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一轉,就閃身進了空間。

進入空間都帳篷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身上竟然都是光溜溜的一絲不掛,那…那梧桐樹的聲音是男性的,雖然後來契約之後聲音從老年變成了中年,但…

她被男人看光了?

呵呵…

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隨便找了一件衣服穿在身上,意念控制著小桶打了一桶的生命之水,然後用業火在自身周圍撐起了一圈防護罩,防止生命之水出空間被外面的熱度烤乾

做完這一切,還不忘在葯園裡取了一些許多年份最高的靈藥,連空間現在的變化都來不及看,就閃身出了空間。

梧桐樹和藍鳳凰不知道空間時間都流逝和外界不同,只覺得眼睛一花人影消失,再一眨眼,一個身穿白色衣裙眉目如畫,氣質如仙的女子就出現在他們面前。

剛一出現,周圍突兀的防護罩和熱度讓人眼前一亮。

難道這就是那小鬼身上的異火?居然比火海中的異火還要高級,真是小看她了。

黎少今天得寵了嗎 儘管藍鳳凰震驚,雙腳下意識的後退幾步,生怕被夏初雪由火焰組成的防護罩燒死,眼睛緊緊盯著透明火焰后的小桶和她手上的靈藥。

這…

她明明就是一個小小築基修士,如何會有自己傳承中才會出現的千年靈藥?

不等藍鳳凰胡思亂想,對面就想起來清脆的嬌喝

「接著,趕快吃掉…」

一堆天材地寶朝著鳳凰飛速,她秒變身軀龐大的鳳凰,張口吞掉迎面而來的東西,當看到盡在眼前的小桶,她愣了一下,有種想罵娘的衝動。

這丫是哪裡來的奇葩?

這麼罕見的生命之水居然用一個破桶裝著?好像剛從生命之水的泉眼中裝滿。

只是這可能嗎?

藍鳳凰對自己一瞬間的可笑的想法進行鄙視。

時間就是生命,根本來不及多想,巨大的鳳凰閉上了美麗驕傲的眼睛棲息在已經生長到比她還大梧桐樹上,枝繁葉茂幾乎擋住了藍鳳凰的身影。

夏初雪知道,接下來已經不是自己能夠幫得上忙了,卻又不能進空間,因為梧桐樹的生命力源與自己,她不知道自己進入空間之後梧桐樹能不能吸收到空間能量。

「主人,您進空間吧,鳳凰涅槃浴火重生,是重生也是死亡,她的涅槃之力以您現在的修為根本承受不住」

「可是你怎麼辦?」

「主人不必擔憂,雖然空間能隔絕一切窺探,但既已契約,我們的氣數便息息相關,您若無事,我便能通過契約吸收空間之力,放心!」

話說道這份上,夏初雪便閃身進入了空間,同時還送了不少空間靈液和生命之水給梧桐樹補充能量。

她知道鳳凰涅槃千難萬難,這時間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行的,趁著這個機會,夏初雪好好整頓了一下空間。

她發現空間上當原本霧蒙蒙昏暗的天自從融合了那塊空間碎片之後變得湛藍,雖然依舊沒有太陽和白天黑夜,卻讓空間明亮了許多,有正常白天的顏色,而不是整日灰濛濛的

讓人驚訝的是,湛藍的天空中間旋轉著一輪五行八卦陣,八卦啟動,緩慢旋轉起來,八卦中心的黑白陰陽魚也開始旋轉。

速度緩慢到夏初雪甚至都能清清楚楚看見它環形的軌跡。

看著看著,她發現了不對勁,神識像是被控制在五行八卦中,前方之路一片迷茫,如何掙扎都找不到離開的方向。

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儘快找到回去的路,很有可能就被困死在五行八卦陣中。

「乾三連,坤六斷,震仰盂,艮覆碗;離中虛,坎中滿,兌上缺,巽下斷……」

世間五行包括金木水火土,乾兌二卦為金,震巽二卦為木,坎卦為水,坤艮二卦為土

五行相生相剋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乾,坤,兌,巽,艮,震,離,坎八卦分別是八個方位……

相生相剋…

夏初雪嘴中念念有詞,識海豁然清明,前方的路也不再迷茫。 突然間,她好像明白了什麼,趁這個機會一鼓作氣逃出生天,神識歸位,夏初雪早已滿頭大汗。

令人恐怖的是剛逃脫陣法,就驚駭的發現裡面的陣法又變了,好像比之前更加玄妙。

想到天地萬物各種陣法都是用五行八卦演化而來,便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呼…」

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次有驚無險的度過難過,夏初雪對於陣法的造詣更上一層樓,趁熱打鐵,心中有靈感,趕緊跑到小竹樓刻畫符篆,

兩個月出來之後已經從三品符篆師成長到七品符篆師了,果然在極致狀態下更能激發人的潛力。

修為和能力上漲了一大截,夏初雪神清氣爽的深呼吸一口空間靈氣,只覺整個身體飄飄欲仙了!

「啊…接下來的時間就是搭理空間嘍。」她打了個哈欠伸個懶腰。

現在玫瑰沉睡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指望尋寶鼠和地獄吞天猊那兩小隻肯定不可能,到時候不把空間搞得一團亂才怪。

屬於築基大圓滿的強大精神力極速擴散,看著青山綠水還是原來的模樣,只是空間擴大了,之前的葯園還在原地,並沒有像上次進階那樣因空間擴大霍霍了所有靈植。

似乎空間壁障旁半透明的壁障消失了。

夏初雪暗暗鬆了一口氣,要是每次空間擴大都要鬧這麼一出,她還要提前把空間靈植轉移出去。

夏初雪虛空一踏,憑空站立在半空,還是她進入築基以來第一次不御劍而行飛起來,心情也跟著愉悅。

她不僅是空間的主人,還和空間幾乎融為一體,和紅蓮業火的靈魂契約差不多,哪怕死亡,只要不是魂飛魄散,空間都會跟著,就算投胎轉世,作為它的有緣人,也早晚會遇到,而空間除了她之外不會契約任何人。

夏初雪不由得關係,或許自己前世和空間也有緣分呢?紅蓮業火曾經說過,自己前世適合很厲害的修士呢。

她很少想到自己的前世,最近也不知怎麼的,總是偶爾幻想前世到底是什麼人?

還有那奇怪的夢境。

之前還好,尤其昏迷后在火海中醒來,那種莫名的心痛總是縈繞心間揮之不去。

夏初雪自認不是修仙界最聰明的,但也不認為自己是傻子。

成年以來,她總是做夢,莫名的就知道,這些夢境是同一個場景,同樣的人,發生的事情卻各不相同,以前沒放在心上那是醒來后就忘記了。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而現在,夢境似乎一直在重複同一個場景,想不記住都難。

總裁只借不靠:ceo靠邊玩勺兒把 一對情侶相擁在曼珠沙華的花海里,天空中許多曼珠沙華的花瓣飄落,浪漫至極,轉眼過後,還是漫天的曼珠沙華,可花瓣飄落的地方卻不是現在花海中相擁的情侶,而是迎親隊伍

白衣女子渾身是血痛苦的站在人群中,手輕柔的摸著微隆起的腹部,唱著夏初雪從未聽過的歌謠。

她為他放棄了一切,好好的天界聖女不做,宗門未來宗主的身份不要,和天下為敵,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一切的一切,只為他而已!

血,好多血,被血染成紅衣的白衣女子躺在血泊之中,嘴角含笑,手仍舊撫摸著微隆的腹部,只是身下在流著血,意識不清時,似乎看見有人向她吐口水,似乎有人同情…

不過,這一切都一切都已經與她無關了!

夏初雪眼淚不知何時落下,打濕了臉頰,狠狠擦掉淚水。

「我這是怎麼了?」搖搖頭,甩掉不好的情緒,甩掉夢境中殘忍的結局,強行轉移注意力到空間的打理上。

已經和空間融為一體的夏初雪,不用精神力,只閉眼靠意念就能看到空間的全貌,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裡面的空間足足大了百倍甚至千倍,如今的夏初雪也無法估量其面積。

山川,峽谷,河流,草地…應有盡有。

簡直就是一塊縮小版的大陸。

這片神奇的大陸擁有著仙境般的靈氣,青山上的石頭是極品靈石,生長著各種百年甚至千年的靈果,靈樹,綠水河流是靈氣濃縮的精華靈液,土地肥沃,草地上生長著百年千年的靈藥。

清冷的空氣中飄蕩著淡淡的草藥香味,走在山間小路上,裙擺不小心碰到花木靈草上靈氣濃縮成的露珠,淡淡的甜香融合在葯香中,別有一番滋味。

直到走過兩座山,就像有條天然的分割線把和第2座山連在一起的第3座山分開,前兩座山是鳥語花香,碩果滿山的一派生機盎然之景,從第三座開始,空有山巒奇景,卻連綿萬里沒有任何農作物,到處『雜草』恆生,看起來荒廢了,仔細雜草從中尋寶,卻能發現上古時期記載的許多失傳靈藥!

傳說那些靈藥早在太古時期晚期的空間大爆炸中消失殆盡,後來演變三千世界,所有的靈藥天材地寶都是後來才有的。

夏初雪驚喜中帶著心驚肉跳,對這個莫名的空間有著太多的疑問。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要是有人知道她空間里竟然出現太古時期早已失傳的天材地寶,那麼自己的結果…

夏初雪幾乎能預測未來的慘狀。

抿著唇不發一語,更加堅定不讓空間暴露的心,哪怕死,也不會透露一星半點。

想到此不禁暗自慶幸除了契約妖獸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空間的事情,否則哪怕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要殺人滅口!

一陣心驚肉跳之後便是抑制不住的狂喜,對於修仙者來說,機緣也是實力的一種,能夠遇到這樣逆天的寶貝空間,她上輩子絕對拯救了銀河系。

之前兩座靈山就讓夏初雪有著用不完的靈果,現在一下子增長到萬里大山,是該好好計劃著種植什麼了。

總之,寧缺毋濫!

這裡是屬於她的秘密基地,哪怕種植量少一些,也不要移植亂七八糟的東西進來。

夏初雪從小就是個非常節約,甚至摳門的女孩,就算有空間,裡面的靈氣足夠揮霍,也不想浪費一絲一毫。

剛開始是在世俗界沒有靈植也就罷了,現如今經歷的多了,眼力見也相對變高。 對於得天獨厚的空間,夏初雪打算以後慢慢移植東西進來!

再看看土地,延展程度已經沒有辦法用意念衡量了,原本靈液小溪變成了滾滾河流,從空間小竹樓一直延伸到空間盡頭的『無邊』江河中。

看著充滿生機的滾滾河流,夏初雪心中沒有來的涌動起一陣翻江倒海,對於未來滿滿的信心。

只大略看了看空間的變化,夏初雪又進入小竹樓開始修鍊,空間的種植來日方長,還是先趁熱打鐵研究一下新領悟出來的五行八卦陣為好。

之後的時間夏初雪一直在驚叫里修鍊,不知外面天地變色,更不知現在的她早已離開了原來的火山,來到另外一個世界了!

空間內不知時間流逝,大約修鍊了一年多,夏初雪終於讓自己的修為達到築基的頂點,原本就是築基期大圓滿,現在只要一個契機,她就能穩穩地突破至結丹期。

既然是契機,也不是說來就來的,可能只需要一個戰鬥,可能需要極限挑戰,也可能是對於天地法則的領悟等等。

總之,不是閉關修鍊就能突破的。

修仙越高深,意味著進階越艱難,有時候修仙者可能一輩子停留在一個階位,直到坐化隕落都不能進階。

像夏初雪這樣21歲就達到築基大圓滿的修士,在原來的修仙界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但也不是沒有,曾經天才不知凡幾,最後還不是都被困某個階位不能進階而坐化?

夏初雪修為精進很高興,卻不會因此而懶惰,反而更認真更努力修鍊。

「主人,你出關啦?」

她剛走出去,迎面就看到尋寶鼠和地獄吞天猊站在生命之水的井邊流著哈喇子,再三擦拭口水,沒有去偷喝。看到自己出現后狗腿的圍著她打轉!

「生命之水也不是不給你們喝,但是必須達到三階妖獸的實力才行,要不然承受不住它裡面的能量。」

「嘰嘰嘰…」

尋寶鼠手指很人性化的指了指遠處高山。

「那裡的靈果可以隨便吃,可是不能貪吃哦,否則吃壞肚子可不好。」

「嘰嘰嘰」

尋寶鼠開心極了,它早知道生命之水不能隨便喝,之所以那樣做就是想要退而求其次吃山上的靈果,嘿嘿…主人果然上當了。

之前空間都是玫瑰在執掌,想吃點東西都的求人,現在主人親自發話,終於可以敞開肚皮吃。

攻門 一溜煙的,尋寶鼠速度之快留下一道殘影,地獄吞天猊經過空間的滋養也變化許多,於之前狗的模樣大相徑庭,雖然還有些神似,卻不會讓人第一眼看到就誤會成狗狗或者狼崽子了。

「吼吼吼…」

地獄吞天猊顯然實力不錯,腦袋卻沒有尋寶鼠靈光,這些日子以來,妥妥地成為那隻尋寶鼠的小跟班。

不管尋寶鼠到哪裡,它都會跟著,想當年地獄吞天猊那可是在太古時期都能佔得一席之地的聖獸級別,現在居然被一隻尋寶鼠忽悠的傻乎乎。

整天被它教育還如何在玫瑰這煞神手底下求生存,如何偷吃不被發現,如何迂迴戰鬥,如何很主人打小報告等等。

夏初雪笑看著地獄吞天猊也跟著一溜煙的跑了,無語失笑,走到小樹跟前詢問過傷勢已經痊癒后,又去看看陷入沉睡中的玫瑰。

玫瑰的本體已經不能被稱之為藤蔓了,自從成為五階植物妖獸以來,它就成長為一顆巨型的玫瑰花樹,結實,粗壯

百無聊賴之下,對於空間的改造勢在必行。

因為有空間的關係,玫瑰喜歡收集各種靈藥的種子,

夏初雪來到專門掛儲物袋的小房間,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小房間裡面已經琳琅滿目掛著各種儲物袋,她記得自己交給她的儲物袋一共只有十幾隻,現在的牆面上足足有百隻的數量。

想到之前小樹偷玄天宗主儲物袋的事情,也大概明白了不少。

玫瑰離開她身邊的次數很多,每次回來都是賊兮兮地笑,也不說幹什麼去了,看樣子和這些儲物袋脫不開關係。

她忍不住扶額

這都契約了一群什麼生物?都是財迷。

咳咳…好吧她也是財迷,窮慣了的人對於財富看到都很重,也不知道這些東西都哪弄來的。

伸手從懷裡掏出生命樹交給自己的儲物袋掛在牆壁的釘子上,然後一個一個挨著用精神力查看裡面的東西。

謝謝東西平時都是玫瑰保管,她用的東西都在自己儲物戒指里,空間里的東西直接用意念取就行,從來不知道這裡的儲物袋具體都裝了些什麼?

在空間的都是自己人,也不需要給儲物袋下禁止,所以只要把精神力探測進去就能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了。

好在玫瑰是個細心的人,把掛著的儲物袋都分化了區域,哪一片是裝靈酒的,哪一片是裝靈果的,還有空間出產的靈米靈面也收集了不少,而且每個區域的儲物袋上都刻著小小的娟秀字跡,那是夏初雪曾經教玫瑰寫的。

很快,她就從百多個儲物袋裡找到裝種子的儲物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