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看怎麼像黑社會搖旗喊號子。

…………

劉漢少顧不上感動,望著眼前密密麻麻的的人群,終於開口說道:「我很想知道,你們為了什麼當兵?為什麼打仗?為什麼殺人或者被殺?或許有些人會說,是為了建功立業,聲名顯赫,光宗耀祖,蔭庇兒孫。可那畢竟只有少數人做的到,很少很少一部分。我想,除了那些抓來的,被迫當兵之外,大多數的人也許只是為了一口吃的,因為在家裡活不下去了,所以當兵、賣命!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究竟是誰抓的你們,又是誰讓你們活不下去?是誰搶了你們的土地,殺了你們的父母,蹂躪你們的妻兒?而你們卻反過來,為那些殘害你們至親的人當兵、賣命,去欺壓與你們同樣受苦受難的百姓。這……就是你們想要的嗎?像牲畜牛馬一樣,任人宰割,活的糊裡糊塗,死的不明不白!」

喘上一口氣,劉漢少跟著又大喝一聲:「不! 暖婚,疼你一輩子 我們絕不能這樣!」

為了這段話,劉漢少的嗓子都快喊出血了。有人聽得眉頭深鎖,有人聽得心驚膽戰,皇帝瘋了吧,這番話怎麼聽怎麼像是煽動大家造反似的?然而,更多的人聽得心中感慨,甚至痛哭失聲。

任誰也想不到,呂布竟然從馬背上摘下一個水囊,遞給了劉漢少,同時,還遞過來一個滿含敬意的眼神。

拚命灌了兩口水,劉漢少又說:「我也想當兵,想做一名真正的軍人。我可以告訴各位兄弟,我劉漢少當兵,是為了保護百姓,真正的軍人,就是要保家衛國!今日,我在此新立一軍,名為漢正軍!有人想欺壓我們的百姓,不管他是誰,拿起我們的戰刀;有人想侵略我們的國家,不管他是誰,拿起我們的戰刀;有人想不讓我們過上好日子,不管他是誰,拿起我們的戰刀!」

「戰刀,戰刀,戰刀!」

原本配有環首刀的人,現在都能嘚瑟了,一邊高喊,一邊揮舞著佩刀,好像要獻寶似的。

只聽劉漢少又大聲說道:「你們都是我大漢最好的男兒,是我大漢最血性的勇士!那麼,你們願不願意與我劉漢少一起加入漢正軍?你們願不願意與我劉漢少同生共死做兄弟?」

「願意!願意!願意!」

如此一來,所有的人都能嘚瑟了。

大家的情緒瞬間被點燃,就連呂布都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嗓子。沒事,別羞澀了,沒看盧植和蔡邕這倆老頭也都在使勁地大喊嗎?在眾人近乎瘋狂的呼喊中,劉漢少又做出驚人之舉,只見他將馬尾辮一甩,抓在手裡,抽刀削了下來。

「在此,我願削髮明志,我漢正軍自今日成立,唯一的使命便是:護我百姓,佑我大漢,心存節烈,精忠報國!」

這一次可沒人跟著劉漢少一起喊了,眾人全都嚇得目瞪口呆。只見劉漢少手裡攥著被削下來的馬尾辮,拚命地揮舞著,像個披頭散髮的瘋子,心裡話說,粗話的,憋悶了這麼多年,終於能找著借口剃頭了。 第102章犯二青年多勇猛

……………………………………

連劉漢少自己也沒想到,削髮之舉使得所有人都跪拜下來,愛卿們紛紛叩頭不止,更有甚者還痛哭流涕,好像真死了誰似的。

學渣記得歷史書上好像說,曹操領軍打仗的時候,有一回剛剛下令禁止踩踏莊稼,自己的小毛驢就一腳踩進了田裡,曹操不好意思違反自己的軍令,然後便削下一小撮頭髮,假裝行了砍頭之刑。難怪當初給蔡老頭理髮,老頭哭的要死要活的,看樣子,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可不僅僅是一句話,禮法桎梏早已將人變成囚徒。

正當劉漢少在「瘋中凌亂」之時,只見王鬧鬧抽刀,將自己的頭髮也削了下來,緊接著是趙雲、文聘、陳冉,然後是韋光正、高節也紛紛削髮。

快看,快看,盧植、盧子干也在削髮啊!

蔡邕別提多鬱悶了,當年劉漢少曾經親自操刀,給他剪了一個大背頭,想讓他引領北邙時尚界,結果他還哭的稀里嘩啦的,哪能想到,一眨眼,世風變了。可是身邊沒趁手的傢伙啊,只好找李二娃借菜刀了……

不肯削髮的人還有不少,但是肯削髮的人越來越來,有的人自己削著不順手,就讓旁邊的兄弟幫忙,於是乎,就看見很多人拿著刀劍往別人腦袋上蹭,知不道的,還以為這仗打的得多慘烈呢!

突然,聽到呂布驚恐地叫聲。

「紅昌,你幹嗎?」

啥事能讓呂布驚恐啊?劉漢少一轉頭,看見後面的任紅昌已經解開了髮飾,手拿著劍,好像也要削髮。

「你們女娃就算了吧。」

呂布上前一把奪過任紅昌的劍,沒住口地應和著劉漢少的話,說道:「是啊,是啊,你們算了吧,算了吧……」然後,他把自己的頭髮給削下來了。

全瘋了,一個個披頭散髮的,咱們大漢又不是披頭士的故鄉。劉漢少腦門上好歹還有一根束髮巾,可別人都垂著亂髫,好像要玩「摸老瞎」似的。

咱們不是已經發明出推刀了嗎?

劉漢少腦袋瓤兒靈光一現,立刻招呼任紅昌,吩咐了一番。

正當劉漢少打算就地改編部隊,組建漢正軍的時候,城西突然傳來一段段軍號聲,內容含義是:有敵情,騎兵,數量一至二千人,朝本部方向而來。

在場的大多數人根本不明白是咋回事,趙雲卻已經奔至劉漢少面前請戰了。劉漢少想了想,又喊來徐榮和華雄,笑著對他們說:「去城外打兔子的回來了,你們和老二一起去招呼招呼吧。能不動手,盡量別動手。」

徐榮、華雄原本以為,自己是董卓舊部,就算皇帝不問罪,大概也沒多大希望再度領兵,征戰沙場了。沒想到,皇帝居然和他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派活兒,這份信任自然而然,彷彿他們一直都是他的部將,就該聽他的。徐榮、華雄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滋味,好像不好受,又好像挺好受。

「有違聖命,提頭來見!」

徐榮、華雄帶著城裡的西涼兵馬,隨著趙雲一起直奔西門而去,劉漢少則分派人手,準備整編部隊。

…………

胡軫奉董卓之命,半夜出城,哪想到在外邊溜達一圈回來,城門關上了。守城的將官,自己一個都不認識,死說活說就是不給開城門。哎呀,胡軫這個小暴脾氣,要不是自己帶的都是騎兵,沒梯子,早下令攻城了。

劉辟算是比較沉穩也有些智謀的人了,可是現在站在城頭上也急眼。俺這麼多年什麼沒見過,讓你一個糙貨杵在城下邊兒胡嚷亂罵,要不是有軍令在身,死守城門,俺早下去砍你了。

還好,沒多大一會兒,趙雲、徐榮、華雄一起來到城頭,劉辟向趙雲敬禮,回報了一下情況,便再也不肯出面搭理城下那個糙貨了。

徐榮走上前去,向著城下說道:「文才,董卓犯上作亂,已被陛下就地正法。陛下念我等乃是聽命而為,不予追究罪責。你還是快快放下兵戈,向陛下請罪去吧。」

別看胡軫有「文才」這麼個斯文的表字,其實為人特別暴躁、狂妄,好像自己就是世間第一猛將,除了馴服於董卓之外,逮誰都瞧不上眼。俗話說的好,人對脾性狗對毛,董卓也夠暴躁,所以就喜歡胡軫這個「猛勁兒」,引為心腹。

自己半夜出城,晨了個練,廣場舞都沒敢跳,回來就全變樣了?董公公死了,還是被小皇帝就地正法。也不看看小皇帝那個慫樣,這話說出來誰信哪?

胡軫不信徐榮的話,滿嘴污言穢語,罵的更起勁了。一會兒罵徐榮是遼東蠻人,勾結賊子陷害董公公,一會兒又罵華雄吃裡扒外,忘恩負義,然後還揚言要攻破城門,將眾人全都宰了。

原本徐榮是部都尉,胡軫是騎都尉,前陣子董卓大肆賞官賜爵,雖然徐榮升任校尉,但是胡軫變成中郎將了。這也是徐榮混的憋屈的表現,自己可以不計較官職高低,但是不能容忍胡軫這種蠢才胡亂吆喝,指揮自己。要不是因為皇帝說能不動手,盡量別動手,自己真是懶得開這個口。

華雄更痛快,向趙雲一抱拳,說道:「趙將軍,請允卑職出戰。」

別看趙雲細皮嫩肉年紀小,可這是皇帝親自派來的,眼前這個微妙的形勢,華雄就算內心再驕傲,也得客客氣氣,給足面子。

趙雲心裡也有小算盤,戲志才分派任務的時候,說要他與文聘一起,隨高節鎮守宮門,得面對幾萬大軍。當時給娃興奮的,比娶媳婦還高興,結果……就跑出來一個董旻,還讓王鬧鬧給叉走了。現在好不容易又跳出來一個胡軫,他哪捨得給華雄啊?

腦袋瓤兒一擰,趙雲來了詞兒。

「華將軍忠勇,陛下深知。然而將軍畢竟與胡軫是同僚,亦是同鄉,恐外人不知內情,還道將軍不念情分,徒惹非議。不如此戰就交給雲,前去會一會這個胡文才,兩位將軍意下如何?」

你是皇帝派來的,你說咋樣就咋樣吧。雖然華雄對趙雲是否能打得過胡軫,深表懷疑,但是自己之前不過是一個都尉,現在趙雲一口一個將軍地叫,客氣的華雄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趙雲是出城了,但是徐榮、華雄也不能閑著,一起出去為趙雲掠陣。可是趙雲這邊還沒擺好陣勢呢,只聽胡軫軍后,傳來一聲大喝:「并州張遼奉詔,誅殺國賊董卓!只辦首惡,不問脅從。爾等速速投降,否則定斬不饒!」

…………

當初何進招邊軍進京,丁原手下張揚、張遼是先遣,何進嫌他們帶的人少,又讓他們各自回去募兵。等到張遼回來,不單何進已死,就連老上級丁原也死了。張遼正不知道該怎麼辦呢,搜狐的人突然聯絡上他,下達了陛下的密詔。張遼原本募到了千八百人,呂布殺丁原的時候,自動散夥的不少,這些人也都被張遼又攏巴到了一起,接到的命令就是盯住董卓在城外的部隊。

現在張遼這支人馬,足足三千,而且多為并州舊部,已經封住了胡軫部西逃的道路,只看他是戰還是降。

雖然趙雲沒聽過張遼的名號,但是詞兒都是編好的,肯定是自己人啊。 楚楚可欺 只不過,趙雲對於張遼的出現,沒啥好感,心中暗罵:粗話的,又來一個搶生意,二哥就是想練練手,咋就這麼難?

於是,驚人的一幕出現了,趙雲也不等徐榮、華雄列好陣勢,單人獨騎就向胡軫這邊沖了過去,一邊沖還一邊吆喝:「文才快跑,後邊那小子是來抓你的!」

「文才。」

聽聽,喊的多親熱!

胡軫當時就懵圈了,心裡話說,不是你要抓我嗎,關後邊那小子啥事?不對,好像後邊那小子也是來抓我的,你倆都不是啥好娃!

張遼也愣了一下,不過反應比較快,馬上明白了趙雲的意圖,這是要搶先下手啊。於是,張遼猛一拍馬,也單人獨騎殺了過來。

留在城頭的劉辟等人都看傻眼了,前後都是兩三千人,圍著人家一千多人,勸降就好好勸唄,偏偏兩個主將都犯二,單人獨騎,一前一後的追著人家搞事情。

眨眼之間,趙雲已找上了胡軫,張遼也殺入了胡軫后陣,趙雲的長槍寒光點點,張遼的大刀銀光片片。

從劉辟站在城頭上這個角度來看,張遼比趙雲可威風多了,他是衝擊人家陣后,遇到的都是小兵兵,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呢,已經被他撂倒殺了過去。大刀左右翻飛,戰馬片刻不停,張遼單人獨騎,直接把胡軫的后陣殺透了。可是處在徐榮、華雄這個角度來看,大家全驚呆了。

胡軫,董卓軍中一員猛將,整個西涼也算是叫得上字型大小的人物,在趙雲手下沒走完三招。

挑一槍,抖一槍,噗……

華雄咽了口吐沫,暗自盤算,自己在呂布手下能走三十多招,打胡軫估計也得三十來招,那麼,呂布打胡軫,需要用幾招?難道這個趙二將軍比呂奉先還厲害?

張遼策馬來到趙雲近前,看了看地上的胡軫,感覺自己的菜硬是被人從嘴邊兒叨走了,不由得瞪了趙雲一眼。

哎呀,小娃,還敢瞪你二哥。

趙雲也瞅了瞅張遼,然後……抬手就是一槍! 第103章削髮明志漢正軍

……………………………………

見趙雲一槍刺來,張遼舉刀相迎,同時大喝一聲:「自己人!」

耍個賴皮,趙雲渾不在意地說:「我知道啊。我就想試試你娃是脾氣大點,還是力氣大點。」

張遼心裡這個氣喲,自己的菜被人叨走了不說,還被人擠兌,登時怒喝:「那你不妨再試試某家的刀!」說著,也向趙雲攻出一招,刀勢帶風,嗚嗚作響。

「來的好!」

一聲大喝,趙雲抖槍相迎。

就在胡軫的屍體旁,張遼、趙雲,刀來槍往,打的難解難分。城上城下,前前後後,全都被雷了個外焦里嫩。就連胡軫的兵也漿糊了,心裡話說,他們不是一夥的嗎?我們該算哪邊的呀?其中有個膽兒大的,向前走了兩步,問道:「二位將軍且住。我們……到底應該向誰投降啊?」

「閉嘴!」

張遼、趙雲竟然異口同聲地大吼,完事瞪了對方一眼,又異口同聲地吼道:「滾開!」

哎呀,還敢學我說話!

兩人手下頓了一頓,突然又同時發招,掐起來了。

話說趙雲真是被劉漢少帶壞了,一會兒耍賴皮,二會兒耍心眼,最最會的還是放飛自我。上回看見典韋,上手就要跟人家試巴試巴,這回看見張遼,覺得這小娃有手段,也要掂掂斤兩。張遼其實也好不到哪兒去,之前除了比較佩服一個呂布之外,長這麼大還真沒遇到過對手。現在躥出來一個白臉小娃,搶自己的菜不說,還敢擠兌自己,就算他是自己人吧,不教訓教訓,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好么,敢情張遼還覺得自個兒挺有理的。其實他和趙雲倆人,都是血氣方剛,勇武過人,二起來沒邊,傻勁倒十足。可是你們就算再喜歡比武,好歹也等到把正事辦完之後啊。旁邊還杵著一千多號呢,敢情在你們眼裡,這些全都是土雞瓦狗么?

是!

趙雲、張遼就在兩軍陣前,噼里叭啦,打的不亦樂乎,還真沒把胡軫這一千多手下放在眼裡。

徐榮、華雄相顧無言,只能從對方的小眼神里解讀彼此的心思。

某榮心道:幸虧咱倆沒站錯隊伍,要不然,肯定比胡軫還慘。

某雄暗曰:是啊,是啊。話說現在的小娃都這麼猛嗎?來一個,藝業驚人,再來一個,出手不凡。

某榮又心道:你會的詞兒挺多啊。再再來一個,咋辦?

某雄又暗曰:嗯,俺回去得多看看書。

張遼、趙雲倒是玩嗨了,可是張遼的兵在陣后,不太了解情況,主將都衝進去了,他們還能多等么?所以,張遼的兵護主心切,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向胡軫手下發起了「亂套式」衝鋒。

「別打了!」

「你娃怕了?」

「二哥怕你個毛線!再打,這些人要被你的兵殺光了。」

趙雲說著,丟下還有點發愣的張遼,撥馬向胡軫手下右側圈了過去,一邊跑,一邊喊:「放下武器,投降不殺!」

張遼此時也反應了過來,撥馬向左側圈過去,學著趙雲邊跑邊喊。

恰在此時,洛陽城西門大開,高節率領幾萬人馬,浩浩蕩蕩地走了出來。原本劉漢少想就地改編部隊,但是人數太多,不好歸置,所以就由高節帶著前往洛陽城西邊的平樂觀。當初劉宏在那裡耀兵,足足能容下十幾萬人。張遼派兵看押住胡軫的手下,前去向高節彙報,然後便帶著人一起前往平樂觀。

…………

劉漢少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已是頭戴旅行帽……好吧,是長檐帽,身著新軍裝,皮帶束腰,腰懸佩刀,長褲、皮靴,靴子上還釘這閃亮的銅扣。全身上下,一黑到底,只有軍帽上一圈金色絲絛與肩上所掛綬帶分外耀眼。整個人往那兒一站,筆直筆直的,說不出的精神、英武!

當初王鬧鬧他們下山的時候,劉漢少就親口答應過,回來給他們發新軍裝。這套軍裝是劉漢少按照後世的風格讓杜娘她們做出來的,其實和北邙校服沒有太大區別,關鍵是樣品做出來之後,大家都覺得上衣比較短,有些不雅,所以又在衣擺上加了一圈兒,好像戰裙一樣,能夠前掩襠,后遮臀。

幾萬人眼瞅著「新潮皇帝」策馬而來,既沒等上訓話,也沒等著福利,先看了一出好戲。高節回報了趙雲、張遼圍剿胡軫的經過,劉漢少登時就翻了臉,將二人招到近前,上去先踹了趙雲一腳。和劉漢少在一起呆久了,趙雲有點滑頭,看見劉漢少踹過來,扭胯一閃,似乎是踹著了,其實全沒落實。

「老二,立正!」

這一回,趙雲不敢再躲,由著劉漢少一頓踹,後來直接撲倒在地,雙頭抱頭,一副任人宰割的悲慘模樣。 無限之次元幻想 站在一旁的張遼看著解氣呀,該!讓你娃跟俺搶人頭。可是腹誹未完,只見劉漢少轉過身,奔著自己就來了。張遼可不敢跟劉漢少耍滑頭,身體站的筆直,硬挺著一動不動。踹了幾腳之後,劉漢少心裡話說,這還是個犟種,你也躺地上,給哥個面子,哥不是不踹你了么。劉漢少一腳踹在張遼腿彎上,跟著又補上一腳……這一回張遼是真扛不住了,像趙雲一樣,撲倒在地,只是沒雙手抱頭而已。

「你們兩個也算帶兵打仗的人?自己不要命,別連累兄弟呀!仗著手上有點本事,就敢小視天下,橫行無忌了是不是?知不知道戰場之上,刀槍無眼?玩了一輩子鷹,讓鷹啄瞎眼的大有人在!你們覺得自己小命不值錢,哥還覺得金貴著哪!真出點什麼事,讓哥怎麼辦?你們說,讓哥怎麼辦?」

劉漢少一邊踹一邊罵,末了還來了一句:「滾一邊去,每人一百個俯卧撐!」

張遼萬萬沒想到,讓自己心潮澎湃,惦記多少天的新皇帝,竟然一見自己的面兒,就踹了一頓。可是為毛又挨打又挨罵,自己心裡還覺得熱乎乎,挺感動的呢?難道自己心理有問題?

處罰下來了,只見趙雲突然從地上爬起來,跟沒事人似的,向著劉漢少一個敬禮,高聲回答:「是!」

張遼看不懂新軍禮,也不明白啥叫俯卧撐,有點可憐吧唧地求助趙雲,悄聲問道:「啥叫俯卧撐?」

「別廢話了,跟二哥走吧!」

倆人來到牆根,眾目睽睽之下,只見趙雲往地上一趴,做起了一種很容易讓人想歪的動作。

「學著點,快跟我一起做。」

在趙雲的催促之下,張遼也只得趴在地上,試著撐了幾下胳膊,小聲問:「這就叫俯卧撐?好像沒啥難的嘛。」

趙雲真想堵住張遼的嘴,可惜已經被劉漢少聽到了,指著許褚、典韋說道:「你倆過去,壓上!」

許褚、典韋樂呵呵地來到倆人跟前,一屁股就坐在了倆人腰上。張遼沒玩過這個,差點被許褚壓吐血,趙雲趴在地上,還小聲地嚇唬典韋。

「死胖子,你等著,看二哥回頭怎麼收拾你!」

典韋多老實呀,當時就找人哭訴了。

「報告陛下,趙旅長嚇唬我!」

於是,遠處傳來了劉漢少的怒喝:「再加一百!」

…………

在京部隊開始全面整編,原本大家以為這不是什麼大活兒,主要就是皇帝發發福利,給大家升陞官,結果福利沒見到,大家差點累折腰。

首先,劉漢少要求當兵自願,不想再當兵的也不勉強,其次還要全部篩選,將不合格的老弱都刷下來。不過,到底是京師精銳,不合格的少,不願意當兵的更少。京師五營,西園八校,禁軍衛士,巡城屯兵,涼並舊部以及嵩山旅和北邙營,最後整合在一起,挑選出六萬多人。這就把負責挑選兵員的將官累了個半死。

然後,不能讓大家都垂著亂髫啊,當初製作推刀的研究小組成員又充當起了理髮師,就算髮揚傳、幫、帶精神,找來一些幫忙的人,可是一下子要剃幾萬個腦袋,也足夠累吐血一撥。

問題又來了,新軍裝沒準備夠,只有四萬多套。杜娘帶著北邙原班人馬以及宮裡的宮女,包括曾經的那些美人、采女,日夜不停地加緊趕製,又累毀一撥。

軍官的軍裝和劉漢少穿的那一身差不多,只不過軍帽上用的是紅絛,另外,沒有綬帶,那屬於軍禮服飾,但是有肩章。兵士的軍裝沒有上口袋,軍帽上也沒有絲絛,另外,只有布鞋,但是有整套的棉衣棉褲,秋衣秋褲以及小褲衩。對於大多數兵士來說,這其實就已經算福利了,面對即將到來的冬天,至少能先穿暖。

最後,六萬多人組建了十四個旅,一個加強團。十四個旅以各自的編號區分,而加強團的全稱則是「燕雲皇家近衛團」,除了由韋光正擔任團長之外,其他各部營級以上職務,均暫無任命。

「燕雲皇家近衛團」好像有點拗口,可是劉漢少既捨不得「燕雲」,又想標註個「皇家」,就是想把二者牢牢地捆綁在一起,於是就有了簡稱「燕雲團」或「近衛團」。這可是新皇帝劉漢少第一個以「皇家」冠名的部隊,所以剛一成立便如日中天,好幾萬的將官兵士們,人人以能夠進入燕雲團為榮。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