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北羽笑盈盈的站在那,看著麻桿傻呵呵的笑著走過來。

「北哥!你咋回來了。」他招了招手,走到張北羽面前。

張北羽回道:「今天沒什麼事就回來住,晚上睡不著,出來溜達溜達。」說完,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發現麻桿的狀態不是特別好。

麻桿的臉色有點慘淡,雖然表現的很有精神,但整個人看上去有點萎靡。

張北羽皺了皺眉,「喝了多少?」

麻桿打了一個哈欠,擺擺手說:「沒喝多少,沒喝多少。」

「拉倒吧,你看看你那張臉,看看你這狀態,還沒喝多少?」張北羽哼了一聲,「你晚上是跟我回507還是回家,我送你,趕緊的。」

麻桿楞了一下,瞪大了眼睛,「沒事沒事,我回家就行了。」說完,又打了個哈欠。

張北羽無奈的笑笑,「困成這樣還喝?」 麻桿嘿嘿笑了一聲,抬手揉了揉眼睛,「這不就準備回家睡覺了么,主要是朋友叫我,怎麼說我也得給個面子啊。」

張北羽點點頭,哼笑一聲,「桿兒,你出來玩兒我不反對,但是,得注意身體,我怎麼感覺你這身板都被掏空了?別忘了,你可是靠拳頭吃飯的。」

麻桿輕輕甩了甩頭,挺直了腰板,立刻來了精神,說道:「北哥你看我,狀態是不是挺好的,嘿嘿,我沒事,就是這兩天玩的都挺晚的。」

「你啊!別搞得像個暴發戶似的。」張北羽指了指他說,「別讓人家在背後說你,一下子躥起來了,就忘乎所以了。」

「北哥,這你放心,我肯定不會。」麻桿信誓旦旦的回道,「平常跟我在一起玩的就是那幾個人,都是跟我關係很親近的朋友。其實吧…」

說著,麻桿低下了頭,突然笑了一聲,沉聲說道:「我就是…喜歡被人捧著的感覺,嘿嘿。」

「呵呵。」張北羽看著他也輕笑了一聲,點點頭說:「誰都喜歡,我也喜歡。但是你要記住,在你享受被別人捧上天的這種感覺的時候,也要保持心裡最初的那份意志。否則,你會摔得很重。」

麻桿做了個深呼吸,點點頭,「北哥,我明白!」

「行了,回去吧。」張北羽笑著抬手拍拍他,眼中還是流露出一絲欣慰。

說實話,張北羽對手下的這幾個人,包括如龍、十四、王小闖、麻桿、石志權,都有點「溺愛」。 總裁,偷你上癮 大概是榕崗那邊王小闖和張耀揚競爭的關係,又加上前些天因為王小闖的莽撞惹出了事,所以最近他的這種私心越來越重。

在目送麻桿上了計程車之後,張北羽才繼續壓馬路,快到兩點的時候才回宿舍睡覺。這一次總算是睡得著了,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醒來的時候發現有好幾個未接電話,都是趙雨橋和石志權打來的,讓他感到驚訝的是,艾晴竟然還打了一個電話。

張北羽坐在床上,拿著手機發獃,看了兩眼之後笑了一聲,也不知怎麼,第一個給艾晴回了電話。

「真新鮮!竟然給我打電話,啥事啊?」電話剛一接通,張北羽就大笑著說了一句。

對面的艾晴頓了一下,低聲道:「沒什麼事,就是…」說著,她突然咳了一聲,聲音也跟著大了不少,繼續道:「我就是看你一上午都沒來,以為你被F.S打死了呢。」

張北羽馬上就能聽出來,這姑娘肯定是故意這樣說的,心裡就有意逗她玩玩,壞笑了一聲說:「喲,還知道關心我了,你這同桌倒是當的挺合格的。」

艾晴立刻對他這種說法嗤之以鼻,故意加重語氣,「呵!呵!你想的太多了,我就是看你有沒有死在外面。」

吻安,緋聞老公! 張北羽不依不饒,說道:「咦,那不還是一樣么,明明就是關心我,還不肯承認。」

「我這個人呢,很善良。」艾晴道,「別說是一個大活人了,就算是在外面看見流浪貓、流浪狗也會泛起同情心,所以,你就別多想了。」

「行了行了,明明就是被我拆穿了,還不承認。」張北羽輕笑了一聲,「沒事了吧?沒事我就掛了。」

艾晴哼了一聲,「你這人真奇怪!明明是你給我打電話,卻問我有沒有事,神經病!」說完,一把掛斷了電話。

張北羽看著笑了一聲,馬上又分別給趙雨橋和石志權回了電話,告訴他們,自己馬上就到。起床之後整理了一下,又下樓吃了個飯,才悠閑的開著車去雙雁。

到的時候已經將近兩點了。他第一時間把趙雨橋和石志權叫出來,問他們倆上午有沒有發生什麼。

趙雨橋無奈的嘆道:「一大清早岳向北那癟犢子就帶人來鬧了,嗎的,他們真的是一點喘息的時間都不給咱們,這是要活活把咱們拖死。」

張北羽咬了咬牙,低聲道:「沒事,只要過了今天能夠把安家兄弟拉攏過來,咱們就能喘口氣。」

石志權突然點了點頭,開口說話,「安家兄弟很重要!不但能馬上提升我們的實力,還能起到一個標杆的作用。」

張北羽一頓,向他投去讚賞的目光,「長進了!現在都會開始分析了。」

「嘿嘿,皮毛而已,這我還看不出來不就成傻子了么。」

張北羽點點頭,「安家兄弟的確很重要,如果能把他們拉過來,就是一個很好的訊號。我相信,雙雁對F.S有反抗之心的人不在少數,只要安家兄弟開了這個頭,一定會有人陸陸續續做決定。」

趙雨橋抬眼瞄了一眼,低聲問了一句:「小北,我想問你個問題。」

「哦?說!哥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如果像你的說的一樣,安家兄弟加入我們,之後還會有更多人慢慢加入到我們的陣營中,一起對抗F.S,有一天F.S被我們擊敗了,這些人怎麼辦?算是四方的人么?」

這個問題,倒還真的可以讓張北羽思考一下。

趙雨橋很清楚他對雙雁以及這所學校里的人的態度,可以說是:恨之入骨。沒錯,張北羽對這個地方和這裡的人討厭極了,他把這裡成為「垃圾場」,那麼在垃圾場里的肯定都是「垃圾」。

但眼下的情況是,他一定要藉助這些「垃圾」的力量,去打敗另一堆「大垃圾」。可是在這一切都結束之後,又如何處理這些「垃圾」?

站住給你錢 若是放在以前,這個問題足以令張北羽糾結很久,他要顧及大家的感受和並肩作戰的情意。但現在,他根本不需要考慮,因為他的心已經夠決絕了。

張北羽馬上給出答案,「不算,絕對不算。你和王子手下的人,如果願意加入四方,沒問題。其他人…除非有能夠打動我的理由,否則,一個人都不會要。打敗F.S之後,大家就地解散,該幹嘛幹嘛去。」

「包括安家兄弟?」趙雨橋壓低聲音又問了一句。「那可是一支大部隊,用完了就甩?」

張北羽咬了咬牙,沉思片刻,回道:「選擇是雙向的,是相互的。如果他們選擇了我們,同樣我們也要選擇他們。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看他們的態度。」

說完,他低頭看了一眼手機,已經兩點半了。

「差不多了,我給岳向北打個電話。」說著,撥通了岳向北的電話。

對面很快就接起來,說話的速度比張北羽還要快。

「喲,躲了一個上午了,敢露面了?」岳向北的聲音中充滿了戲謔。

張北羽冷笑一聲,「別他嗎廢話!三點,2號樓一樓的音樂教室來一場,你他嗎敢么!」

說完這句話,他自己心裡也有點打鼓。其實現在也是對安家兄弟態度的一個考驗,他不能排除安家兄弟已經把這件事告訴岳向北的可能。 在服務員推門而入的那一刻,全場所有人的表情瞬間凝固。

「您好,你們一共消費五百三十七萬,這是帳單,請問你們是繼續消費還是結帳?」

服務員的面色始終微笑,這是環江會所經過層層面試后的服務員,能來這裡都是萬里挑一的。

甚至有幾個都是富家女,都是在打楊飛的主意。

而眼前這位,楊飛還真認識,在一次高端酒會上有過碰面。

全場只有吸氣聲,五百多萬,這已經不是他們這些工薪階層的人能負擔的起的,就算是那幾個自以為多有身份的企業經理們,他們眼皮都在忍不住的跳動。

哪怕是均攤,他們也開始覺得這裡的奢華程度早超過了他們可以承受的範圍。

琚梁的麵皮也在忍不住的抽動,他覺得他還是失誤了,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雖然把楊飛給坑慘了,可是為了一個給自己提鞋都不配的楊飛而支出這麼多錢,他都在肉疼。

更何況,這裡的人也壓根出不起這麼多的錢,而最終還是得由他來出,此時他只希望上官雨靜馬上來求他,好像才能讓自己安慰一點吧。

可是……

琚梁下意識的往楊飛那裡看了一眼,楊飛依然鎮定,就連上官雨靜都沒有表現出那種驚慌失措。

「怎麼樣,楊飛,我們是繼續還是……」

「那就繼續唄,反正大家也沒盡興。」楊飛直接說道。

琚梁有些摸不清楊飛的打算了,這裡消費的天文數字,楊飛是準備破罐破摔了嗎?

「我看我們還是先結帳吧!」

「你是耗不起了嗎?看來你這些所謂的有錢人也不過如此!」楊飛眯著眼說道。

琚梁氣結,這種激將法他還真的承受不住,反諷了一句:

「耗不起?我只是怕你結不起這個帳。」

楊飛突然笑了,手一招服務員,在服務員迎過來后,隨手遞給了這服務員一張金卡。

「他們的消費,都入我的帳,另外,再拿幾瓶紅酒過來。」楊飛指著他這一圈人說道。

「好的,楊總!」服務員接過金卡以後,鄭重的拿在手中,而有另外幾人已經把紅酒送了過來。

「楊總?你是這……」

琚梁第一次臉色大變,他真的沒想到這楊飛居然是這環江會所的老總。

而跟著琚梁的那些人同樣啞然,他們都沒能從眼前的一幕回過神來。

揮了揮手,服務員便出去了。

「好了,可以繼續了。」劉子括說道。

楊飛這邊的人又接著歡愉了起來,琚梁終於開始有了不安。

因為這時間越長,他們消費的只會越來越多,多到就連他也承受不起。

尤其是坐在琚梁旁邊的人,已經不是忐忑,而是被嚇到了,這流動的可不是時間了,而是幾萬幾萬的錢。

每過一秒,這錢就會多幾千,他們清楚的知道這樣一來,琚梁很可能只出他的那一部分,而讓他們真的AA制。

這可不是幾十幾百,而是幾千幾萬,甚至是數十萬。

「琚梁,要不我們走吧?」

他身邊那個嘴賤的女人已經是驚恐,這麼多錢,她負擔不了,所以只能依靠琚梁。

「別啊,大家都沒盡興呢!」

也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琚梁那些人的臉色已是通紅,那是被嚇的。

「嗯,忘了告訴你們了,劉子括就是名宴樓的老總。」

「所以我掙了他們的錢,當然也要讓楊飛來掙啊!」劉子括肆無忌憚的笑著。

琚梁又忍不住的想起了他當著上官雨靜的面吹噓要讓名宴樓的老總提撥一下上官雨靜的話。

「別急,真的,好戲還在後面,我也可以保證你們從現在開始的消費不會再漲,但是你們之前能不能結了四百多萬的帳,還真是個問題。」

楊飛很平靜的說了一句,接著說道:

「你們就暫時等等吧,我還要給你們介紹幾個熟人呢。」

一時間,琚梁那些人都是坐立不安的,他們不知道楊飛說的熟人到底是誰。

因為摸不清底,所以更顯的驚恐。

楊飛都懶的再看他們,他這邊都帶來了各自的女朋友,沒有女朋友的還把心儀的那個人給召了過來。

這自然是大冒險的遊戲,但是知道是這麼奢華的地方以後,全都來了。

這個舉動,也不知道在後來成全了多少人,這是以後的事,眼前,有楊飛這個大款在這邊撐著,大家只管盡情的玩樂。

在第五個小時來臨的時候,楊飛接到了一個電話,那是前台打給他的,電話中告知,琚梁所在單位的老總已從省城趕來。

楊飛淡淡的說了一聲讓他們進來的話,不足一分鐘,包間的門又被服務員打開了,琚梁看到服務員身後站著的人,臉色直接大變。

當然,在此人看到琚梁的時候,僅僅只是一眼,緊接著,他便朝著楊飛迎了過去。

而且他的全身都在瑟瑟發抖,琚梁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楊飛只要動動嘴皮子,就能讓他幾十年辛苦打拚的基業徹底崩塌。

「楊總。」

「琚梁是你們企業的什麼職位?」楊飛問道。

「副總裁!」

「那你看著辦吧,你記住,琚梁是我的同學,我不要讓他坐牢。」

琚梁的上司快速點頭,琚梁的事,楊飛已經查的清清楚楚。

琚梁臉都白了,不做牢,那隻能賠錢,可是這會讓他傾家當產的。

琚梁的上司走了,琚梁已經癱軟到了座位上,琚梁一倒,這筆四百多萬的帳只能AA制了。

「楊飛,我們……」

楊飛擺擺手,不想再聽他們往下說。

「各自結了帳,你們就可以走了,因為從此刻開始,我可不免費,這也是你們談生意的態度。」

「對,楊飛,他們可都是生意人。」

楊飛這群人哄然大笑,那些人直接傻了。

這帳單會讓他們畢業以來的努力付諸東流。

「楊飛,我們真的錯了。」

「你們沒錯,真的,這本來嘛,做生意就有個態度,在名宴樓的時候,你們在和我們談,我只是現在在和你們談而已,沒有什麼對錯。」 張北羽顯然想多了,岳向北是什麼人?哪怕知道這是個陷阱,甚至是那間教室里有上百號人在等著自己,他也不會怕。

不過,因為感到吃驚,岳向北還是楞了一下,隨之而來是一聲輕蔑的笑聲。

「怎麼著?你是想早點死?還是有秘密武器啊?哈哈哈!」岳向北放肆的嘲笑聲,並沒有激起張北羽的憤怒,他只是淡淡一笑,「屁話真他嗎多,你就說敢不敢來就行了。」

「呵呵!」岳向北冷笑一聲,「你最好先安排人送你去醫院,等著吧!」

掛斷電話,張北羽把手機往桌子上一扔,哼了一聲,「傻B!」

石志權看看他,問了一句:「北哥,真的就咱們三個人去?這不是討打去么?」

張北羽咬了咬牙,嘆了一聲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說了,咱們現在能用的還有幾個人?恐怕十個都沒有吧,就算全都去了也是個挨打的下場。何況到時候有安家兄弟,說不定就能跑出來。」

趙雨橋抻了個懶腰,扭了扭脖子,「那就走吧,權當讓他們給爺鬆鬆骨。」

張北羽豎起大拇指,點了點頭,「你這心態可以的!一般人達不到你這個境界!」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