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碩良一臉邪笑,自言自語:「嘿嘿嘿,這回看你還逃的掉,乖乖從了小學妹吧」

然後將情書小心翼翼地折好放在了一個粉色的信封裡面,還在信封上寫了幾個大字:林琳親啟

「你這樣做,有點不道德」

對面床上突然爬出來一個人,嚇得張碩良差點從凳子上摔下來:「卧槽,你在寢室吶」

「是啊,一直在,這齣戲真好看,嘿嘿嘿」

張碩良:「……」

張碩良將韓柔約出來:「媳婦兒,有件事兒請你幫一下忙唄」

隨後從身後掏出一封情書遞給韓柔,韓柔看著上面的名字,眉頭皺了一下:「你寫的?」

「媳婦兒你誤會了,我兄弟寫的,他不好意思給小學妹,你倆一個專業的,方便找她,你拿去給她,告訴她夏正華挺喜歡她的,就是不知道怎麼和她說。」

韓柔之所以能夠做張碩良的女朋友,就在於她智商夠高,她接過情書:「放心吧,我一定交給她」

張碩良使勁兒地啵了韓柔的臉一口:「媳婦兒,我兄弟的終身大事就交給你啦,哈哈哈」

韓柔去了一趟林琳的寢室,將她約出來

「柔姐,你找我幹嘛?」

「林琳我問你,你真的喜歡夏正華嗎?」

林琳一聽這個名字,眼睛裡面放出了光:「是啊,你突然問這個幹嘛?」

「那要是他也喜歡你,你倆就在一起得了」

「那是必須的,可就是他一直都不表態,我也挺煩惱的」

「以後別煩惱了,他已經表態了」

韓柔將信封遞給林琳:「吶,他寫給你的情書,他那個人吧,就是不會表達,心裡對你應該也是很喜歡的。」

林琳受寵若驚地拆開信封:「親愛的,我還記得第一次見你的那天,天下著濛濛細雨,我當時在想,你這麼矮的一隻,怎麼可能是個大學生,直到後來在學校里遇見你……」

林琳心中竊喜,原來他都記得

「怎麼樣,算是表態了吧,我跟你說,對這種男生,你就應該主動一點,他這麼優秀,別被其他的女生搶走了,你後悔都來不及」

林琳突然想到了什麼,鄭重其事地點點頭,抓著韓柔的手:「柔姐,你說得對,我是應該主動點,你能幫我這個忙嗎?」

「要幹嘛?」

「別問了,陪我買東西先。」

說完拉著韓柔往校外跑去。

她們剛走,張碩良從樹后冒出來,追著兩個女生一邊跑一邊喊:「喂,小學妹,你要把我媳婦兒帶哪兒去,喂,等等」

林琳回頭看了一眼,然後轉頭對韓柔說:「柔姐,呼,那個,我覺得吧,你這,眼光不怎麼樣」

兩人跑的氣喘吁吁

「怎麼了」

「就張碩良,別提,別提多邋遢了,之前,我衝進他寢室找夏正華的時候,他故意翻出了兩周沒洗的臭襪子,還扔進了臉盆里,噁心死我了,而且你不知道,他還當著我的面,放毒氣!」

這個該死的張碩良,平時和我說他有潔癖,找死啊 。

想到這兒,她回頭看了一眼越來越近的張碩良,然後拉著林琳跑的更快:「林琳,我們離這個邋遢鬼遠點」

張碩良使出了體測的速度,終於離她們越來越近,可兩人突然加快速度,她們的距離又拉開

「這倆臭娘們兒,跑這麼快,有鬼追啊,真是的」

見她們兩個在校門口的精品店停下,張碩良放慢腳步,一搖一擺地往那兒走去。

「你們倆跑這麼快乾嘛呢?」

霸道總裁的野蠻丫頭 林琳和韓柔不搭理他,專心地挑著東西

不一會兒,她們買了一堆東西,又去隔壁的花店買了一束花。

張碩良見狀,這是要搞事情的節奏啊!有好戲看了,有糖吃了!

那天夜晚,林琳和夏正華成了整個音樂系乃至兩個學校的焦點

「哎呀快點快點,他快要下來了」

林琳催促著一拖一拖的張碩良:「柔姐你看他,他在浪費時間」

韓柔上前,用力拍了一下張碩良的肩膀:「動作快點兒,弄好了上去叫他下來」

韓柔話一出口,張碩良的動作變得賊拉麻溜的,這神轉變讓林琳對韓柔又佩服了幾分。

男寢樓下,兩排蠟燭直直地從寢室門口擺到了前面,圍成一個心形,中間用紅色玫瑰花瓣鋪滿了整條小路,林琳站在心形中央,手中捧著一束花

兩邊站滿了人,就連很遠的女生宿舍,也有人為了看這驚心動魄的一幕,穿著睡衣就往男生宿舍跑

在等待的過程中,林琳說服自己不要緊張,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夏正華還沒有出現,她的心懸著。

圍觀人群中有好多人都認出了林琳:「哎你看,那不是之前和夏正華在一起的女孩兒嗎,她不是在隔壁學校讀嗎,怎麼跑這兒來了?」

「這你就不懂了吧,人在給夏正華求愛呢」

「不是吧,一個女生,居然做這種事,要是我肯定做不出來」

「切,誰規定這種事必須是男生做的,你就是慫,哎不說了不說了,男主角兒出來了」

夏正華並不知道樓下發生的一切,他只知道,他正在吃泡麵,就被張碩良拉下來,哎,那碗泡麵才吃了一口。

眼前的一幕吸引了夏正華的目光,他偏著頭問張碩良:「誰在表白吶?」

將軍夫人惹不得 「你就別管誰表白了,你往前走就是了」

然後張碩良一把將夏正華推到了玫瑰花瓣鋪成的小路上,他一臉懵,知道看到了前面捧著花的林琳。

在燭光的映照下,林琳的臉紅撲撲的,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他。現在,任誰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夏正華走到林琳跟前:「嗨,真巧」

「咦~」

眾人對這個開場白很是鄙夷。

林琳掃了一眼眾人,將玫瑰花遞給夏正華,單刀直入

「夏正華,做我男朋友吧,我喜歡你很久了」

這句話像是按了復讀鍵,一遍一遍地回蕩在夏正華的腦海中。

腦海中兩個聲音在掙扎

「喜歡她就答應她」

「哼,你就不怕耽誤了人家?」

夏正華甩了甩腦子,這時林琳開口:「你搖頭,是因為你不想嗎?」

「沒有沒有,不是那個意思」

林琳展開笑顏:「那就是願意咯」

「額……」

夏正華思考了一會兒,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了,索性直接問

「你不怕我耽誤你嗎」

「你不耽誤我,以後還會有別人耽誤我,反正都是被耽誤,那如果是你我會更開心」

「那好吧,我答應你」

夏正華接過玫瑰花,皺了一下眉頭。

眾人還不等激動,就被夏正華的聲音止住

「不過……」

夏正華故意拖著不說,林琳剛放下的心又懸了起來:「不過什麼」

「不過,這種事,怎麼能讓你一個女孩子開口?這種事應該是男生來說才對」

說著,夏正華單膝跪地,將手中的玫瑰花舉起:「林琳,做我女朋友吧,我喜歡你很久了」

林琳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她雙手捂著嘴,眼中泛起淚花,原本她以為,今天就這樣了,沒想到…

「答應他,答應他~」

在眾人的起鬨之中,林琳終於點了頭:「好」

就這樣,他們這段感情,總被人調侃為兩校聯姻,這段佳話,傳了好幾屆的學生。 夏羲和抱著小男孩兒,下巴抵在他的頭頂蹭來蹭去,一臉崇拜地看著夏正華:「哇,爸,你好man啊,那個時候我媽肯定很感動吧」

張碩良打趣道:「哈哈,你媽直接被嚇呆了,那天她悄悄和我女朋友說,她做好了被拒絕的心理準備了,沒想到劇情大反轉,直接給她嚇懵了。」

「那可不,你爸我雖然不知道怎麼表達,但是,你媽已經走了第一步了,剩的九十九步,就交給我了,哈哈哈」

夏羲和很贊同夏正華的這個說法,這種事情確實是要一個人先主動一步,才值得另一個人走完接下來的九十九步。

她轉了頭:「咦,張叔叔,原來你的名字這麼好聽啊」

「是啊,張是個大姓,但是你張叔叔我先天條件好,就算是個大姓,也能活得特別」

「咦,對了,剛剛你們不是說你以前有女朋友了嗎,後來你們怎麼了?」

聽到夏羲和提及自己的女朋友,張碩良一臉惆悵:「哎,這麼多年了,就不說這個了,我們去其他地方轉轉去」

說完,張碩良起身,細心的夏羲和看見張碩良坐的地方墊了一張紙,而他眼角的細紋,一條條散發出傷感的味道。

夏羲和很識趣,沒再問下去,她抱起懷中的小男孩兒:「嘿小帥哥,姐姐要走了,再見」

小男孩像是聽得懂,抱著她的臉親了一口,口齒不清,隱約能聽到他說:「拜…拜~」

她將小男孩兒還給了坐在一旁的他的父母,然後快步追上了夏正華和張碩良。

聽了爸爸媽媽的故事之後,夏羲和的心裡很平靜,那是屬於爸爸媽媽的珍貴的回憶,那是他們的愛情,她伸手觸了觸頭頂,自言自語

「媽,我好像又離你近了一步」

夏羲和乖巧地走在夏正華和張碩良身旁,靜靜地聽著他們回憶他們學生時代的一切,突然覺得,他們那一輩的世界是多麼的單純。

「咦?你….你好眼熟啊,等我想想」

迎面走來一個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兒攔住了她的去路,盯著她的那張臉想了半天

「想起來了,你是夏羲和,是不是?是不是?」

夏羲和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女孩兒,尷尬的點了點頭:「我是夏羲和,請問你是?」

「好多年沒見了,你現在這麼漂亮啊」

「額,謝謝你的誇獎,不過你是…」

那個女孩兒一把挽住夏羲和的手臂,很親昵地靠在了夏羲和的肩膀上:「哇,真的好多年都沒見了耶」

夏羲和被這個熱情的女孩兒驚呆了,她輕輕推了一下女孩兒:「哎那個請問你是誰啊?我們認識嗎?」

女孩兒聞聲將夏羲和放下,一臉疑問地看著夏羲和:「不是吧,羲和,你居然忘了我了。你仔細看看我,仔細想想」

說完在夏羲和的前面轉了一個圈,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她:「怎麼樣,想起來了嗎?」

夏羲和搖搖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站著的夏正華和張碩良,兩人搖搖頭,他們也不知道。

「你以前還和我說了好多小秘密呢,你都忘了嗎?不對啊,我們倆認識的時候已經能記事了啊」

夏羲和:「……」

夏羲和翻遍了所有的記憶,包括好多年前在張碩良家住的時候也沒有想起來任何關於這個女孩兒的記憶。

只是,在她冥思苦想的時候,她發現,對於十一歲以前的記憶是模糊的。

就像女孩兒說的,如果說她們認識的時候已經能記事了,那麼夏羲和能確定,一定是十一歲以前認識的,可是,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來呢?

夏羲和上下打量著這個女孩兒,扎著雙馬尾,發梢捲起,臉上的妝容以及身上的衣服,怎麼看都像是從二次元中走出來的女孩兒。 她的思緒已經從回憶之中飄到了女孩兒圓嘟嘟的臉上。

她下意識伸手捏了捏她圓圓的臉:「你臉好軟」

女孩兒嘟著個嘴,委屈巴巴地說:「小時候就愛捏我的臉,怎麼長大了還這樣啊?」

「嗯?小時候?幾歲啊」

夏羲和表情中帶著好多問題,她到底是誰?什麼時候認識的?為什麼自己沒有印象?

「不是吧羲和,你記性這麼差的嗎?我們九歲認識的啊」

「九歲?」

呵呵,九歲?我就記得八歲多就在張叔叔家住,直到十一歲才離開,這段時間有認識過小蘿莉?

女孩兒的出現,擾亂了夏羲和原本平靜的心,她突然覺得,這次夏正華帶自己出來並不只是散心這麼簡單。

女孩兒伸出一隻指頭在夏羲和的額頭上戳了戳:「眉頭皺的這麼深,你會老得很快的,不過,你記性真的差」

夏羲和頭一歪,離開了那根指頭:「你知道我記性差你還不告訴我你是誰」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