺死秦晗雅,匕首再次揮出,這次她要砍的人是楊曉紀。

錐子他們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有匕首的速度快。

畢竟那婦女距離楊曉紀,不過才一米多遠,觸手可及。

就在這電光火石間,櫃檯裏的那位女服務員,一把拿起那瓶護臉霜,用力的扔在了婦女的臉上。

拳頭大的瓶子,在她的臉色炸開了花,白色的濃液,瞬間被血染紅,讓那醜陋的臉,更加的恐怖。

只是這個舉動,就讓楊曉紀有足夠的時間拉開與她的距離。

當婦女再想舉起匕首時,被衝到近前的錐子,一腳給踢翻在地。

驚心動魄的場面之後,就是一陣混亂。

手臂流血不止的楊曉紀,立刻被大家護送到外面的醫療救護坦克內,火舞直接撕下楊曉紀的袖子,好在只是皮外傷,不用縫針。

可破了皮,也很疼啊,滿臉是汗的楊曉紀,先安慰了滿臉是淚的秦晗雅幾句,跟着就無線電錐子,讓他把那個該死的娘們弄回別墅先。

仔細的包紮之後,莫玲先去商場買了套新的西裝給楊曉紀換上,纔想回家,楊曉紀卻說:“等等,我要見見那個服務員!”

如果不是那個服務員在關鍵的時候,用護臉霜砸了那個女魔頭,楊曉紀肯定還會在挨一刀。

關鍵是他這幾天,因爲感覺熱,就沒有穿防彈背心,現在想想還是心有餘悸。

所以,得感謝那個服務員。

回到商場,離老遠就看到一箇中年矮子,在訓斥那個服務員。

“你怎麼搞得,別人打架跟你有什麼干係?你逞個什麼能?還損壞了價值上萬塊的護膚霜,現在人家拍拍手離開了,你說這損失算誰的?”

服務員委屈的低着頭,當時她只想着救人,根本沒有想那麼多,不表揚她就算了,還想讓她自己掏錢來彌補損失,能不委屈嗎?

經理跟着說:“你每個月的薪水是3500,在未來的幾個月裏,你的薪水都得交給商場!”

“我當時可是爲了救人,這麼做公平嗎?” 無論那位美女服務員有多麼委屈,那矮子還是說:“我纔不管你做什麼,你損壞東西,就得自己掏錢買,當時你周圍有那麼多的服務員,爲什麼她們不去做,偏偏你去做?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服務員就是服務員,你還想當經理是怎麼着?”

站在周圍看熱鬧的服務員,不時的傳來陣陣的笑聲跟議論聲。

“活該她被罵,臭顯擺什麼啊,人家那麼多保鏢,顯着她去救啊!”

“可不是嗎,平時屬她最能嘚瑟,這回看她還裝不裝了!”

“最好是讓她滾,省的老是覺得自己了不起,這種人,是最討厭的!”

服務員眼含着委屈的眼淚,低頭不語了。

那個矮子跟着笑道:“如果你不想拿錢也可以,晚上跟我去吃頓飯,我就對上面說,是正常的商品損壞,這樣你就不用花錢買了!”

這個死矮子,不僅無恥,還好色,堆積在臉上的脂肪,就像是畜生一樣的微笑着。

可服務員卻急忙搖頭,並且厭惡的看了這矮子一眼,道:“我還是買吧!”

“給臉不要臉,那你就別想拿到薪水了!”

楊曉紀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假公濟私的混蛋。

手裏有個屁大點的權利,就好像什麼都是他說的算似的。

於是,楊曉紀來到人羣前,先對服務員笑道:“之前你救了我,現在我來對你表示感謝,損壞的化妝品,我買了!”

莫玲立刻把一萬五千塊錢,放在了櫃檯上。

服務員感動的熱淚盈眶,道:“沒什麼,換做是誰都會這麼做的!”

周圍的那些服務員,臉就是一紅。

如果換做是她們,還真的沒有那個勇氣去做。

楊曉紀跟着笑道:“可是她們卻沒有這麼做,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服務員還未說話,那矮子就搶着說了句:“老闆,她叫‘宋淑婉’,是我們商場的優秀員工,我們商場每個服務人員,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

最討厭的就是這貨,還搶着說話,看他那一臉顫抖的脂肪,楊曉紀恨不得一個嘴巴子掄上去。

“那麼你們的優秀員工,是不是都得跟你吃飯,然後還得自己拿錢來買損壞的商品呢?”

“當然,當然不用!”矮子也不過是個樓層經理而已,在楊曉紀面前,都得仰着腦袋說話,有什麼勇氣跟楊曉紀頂嘴?

楊曉紀跟着對宋淑婉道:“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楊曉紀,因爲你救了我,我得報答你,我很欣賞你的工作能力,也正式的邀請你來王者公司工作,你答應嗎?”

楊曉紀?王者公司?

這名頭拋出來,震驚了在場的每個人。

宋淑婉驚訝的差點喊起來,那個矮子的臉,當時就黑了,周圍的那些服務員,把羨慕嫉妒恨的表情,完美的展示在了臉上。

天降福氣啊,就用護臉霜砸了一個潑婦,居然還砸出一個花城第一富豪,從此,這個普通的服務員,就踏入了高端人羣,榮華富貴的生活,指日可待。

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宋淑婉立刻點頭同意。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