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就見他身形一晃,人原地消失,在出現時,人已經在兩個北協高手身後。

雙拳齊出,轟像兩個北協高手!

轟!

一聲巨響,兩個北協高手直接被林辰轟擊的粉身碎骨,化爲齏粉。

實力啊,達到了林辰這個境界,先天巔峯的高手,他舉手之間便如捏死螞蟻一般容易。


滅了兩個北協高手,林辰並未就此停手,恰恰相反,真正的殺戮纔剛剛開始。

就見林辰身形亂閃,快如閃電,直接朝着北協一方人馬衝去,而隨着他所過之處,北協高手不管男女,不管是什麼修爲,一招之下,必定覆滅,化爲齏粉,化爲飛灰!


眨眼的功夫,北協高手便不知道被林辰滅殺多少。

剩下的真武大能們,見此情景,全都嚇傻了。

隨後,就見白家家主白鳳九,第一個反應過來,掉頭就跑啊!

“完了,林辰醒了,金骨大成,堪比真武巔峯,沒人是他的對手的,跑啊!”

這貨第一時間選擇跑路,選擇棄所有人於不顧。

他這一跑,跟來的白家弟子更是二話不說,掉頭就跑。

家主都跑了,他們自然沒有留下送死的必要,而白家這邊跑路,對於北協這邊,也是不小衝擊,軍心瞬間就亂了,加上林辰的屠殺,不少人膽寒之下,竟然也選擇掉頭就跑。

“給我站住,給我站住,我看誰敢跑!”


周大偉見狀,肝膽俱裂啊!

如果北協跑了,那就剩下他老哥一個,到時候林辰豈不是想要捏死他就捏死他,他周大偉就徹底完了,所以,北協不能撤退,絕不能讓他們走掉。

聯手,聯手滅殺林辰。

只要林辰死了,他們就還有一線生機,就可以翻盤!

大喊了一聲,隨後,周大偉轉頭看向上官雲端:“上官會長,你快下命令,穩住軍心,咱們現在的對手就一個林辰而已,其他人不足爲懼,咱們聯手,滅了林辰,還是可以贏得。”

“這樣,上官會長,如果你能跟我聯手滅了林辰,奪下門主之位,我願意率領龍門上下,依附北協,到了那個時候你們北協便是華國第一,你就是實至名歸華國修行界領袖了!”

“你想想,到時候你將是何等的風光啊!”

生死危機之下,周大偉立刻甩出重利,而他這一招,還真奏效,說到了上官雲端心裏了。

上官雲端頓時兩眼放光啊! 上官雲端野心極大,自從創立北協之初,他的目的就是征伐天下。

他要成爲成爲華國修行界上,那個唯一的霸主,真正的真神。

不可說,他這野心確實的大,一個區區的真武大能,卻要統治華國修行界,也是沒誰了!

而如今,隨着他幾十年的經營,北協的勢力越來越大,距離他料想的這一步,越來越近,甚至於可以說,如今華國,能和北協抗衡的,也就剩下龍門一家組織了。

而如今,只要龍門一滅,那麼,他北協就是華國第一組織,可以順利登頂。

北協作爲華國第一組織,而他是北協第會長,自然是華國修行界唯一了。

周大偉的一下就說到了上官雲端的心坎裏了!

“好,周大偉,這可是你說的,如果你不兌現,別怪我滅了你!”

“那就是就一塊弄死林辰!”

“咱們這個多真武大能,就不信滅不了他一個金骨大成!”

“傳說畢竟是傳說,我就不信,一個區區金骨大能真的如傳說那般牛!”

“好,那就一塊,說好了!”

周大偉眼中終於恢復了些神采,不似當初那麼驚慌了。

正如上官雲端所言,他們算上白鳳九,一共四個真武大能,沒理由怕林辰的。

真武大能是什麼,那可是這個世界最強的戰力之一。

華國真武大能也就那麼幾個,而放眼全世界,能到真武大能境界的,也就是幾十人而已,這幫人,代表的就是世界上最頂尖的力量,三個真武大能合手,實力不言而喻。

他們自信,哪怕是那傳說當中的真神境界,也可一戰。

當然了,這是他們想的,關於真神,在地球,早就存在於傳說當中了!

上官雲端表明了態度之後,隨即便聽他朗聲大喝道:“北協子弟聽令,今日,給我死戰,今日,如有一個人不戰而退,臨敵怯懦,我就廢了你們的修爲,扭斷你們的腦袋!”

“我上官雲端代表北協,命令你們,隨我伏魔!”

上官雲端口中的魔,自然不是別人,正是林辰了。

周大偉聞言,也跟着大喊道:“對,伏魔!”

“今日,如是能伏誅魔頭林辰,我周大偉一定不會虧待諸位……我周大偉在龍麼做玄武堂主這麼多年,也多有家資,如果助我誅殺林辰,上位門主,每人賞賜一千萬,不只如此,我龍門之內,如果你們看重的寶物,儘管取走便是,我絕對不會吭半聲!”

爲了能得到門主之位,爲了能滅殺林辰,這個周大偉也算是豁出去了。

而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好,那就跟林辰拼了,殺,殺光龍門這羣雜碎!”

“哈哈,周堂主,這可是你說的,如果你不兌現,可別怪我們不客氣!”

“殺啊,滅了龍門,龍們的寶貝就全都是我們的了!”

一羣人,爲了重賞,一個個的全都眼紅了,跟紅眼兔子一樣。

當然了,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腦殘無知!

“可是,可是我們還有勝算嘛,人家可是金骨大成啊!”

“我,不想,我不想要什麼財寶,我只想活着!”

“跑啊,有錢讓他們賺吧,反正我不賺了!”

不少人還是選擇逃走,不想白白的就這麼送死。

然而,就在這時,上官雲端落到了那帶頭逃走之人面前,一掌摁在了對方的腦袋上。

就聽咔吧一聲,一個北道協會的弟子,就這麼被他捏爆了腦袋。

“竟然敢違抗本會長的命令,該死!”

“我最後說一句,誰敢臨陣怯陣,不戰而逃,那就是死!”

北協衆人,眼見着上官雲端大發神威,連本門弟子說殺就殺,一個個全都傻了。

隨後,一個個的便是驚恐萬分啊。

雖然很不情願,但是卻再也不敢違逆上官雲端,臨陣潰腿了。

上官雲端做北協會長多年,在北協頗有積威,加上此刻大怒殺人,更沒有人敢違令了。

“哼,一羣傻逼,那你們就留下死吧!”

“不過,你們得先等等,等我處理了私人恩怨,剩下才是你們!”

而與此同時,林辰淡漠冷笑,話音未落,就見就在這時,忽然,林辰化成一道金光,從北協人羣當中一穿而過,直接衝向了白家白鳳九所在的位置。

正好穿過北協衆人,而隨着他所過之處,頓時間,隕滅魂消的北協高手不計其數。

還是那句話,以林辰現如今的實力,普通的先天弟子,已經不足以成爲他的對手了,甚至於,在林辰面前,先天修行者,就是一羣蚍蜉而已,隨他滅殺!

眨眼之時,又有二十多個北協弟子隕滅當場。


而林辰在滅殺了他們之後,並沒有就此停下,穿過人羣之後,直接朝着山下追去。

一眨眼的功夫,追上了逃走的白鳳九。

閃身之間,林辰擋在白鳳九還有一衆白家子弟面前,臉帶冷色。

往哪一戰,整個人渾如一尊殺神,畏服四方。

白鳳九乍一見林辰,嚇得他雙腿一陣發軟啊!

“林辰,我們之間不過是一場誤會而已,這樣,林辰,咱們和解怎麼樣,我發誓,我白家從今往後,不再跟你林辰爲敵,永遠不……”

“草,你覺得我會信嘛!”林辰撇嘴,隨後,就見林辰冷冷一笑道:“白鳳九,就你這小人,和足以取信於我,不過,就算是你說動與我,也沒有用!”

“從你白家對我做的種種,便已經註定,你我兩家已然是水火不容了!”

“嘿嘿,另外,剛纔你跟我說的話,我也聽見了,看你的意思,是不屠我林辰不快啊!”

“呵呵,不巧,我也早就想滅了你白家了!”

“擇日不如撞日,今日,咱們就老賬新賬一塊算了!”

“今日,就是你白家滅種之時!”

說着,林辰根本不給白鳳九再說話的機會,眼中殺機一閃,隨後,一拳朝着白鳳九轟了下去,一拳打出,虛空震盪,空氣更是形成漩渦狀,朝着白鳳九瀰漫裹挾而去。

一拳之威,雖然不是林辰的全力一擊,但威力之強,已經足可披靡真武巔峯全力一擊。 “真武巔峯!天哪,這怎麼可能!”

而白鳳九,感受着林辰一拳轟擊而下,感受着拳頭之中帶來的威力,他都嚇瘋了。

真武巔峯啊,而他纔是真武初期,怎麼可能是林辰對手。

哪怕他使出吃奶的力氣,也不可能當住一招啊。

“跑,跑啊!”白鳳九立刻發出一聲尖叫,跟着,立刻掉頭就跑。

恨不得張四條腿,朝着上官雲端的方向狂奔而去。

“上官會長,救我,救救我啊!”

此刻的白鳳九,那裏還有一方門主的威勢,簡直倉惶如狗一般。

“家主,家主救我們啊!”

“不,不要啊,我們不想死,家主救我們!”

“白鳳九,你個王八蛋,我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而白鳳九這一跑,無異於把跟着他跑的白家子弟給坑了,他身後跟着的白家弟子可遭殃了,在謾罵聲中,林辰一拳,直接砸在了人羣的當中,頓時山崩地裂。

轟!轟!轟!

一羣白家弟子所在的地方,在林辰一拳砸下之後,立刻地裂山崩,草木紛折!

十幾個人,隨着林辰一拳砸下,十幾個人頃刻之間化爲齏粉,血肉橫飛。

這些人也都是白家的精英弟子了,但是,卻是在林辰一拳之下,他們根本擋不住這滅卻之力,頃刻間粉身碎骨……可見,林辰的實力到如今,已經何等強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