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她被送出國之後,我也沒有她的消息。如果不是她回來了,我都把這個人給忘了!」

江南曦有些疑惑:「當年她出國的時候,她就已經精神分裂了嗎?」

夜北梟依然搖頭:「我也不知道!裴家對她保護得很好,如果不是我故意弄出那個新聞,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她有病。就算是有那個新聞,外界也只覺得裴珏這人有問題,估計也不會往精神分裂方面想!」

江南曦道:「吃完飯,你把那些調查資料,發給我,我看看。」

夜北梟點頭:「好!她已經走了,應該不會再回安城了,你怎麼還想著她的病?」

江南曦道:「我倒不是想著她的病,是突然覺得有些可疑。」

「不要再想她了,那麼個人,一秒都不值得想念!」

夜北梟對裴珏是深惡痛絕。

江南曦笑了:「你說你,都招的什麼爛桃花啊?樓心悅,心理變態,裴珏,精神分裂,你就不能有一朵正常點的桃花嗎?」

夜北梟低頭在她的鼻尖上輕咬了一下,冷聲道:「你是還嫌我不夠煩,是不是?」

江南曦連忙舉手投降:「我錯了,我錯了!」

兩個人下樓吃了過點的晚餐,夜北梟道:「你準備下晚上的衣服,我們一起去那個慈善拍賣會!我們這是第一次在公眾場合亮相,一定要一鳴驚人,看誰還不要臉地往上撲!」

江南曦噗嗤笑了,合著他是要借著這次拍賣會立威啊!

她低頭看著自己的大肚子,說:「要穿禮服嗎?我這樣穿什麼禮服也不好看啊!」

夜北梟道:「不用,你就穿家常衣服就行,怎麼舒服怎麼穿。你穿什麼都是最美的!」

江南曦笑了,她發現這男人的嘴,是越發的甜了。

好在她也不缺衣服。

自從她懷孕后,她哥江南晨,就聘請了一個專門設計孕婦裝的設計師,專門為江南曦設計衣服。

她的衣服,不但穿著要舒服,面料要好,款式還要好,不能因為她懷孕了,就降低對美的要求。

於是,她上樓找衣服,夜北梟就去書房處理公司的事務了。

江南曦正在樓上忙活的時候,喬天羽來了。

喬天羽面色紅潤,眼眸清朗,那個天真美好的喬天羽,又回來了。《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189章盛謹回來了 飯後,目送阿璃出門,江寧假借著要讀書的名義擺脫了小蘇的糾纏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並且通過允諾小蘇晚上睡前陪她講倆個故事的方式哄騙的她不可能過來打擾自己。

剛好柔姐晚上要寫論文,也不可能過來騷擾他,老媽和老爸要洗碗,洗完碗以後老爸絕對回去找小蘇,老媽則是拆禮物然後靠在沙發上煲劇。

江寧對家人的活動規律已經熟悉到倒背如流了,這也就是說他現在有大把的時間來和阿璃聊天。

江寧撲到床上,迫不及待的點開了手機上阿璃的頭像。

【在嗎?在嗎?你的貼心小男友上線了,快來陪他聊天啊。】

雖然現實之中江寧可能是個和女朋友牽手都會臉紅的小白,但是在網路上他可是耍賤賣萌會撒嬌的撩妹好手。

【不在,不開心,寧哥哥你都不來送我,我現在就在你家門前徘徊呢。哼!】

江寧已經想象到了阿璃堵著嘴氣呼呼地點手機的樣子,於是立馬打字回復。

【阿這,我也沒辦法呀,嚶嚶嚶~都已經跟你說了,我的人身自由已經被家人限制住了,他們不讓我談戀愛你也應該已經看出來了。】

【我不管,我不管,你就是不喜歡我,你還在我面前故意和你妹妹秀恩愛,你一定不愛我了。】

江寧看到這句話頓時憋不住笑了,阿璃可是真的可愛啊,居然會連小蘇的醋都吃,要是被她知道自己經常膝枕柔姐掏耳朵,還不知道會氣成什麼樣子呢。

江寧馬上安慰道:

【我的阿璃小寶貝,你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要知道小蘇既然是我妹妹,那以後就是你妹妹啊,有這麼可愛的一個妹妹你難道不開心嗎?】

江寧試圖偷換概念。

【我不管,我不開心,我很生氣,你要是不哄我,我就直接自爆,然後再直接派人把你抓進小黑屋。哼!

(▼へ▼メ)】

看著最後那個小惡魔一樣的表情,江寧毫無抵抗力的在床上打滾,隔著屏幕江寧都能想象到阿璃超可愛的表情。

【那你說我要怎麼哄,你才能滿意呢,我的公主殿下?】

【你必須出現在我面前,看著我的眼睛,最後說大聲說一遍喜歡我才行。不然明天見面我就咬死你,嗷嗚!】

江寧已經想象到明天阿璃像個小貓一樣咬在自己身上的模樣,一定可愛死了吧,要不就別哄了吧?

其實江寧覺得要是配套一一頓小拳拳錘胸口食用的話,效果一定更加。

啊,人間極樂~

江寧往上翻了翻聊天記錄,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了,到底哄不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突然,他看見了最開始阿璃說還在自家門前徘徊,江寧怔住了,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衝到窗邊朝下看去。

借著昏暗的路燈,江寧成功捕獲了一隻正在低頭看手機的花芊璃,嘟著小嘴一臉的寂寞,明顯是在等著他回復消息。

看到這一幕江寧笑了,不過卻有點感動和想哭,突然之間真的好心疼,好想把這個女孩給抱在懷裡呵護。

江寧提了一口氣,回到了床邊,拿起手機打了一行字。

【我的公主殿下,等著,你的守護騎士馬上就到。】

發送完,江寧就開始小心翼翼的翻箱倒櫃,終於從床底箱子里摸出了一根五六米長的麻繩。

把其中一頭綁在了床頭,用力拽了拽,確定沒問題以後,江寧又從衣櫃里取出倆件黑衣穿上,隨後打開窗把麻繩一點一點放了下去。

每個人都有過叛逆期,江寧自然也不例外,這些裝備都是他當時準備好的,也就用過三五次用來通宵,後面的話發現沒啥意思就壓箱底了。

不過今天,剛好可以在此派上用場了,為了阿璃,他江寧要再當一次夜行俠。

就這樣,江寧開始躡手躡腳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往下爬,事實上動作十分嫻熟,而且他們家本身就只有二樓,也不算太高,完全不需要擔心會出太大問題。

冷風吹過,灑落的月光被路燈掩蓋,讓人不禁感到幾分寒意,空曠無人的街道充斥著寂寞。

花芊璃一臉凝重與不解的盯著手機,寧哥哥怎麼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就不回話了,好氣哦!

他到底是想幹嘛?就連哄哄自己都不願意嗎?還是說這句話另有深意?馬上就到,可是他要怎麼出來。

花芊璃回過頭四處瞅瞅,發現了正抓著麻繩吊在半空中的江寧,倆人四目相對,都從對方眼裡看見了自己。

花芊璃嫣然一笑,江寧一陣心動,手上一松險些直接掉到地上,不過好在本身快下來了,縱身一躍,完美落地。

江寧站到了花芊璃面前,尷尬的摸摸腦袋,本來是想給她一個驚喜的,結果居然被發現了。

「怎麼樣,我出來了,你不生氣了吧。」

江寧看著花芊璃的眼睛,笑的十分開心。

花芊璃卻嘟著嘴,撇過了頭。

「才不開心呢,你這樣子太危險了,過分,人家才沒有要你這樣做。」

江寧看著阿璃言不由心的樣子笑的更燦爛了,沒想到阿璃居然還有這麼傲嬌的一面,可愛到爆炸啊。

「那我回去了啊,就讓你明天咬死我吧,對了,最好再外加一套小拳拳。」

江寧直接作勢要走,就被阿璃給直接拉住了,一回頭就看見了她淚眼盈眶委屈巴巴的小眼神。

這對江寧來說基本上就是迎面一個暴擊了,把他的小心臟捏的死死的,小鹿亂撞!

「好啦好啦,我都已經出來了,怎麼可能會回去呢,剛才都是騙你的。」

江寧淪陷在阿璃柔弱的眼神中了。

還沒有結束,花芊璃緊接著輕輕幾拳就錘在了江寧胸口,然後嬌嗔了一句:「寧哥哥,壞蛋!」

可愛的樣子直接把江寧萌翻了,雖然江寧明知道阿璃一定是故意這麼做的,但是架不住她可愛啊!

江寧不說話了,直接牽起花芊璃一隻手,開始往前走,心裏面一直是小鹿亂撞,心動不已。

花芊璃也不說話,牽著江寧的手就靠了上去,並排走著,感覺心裡暖暖的,好舒服。

這樣子的男朋友,好暖心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被屏蔽的第一百九十七章人妖殊途(48)半小時后替換

「很香呢!怪不得墨二公子為了這個女人打擊洛家,看來我還是賺了。」

他跟李夢瑤算是舊識,因為自家跟百花谷有著生意往來,平時見面的機會比較多,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那一天只不過口頭上調戲了幾句,被墨問塵撞見了,卻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

而當事人卻雲淡風輕,一幅理所當然的態度,洛家依附墨家生存,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可是憑什麼,憑什麼他們一句話就決定了洛家一百八十二口人的生死,他不服,今天他就要為父母報仇。

「放開她!」墨問塵清冷的聲音響起,眼底聚集著風暴,掙扎著想要起身,可是身體中的內力被束縛住,再加上手腳被鎖,讓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李夢瑤被洛昊坤玩弄。

「別白費力氣了,你現在連普通人都不如,隨便一個人都能要了你的命。」看著墨問塵的狼狽,洛昊坤比任何時候都高興,手不老實的在李夢瑤的身上探索,眼裡閃過一絲快意,心裡卻是劃過陰影,感嘆果然是最毒婦人心。

墨問塵被洛昊坤看螻蟻般的眼神刺激的幾近暴怒,卻很理智的知道自己現在什麼也不做是最好的,心底暗暗發誓,讓洛昊空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

看著沉默下來,隱忍的墨問塵,隱在暗處看戲的雲溪撇撇嘴,心中不無惡意的想著,墨問塵所謂的真愛被他一直所不齒的人糟蹋,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有心理陰影呢?好糾結哦,獅虎,可別讓她太失望哦!

李夢瑤被身體上的異動所驚醒,發現在身上不斷摸搓的手,驚叫著想要離開,卻被一隻大手緊緊的箍住。

「醒來了,真好,剛才我還想著你睡著時候跟你做會很不過癮呢!」洛昊坤在李夢瑤的耳邊說,順便將FN的耳珠H入口中,另一隻手抓住她的MR使勁的揉搓把玩。

眼底的恨意漸漸被QY替代,雲溪只能說,果然是女主呢!連被她害的家破人亡的人,只要近了她的身就會被吸引,進而沉迷。

陌生而熟悉的刺激讓李夢瑤難堪的側過頭,卻是將修長的脖頸送入了男人的嘴邊。

「放開我。」只是那似SY的呵斥,聽在男人的耳朵中,無疑如最好的C葯。感受著到身體的異樣,看著不遠處的墨問塵,李夢瑤緩緩流下淚來,一張清麗的臉顯得楚楚可憐。

「哭什麼,呵呵,很舒服是吧!都是熟人了,害什麼羞。」看著李夢瑤臉上的淚水,洛昊坤邪惡的笑著,只是那笑意再不達眼底。

「要聽話才不會傷害你啊!」修長的手指B開那道障礙,臉埋在李夢瑤的脖頸如同一個虔誠的教徒,一路向下膜拜,早在很久之前,他就想這麼做了,今天終於能得償所願,還當著他的仇人的面,想起來就愈發的興奮。

墨問塵早已經閉上了眼睛,靠在牆壁上休息,黑暗中,耳朵越加的敏感,那緊握的雙拳道出了他的內心遠不如表面的平靜。

大概是因為之前有雲溪這個燈泡搗亂,致使墨問塵對李夢瑤的感情沒有原劇情中的那麼深,目前還停留在有好感而已,所以也沒做什麼毀三觀的咆哮。

對於眼前的活CG,雲溪是看的津津有味,很滿意墨問塵的反應,若如玉公子墨問塵真的如同原劇情中樣子,咆哮嘶吼,看到李夢瑤被欺負,跟死了爹媽似得,保不住雲溪會直接掉頭就走。

「啪!」突來的巴掌聲,不光是雲溪一愣,就是暗處的那幫影衛都嚇一跳,卻是洛昊坤的手已經進入了禁區,只是裡面濕潤的觸感,讓他忍不住的暴怒,一巴掌扇在李夢瑤的臉上。

「真是J呢,這樣就興奮了,呵呵……」低沉的男音,聽在李夢瑤的耳中卻是那麼的刺耳。

看到眼前這情況,雲溪差點沒笑出聲。這難得就是傳說中的口是心非?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反饋著需求?

李夢瑤淚眼朦朧的看著墨問塵,只是後者靠在牆上一動不動,如同死了一般,垂下眼眸,淚水從白皙的眼角滑落,遮住了那眼底掩飾不住的恨和不甘。

「嗯!」一聲痛苦的悶哼聲打斷了即將進洞的洛昊坤,抬起頭,看著從李夢瑤嘴角溢出的鮮血,心裡有些慌亂。

「該死的,醒醒,醒醒。」洛昊坤有些緊張的拍著李夢瑤的臉頰,剛才還蓄勢待發的小昊坤也霎時疲軟了下來。

會不會嚇陽萎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