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季之森運動公園——

蘇雪立於樹幹上,場地上,昨天的四人正互相握手中:“嗯,看來沒有遲到,這應該是第一場啊。”

橘杏聽到蘇雪的聲音,回頭一望,高興地揮揮手說:“小雪!這邊這邊~”

“啊,小杏。”蘇雪一跳躍到橘杏旁邊轉了個圈緩衝壓力,剛站穩橘杏就敲了蘇雪的腦袋說:“喂喂!小雪,你到底有沒有女生的自覺啊?你先穿裙子誒還敢跳來跳去?!”

“嘛~反正有內褲擋着,別人看不見啦。”蘇雪無所謂地一擺手,結果又遭到了橘杏的“爆慄”。。。“好啦好啦,下次我注意一點啦。”

“這還差不多!”

“吶。。。小杏,我能去樹上坐一會而麼?好睏啊。”

“嗯?昨天沒睡好麼?”

“啊,昨天有個神經病人在我家亂嚎啊,今天早上剛治住。”

“那比賽怎麼辦?”

“放心啦我會看的,那麼待會兒見喲~”蘇雪又躍回樹上。。。

“喂!小雪!”

“哦哦,下次會注意一點的啊~”

“。。。”

在樹上靠得太舒服了,蘇雪一下子就睡了過去 ,隱約聽到了某些不良的。。。“嗯。。。啊。。。嗯。。啊。。。”的聲音,之後蘇雪就完全睡過去了。。。。

青學對玉林,全觀單打和雙打是-0。青學勝,蘇雪肚子餓了,探頭,橘杏已經走了,啊,去吃飯吧,可是要去哪裏吃啊?嗯,算了還是不吃好了。。。蘇雪跳下樹,悠悠地向前走。。。。

“爲什麼不讓我看看你的手臂呢?你有些祕密隱藏着吧?”男人拉住另一個帥氣的男人笑得猥瑣。。。

“什麼祕密呢?我也想知道喲。”慵懶地女聲響起,那個猥瑣男人的手被蘇雪撞開,蘇雪回頭說:“喂,你誰啊?本來好好看帥哥飽餐一頓中午可以不用吃飯的,現在好了,你參和進來幹嘛啊,我的秀色可餐大宴全被你毀了哦。”

“你!”

“看你這個樣子我突然想詛咒你了喲。”蘇雪嘴角劃過詭異的角度:“祝你,被不動峯狠狠擊敗。。。我的詛咒可是很準的喲~”

“好了蘇雪,不要嚇到人家了,我們走吧。”不二笑如春風,越笑越冷。。。

“唔。。。”蘇雪跟上手冢和不二,打招呼:“啊,好久不見啊兩位~”

“好久不見...”不二一下子睜開了冰藍地眼睛,幽幽地注視蘇雪,驚的蘇雪一身冷汗,手冢對蘇雪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蘇雪爲什麼會知道那個九鬼會輸給不動峯呢?柿之木中可是第二種子隊,而不動峯卻是非種子隊哦~”

“哦~那個人原來叫九鬼啊,不知道誒,我說過我的詛咒很準的哦~再說不動峯...嘛~任何比賽都會有一匹黑馬脫穎而出,像越前不就是一匹黑馬麼?”蘇雪笑着說:“說起來,這裏髒東西很多哦~”

天空撕裂出一條縫,在不二閉上雙眼的瞬間,蘇雪放出一束“白雷”,貫穿剛出來的虛...蘇雪打了個哈欠說:“唔...還是沒有睡飽啊,你們繼續走吧,我去那邊睡一下...”

“不要大意!”手冢一臉嚴肅地說了一句話而不二燦爛地笑着說:“要小心哦~”蘇雪被笑地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僵硬地走向綠皮茂密的地方...

“不二,走吧。”手冢看了一眼回望中的不二,說:“不要分心。”

“是~”不二繼續笑...

豪門契約妻:BOSS寵入懷 接下來是青學對戰不動峯,第一局河村和不二對戰對方的戴頭巾的光頭石田和一個看上去平凡的櫻井,網球什麼的蘇雪也看不懂,就覺得。。。他們的動作好慢啊。。。不過對於人類來說這樣的運動神經已經算好了吧?

“那個。。。要喝水麼?”井上記者拿着瓶飲料問着。

“不,不用了。”橘桔平回答,兩人坐在噴泉上聊天,談到了去年不動峯爲什麼退賽,無疑使學長欺負學弟,橘桔平帶領着學弟創建了另一個網球部,結果那羣學長帶着教練去找橘桔平他們的麻煩,橘桔平被欺負之後忍無可忍實行反擊,結果被報道成“暴力事件”。

嗯。。。現在的不動峯可有一個可憐又可悲的歷史啊。蘇雪瞥了那兩人一眼,注意力回到球場上。

蘇雪又打了個哈欠,看着場地上的球到了對方範圍卻沒有彈起來,聽他們說,那玩意兒叫燕回閃?

不動峯的石田揚了揚握着網球拍的右手,在打球的過程中,回到球場的橘桔平做了個“1”的手勢,石田打出了不動峯所喊出的“波動球”,河村艱難地打回去了。蘇雪咋舌,這個球自己都不敢去接啊,可是河村卻把它打回去了,嘶~好疼的樣子。。。

石田想再一次打出了“波動球”,但是球穿過網球拍,打到了地上,阿拉,球拍壞掉了,但是河村的手臂應該也壞掉了,不二很明智地喊出棄權,河村纔不甘心下場。

然後說菊丸和大石的比賽,蘇雪沒興趣看,雖然菊丸打球很有意思,但是穩贏啊~沒壓力,天開始有些暗了,過了一會就下起了大雨,蘇雪翻身下了樹,喃喃:“嘖嘖嘖,怎麼又下雨啊,本來還想好好睡一覺的,但是突然打個雷什麼的自己不久被劈死了嘛,現在怎麼辦呢?沒去處啊混蛋。。。嗯?手冢應該不介意我去他們那裏避雨吧啊?”

蘇雪點點頭,往青學正選那裏走,一個響轉出現在手中旁邊,踮起腳拍了拍手冢的肩膀:“喂喂,手冢。”

手冢回頭,看見是蘇雪,就又看比賽去了:“有什麼麼。”

“不介意我來這裏避雨吧?”蘇雪笑着問道。

“啊。”手冢頭也不回地回答,蘇雪忍住給手冢好人卡的衝動,坐手冢旁邊,然後那羣人才現蘇雪的存在,桃城興沖沖地說:“啊,蘇雪學姐,你有沒有來看我們和玉林的比賽啊?看到沒有?”

“看到了看到了,雖然沒有看完,但是我聽到了某兩位帥哥的銷魂叫聲喲~”蘇雪“哈哈”的笑了兩聲。

龍崎教練面部表情一猙獰,手握拳敲在了桃城的頭上:“你是不是還想去罰跪啊?這麼丟臉的比賽也好意思提?!”

“呵呵呵,這位就是龍崎奶奶了吧~你好我叫蘇雪,嗯?怎麼沒有看到小茶?”蘇雪好奇地望了一下週圍,確實沒有看到那位氣勢美女。。。

“小茶好像有事,先走了。”龍崎教練笑了笑,又回頭瞪了一眼桃城,然 黃台吉情真意切的言辭讓多爾袞感動不已,他終於向黃台吉承認自己目光過於狹隘,沒能考慮到整個明清之間的大局。

聽到多爾袞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后,黃台吉也是心情舒暢了不少。他隨即將拉攏阿敏,並聯絡袞楚克台吉一事交給了多爾袞,希望對方能夠在實際操作中完成整個計劃,從而為眼下大清面臨的僵局打開缺口。

聊完了這件事之後,黃台吉又向多爾袞詢問道:「你剛剛在大政殿內說,我國面臨的首要之事並不是消滅周邊這些被明國扶植起來的勢力,而是要將目標放在明國身上。那麼你有沒有想過,如何對付明國的方案呢?」

多爾袞沉默了一陣后,對著黃台吉老老實實的回道:「臣知道大清眼下首先要對付明國,明國若是被我大清擊退,則我國周邊勢力就會惶惶不安,也許就有人會想要在我們和明國之間重新站隊。

但是如何對付明國,臣現在並沒有找到除戰爭以外的辦法。以目前明人在義州-錦州修建的防線來看,我們除了一步步從寧錦打到山海關下外,已經再無取巧的辦法了。」

對於多爾袞的回答,黃台吉略有失望,但他還是言辭溫和的向多爾袞說道:「你的意思,我已經明白了。你先回去整理下如何聯絡阿敏的計劃,然後再上報於我,這件事可一定要做的乾淨利落,不可讓明人看出了破綻…」

黃台吉接著對多爾袞又說了許多,當初天命汗帶著他們這些愛新覺羅子弟創立大清基業的艱苦往事,試圖引起多爾袞的共鳴,讓他知道祖宗創業之艱難,他們這些年輕的愛新覺羅子弟應當和自己一心,共同去對抗滿人現在所面臨的大敵。

多爾袞自然也配合的很,聽到先汗所經歷過的那些危險境況時,不由眼角發紅流淚不止,一時大為感慨自己出生太遲,沒能幫助先汗和諸位兄長面對那些危險困難,如今卻享受著先汗和諸位兄長的福蔭,恨不能粉身碎骨以報大清,絕不敢再拖汗王的大腿。

看著多爾袞真情表露的樣子,黃台吉這才出聲安慰了他幾句,讓他下去辦事。走到書房門口時,多爾袞的淚珠已經止住了,在跨出門口之前,他小心翼翼的回頭望了一眼。發覺不過才46歲,正是年富力強的黃台吉,此刻用手托著腦袋閉目思考著,猛然看去似乎流露出了一絲老態。

多爾袞這才若有所思的轉回頭,跨出門檻離開了黃台吉的書房。至於書房內閉目思索的黃台吉,此刻心中理出的明清對峙局勢,實是比他剛剛對多爾袞說的還要糟糕。

在崇禎之前,后金所要對付的不過是遼西將門及大明朝廷從各地抽調而來的一隻只客軍,這些軍隊之間既無統一指揮,也無互相配合,只會按照那些文臣的命令,攻打遼東一處處丟失的據點,這樣的戰爭對於剛剛建國尚無領土觀念的建州女真來說,實在是太好應對了。只要將手中的據點丟出幾個,吸引明軍分兵把守,然後便又回到了后金熟悉的各個擊破的作戰方式了。

而為了堅守這些深入遼東的堡寨,明軍不僅徵發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修繕,還運來了大量的物資供這些堡寨內的守軍享用。但是當后金軍開始分割包圍這些堡寨時,這一個個堡寨內的明軍就迫不及待的逃亡了,而堡寨中的大量物資就成了后金的戰利品。

對於后金來說,沒有比這樣的戰爭更為輕鬆的作戰了,而且通過這樣的戰爭也極大的消耗了大明的國力。從關內運來的大批物資,就這麼不經一戰的丟棄給后金,就連黃台吉都為明國的皇帝心疼。

秉持著堡壘戰術的明軍,據說二、三年內就花費了一千萬兩白銀。雖然不知道這其中有多少飄沒到了文武官員的口袋裡,但是落入后金手中的物資就不下於二、三百萬兩。這些據說明國朝廷好不容易從百姓身上加征來的遼餉,就這麼連聲音也沒有聽到一聲就沉入了水底。

面對這樣的明國朝廷,黃台吉對於后金能否入關實際上充滿了信心。明國地方雖然廣大,百姓雖然富庶,但根據那些投降了后金的讀書人、文武官員及商人的描述,明國的財富實際上都在士紳大戶之手,而佔有財富最少的大明百姓,不僅要負擔繁重的徭役和全部的田稅,現在又要支付額外加派的遼餉。

最可笑的莫過於那些明國的官員,他們以天下田畝總數分派加征的遼餉,但是在實際徵收時,卻又把這些遼餉都分派到了沒有後台的平民百姓身上。這使得看起來頗為公平的加征,在實際上卻成了平民身上極重的負擔。

而平民因為加征破產的越多,剩下的平民就要承受更重的加征,直到天下平民盡皆破產為止。看起來后金只是在遼東一角威脅著大明的安危,但實際上大明卻在這個要害之處耗盡了國力。

原本黃台吉還試圖加快這一進程,只要后金軍隊能夠繞道破關,將大明北方的州縣打成殘破,那麼大明的國力就會消耗的更快。

他的計劃曾經差一點就達成了,崇禎二年,他成功帶著后金八旗破關進入薊州,原本以為這一趟能夠直接抵達北京城下,讓剛剛登基不久的大明皇帝驚慌失措,從而胡亂調動部隊,讓京畿左近成為後金軍隊的狩獵場。

然而,后金的運氣似乎在那一年結束了。這位剛剛登基的大明皇帝,顯然不是一個長於深宮婦人之手的廢物。 游戲王之背后靈系統 他以自己作為賭注,帶著河北及遼西諸軍硬生生的將他們圍困在了薊州的群山之內,始終沒能讓他們沖入到河北平原之中。

被皇帝親征激發起來的明軍士氣,和這位皇帝決絕的堅壁清野戰術,讓后金大軍接連判斷失誤,最終放棄了這趟出征。也就是從這一年起,明國似乎就開始聰明了起來,不再徒勞無功的在河東地區修建什麼孤立無援的堡寨了。

明軍開始重新恢復和后金野戰的訓練,淘汰了那些老弱病殘和一上戰場就逃亡的老兵油子,這令原本戰力就不錯的遼西軍終於有了幾分強軍的樣子。至於明國在關內訓練的新軍,則更是成為了對蒙古和對后金作戰的主力。

明國建立一隻新軍以防備后金入關,在黃台吉看來也是意料之中之事。一個敢拿自己生命冒險的皇帝,顯然不會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邊軍手中,編練一隻拱衛京城的新軍這是在正常不過的。

不過大明編練新軍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兵源和主持之人,而在於大明的國力是否能夠承擔。如果這位年輕的崇禎皇帝也是依靠加派來練兵的話,那麼對於黃台吉來說,這和他入關劫掠的效果是一樣的。

然而,就連黃台吉自己都沒有想到,明國皇帝居然能夠跳出固有的天下意識,選擇了向海外尋求財富的新來源。不僅僅是開放海禁對外通商,更是出兵劫掠了那些實力遠不及大明的海外藩屬,這位皇帝絲毫沒有被華夏的道德觀念所束縛住,果然明國皇子不讀書並不是一個傳聞。

崇禎十年,大明從海外掠取的財富已經遠遠超過了過去對百姓加派的遼餉。事實上從崇禎三年開始,北方各省的遼餉就已經基本廢除。到了崇禎十年,遼餉已經成為了工商業稅收中的一部分,農業上的加派已經基本取消。

於是黃台吉發現了一個令他感到恐懼的狀況,大清被明國所建立的囚籠局促在遼東一地,難以壯大擴張。而本就是龐然大物的明國,卻從海外汲取著巨量的財富,以加速恢復自己的元氣。此消彼長之下,大清就如同是一隻圈禁起來等死的羔羊一般。

更讓黃台吉感到鬱悶的是,明國這位年輕皇帝使用的治國之術,其實和后金崛起的方式沒什麼區別。無非就是并吞弱小,劫掠他國之人丁、財產以壯己身。 我靠做菜獨寵後宮 只不過以大明的體量,它所能夠選擇的弱小及劫掠的對象,實在是太多太多。

黃台吉很難想象,一旦當這個曾經被禮儀道德束縛住的國家,變成一隻貪得無厭的猛獸之後,在大明的周邊還會有什麼樣的民族和國家能夠生存下來。

然而他並不敢將這種絕望的景象告訴給愛新覺羅家的其他人,愛新覺羅家也好,其他女真人也好,並不是一出生就是這麼勇敢的。當初天命汗剛剛開始統一女真諸部時,看到敵人強大而首先拋棄天命汗逃亡的,難道不正是天命汗的親叔叔么。

現在的大清國,之所以還能夠和明國相持下去,正是依賴著天命汗對明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戰績。雖然在義州失利后,這戰績已經稍稍有些褪色。但是八旗子弟至少還是把自己看成是強勢的一方的,並沒有把明軍視為如何恐怖的對手。

可是他們一旦從他的嘴中聽到了大清最終會失敗的悲觀結論,那麼天命汗所鑄造出來的八旗勇猛無敵的形象,恐怕就要轟然倒塌了。沒有那個人會為了註定失敗的結局而去奮鬥的,更何況是像多爾袞這樣的聰明人。

有了阿敏、愛爾禮這些被明帝優待的先例,黃台吉不難想象,愛新覺羅家今後會出現多少叛徒。他只能盡量的把這樣的場景繼續向後拖延,直到上天再次庇佑大清為止。

黃台吉嘆了口氣,終於睜開了雙眼,從沉思中清醒了過來。到了這一刻,他只能堅定的相信,一定會有這樣一個奇迹出現,否則他們滿人又怎麼可能在遼東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國家呢。 千石ampamp巴利安ampamp訓練

陽光普照,無聊的蘇雪還是逃課了,而目的地還是青學,沒辦法誰叫青學比較好玩呢,經過昨天的比賽幾天到青學的人應該會級多吧,真想看他們無可奈何有自豪的樣子呢嗯嗯!

路過某個球場想去找越前他們玩,但是剛伸腳就踩到了什麼一隻白色褲子的腿。。。蘇雪低頭一看,啊,是人啊。

“喂喂,同學你沒有事吧?”蘇雪拍了拍那位橘色卷的男生,見他還是沒有醒,一個不小心大力了一點“啪”的一聲在那人的俊臉上留下了個鮮紅的掌印,而那個男生被打了一巴掌之後哦終於睜開了點眼睛:“唔。。。。我這是在哪裏。。。”

“啊,你終於醒了啊,我還在想是不是要換一個榔頭來叫醒你呢,看來是不需要了。”蘇雪把手上的榔頭隨手一丟,出“嗙!”的一聲巨響,千石額前流下一滴冷汗,快起身說:“啊啊,我已經醒了。。”

“嗯嗯,醒來了我看見了。”蘇雪說道,也站起身來,那人盯了蘇雪一會兒,然後扯開一個笑容說:“luky!今天碰上了個極品啊!美女,讓我們來個luky的約會吧!!”

“誒?你眼睛出問題了?!”蘇雪驚恐了一下,隨即扭捏:“哎呀~真是的,前輩你真有眼光,果然和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樣在乎內在美啊~”

“。。。內在美?那是什麼?”千石嘴角抽了抽,然後倒吸一口冷氣說:“疼疼疼!我剛剛是不是被誰給揍了?嘴角好疼!”

看着男生臉上的巴掌印蘇雪心虛地笑了笑:“沒有啊?我走過來的時候沒有看到誰接近這裏啊,是不是你倒下的時候臉着地的啊?”

“臉着地也不可能會成這樣吧?美女你有沒有鏡子啊?”

“沒有哦,我帶你去雜貨店照照吧,嗯?”蘇雪笑着問道,千石點了點頭說:“好吧!我們進行luky的約會吧~”

“喂,只是陪你去照鏡子而已啊!”蘇雪揉了揉頭說:“啊,真不想被人看到和一個傻瓜走在一起啊。。。”拿出繃帶纏上摘下眼鏡,看着呆住的千石又拍了拍他的臉說:“喂!走了!嗯,這樣就不會被認出來了吧小聲。。。”

“哦!果然是luky的極品啊!”千石拎起丟在一旁的網球袋說:“好了!我們走吧!”

“唔。。。我是蘇雪,請多指教。”

“千石清純,山吹中學的喲,請多指教。”千石熟絡地牽起蘇雪的手腕,往前走。

“千石也是打網球的啊。”

“嗯!有沒有興趣看我打一場呢?”

“算了吧,我對球類運動沒興趣喲~”蘇雪笑着擺了擺手,在這個作弊的世界裏真是哪裏都有會網球的色狼啊,忍足是仁王是這個人千石也是還有那個齊比克,啊說起來維亞不會在意大利受欺負吧,他可是諾斯頓裏利的人啊,呵呵,他不欺負別人就好了...

“那我們現在去哪裏呢?畢竟是和美女的luky約會喲~”千石很開心地在前面向前走着,蘇雪往前走還時不時會背千石的腳後跟絆倒,一步一踉蹌地走得很辛苦,蘇雪說:“你。。。你不是要去照鏡子麼?”

“那種事情無所謂啦~說吧小雪,你想去哪裏?千石哥哥我陪你去喲~”千石放慢度和蘇雪並肩走,蘇雪暗暗點頭,雖然千石沒大腦,但是關心女生這點還是不錯的哈。

“那我們隨便逛逛吧,聽說並盛町的商業街在打折,千石陪我去看看好麼?”

“沒問題!那我們就開始我們luky的第一站吧~”千石笑着和蘇雪一起搭上電車,有說有笑啊。。。

“阿拉~真是人山人海啊~”蘇雪心情很好地任由千石牽着自己的手,感慨着往小吃攤走去。

“啊!這個章魚燒好好吃!真是luky!小雪也來嘗一個怎樣?”說着,千石拿起另一根牙籤刁起一個章魚燒遞到蘇雪嘴邊。

“謝謝啦~”蘇雪一口吃掉嘴邊的章魚燒,說:“嗯!好好吃~”

“嗯嗯!走了這麼長時間你也累了吧?我們去那裏休息一下吧。”

“好。”蘇雪跟着千石在一個露天的餐廳坐下休息,剛坐下,“碰!!!”的一聲巨響,人羣瘋狂地往外跑着,千石皺了皺眉起身想去看看:“這到底是怎麼了啊?”

“等等!”蘇雪拉住千石,將口袋裏的眼鏡戴好說:“走吧,好像很危險的樣子,如果受傷了的話就不好了。”

“咦?那好吧。”千石微微有些失望,但還是跟着蘇雪上了電車。

過了一會,千石鬆開牽着蘇雪的手說:“那麼我就先走了,期待我們下次luky的約會喲~”

“算了吧!等下次還是這樣突然就遇到爆炸了的話,我可要揍你的哦~”蘇雪笑着回答。

“那又不是我的錯啦,算了~下次見。”千石對蘇雪擺了擺手,下車離去,蘇雪在千石轉身時,車門關閉的前一秒走出電車響轉消失在原地。。。

蘇雪出現在凌亂的碎玻璃上,一眼望去就看到迪諾那金燦燦的頭,蘇雪向他擺了擺手:“迪諾~好久不見啊~”

“啊,蘇雪。好久不見啊~”迪諾也笑着和蘇雪打招呼。

“你在幹什麼呢?怎麼現場這麼亂啊?難道是和羅馬裏奧大叔攪基弄得?哎呀!要節制啊大叔!”蘇雪悠悠地走過去。

“。。。蘇雪。。。我和羅馬裏奧真的不是那種關係。。。。”迪諾欲哭無淚地捂臉,羅馬裏奧抱着一個褐色頭的清秀帥哥無奈地空出一隻手拍了拍迪諾的肩,說:“ss,算了吧。。。跟蘇雪小姐是沒有辦法溝通這件事的。。。”

“啊啊。。。。果然啊。。。”蘇雪笑。。。

“蘇雪。。。”迪諾再次欲哭無淚地抱着腦袋蹲到地上。。。

“好了,我們快點送他們去醫院。”里包恩踢了一腳捂手臂的阿綱,蘇雪這才現在不遠處躺着兩個身影很熟悉的人:“恩?山本和獄寺麼?他們怎麼了?”

“呵呵呵。。。蘇雪,我們先送他們去醫院吧,其他的我會和你們解釋的。。。”迪諾撓了撓頭,蘇雪想了想,肯定是斯庫瓦羅來日本搶戒指才把他們打成這個樣子的。。。蘇雪,撩了撩劉海說:“那我就先回去好了,這個事情大致的情況我了猜得到,反正指環的事情迪諾也和我解釋了那我也就不用呆在這裏吧?” 綜漫之我是虛 又是跡部家 先生打了一個下午一個晚上,那麼現在休息一下 雁峯 網事情都要有死的覺悟,所以就不自覺把你想象成了終級ss來打啦~嘛~雖然你比大ss的能力還差點,但是耐打這一點你已經勝了。”蘇雪肯定地點點頭。

“。。。這是在誇我嗎。。。”

“哦不你想多了先生。”蘇雪真誠地說。

“好好好,既然還有心思鬥嘴,那蘇雪你就去買點菜好了,今天的中飯就拜託你了哦~”浦原笑眯眯地拋給蘇雪一袋零錢,然後想起什麼,說:“要不要叫鐵齋一起去,畢竟這種事情以前都是他做,對於物價什麼的鐵齋比較熟哦~”

“就他那個肌肉?我怕嚇到別人。”

“哦呀,雪丫頭真是直接啊,鐵齋聽到了會傷心的喲~”

“我受傷了你還叫我去買菜我也會傷心的。”

“呵呵呵,你傷心和我沒關係喲~”

“啊,那麼中午我到同學家去吃飯好了,反正鐵齋大叔也會去做飯不是麼?”蘇雪笑着一攤手掌,眨了眨眼睛看着浦原。

“阿拉拉,雪丫頭要是跑了的 崇禎十年的冬天顯然比往年又提前了些,十月中旬北京就下了第一場雪,雖然這場雪下的並不大,積雪連地面都沒有覆蓋多久就化了,但是京城的樹木上卻裹了一層白霜,看上去甚是賞心悅目。

對於平民百姓來說,提前的冬季自然不會是一件好事,取暖的費用和日常的食蔬漲價都會大大的增加他們的負擔。但是對於不用擔心柴米油鹽的富商豪紳來說,這樣的季節正是邀請賓客聚會,談詞賦詩的好日子。

東華門外王府井大街的芙蓉園內,就有不少豪門顯達在這裡呼朋喚友,設宴賞雪。於是今晚整個芙蓉園十七間別院都是燈火通明,好讓這些京城顯貴們趁著燈光觀看雪景,遠遠望去這裡就宛如是掉入人間的仙境一般。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