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歆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看到真的黑子,而這黑子真的如傳聞之中那般神奇嗎?

司辰並不知道,御歆在他的器魂之中,不消一炷香的時間,就已經變得生龍活虎了。

少年擔心丹師總會之中的異香,會對紫色輕紗中御歆的神魂不利,便轉身欲離去。

秦浩臻詫異的看著面色不佳的司辰,以為少年被毒香侵擾,立即拎著少年,往外走去。

司辰被秦浩臻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一路懵逼的看著秦浩臻將自己拎出來,都忘記掙扎了!

只是,二人離去之時,卻不知道高台上的青衫男子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 不止是嚴獅和中年男子,蕭炎和月媚聽到雲韻的話后,臉色驀然大變,心頭翻起滔天巨浪。

他們都是因雲韻的身份而心生波瀾,但原因卻不相同。

蕭炎知道雲嵐宗的宗主名為雲韻,聽到這個名字后,心頭猛地一震,同時湧起一股怒意。由於納蘭嫣然的原因,他對於雲嵐宗的任何人都沒有好感,因此臉色直接陰沉起來。

月媚卻是單純因為雲韻的身份而感到震驚,要知道雲韻乃是一位名聲赫赫的斗皇強者。這樣的人物突然出現在蛇人部落,自然會讓她感到驚訝和擔心。

嚴獅的心頭狠狠地一跳,湧起一股后怕的感覺。能讓雲韻這位斗皇都如此尊敬的人物,絕非自己能夠招惹的存在。

「是你啊。」沈望微微點頭,語氣隨意地道:「一宗之主這麼清閑的嗎,怎麼有空跑到大沙漠里來了?」

月媚也很想問這個問題,於是立刻豎起了耳朵。

雲韻聞言,頓了一下,道:「我受古河丹師所邀,過來幫他一個忙。」

「古河?」沈望的目光向中年男子看去,道:「加瑪帝國六品煉丹師,古河?」

「在下古河,見過尊駕,不知尊駕如何稱呼?」古河拱了拱手,面帶笑意地向沈望問道。

「沈望。」

沈望淡淡地吐出了自己的名字,也懶得跟他們多兜圈子,直接道:「你們是為了美杜莎女王手裡的異火而來的吧?」

古河神色微變,旋即苦笑一聲,這件事既然已經被他知道,如今再否認也沒有用:「想不到閣下連這種事情都知道,古某正是為異火而來。異火對煉丹師有多重要,自然不用我多說。」

蕭炎聽到古河的話,心裡不由一緊,死死地握住了拳頭。

沈望『呵呵』地笑了一聲,微微搖頭道:「你一個六品煉丹師,也妄想擁有異火,實在是太異想天開了。我勸你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吧!」

古河臉色一沉,語氣中帶著怒意:「閣下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沈望淡淡地道。「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要知道中洲地域,八品煉丹師幾十位,七品煉丹師數百位,擁有異火的人卻不足一掌之數。你一個六品煉丹師,霸佔異火這樣的重寶,只會給你招來殺身之禍。」

「這……」

古河承認沈望說的話有一定道理,但讓他放棄異火這樣的寶物,卻也根本不可能。「閣下的話也未免太過危言聳聽,是否真有殺身之禍,還是未知之數。即便真如閣下所言,到時候我再放棄,想來也沒什麼大不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若不試一下就放棄,他怎會甘心。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落,那我就攤牌了。美杜莎女王手裡的那道異火已經被看上了,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沈望輕哼一聲,淡淡地說道。

「哈哈哈……」

古河哈哈一笑,語氣裡帶著一抹譏諷之意,道:「我還以為閣下真有那麼好心,原來也不過如此。對於異火,在下志在必得,不知閣下如何才肯相讓?」

「想讓我把異火讓給你?也行,只要你給我一千枚七品丹藥,我就把異火讓給你。」沈望眉頭一挑地道。

「一千枚七品丹藥?」古河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道:「閣下是在開玩笑嗎?」

嚴獅等人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一千枚七品丹藥,就算是七品煉丹師,一輩子恐怕也煉不了這麼多七品丹藥,獅子大開口也沒有這麼誇張。

「既然你拿不出來,那就別說這麼多廢話,趕緊回去吧。」沈望輕笑道。

「好,好……」古河強壓心中怒意,冷笑數聲,道:「閣下既然想跟我爭這異火,那就請閣下亮出些手段,也好讓古某死心。」

「不論在哪個世界,終究要靠實力說話。也好,我就讓你徹底死心!」

沈望手掌一張,一抹耀眼的金光從他的掌心中迸射而出,讓叢林中的所有人下意識地眯起了眼睛。

「轟!」

一股無比強大能量波動陡地爆發而出,掀起一股堪比十級颶風的氣流,排山倒海般地向四周席捲而去。

頓時飛沙走石,狂風大作。

叢林中的樹木在狂風的拉扯下,直接連根拔起,呼嘯著飛上了天空。被綠色植被覆蓋的地面早就被掀了個底朝天,露出了地下的一片黃沙。

隨著時間推移,能量波動越來越強,風勢越來越大。

眾人已經無法在呼嘯的狂風中站穩身形,全都面色大變地張開鬥氣之翼,二話不說地衝上了天空,逃也似的向綠洲外急沖而去。

等他們飛到十餘裡外,再回頭看去,卻發現綠洲在狂風肆虐下已經樣貌大變,將近一半的綠洲消失不見,變成了一片黃沙。

絕寵凰后:冷帝傍上身 下一刻,耀眼的金光一衝而出,陡地鑽進了地下。

整個世界陡地安靜下來,狂暴的颶風倏地停止,駭人的能量波動也在瞬間收斂得乾乾淨淨。

天地間呈現出一片祥和之態。

但這片祥和也僅僅維持了兩秒鐘。

兩秒鐘后,一道金色的光柱猛地從地下衝出,筆直地射向蒼穹之中,似乎要將蔚藍的天空扎一個窟窿似的。

「轟!」

一道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強烈的音波讓空氣中都產生了褶皺,如一道漣漪般瞬間擴散開來。

在劇烈的轟鳴聲中,滾滾的黃沙飛揚而起,像是沙塵暴一樣,遮天蔽日,將整個綠洲覆蓋。與此同時,金色光柱陡然向外擴大,眨眼的功夫便擴張到近百米之大,猶如一根擎天巨柱,撐起了蒼穹。

直到這時,光柱的顏色才慢慢變淡,在眾人驚駭的注視中緩緩消散。

等到漫天的黃沙散開后,眾人立刻向下望去,發現綠洲已經完全消失,被茫茫的黃沙所淹沒,而他們原來所在叢林則變成了一個近百丈大小的巨大沙坑。

蕭炎、月媚、古河、嚴獅等人全都吃驚地張大了嘴巴,臉上的肌肉已經不受控制,不停地抽搐著。

「這是人類能夠擁有的破壞力嗎?」嚴獅的喉嚨里發出一道呻吟似的聲音。

「原來,這世上真的有人擁有改天換地的能力!」雲韻喃喃自語地道。一擊之下改變地貌,摧城滅寨,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古河感覺自己的腸子都在打結,臉上像是開了染色坊,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

茫茫無盡的黃沙上,一道金色流光飛掠而過。

「老師,咱們這是去哪兒?」被沈望拎在手裡的蕭炎大聲問道,迎面刮來的狂風像是刀割一樣,讓皮膚生疼。

寵婚撩人:傅少,你老婆回來了 「找美杜莎女王要異火。」沈望淡淡地道。

「就這麼去嗎?」蕭炎大聲喊道,害怕自己的聲音小了會讓風吹走。

「不然呢?」沈望反問。

「……也是。以老師的實力,根本不用做什麼準備。」蕭炎拍了拍自己的臉蛋,感覺自己的臉皮都快被狂風吹得沒有知覺了。

說話的功夫,他們已經到了蛇人聖城的上方。

蛇人聖城的規模十分龐大,絲毫不遜於加瑪帝國的都城,也不知道這些蛇人是如何在沙漠中央建造這樣一座雄偉的巨城。

兩人飛掠而至,掀起的巨大音浪已經驚動了聖城中的護衛。

「你們是什麼人?」一道呼喝聲在下方的城池中響起。

與此同時,一個蛇女從聖城的某一座宮殿內閃出,『嗖』的一下衝上天空,飛到了沈望的面前,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們。

此人乃是美杜莎蛇衛的隊長花蛇兒,一位斗王級的蛇人族強者。

更有許多蛇人攀上的聖城的高層建築,手握蛇矛,仰視天空,似乎只等一聲令下,便會發起攻擊。

沈望沒有理會花蛇兒,而是把心神放到系統上。

就在剛才,他接到系統的提示:「觸發了支線任務,請到〖美杜莎神殿〗進行打卡。」

美杜莎並不是一個名字,而是一個稱號,蛇人族的每一代女王都被稱作『美杜莎』,就像蒙古的首領被稱作『可汗』一樣。

美杜莎神殿位於蛇人族聖城之中,是歷任蛇人女王居住的宮殿。

「人類,擅闖我族聖城,今日若不給出合適的交代,你們休想活著離開這裡。」花蛇兒面如寒霜,手中握著一根尖利的長矛,遙遙地指著沈望。

沈望根本沒有理會她,抬手一揮,一道無形勁風襲卷而出,將她掀飛到數里之外。然後放出神念,在下方的雄城中一掃,很快便發現了美杜莎女王的氣息,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對蕭炎道:「我們走。」

說罷,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蛇人聖城東邊一座龐大的宮殿中。

這座宮殿的建築面積十分廣闊,在重重疊疊的殿宇之間,有一個半遮半掩的園子,園內有一個清澈見底的小湖泊,湖泊中間是一個面積不到十丈的小島。

此時,美杜莎女王正在這座小島之上。

「打卡!」沈望進入美杜莎神殿的第一時間便進行打卡。

【叮!】

超神道術 「打卡成功,支線任務完成,恭喜你獲得一張【經驗卡】!」

系統的聲音響起,接著一張卡片出現,卡片中央寫著一個數字『100』。

沈望將卡片一收而起,然後向美杜莎女王看去。 商州辰龍酒樓

司辰橫坐在欄杆之上,此刻,他身處在辰龍酒樓大廳的角落裡。不難看出少年面色陰沉,足以表明他氣憤的心情。

而司辰生氣的原因在於,秦浩臻竟然趁他不備,莫名其妙的拎著他的后衣領,將他那般有失風度的帶出了丹師總會。

事實上,少年只是無法接受,自己竟然掙不來一個傳言中修武境低微的人的鉗住。

秦浩臻將司辰帶回辰龍酒樓以後,便直接踏上酒樓正中的回字坐台。

這個回字坐台有秦浩臻特有的座椅,這也是商州辰龍酒樓與其他州酒樓的區別之一。

回字坐台正中的一椅一桌皆是黑金楠木所制,桌上一方黑棕色的醒木散發著金屬的光澤,而在坐台的凹槽之處,流水潺潺,有幾尾胖嘟嘟的花斑銀魚在其中遊動。

這回字坐台雖然呈設簡單,卻是設計精妙。而精妙之處在於,回字凹槽之中的潺潺流水不知從何而來,亦不知流向何處。

司辰在角落中聽了一會兒而秦浩臻的說書。

不經意間,看了看酒樓大門,卻看見一個身著紅衣,腰插玉笛,頭戴鳶尾花的男子走了進來。

司辰眼睜睜看著那男子坐到自己不遠處的桌椅上。他打量著落座的男子,雖然司辰只能看到紅衣男子的背影,但是他還是能夠感受的出來,那是個風度翩翩,眉清目秀的年輕男子。

不知為何,看到這個男子,他會忍不住想起了那個眼中充滿故事的紅衣女子——暗幽魔女?綺!

少年搖了搖頭,下意識的摸了摸懷中並不明亮的明珠,驅散雜亂的思緒。

楓楊和小鴛出門已久,卻還未歸來,司辰有些擔心二人的安危,但是他不會冒然去尋找楓楊。他始終尊重楓楊的選擇,那些關於小鴛和楓楊之間的秘密,司辰不會主動去探尋,至少此刻不會!

司辰瞟了一眼回字坐台上的秦浩臻,他還是想不明白這個有著謫仙氣質,談吐不凡的男子,怎麼會甘心的待著這一方酒樓之中,說唱著他人的傳奇呢?

為什麼呢?

伴著深深的沉思,少年有些心煩的倚靠在欄杆之上,閉上了眼睛……

有些謎團沒有謎底,有些答案顯而易見。

沒有謎底的謎團,是否值得苦苦追尋……

顯而易見的答案,是否只是流於表象……

少年腦海中回想著《無量心法》下卷的內容,他想儘快使自己浮躁的心緒歸於平靜。

《無量心法》,在這一方面,確實有著神奇的效果。每當司辰心煩意亂的時候,書中的內容總是讓他的心魂安寧,就像整個人置身於大海之中一樣,周身充斥著的感覺,是一種暖意洋洋的心安。

身著紅衣的男子看了一眼倚靠在欄杆上的少年,露出淺淺的笑意。

回字坐台上的秦浩臻瞟了一眼閉目的少年,不經意間的微微一笑,贏來一眾喝彩。不知道是說唱之處牽動了人們的情思,還是謫仙一笑引來眾人的歡呼。

沉溺在美好的感覺之中的少年,自然沒有感受到剛剛發生的一切。

司辰覺得自己飄飄蕩蕩,來到了一片廣闊的天地。

他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淺水之中……

是夢!

還是……

似夢!

司辰陷入了混亂之中,他努力回想上一刻發生的事情,卻發現自己腦海中一片空白。少年坐在淺水之中,迷茫的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而入眼的除了一片白茫茫的迷霧,便只有身下的一汪淺水……

司辰拂動身下的淺水,除了水紋來回微盪,卻不見漣漪向遠處擴展。好似這裡廣闊的除了水,便什麼也沒有了!

超品風水師 迷霧之後,有什麼呢?

司辰捧起身下的淺水,手中溫暖的感覺,讓他十分詫異。看著手中的水從指間滴落,「滴答,滴答」的聲音在這片空曠的地方,顯得格外響亮。

少年看著手中的水越來越少,忍不住想到:這到底是哪裡?

這樣的地方,和他之前夢境之中的冰天雪地,壯闊冰湖一樣,神秘、安靜、危險……

這樣的地方,讓他不禁產生了好奇!

司辰站起身,在迷霧之中,他辨不清方向,但是他的心底,有一個極具誘惑的聲音,卻讓他向前走……

他遲疑著,眼神之中的疑惑,停滯的腳步,僵硬的身體……

陌生的地方,不熟悉的感覺,一直挑撥著少年微弱的神經!

透過重重迷霧,又會看到什麼呢?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