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袋子糖炒栗子就被熱芭消滅乾淨。

吃完最後一個,熱芭還是有些意猶未盡的看向李航。

熱芭愣住了,因為李航手裏還有一個。

熱芭緊盯着李航,也不說話。

李航早就注意到。

他把栗子扒開,往熱芭面前一遞。

「看你這麼眼巴巴,最後一個給你吧!」

「李航,你真好!」

熱芭迅速的從李航手裏拿走,塞進自己的嘴裏。

熱芭一邊嚼著,一邊樂呵呵的沖李航一笑。

真的是吃乾淨,熱芭把所有的痕迹都處理掉。

「等蜜姐回來,你不要說,不然中午她肯定讓我少吃!」

李航哈哈一笑,說道:

「今天由我在,你放心,絕對能讓你吃個痛快!」

「真的?」

熱芭一臉的驚喜。

「一言既出」

李航舉起手來。

「啪!」

「駟馬難追!」

熱芭舉手跟李航的手拍在一起,開心的說道。

【求收藏,求鮮花,求評價,求月票!】。 李楓對於這些事情一無所知,這些天,他為了趕進度,吃住都在廠里,一直都沒回家,而何春霞來給他送飯的時候也隻字未提。

李楓在得到沈部長的支持后,心裏有了底氣,對於新設備的研發以及鴻海廠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只是,在閑下來的時候,總是會想起徐莉。

期間,王夢來廠里找過他幾次,但他只是和她聊了一會天,對於吃飯以及看電影的邀請,他都通通婉拒。

王夢對此很生氣,卻又不想表現得太過明顯,她實在是太喜歡李楓了。從小時候的仰慕,到現在的依戀,王夢自始至終都將李楓視為自己的所有,絕不允許任何人的觸碰。

不過,王夢現在已經不再着急,因為她已經從何春霞的口中得知了徐莉收了錢,主動承諾和李楓斷絕來往的事情。

周六的時候,李楓推掉了所有的工作,準備應約去徐莉家吃晚飯。臨走前,他還特意將自己打扮了一番。

李楓的助理蔣飛調侃道:「李工,你這是去相親?」

李楓笑道:「不是去相親,但也差不多。」

「哎呦喂!誰家的姑娘能讓你這鐵樹開了花?」

「你這臭小子!」李楓笑着掐住了蔣飛的脖子,「趕緊給我去幹活!明天一早,我必須要看到設備準確無誤的參數值,明白?」

李楓開着車出了鴻海廠,本來準備直接去徐莉家,但想了想,卻改變了主意,轉道去了徐莉的甜品店。

路上的時候,他特意去買了一捧玫瑰,本來準備給徐莉一個驚喜,可進了甜品店,徐莉卻對他異常的冷漠。

「你來幹什麼。」徐莉冷冷地看着李楓,並沒有將他手中的花接過來。

李楓心裏有些不舒服,但仍笑着說:「我來接你回家吃晚飯啊。」

「你為什麼要去我家?」

「叔叔邀請我今天去你家吃晚飯,他沒跟你說嗎?」

「沒有。」

「那你多久能結束,我和你一起。」

「不用了,你回家吧。」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想再讓我家裏人誤會。」

「誤會什麼?」

徐莉冷冷地說:「誤會你是我男朋友。」

李楓的心裏一涼,卻仍強顏歡笑道:「徐莉,你別多心,如果你很介意這件事情的話,那我不會讓別人知道我在追求你,我……」

「我們沒有可能的,你回家吧,以後也不要再來打擾我。」

「徐莉……」

「走吧。」

「你明明知道我對你的感情,你明明對我也有感情,可你為什麼對我這麼狠,又為什麼對你自己這麼狠!」

徐莉含着淚,一字一句地惡狠狠地說:「因為你的出現已經影響到了我的生活,甚至是我的家庭!你明白了嗎?」

「徐莉,如果我做錯了什麼,那就請你告訴我,我一定會改!」

徐莉從包里翻出了那個裝有一萬塊錢的信封,扔到了李楓的身上。

李楓愣了愣,從地上將信封撿起來,詫異地說:「徐莉,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姥爺和你媽媽用這一萬塊錢求我不要再和你糾纏,」徐莉冷笑,「我收下了,所以,你往後不要再來打擾我。」

李楓急忙解釋道:「徐莉,我真的不知道有這種事情,我替我媽媽還有姥爺向你道歉!」

「不用了,」徐莉將信封從李楓的手裏抽走,「因為這筆錢我很需要。」

「你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相比於我對你的感情,這一萬塊錢更重要一些,因為我現在很缺錢,感情這種東西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根本無足輕重,你明白了嗎?」

「徐莉……」

「李楓,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如果你真的可憐我,那就請你不要再糾纏我,過好你自己的生活。如果你再來糾纏我,那我只能帶着我爸媽去一個你找不到我的地方,而這家甜品店,我也不會再開了。你知道我的性格,所以,求你不要逼我。」

李楓看着徐莉冷漠的表情,心裏很痛很痛。

他還能說什麼呢?或許他的存在的確給徐莉帶來了麻煩。

「我知道了,」李楓苦笑,將那一捧玫瑰放在了身旁的桌子上,「你放心,我不會再來打擾你,祝你……幸福,一切順利。」

徐莉沒有回應,只是面無表情地看着李楓。

李楓盯着徐莉看了一會,轉身離開。

徐莉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一捧玫瑰,狠了狠心,將那捧玫瑰拿起來,緊跟着李楓走出了甜品店,又當着李楓的面將那一捧玫瑰扔進了垃圾桶。

李楓面如死灰,他盯着徐莉的背影看了一會,轉身上了車。

徐莉站在窗前,看着李楓的車在視線里漸漸地消失,淚水在不知不覺間滑過了她的面龐。

李楓,對不起,我會默默祝福你,希望你……能永遠幸福下去。

……

李楓開着車在公路上狂奔,他當然不會放棄自己對徐莉的感情,他從未如此喜歡過一個女孩,又怎麼會輕易放棄。他心裏憋著一肚子的怒火,今天說什麼也要和她媽媽還有她姥爺攤牌,他要告訴他們,他絕對不會放棄自己對徐莉的感情!

可當李楓將車開到姥爺家的樓前,看到堵在大門口的這群工人的時候,一下子就蒙了。

院子裏的何遠志(李楓的舅舅)隔着鐵門朝外面喊話道:「各位工友們都冷靜一下,我們絕對不會拖欠大家一分錢的工資,只不過現在公司遇到了一點困難,請大家相信我們,再耐心地等我們幾天!」

「還要等你們幾天?一個月拖兩個月,兩個月拖三個月,再拖下去,我們都沒米吃了!」

「就是啊!你們家大業大,而我們只是普通老百姓,再耗下去,你讓我們怎麼活?」

其中一個工人忽然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地哀求道:「何經理呀!我家上有老下有下,老婆又得了病,正急着用錢,可你們這三個月卻一分都不肯給我,你讓我這日子怎麼過呀!求求你們了!給我一條活路吧!」

這個跪在地上的工人的控訴再次激起了眾人的憤怒,他們一邊謾罵,一邊猛踹鐵門。

李楓確實是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他下了車,繞了一個圈,從後門進了院子。

此時的何家祥正坐在院子裏的藤椅上,一臉的愁容。

身旁的何春霞勸慰道:「爸,你別着急,辦法總會有的。」

何家祥嘆氣道:「罷了罷了,實在不行,還是把廠子給賣了吧。」

「爸!你胡說什麼啊!這可是你的命啊!」

「賣了吧……賣了吧……」何家祥無力地擺了擺手,「再大的家業,總是會有衰敗的那天,只不過,我沒想到,這份家業會敗在我的手上,我簡直是無言面對列祖列宗啊!」

說罷,何家祥老淚縱橫,何春霞也陪着哭了起來。

站在他們身後的李楓心裏一陣難受,他走過去,在何家祥的身旁蹲下,笑着說:「姥爺,我來了。」

何春霞擦掉臉上的淚,看向李楓,略有些吃驚地說:「哎呀,李楓,門口那麼多人,你是怎麼進來的!」

李楓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身後,說:「後門。」

何家祥從兜里摸出手帕,擦掉臉上的淚,微笑着看向李楓,說:「小楓,怎麼不提前跟我們說一聲就跑來了?」

李楓嘆氣道:「我如果今天不來,又怎麼會知道家裏家裏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姥爺,為什麼不跟我說啊!」

何家祥嘆氣道:「說了又有何用,只不過給你徒增煩惱。」

李楓說:「姥爺,你這是什麼話,我們是一家人啊!」

何家祥苦笑道:「罷了,罷了,沒了就沒了,隨它去吧。」

何春霞插嘴道:「爸,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天無絕人之路,更何況,現在我們也沒走到絕境!」

何家祥看了一眼李楓,欲言又止,最後只是嘆氣道:「我不想也不願意看到子女因為家族而犧牲自己的人生和幸福,罷了罷了,順其自然吧!」

李楓知道他們指的是什麼,但卻並沒有表態。本來,他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來的,可沒想到卻看到了這樣的場景。

何志遠打發走了那些工人後,這才一臉疲憊地回了院子,在看到李楓的時候,同樣略顯吃驚地說:「小楓?你怎麼來了?」

李楓笑道:「舅舅好!好久不見了!」

「是呀,的確是有一陣子沒見了,」何志遠笑着走過來,拍了拍李楓的肩,「從後門進來的?」

李楓點頭道:「看到門口讀者那麼多人,我也不敢進啊!」

何志遠嘆氣道:「這些人剛才差一點就要把門給踹開了!爸,實在不行,給他們點錢,讓他們離開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