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七冷冷的笑道,一邊在背後做著手勢,計劃到位,

倒不是他囂張, 土豪總裁太兇猛! ,

「桀桀桀……小子,看來是想大爺我親自動手了,」

曾宏一臉的狂笑,向著張七逼了過來,他的職業使的他的性格一樣,狂燥而好戰,

不過對於陳光岩來說,這段時間真是十分的難熬,自從老五和老八消失了之後,他也想了很多,卻是怎麼也想不出這裡的原因,不然以一個區區藍階,怎麼也不可能擊殺自己三位長老,思來想去,這其中怕是有什麼強者在背後支持,

為了這個疑問,他找遍了所有信息,得出的結果是什麼都沒有,這才一氣之下親自帶人過來抓,不過陳光岩也不笨,這幫小子能幹掉老五和老八,自己一個人去恐怕有危險,所以帶上老四和老九一起前往,

不過讓他鬱悶的是,這兩個傢伙好像忽然消失了一樣,整整一年多的時候,翻遍了整個天泣城,居然連個人影都沒有,好不容易得到消息說他們回了天泣主城,結果天一亮過去,這幫小子又跑了,

好在自己腳程夠快,終於在這裡截住了他們,

不過有一點倒是讓他們吃了一驚,這才短短的一年時間裡,這個張七也成了虛紫強者,而且後面那個小姑娘雖然看不出等階來,但隱隱給他的感覺很強,甚至比張七兩個還要強,

難道……是紫階強者,就是背後那個強者,

張七可不喜歡學人家狗血一樣的先自報個家門再行個禮,然來開罵幾聲再打,這可不是他的風格,不等曾宏再向前來,率先一個箭步,速度全開,一個喉切直接划向曾宏,

玄天成在張七剛準備起步的時候,家傳劍招梅花盛開已然展開,

此時的玄天成,戰力直線飆升,居然已經達到了八梅齊放的境界,每一朵劍梅都絕非當初的那種劍梅可以相比,

其中蘊含的靈力極其凌厲,極其危險,彷彿一觸即炸的靈力炸彈,

曾宏是一名狂戰士,一名紫階狂戰士,這種肉搏經驗當然十分豐富,雖然張七的速度很快,但他也不慢,狂吼一聲,砍頭大刀猛握在手,不退反進,迎著張七當頭便砍,

周身驚起一陣狂風,讓張七有點身處巨風之中的感覺,甚至連握匕之手在方向的把握上也失了偏離,

這是曾寵的戰技之一,狂風戰刀,每一刀都帶起狂風,使對方的招式在準確度上產生影響,

不過張七卻是陰陰一笑,

曾宏一見,多年的廝殺經驗告訴自己,有危險,

雖然他是個狂戰士,但卻不笨,不然也不會活到今天,當即抱刀後退,以守為攻,

晚了,

張七冷哼一聲,反而藉助著曾宏的狂風之時,生天步一動,整個人的速度一下就提升到了極點,一道閃電般掠過,目標卻是直指邊上最強的陳光岩,

陳光岩本來正在掠陣,他實在想不到這個張七如此大膽,居然臨陣改變攻擊對象,而且還是轉弱為強,不過張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猝防之下,根本就來不及後退,

不過陳氏劍法向來以速度聞名,紫靈力一動,一把細如小指的細劍莫名的跳了出來,不偏不倚,正中張七劍尖,

錚……

張七感覺到劍上忽然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霸道的一下就沖開了自己的靈力,直撲心臟而來,

好烈的劍招,

心中一動,骨匕瞬間出現在紫靈力沖入的路線當中,攔了下來,

轟……

靈力在身上炸裂開來,張七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好強,

哼……

陳光岩冷哼一聲,雖然一接觸之下,看似是自己完勝,不過在心底卻是讓他大吃一驚,這招探秘劍術是陳氏劍法里最強的劍招之一,也是他陳光岩最得意的劍招,為了這一招劍法,他苦練了上百年,這才有了今日由劍入體的至高境界,

在這招之下,別說是他一個藍階,就算是比他還要的紫階強者都不可能這麼輕鬆的接下來,特別是在這種突發的情況之下,既便不死,也重傷,


但這傢伙好像只是受了一點小內傷,根本就沒有喪命,甚至連重傷都沒有,

張七也是一驚,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到這麼古怪的劍法,大意之下受挫,

殺……

愈戰愈勇,骨匕從張七體內瞬然而出,仗著生天步的加速,再次晃過了曾宏的攻擊,再次直指陳光岩,

找死,

陳光岩也不由得大怒,此子屢次攻擊自己,擺明了要先吃掉自己,就憑這樣一個藍階的小子,這是藐視,**裸的藐視,

陳氏劍法大開,一劍化十劍,每一劍都蘊含探秘劍術之力,只要和張七的劍一對上,就可以攻破他的防禦,直指心臟,

雙腳一錯,張七借著換腳之機,把生天步前沖的力忽然轉換為轉向,身體呈現旋轉之狀,藉助著強大的旋轉之力,硬生生的撞進了陳光岩的劍圈,

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近身肉搏的經驗和優勢完全在張七這邊,在加上有骨匕這樣的逆天神器在身,張七更是靈力狂爆,一付以命換命的打法,

哼……

陳光岩身為明光會大長老,又有陳氏劍法這樣高深的戰技,怎麼可能會怕這個藍階的張七,近身就近身,陳氏劍法一轉,紫靈力化為一團超強漩渦,張七根本就很難接近,不但如此,強大的紫靈劍力只要有一絲透露出來,都有可能要了張七的命,畢竟紫階靈力對藍階靈力,那是完全碾壓,

眼著著紫階靈力越縮越小,張七在其中苦苦掙扎,陳光岩冷冷一笑,紫靈力忽然加速,正當準備一舉撕開張七的時候,不知怎麼的,身邊忽然出現了一個石頭人,

那股強大的紫階氣息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這傢伙豈碼有8級以上的實力,此時的陳光岩正全神貫注在張七身上,被石頭人一下就抱個正著,

石頭人當然就是B型喪屍,張七的手勢計劃是他們最常用的一招,,以弱制強,


以張七為主力,在玄天成強大的攻擊掩護下,張七利用最擅長的速度直接突破到敵人最強大的一個面前,進行襲擾之戰,在速度的作用下,對方不得不全神對付他,而一旦對方心神被張七的速度所吸引,就是白天召喚出手的最佳時機,這招是屢試不爽,

啊,

陳光岩大驚,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懼,從被抱住的力量來看,這傢伙的力量絕對在9級紫階,而自己不但是7級的,而且還不是力量和防禦專長,這一招根本就是一個死局,

忽然一眼看到了邊上的張七,這個傢伙此時卻是一副陰謀得逞的陰笑,

猛然間,陳光岩終於明白為什麼老五和老八會消失了,這個傢伙,他是個智者……

可怕的智者……

這也是陳光岩留在世上的最後一個念頭, 咔咔咔……

B型喪屍可不懂什麼叫戰術,當抱住陳光岩之時,它第一個發應就是發力一緊,可憐的這位陳長老一瞬間全身骨頭沒有一塊是完整的,連哼都沒來的及哼一聲就被幹掉,

就在B型喪屍出現的瞬間,玄天成早就放棄了曾宏,直接一個奔雷,直擊後面的談真,

在張七曾經一度的「苦口婆心」式的教育之下,他們都明白一個道理,

裝逼的一定不是強者,耍酷的也不是強者,

但一副作死樣子的傢伙卻一定是最難纏的強者,

不作死就不會死,

對於這種人,張七的觀點就是搶先幹掉,貌似張七本人就是這種人,

很明顯,在現場的情況看來,這個所謂作死的傢伙就是那個談真,這傢伙看上去一言不發,但那雙賊眼卻是一刻不停的在觀察著現場,

麻煩、危險,

這是玄天成對談真的判斷,

果不其然,

就是B型喪屍出現的第一時間,談真就捏了一個法決,玄天成的奔雷一起,法訣剛好完成,一剎那,談真的周圍數米之內都布滿了一片濃霧,玄天成剛沖入濃霧,立馬就退了出來,一臉的驚駭,

這居然是個毒霧,而且還是全面強毒,不但自己的生命唰唰的往下掉,而且居然連攻擊力都在往下掉,

張七一看玄天成的反應,心知不妙,一邊在背後打了一個手勢,一邊不顧一切的沖入濃霧,

白天的反應確是夠快,兩道魂療術精準無比的打到玄天成和張七身上,在玄天成的後退和張七的前進之間,兩人瞬間交錯而過,而玄天成的六式芬利爾直直的遞向正在攻擊白天的曾宏,

話說這個曾宏也不愧為紫階長老,當他一看到陳光岩被幹掉的時候,第一發應就是這個神秘的女生做的,只要先幹掉她一切都會結束,不過讓他鬱悶的是,這個白天的速度居然還不遜於張七,更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丫居然真的是一個紫階,換句話說,只要她一個勁兒的躲,自己根本就干不掉她,

當即大吼一聲,終於開啟了狂戰士傳承,,狂化,

狂化后的曾宏戰力大增,速度也極快,然而就在此時,玄天成卻與張七錯身交換了對象,在背後對著他就是一記奔雷,

隨著後背升起的一股涼意,一股強大的攻擊從背合攻擊而至,長期的戰鬥經驗告訴自己,這一擊絕不是自己能承受的下來,

無奈之下,只好回刀硬擋了一下,這樣一來,白天趁機跳出了戰圈,一邊後退一邊猛對著張七使用魂療術,

魂療術是個很特別的技能,他不同於一般的治療術,而是直接對靈魂進行治療,加快回復的效率,也就是說,不但對療傷有著奇效而且對解毒更是有效,這就好像一邊在打抗生素,一邊在抵抗病毒,就看誰的更強一些了,

雖然同為四級紫階,雖然談真是專業的詛咒師,但白天卻有著最神秘的血脈之力,兩者相較,如瑩光之於月色,根本無從比較比起,

看著一道道灰氣進入張七的體內,在濃郁的毒霧之中,這傢伙像是一點都沒有受到毒的影響,談真一看,不由的臉色大變,

這可不是一般的毒霧,而是詛咒師的傳承技能,十分的強大,每次一出現,那絕對是讓敵人聞之色變的戰技,如今這張七居然像是沒事人一樣,很顯然,造成這一效果的就是那些個灰色氣流,難道那女生是光明專職聖療師嗎,

不像啊,光明系的聖療師的治療術是神聖白光,而且本身就是正氣衝天,這個小丫頭上身上明顯沒有這種氣息,而且更讓談真疑惑的這些灰色的氣流,不但沒有任何光明地氣息,反而有著一種陰森的感覺,倒是有些像死靈族的魂魄之力,

不過死靈族壓根就沒有什麼治療術之類的技能,自已也沒聽說過有如此年輕的紫階死靈族少女,不過無論如何,自己的這個所謂的技能在她的面前完全的失效,

談真也是個人精,連陳光岩都被幹掉了,曾宏又被幹掉,自己一個沒有戰力的詛咒師被克制了技能,這不等於找死嘛,

隨即全身一震,身體像是化為一陣煙霧,向四周飄去,

這是詛咒師最強大的保命技能,倒是和當初的五長老陳芝的有些相似,不過談真的更強大,因為他的這個技能沒有陳芝的那樣有那麼大的後遺症,而且他的煙霧是有劇毒的,就算是追的人也不敢過於靠近,


然面他所謂的人指的是別人,卻不是張七,真正克制他的不是白天,而是張七,

一個觀火過去,談真的身形畢露,而且這些毒在白天的魂療術之下根本難傷他分毫,不過談真卻是不知道,正安然的飄著,

滋……


一道寒光閃過,談真忽然覺的自己喉間一陣劇痛,眼裡出現的最後一個畫面是張七那副無邪的笑容,

這個可怕的男人是怎麼發現自己的,

張七根本就不用理會談真的表情,對於骨匕切入的喉間的手感,他可是連每一毫都清晰無比,這一刀下去,談真絕對不可能有任何生機,雙腳一錯,靈力飛轉,背著談真就沖著曾宏直掠而去,

談真的喪命讓曾宏臉色大變,想不到連保命能力最強的談真都被輕易幹掉,自己這幫人追殺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呀,

拚了,

狂戰士的性格可不是其他職業可比,遇到這種死局,反而激起了他拚死之心,不過在張七和玄天成再加一個B型喪屍的作用下,他那裡有機會反抗,而白天則繼承了張七的無恥,偷偷的一個媚惹扔了過去,

曾宏那裡想的到,這本來就是對方必贏的局面,他們居然還有人用陰招,

就在這一愣工夫,玄天成靈力大爆,奔雷一起,如同一道閃電劃過,不過卻在臨近曾宏的時候,六式芬利爾忽然反轉,劍柄狠狠的敲在了曾宏的後腦,哐的一下,曾宏當即華麗麗的暈了過去,

在張七的「熏陶」下,偷襲、打悶棍、使陰招,這些基本都成了這幫人的攻擊主流,特別是打悶棍,更是他們幾人的最愛,當玄天成一看到曾宏一愣的時候,當即就興奮的衝上去把這個光榮的活給攬了下來,

一向來,一旦遇上自已這邊優勢已定的情況,打悶棍一下就成了主流戰術,在白天的特殊技能下,很顯然對張七他們來說,打暈對手的價值遠比幹掉對方要大太多了,

因為他們有個「迷人」專家,,白天,


現在的白天可是貨真價實的紫階高手,用來對付一個等級比起還低的傢伙,還不手得擒來呀,

不一會兒,這個曾宏就晃晃悠悠的醒了過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