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斯坦丁看到了阿瑞斯的來勢就知道避無可避,硬挨了這一下以自己現在的狀態,非重傷不可,自己要是重傷暈迷不醒的話,不用想什麼,現在光影大城堡里的光明教會人等,沒一個能活著的!

於是康斯坦丁也微微的嘆息了下,右手握著的一顆法珠被啟動,瞬間康斯坦丁全身都被金黃色的厚重光亮包圍,然後康斯坦丁抬頭,就看著阿瑞斯的長劍帶著凌厲的風聲已經到了自己的頭頂!

這幾乎匯聚了阿瑞斯所有力量和生命潛力的一劍勢無可擋的直擊在康斯坦丁頭頂的一片金色上,金色的光暈急的閃爍著,阿瑞斯的長劍轟然碎裂,斷的幾乎只剩下劍柄,但並沒有擊破金色防護屏障,不過屏障內的康斯坦丁依然被防護屏障傳導而至的巨大壓力打的委頓在地,在絕對防禦圈裡密不透風的環境下,巨大力量的打擊帶起的轟鳴聲在絕對防禦圈裡迴響震蕩,直把委頓在地的康斯坦丁震的耳鼓破裂,眼珠子暴突了一下,眼角和鼻子血絲緩緩的流出!

隨即康斯坦丁的絕對防禦屏障就消失了,阿瑞斯長劍劍柄帶著劍身上的殘餘順著康斯坦丁的頭頂滑下,幾乎從康斯坦丁的面孔正中直滑而下,殘刃的尖刺在康斯坦丁的臉上劃出了一道血槽,康斯坦丁七孔流血,就這樣呆坐著,即使他的身體強悍,但在這樣的打擊下還是被重創了,此刻腦子被震的一片空白,自然不知道閃避,而阿瑞斯雙手手腕早已骨折,雙臂也麻甚至感覺不到,身體更是在體力急劇支出后酸軟無力,只是任由斷劍自然落下!

下一刻,康斯坦丁就被趕來的士兵趕緊拉開,牧師們手忙腳亂的要給康斯坦丁治療,康斯坦丁此時才回過了神,最後看到的是士兵們圍著阿瑞斯,刀劍齊下,血肉紛飛,然後無法抑制的疼痛傳來,康斯坦丁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更新時間:2o12-1o-29

從阿瑞斯開始刺殺康斯坦丁起,短短的十秒鐘左右,阿瑞斯燃燒自己的生命,砍出了三劍,重創康斯坦丁,隨後被剁成了肉醬,場面慘烈而血腥,塔上的墨菲斯看的呆,甚至忘記了魔法攻擊,窗口的辛德瑞拉則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巴,腦袋一團的紛亂,不知道再想什麼,該想什麼!但大眼睛中淚水朦朧,阿瑞斯是一名慈祥的老者,辛德瑞拉小時候無人搭理時,也沒人敢理會她時,阿瑞斯每年都會在她生日的那天送給辛德瑞拉一個玩具,至今那些玩具還在辛德瑞拉隱居時的卧室里,想起那些阿瑞斯親手製作的小木馬,可愛的小石人時,辛德瑞拉再也沒忍住,淚水潸然而下!

停頓了一下后,墨菲斯在塔上狂笑,即使下面阿瑞斯已經看砍的不成人樣了:「好!阿瑞斯大人好樣的!你的英靈在天上看著這群走狗!他們沒有好下場的!!!我這就追隨您的腳步!」

墨菲斯有些瘋狂的大笑著,匯聚最後的魔力,試圖繼續釋放魔法,一個燃燒術不久就落在了圍著阿瑞斯屍體的人群中,熊熊的魔法火焰讓圍著阿瑞斯屍體的士兵們慘叫著慌亂的躲避開來,火焰持續的燃燒著,阿瑞斯的屍體也在火焰中燃燒了起來!墨菲斯不能容忍阿瑞斯的屍體被這樣輕賤,寧願一把火燒掉!

墨菲斯雙目赤紅的看了眼火焰中的屍體,欲待再施展魔法,卻已經法力不續,魔法釋放到一半就消散了,癲狂的墨菲斯沒注意這點,更沒有主動取消魔法,未形成的魔法反噬墨菲斯,瞬間墨菲斯臉上一陣的赤紅,隨即就吐出了一口血來,徹底的委頓了下去,露台上連個護欄都沒有,眼看控制不住自己身體的墨菲斯就要掉下去了,辛德瑞拉驚呼了一聲,想拉住墨菲斯就沒來的急,墨菲斯隨即就摔了下去。【無彈窗.】

辛德瑞拉伸著顫抖的手看著墨菲斯消失在露台上腦子一片空白!此時身邊一道身影風一般的閃過辛德瑞拉也翻下了露台,辛德瑞拉還沒反應過來,一隻手勾在露台邊緣上的洛倫佐就把被他抓住了領子的墨菲斯給重新甩了回來,下一刻,洛倫佐輕巧的翻上了露台,看著一臉獃滯的辛德瑞拉微笑了下,也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敏捷的人才有可能做到這一點了!

「這個人對您很忠誠,為您繼續效力顯然比死去更好。」洛倫佐說著左手拇指在右手中指指肚上拿鋒利的指甲輕輕一劃,一滴鮮艷異常的血珠就露了出來並瞬間形成了一個半固體,洛倫佐把這滴血珠彈進了已經暈迷的墨菲斯嘴巴里。

「這會幫助他恢復過來,他醒來后立刻讓他冥想吃藥什麼的,塔門口的機關並不能支持太久了!」

洛倫佐說完就扔下還在呆的辛德瑞拉,風一般的下樓去了,在墨菲斯和阿瑞斯的協力下,康斯坦丁重傷暈迷,但像康斯坦丁這樣的陣營統帥,失去知覺不會太久的,此時雖然外面的敵人一團慌亂也停止了進攻,但等康斯坦丁醒來了,進攻就會繼續,而擋住魔法塔大門的機關橫柱已經被撞彎了,外面卻還沒看見援軍,洛倫佐雖然表情輕鬆,但其實心中焦急異常,此次他帶來的族人都是精銳,但對付光明教會的牧師卻是碰上天敵了,一旦塔門被攻破,近身作戰洛倫佐也沒什麼把握,所以墨菲斯的情況他一直注意著,這是個很不錯的幫手,這才在危急時刻救下了墨菲斯。

我們把時間追溯到不久前,阿納森眼眶微紅,留著淚水目送自己的父親阿瑞斯離去后,過了一會才匆匆的擦拭了淚水,只要自己動作夠快,說不定父親還有救,勸不回下定了決心的父親,自己就帶兵把父親救出來,就算父親被捉了,在自己的威脅下,光明教會也會拿自己的父親做人質而不是殺了他。

想清楚了這一點,阿納森立刻收拾好了自己的鎧甲,出門牽了馬匹就向軍營策馬狂奔而去,他還不知道,他根本就沒機會了,阿瑞斯前去刺殺康斯坦丁,也是為他創造機會,試想一下兩軍對戰,如果一方的統帥忽然身死,那麼這仗也不用打了!

街道的路口有四名光明教會的士兵把守著,離的老遠就喝令阿納森停下,阿納森毫不理會,繼續加,衛兵慌亂的抽出了武器想攔截阿納森,阿納森的雙劍也抽出了鞘,是個正常人都不會和狂奔的馬匹硬碰,衛兵自然也是,看到馬匹狂奔而至,馬上的戰士顯然不打算停下,只得無奈的讓開了道路,他們還沒做好為光明神獻身的準備,只是拿武器試圖從側面攻擊阿納森,阿納森直衝而過,雙劍連響四次,磕開了四名衛兵的攻擊,馬身已經衝過了關卡時,阿納森身體後仰,雙臂伸出,雙劍急的從兩名衛兵的咽喉要害處劃過,隨即起身收劍策馬而去!

剩下兩名衛兵茫然而無奈的看著遠去的騎兵,下一刻這才醒過神來,趕緊試圖救援已經倒下的同伴,倒地的兩名衛兵無聲的抽搐著,咽喉處血液狂涌而出,衛兵扔掉了武器,試圖一人一個按住同伴的傷口不在流血,但那都是徒勞的,從指縫裡血液依然止不住的湧出,衛兵焦急的大聲喊著,試圖尋找幫助,不一會,本來已經戒嚴寂靜無人的街道上,66續續的走出一些人!

衛兵看著地上的同伴抽搐緩慢的停止,痛苦的臉也逐漸蒼白而失去了表情,有些悲傷和無奈的放棄了救援,滿手都是血的相對無言緩緩的站了起來,正想對倒下的同伴祈禱一番時,一名衛兵就猛然感覺到不對,回頭時街道上已經聚集了數百人,法師們拿著法杖,戰士們滿身的鎧甲,無言而冰冷的看著他們!

這絕不是來幫助他們的,一名衛兵看了眼被自己丟掉的武器,隨即明白那是徒勞的,因為人手不足,騎士們派來他們四個守在這裡只是一種威懾,現在威懾已經失效了,那麼還在這裡無謂的死去就是不明智的了,衛兵拔腿就跑,另一名衛兵愕然的看著離去的同伴,這才回頭看到正在逼近的人群,猶豫了一下,張口還想色厲內茬的威脅一番,但看著人群憤怒的目光,終於不再做什麼傻事了,追著同伴一溜煙的跑了!

駐守軍團的軍營在城南,和城北的光影大城堡呈掎角之勢,阿納森住的地方也在城南光影城大城堡附近,想去軍營就要橫穿全城,然而距離光影城中心繁華區域離的老遠,阿納森就放棄了大路,此時大街上遠遠看去,全是混亂的人群,夾雜著哭喊和慘叫的聲音,甚至還隱隱有多處火光,看起來就算他們沒聽清楚辛德瑞拉大領主都說了什麼,傳言也都傳遍了,傳言是怎麼說的,為什麼這樣混亂阿納森不知道,只清楚混亂的緣故肯定其中有企圖渾水摸魚的傢伙們引起的慌亂,不過阿納森現在一心只想趕去軍營,無心管這些破事,於是放棄了大路,從小路繞向軍營。

阿納森從小就在光影城中生活,自懂事起已經二十多年了,自然對光影城熟悉無比,小道上果然人少了一些,看到一身鎧甲策馬狂奔的阿納森,也都趕緊慌亂的讓開,更多的平民都選擇了呆在家裡,等待混亂的過去,當然,如果運氣好的話,運氣不好那就是在動亂中家破人亡!

更新時間:2o12-1o-29

從阿瑞斯開始刺殺康斯坦丁起,短短的十秒鐘左右,阿瑞斯燃燒自己的生命,砍出了三劍,重創康斯坦丁,隨後被剁成了肉醬,場面慘烈而血腥,塔上的墨菲斯看的呆,甚至忘記了魔法攻擊,窗口的辛德瑞拉則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巴,腦袋一團的紛亂,不知道再想什麼,該想什麼! 醉無憂 但大眼睛中淚水朦朧,阿瑞斯是一名慈祥的老者,辛德瑞拉小時候無人搭理時,也沒人敢理會她時,阿瑞斯每年都會在她生日的那天送給辛德瑞拉一個玩具,至今那些玩具還在辛德瑞拉隱居時的卧室里,想起那些阿瑞斯親手製作的小木馬,可愛的小石人時,辛德瑞拉再也沒忍住,淚水潸然而下!

停頓了一下后,墨菲斯在塔上狂笑,即使下面阿瑞斯已經看砍的不成人樣了:「好!阿瑞斯大人好樣的!你的英靈在天上看著這群走狗!他們沒有好下場的!!!我這就追隨您的腳步!」

墨菲斯有些瘋狂的大笑著,匯聚最後的魔力,試圖繼續釋放魔法,一個燃燒術不久就落在了圍著阿瑞斯屍體的人群中,熊熊的魔法火焰讓圍著阿瑞斯屍體的士兵們慘叫著慌亂的躲避開來,火焰持續的燃燒著,阿瑞斯的屍體也在火焰中燃燒了起來!墨菲斯不能容忍阿瑞斯的屍體被這樣輕賤,寧願一把火燒掉!

墨菲斯雙目赤紅的看了眼火焰中的屍體,欲待再施展魔法,卻已經法力不續,魔法釋放到一半就消散了,癲狂的墨菲斯沒注意這點,更沒有主動取消魔法,未形成的魔法反噬墨菲斯,瞬間墨菲斯臉上一陣的赤紅,隨即就吐出了一口血來,徹底的委頓了下去,露台上連個護欄都沒有,眼看控制不住自己身體的墨菲斯就要掉下去了,辛德瑞拉驚呼了一聲,想拉住墨菲斯就沒來的急,墨菲斯隨即就摔了下去。【無彈窗.】

辛德瑞拉伸著顫抖的手看著墨菲斯消失在露台上腦子一片空白!此時身邊一道身影風一般的閃過辛德瑞拉也翻下了露台,辛德瑞拉還沒反應過來,一隻手勾在露台邊緣上的洛倫佐就把被他抓住了領子的墨菲斯給重新甩了回來,下一刻,洛倫佐輕巧的翻上了露台,看著一臉獃滯的辛德瑞拉微笑了下,也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敏捷的人才有可能做到這一點了!

「這個人對您很忠誠,為您繼續效力顯然比死去更好。」洛倫佐說著左手拇指在右手中指指肚上拿鋒利的指甲輕輕一劃,一滴鮮艷異常的血珠就露了出來並瞬間形成了一個半固體,洛倫佐把這滴血珠彈進了已經暈迷的墨菲斯嘴巴里。

「這會幫助他恢復過來,他醒來后立刻讓他冥想吃藥什麼的,塔門口的機關並不能支持太久了!」

洛倫佐說完就扔下還在呆的辛德瑞拉,風一般的下樓去了,在墨菲斯和阿瑞斯的協力下,康斯坦丁重傷暈迷,但像康斯坦丁這樣的陣營統帥,失去知覺不會太久的,此時雖然外面的敵人一團慌亂也停止了進攻,但等康斯坦丁醒來了,進攻就會繼續,而擋住魔法塔大門的機關橫柱已經被撞彎了,外面卻還沒看見援軍,洛倫佐雖然表情輕鬆,但其實心中焦急異常,此次他帶來的族人都是精銳,但對付光明教會的牧師卻是碰上天敵了,一旦塔門被攻破,近身作戰洛倫佐也沒什麼把握,所以墨菲斯的情況他一直注意著,這是個很不錯的幫手,這才在危急時刻救下了墨菲斯。

我們把時間追溯到不久前,阿納森眼眶微紅,留著淚水目送自己的父親阿瑞斯離去后,過了一會才匆匆的擦拭了淚水,只要自己動作夠快,說不定父親還有救,勸不回下定了決心的父親,自己就帶兵把父親救出來,就算父親被捉了,在自己的威脅下,光明教會也會拿自己的父親做人質而不是殺了他。

想清楚了這一點,阿納森立刻收拾好了自己的鎧甲,出門牽了馬匹就向軍營策馬狂奔而去,他還不知道,他根本就沒機會了,阿瑞斯前去刺殺康斯坦丁,也是為他創造機會,試想一下兩軍對戰,如果一方的統帥忽然身死,那麼這仗也不用打了!

街道的路口有四名光明教會的士兵把守著,離的老遠就喝令阿納森停下,阿納森毫不理會,繼續加,衛兵慌亂的抽出了武器想攔截阿納森,阿納森的雙劍也抽出了鞘,是個正常人都不會和狂奔的馬匹硬碰,衛兵自然也是,看到馬匹狂奔而至,馬上的戰士顯然不打算停下,只得無奈的讓開了道路,他們還沒做好為光明神獻身的準備,只是拿武器試圖從側面攻擊阿納森,阿納森直衝而過,雙劍連響四次,磕開了四名衛兵的攻擊,馬身已經衝過了關卡時,阿納森身體後仰,雙臂伸出,雙劍急的從兩名衛兵的咽喉要害處劃過,隨即起身收劍策馬而去!

剩下兩名衛兵茫然而無奈的看著遠去的騎兵,下一刻這才醒過神來,趕緊試圖救援已經倒下的同伴,倒地的兩名衛兵無聲的抽搐著,咽喉處血液狂涌而出,衛兵扔掉了武器,試圖一人一個按住同伴的傷口不在流血,但那都是徒勞的,從指縫裡血液依然止不住的湧出,衛兵焦急的大聲喊著,試圖尋找幫助,不一會,本來已經戒嚴寂靜無人的街道上,66續續的走出一些人!

衛兵看著地上的同伴抽搐緩慢的停止,痛苦的臉也逐漸蒼白而失去了表情,有些悲傷和無奈的放棄了救援,滿手都是血的相對無言緩緩的站了起來,正想對倒下的同伴祈禱一番時,一名衛兵就猛然感覺到不對,回頭時街道上已經聚集了數百人,法師們拿著法杖,戰士們滿身的鎧甲,無言而冰冷的看著他們!

這絕不是來幫助他們的,一名衛兵看了眼被自己丟掉的武器,隨即明白那是徒勞的,因為人手不足,騎士們派來他們四個守在這裡只是一種威懾,現在威懾已經失效了,那麼還在這裡無謂的死去就是不明智的了,衛兵拔腿就跑,另一名衛兵愕然的看著離去的同伴,這才回頭看到正在逼近的人群,猶豫了一下,張口還想色厲內茬的威脅一番,但看著人群憤怒的目光,終於不再做什麼傻事了,追著同伴一溜煙的跑了!

駐守軍團的軍營在城南,和城北的光影大城堡呈掎角之勢,阿納森住的地方也在城南光影城大城堡附近,想去軍營就要橫穿全城,然而距離光影城中心繁華區域離的老遠,阿納森就放棄了大路,此時大街上遠遠看去,全是混亂的人群,夾雜著哭喊和慘叫的聲音,甚至還隱隱有多處火光,看起來就算他們沒聽清楚辛德瑞拉大領主都說了什麼,傳言也都傳遍了,傳言是怎麼說的,為什麼這樣混亂阿納森不知道,只清楚混亂的緣故肯定其中有企圖渾水摸魚的傢伙們引起的慌亂,不過阿納森現在一心只想趕去軍營,無心管這些破事,於是放棄了大路,從小路繞向軍營。

阿納森從小就在光影城中生活,自懂事起已經二十多年了,自然對光影城熟悉無比,小道上果然人少了一些,看到一身鎧甲策馬狂奔的阿納森,也都趕緊慌亂的讓開,更多的平民都選擇了呆在家裡,等待混亂的過去,當然,如果運氣好的話,運氣不好那就是在動亂中家破人亡! ?更新時間:2o12-1o-29

儘管是選擇了小路,但情況依然讓阿納森皺眉,混亂的情況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儘管絕大部分平民都選擇了呆在家裡,但是也有膽大的出來趁機財的,更有不少人拖家帶口的想出城躲避的,往日平靜的光影城此刻慌亂異常。【無彈窗.】

阿納森高喊著讓路,但也不得不減緩了度,前方一群人圍攏在一起,阿納森高喊著,人群回頭看到一名軍官策馬過來了,立刻慌亂的閃開了一條道路,阿納森走進去就看見幾個男人圍著一個男人在暴打,一個年輕的婦人在邊上試圖拉扯和哀求著。

阿納森很不耐煩,厲聲問:「怎麼回事?」

幾個打人的傢伙聞言回頭看是一名軍官,倒是停了手:「大人,這人是光明教會的姦細,大領主現在被光明教會脅迫,我們要去救她,就先把這姦細幹掉!」

男人話音還沒落下,人群里就有人喊著:「不過是看上了人家的錢財和老婆,哪來的什麼光明教會的姦細!」

人群中立刻就有不少人附和,但也有人在這群男人兇狠的目光下畏懼的什麼都不敢說,阿納森不在廢話,雙劍出手,策馬上前,沒幾下這群地痞就全倒在了血泊中,周圍的一群人看見殺人了一鬨而散,阿納森則毫不理會婦人的道謝揚長而去。

一路上隨手斬殺了一些砸門撬鎖的亡命徒,阿納森渾身是血的衝進了城南的軍營,卻驚奇的看到軍營廣場上一個人都沒有,甚至把守軍營大門的衛兵也不在。

阿納森勒停了馬匹,原地轉了兩圈,才有一名值守的崗哨里的士兵跑了出來要給阿納森牽馬。

「士兵們呢!?」阿納森也沒下馬,焦急的問了句,外面如此的混亂,不可能軍營里一點消息都沒得到!

「都被漢斯軍團長勒令回營房休息了,沒有命令不得外出!」

「去吹集合的號角!」

「這……,副軍團長大人,漢斯軍團長大人有令……!」

「別廢話了,度去,有什麼事情我擔著,我這就去找漢斯!」

衛兵只得無奈的去吹號角,暗自感嘆自己倒霉,當值時居然能碰上這種事情!漢斯軍團長和阿納森副軍團長一向不對付,卻都可以命令自己,要說起來自然是漢斯軍團長的命令更頂用,畢竟是正軍團長,不過阿納森在士兵中更受歡迎和擁護,實力強大也沒什麼架子,家世淵博也能和普通的士兵稱兄道弟打成一片,為人也慷慨大方,這樣的上司就算衛兵知道自己可能會倒霉,但還是選擇聽從了阿納森的命令!

阿納森策馬奔進軍營中時,集合的號角聲就悠揚的響了起來,聽到這聲音,就連軍營附近混亂嘈雜的聲音都安靜了些,居民們知道,軍隊終於要有所行動了!

聽到集合的號角聲,軍營各處營房裡66續續的鑽出了一隊隊的士兵,但他們顯的有些遲疑,畢竟剛才第一軍團軍團長漢斯大人才下了嚴令,第一二三駐守軍團的留守士兵們無故不得走出營房,怎麼又吹起集結號角來了!?探出頭看到是阿納森大人在軍營廣場上一身鎧甲的騎馬而立,倒是不難猜測了,吹集結號角的命令肯定是阿納森大人下達的,士兵們都來自於光影城,外面的混亂他們也不是一無所知的,都很擔心家人是否安全?得到命令只能呆在營房裡本來就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現在好了,阿納森軍團長來了,要集合肯定是要有所行動了,能早日結束混亂家人也會安全,再說了,法不責眾,都出去了漢斯軍團長也沒辦法,總不能都處決了吧!於是士兵們三三兩兩的,到最終成群結隊的走出了營房並開始在軍營廣場上列隊!

阿納森看到士兵們走出營房,心中的焦慮稍稍平息,此時靠近最南面挨著城牆的大營房裡,漢斯軍團長急匆匆的走了出來,看樣子他也是剛到沒多久,鎧甲都沒穿完整,有些拖拖拉拉的!

剛一出門漢斯掃了眼正在集結的士兵,立刻怒吼了一聲:「誰讓你們出來的,沒聽到我的命令嗎!?都給我滾回營房裡呆著去,否則全都殺了!」

阿納森看了漢斯一眼,策馬上前:「是我命令吹的號角!」

「阿納森,我就知道又是你乾的好事!我告訴你,別以為我不敢處決了你,公然違背上官的命令,什麼後果你應該知道!」

「看你也是剛從外面回來,你不知道辛德瑞拉大領主在向我們求救嗎!?你按兵不動什麼意思!?任憑城內如此的混亂也是毫無動靜是什麼意思!?」

「你瘋了嗎?阿納森,傳言你也信!?城內的混亂自然有巡邏隊去處理!再說沒有得到命令,軍隊怎麼能輕出!」

阿納森眼睛輕眯了下,策馬緩緩上前:「我知道了,你得到了命令!光明教會的走狗給你的命令,讓你按兵不動的命令!來!告訴我,你的主子給你這條忠犬什麼好處了!才能讓你如此的為光明教會賣命!」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什麼光明教會!?」

「辛德瑞拉大領主受到了光明教會的脅迫,現在光影城大城堡都在光明教會的控制之中,辛德瑞拉大領主向我們求援,你明知道此事還阻攔士兵們去拯救大領主!不是叛徒是什麼!?」

「你別血口噴人,越是混亂,軍隊就應該越保持冷靜,等待分清楚了事實真相得到了命令在做行動,這是常識!」

漢斯的辯解阿納森似乎沒聽到,繼續向漢斯靠近並抽出了雙劍,他也分不清楚漢斯到底是不是背叛了光影城,但沒有時間了,阻礙他出兵的人都要死!

聽清楚了阿納森的話,雖然知道外面混亂了,但是為什麼卻不知道的士兵們大驚,看著漢斯議論紛紛起來。

漢斯鎧甲都沒穿好,更別提武器了,根本就是空手,看到阿納森滿身是血的手持雙劍向著他策馬奔來,立刻慌亂的後退,同時驚慌的命令身邊的衛兵和侍從攔住阿納森。

但聽了阿納森的話衛兵們也猶豫了,侍從倒是想立功表現下,不過看到已經奔來的馬匹還是閃到了一邊,二名衛兵到底還是抽出了武器試圖攔截阿納森時,已經晚了,轉身向後跑的漢斯一點防備都沒有,阿納森的一把利劍輕易的就從漢斯的脖子上掠過,立刻就是一道血箭噴的老高,阿納森又衝出了一段距離,然後這才策馬收劍轉到了士兵們的面前。

幾名已經抽出了武器的衛兵看了眼漢斯的屍體,隨手就把武器又收了回去,現在不管他們幹什麼阿納森都控制了局面,倒是不用做無謂的掙扎了,這場混亂過後自然有人來查問此事,到時阿納森也不會不承認他殺了漢斯,結果會是什麼樣子的就不是衛兵們可以操心的了。

此時阿納森已經在喊話了!

「士兵們,就像我剛才說的,你們宣誓效忠的人正在向我們求援,光明教會的走狗正在試圖抓住大領主拿她脅迫我們,我們決不答應,現在我命令,帶上你們的武器,攻克光影大城堡,殺死光明教會的雜碎們,解救大領主!」

士兵們轟然答應了一聲,阿納森叫來幾名軍官,緊急的吩咐了幾句,幾名軍官開始帶人去打開武器倉庫,推出攻城武器,另一些帶領著列隊完畢的士兵向軍營大門走去,十幾名傳令兵也策馬飛奔出了軍營!至此,光影城的留守軍隊在阿納森的努力下終於算是開動了起來。

更新時間:2o12-1o-29

儘管是選擇了小路,但情況依然讓阿納森皺眉,混亂的情況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儘管絕大部分平民都選擇了呆在家裡,但是也有膽大的出來趁機財的,更有不少人拖家帶口的想出城躲避的,往日平靜的光影城此刻慌亂異常。【無彈窗.】

阿納森高喊著讓路,但也不得不減緩了度,前方一群人圍攏在一起,阿納森高喊著,人群回頭看到一名軍官策馬過來了,立刻慌亂的閃開了一條道路,阿納森走進去就看見幾個男人圍著一個男人在暴打,一個年輕的婦人在邊上試圖拉扯和哀求著。

阿納森很不耐煩,厲聲問:「怎麼回事?」

幾個打人的傢伙聞言回頭看是一名軍官,倒是停了手:「大人,這人是光明教會的姦細,大領主現在被光明教會脅迫,我們要去救她,就先把這姦細幹掉!」

男人話音還沒落下,人群里就有人喊著:「不過是看上了人家的錢財和老婆,哪來的什麼光明教會的姦細!」

人群中立刻就有不少人附和,但也有人在這群男人兇狠的目光下畏懼的什麼都不敢說,阿納森不在廢話,雙劍出手,策馬上前,沒幾下這群地痞就全倒在了血泊中,周圍的一群人看見殺人了一鬨而散,阿納森則毫不理會婦人的道謝揚長而去。

一路上隨手斬殺了一些砸門撬鎖的亡命徒,阿納森渾身是血的衝進了城南的軍營,卻驚奇的看到軍營廣場上一個人都沒有,甚至把守軍營大門的衛兵也不在。

阿納森勒停了馬匹,原地轉了兩圈,才有一名值守的崗哨里的士兵跑了出來要給阿納森牽馬。

「士兵們呢!?」阿納森也沒下馬,焦急的問了句,外面如此的混亂,不可能軍營里一點消息都沒得到!

「都被漢斯軍團長勒令回營房休息了,沒有命令不得外出!」

「去吹集合的號角!」

「這……,副軍團長大人,漢斯軍團長大人有令……!」

「別廢話了,度去,有什麼事情我擔著,我這就去找漢斯!」

衛兵只得無奈的去吹號角,暗自感嘆自己倒霉,當值時居然能碰上這種事情!漢斯軍團長和阿納森副軍團長一向不對付,卻都可以命令自己,要說起來自然是漢斯軍團長的命令更頂用,畢竟是正軍團長,不過阿納森在士兵中更受歡迎和擁護,實力強大也沒什麼架子,家世淵博也能和普通的士兵稱兄道弟打成一片,為人也慷慨大方,這樣的上司就算衛兵知道自己可能會倒霉,但還是選擇聽從了阿納森的命令!

阿納森策馬奔進軍營中時,集合的號角聲就悠揚的響了起來,聽到這聲音,就連軍營附近混亂嘈雜的聲音都安靜了些,居民們知道,軍隊終於要有所行動了!

聽到集合的號角聲,軍營各處營房裡66續續的鑽出了一隊隊的士兵,但他們顯的有些遲疑,畢竟剛才第一軍團軍團長漢斯大人才下了嚴令,第一二三駐守軍團的留守士兵們無故不得走出營房,怎麼又吹起集結號角來了!?探出頭看到是阿納森大人在軍營廣場上一身鎧甲的騎馬而立,倒是不難猜測了,吹集結號角的命令肯定是阿納森大人下達的,士兵們都來自於光影城,外面的混亂他們也不是一無所知的,都很擔心家人是否安全? 快穿:女配,冷靜點 得到命令只能呆在營房裡本來就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現在好了,阿納森軍團長來了,要集合肯定是要有所行動了,能早日結束混亂家人也會安全,再說了,法不責眾,都出去了漢斯軍團長也沒辦法,總不能都處決了吧!於是士兵們三三兩兩的,到最終成群結隊的走出了營房並開始在軍營廣場上列隊!

阿納森看到士兵們走出營房,心中的焦慮稍稍平息,此時靠近最南面挨著城牆的大營房裡,漢斯軍團長急匆匆的走了出來,看樣子他也是剛到沒多久,鎧甲都沒穿完整,有些拖拖拉拉的!

剛一出門漢斯掃了眼正在集結的士兵,立刻怒吼了一聲:「誰讓你們出來的,沒聽到我的命令嗎!?都給我滾回營房裡呆著去,否則全都殺了!」

阿納森看了漢斯一眼,策馬上前:「是我命令吹的號角!」

「阿納森,我就知道又是你乾的好事!我告訴你,別以為我不敢處決了你,公然違背上官的命令,什麼後果你應該知道!」

「看你也是剛從外面回來,你不知道辛德瑞拉大領主在向我們求救嗎!?你按兵不動什麼意思!?任憑城內如此的混亂也是毫無動靜是什麼意思!?」

「你瘋了嗎?阿納森,傳言你也信!?城內的混亂自然有巡邏隊去處理!再說沒有得到命令,軍隊怎麼能輕出!」

阿納森眼睛輕眯了下,策馬緩緩上前:「我知道了,你得到了命令!光明教會的走狗給你的命令,讓你按兵不動的命令!來!告訴我,你的主子給你這條忠犬什麼好處了!才能讓你如此的為光明教會賣命!」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什麼光明教會!?」

「辛德瑞拉大領主受到了光明教會的脅迫,現在光影城大城堡都在光明教會的控制之中,辛德瑞拉大領主向我們求援,你明知道此事還阻攔士兵們去拯救大領主!不是叛徒是什麼!?」

「你別血口噴人,越是混亂,軍隊就應該越保持冷靜,等待分清楚了事實真相得到了命令在做行動,這是常識!」

漢斯的辯解阿納森似乎沒聽到,繼續向漢斯靠近並抽出了雙劍,他也分不清楚漢斯到底是不是背叛了光影城,但沒有時間了,阻礙他出兵的人都要死!

聽清楚了阿納森的話,雖然知道外面混亂了,但是為什麼卻不知道的士兵們大驚,看著漢斯議論紛紛起來。

漢斯鎧甲都沒穿好,更別提武器了,根本就是空手,看到阿納森滿身是血的手持雙劍向著他策馬奔來,立刻慌亂的後退,同時驚慌的命令身邊的衛兵和侍從攔住阿納森。

但聽了阿納森的話衛兵們也猶豫了,侍從倒是想立功表現下,不過看到已經奔來的馬匹還是閃到了一邊,二名衛兵到底還是抽出了武器試圖攔截阿納森時,已經晚了,轉身向後跑的漢斯一點防備都沒有,阿納森的一把利劍輕易的就從漢斯的脖子上掠過,立刻就是一道血箭噴的老高,阿納森又衝出了一段距離,然後這才策馬收劍轉到了士兵們的面前。

幾名已經抽出了武器的衛兵看了眼漢斯的屍體,隨手就把武器又收了回去,現在不管他們幹什麼阿納森都控制了局面,倒是不用做無謂的掙扎了,這場混亂過後自然有人來查問此事,到時阿納森也不會不承認他殺了漢斯,結果會是什麼樣子的就不是衛兵們可以操心的了。

此時阿納森已經在喊話了!

「士兵們,就像我剛才說的,你們宣誓效忠的人正在向我們求援,光明教會的走狗正在試圖抓住大領主拿她脅迫我們,我們決不答應,現在我命令,帶上你們的武器,攻克光影大城堡,殺死光明教會的雜碎們,解救大領主!」

士兵們轟然答應了一聲,阿納森叫來幾名軍官,緊急的吩咐了幾句,幾名軍官開始帶人去打開武器倉庫,推出攻城武器,另一些帶領著列隊完畢的士兵向軍營大門走去,十幾名傳令兵也策馬飛奔出了軍營!至此,光影城的留守軍隊在阿納森的努力下終於算是開動了起來。 千年之愛:總裁的公主嬌妻 ?更新時間:2o12-1o-3o

阿納森雖然焦急,但是也知道就靠現在的力量拿光影大城堡是沒辦法的,他必須召集光影城所有的軍事力量才可以,想到這一點阿納森就無比的氣悶,偌大的光影城真到用兵的時候才知道情況有多麼的嚴重,幾乎所有成建制的軍隊都被光明教會借故調走了,以至於阿納森即使把守在城牆和城門附近的士兵全部抽調集中起來,人數也可能不到六千人,光明教會在光影大城堡內有多少人阿納森知道個大概的數目,大約三千人左右,人數是比自己少,但是光明教會那邊都是精兵,還是背水一戰,自己這邊卻大部分都是新兵,城內的混亂也會影響這些士兵,更別提敵人占著地利,自己這邊卻是要打艱難的攻城戰,對比之下,由不得阿納森不好好考慮下!

怎麼辦!?打是一定要打的,但是明知道打不過還硬著頭皮去打就是愚蠢了,為此阿納森下令,召集城內所有預備隊和巡邏隊,召集城內所有退役的士兵和軍官,甚至打算脅迫亂民攻城!

阿納森想到了,也做到了,士兵們開出軍營,走上混亂的大街后就開始抓人,稍有反抗的直接殺死,不敢反抗的塞他一把武器,攜裹在隊列里一起向北。【風雲閱讀網.】

軍營大門口一條大道直通光影城大城堡的大門,這條大道不但是光影城最寬的,也是光影城最繁華的,自然也是財富的集中地,也同樣是最混亂的地方,阿納森帶著士兵們一路走過去,留下的全是鮮血和屍體,亂民盒暴徒也不知道被殺死了多少,同樣的,阿納森的隊伍也多了不少人,阿納森親眼看到街道兩邊被砸的稀爛的店鋪里,一些暴徒滿不在乎的從一絲不掛滿身青紫血污的女人身體上爬起來,士兵拿著滴血的武器,問他是否願意為大領主效力,願意的隨手塞了把武器拉進隊列里,不願意的立刻亂劍砍死,也有滿身都揣著東西財寶的傢伙訕笑著點頭哈腰的被士兵強拉進隊伍里,這種情況比比皆是,阿納森本人親自處決了十幾個,射殺了四五名試圖爬牆逃走的強盜,不過也有一些居民自願表示願意為解救大領主效力!

有些混亂的軍隊開到光影大城堡的城牆前時,本來只有不到三千人的隊伍已經擴充到了六千多人,66續續的從城中還有巡邏隊和城牆守衛以及退役的士兵和軍官抵達,阿納森回望中央大街,大街上除了橫七豎八的屍體和鮮血,再無人跡,並不是混亂結束了,而是大多數暴徒都逃竄到別處了,而自己卻把所有的防衛力量全都召集了過來,現在的光影城只會更加的混亂,也不知道會有多少悲劇生,但現在哪裡顧的上,這筆賬自然要算在光明教會的頭上!

阿納森雖然憤怒,但是卻沒有失去理智,先把所有的軍官派了出去,教導新加入軍隊的士兵一些基本的常識,同時在光影大城堡的城牆前開始列隊,督戰官也開始在各處巡視,阿納森下了死命令,有任何人試圖逃跑立刻處決!

此時城牆上的光明教會守軍早就做好了戰備,幾名軍官也在朝下喊著話,要求軍隊不要聽信謠言立刻散去,並威脅不散去的事後都要追究責任!

阿納森沒空和這些畜生廢話,厲聲喊著,隨後趕來的投石車立刻開始了投石攻擊,光影大城堡是城內城,並沒有設置重型投石機,城牆上只有簡易的投石機,阿納森就列隊在簡易投石機的射程之外,命令士兵清理雜物,以便擺放更多的重型投石機!

碩大的石塊開始轟擊光影大城堡的城牆,並且越來越多,空中巨石的呼嘯聲讓辛德瑞拉和趕上塔頂觀察的洛倫佐都喜出望外,魔法塔的光亮並不能照亮整個廣場,廣場外就更不用提了,阿納森和他召集來的士兵們既然能夠看到光影大城堡的城牆,自然也不用點火把,在幾百米外依靠著微光攻擊著城堡的城牆,敵人也不清楚外面的虛實,康斯坦丁還沒醒,也沒人指揮,自然也更不敢出來了,雙方的交戰就在朦朧中一片混亂的展開了,辛德瑞拉和洛倫佐也是聽見越來越多,越來越尖利的呼嘯聲,才確定城堡外光影城的軍隊已經開始了行動!此時墨菲斯也幽幽的清醒了過來,一切都向好的方向上轉變,似乎預示著什麼!

辛德瑞拉看著醒轉的墨菲斯:「好些了嗎?」

墨菲斯瞬間就覺的自己命拼的值得了,在這一句關懷的話語中,墨菲斯覺的自己的人生都有了新的意義!世界上從此多了個他值得永遠追隨和保護的人!

「沒什麼,感謝大領主閣下的關心!」

「客套話就別說了,你最好馬上冥想,有藥劑也吃些,外面的援軍雖然來了,可我看短期內恐怕不能攻破光明教會的防線,我預計,康斯坦丁也快醒了,而魔法塔下層的大門堅持不了多久了,我的手下正在試圖加固它!」

墨菲斯看了邊上的洛倫佐一眼,雖然洛倫佐此刻在這裡很是礙眼,但他說的話卻是良言,墨菲斯站了起來,聽了下空中巨石的呼嘯聲和遠處光影大城堡城牆上光明教會士兵的呼叫聲,聽的出來,援軍還沒有開始攻城,只是攻城的前湊,於是趕緊去桌子里翻找著藥劑,咕咚咚的猛往嘴巴里灌!

就像洛倫佐猜測的,康斯坦丁被抬進議政大廳后在眾多牧師的照料下不久就蘇醒了,康斯坦丁強撐著不要人扶做起了身,緊咬著牙關忍受著身體上的傷痛,治癒魔法可以恢復人物的生命力,止住流血的傷口,但是內在的骨折內傷什麼的卻無法立刻治癒,自然,玩家不受這一規定的限制!

「傳送法陣怎麼樣了?」康斯坦丁掃視了一眼自己右手上失去了的手指,治癒魔法同樣無辦法使肢體再生,至於左手臂的多處骨折,反而是無所謂了,康斯坦丁甚至連看都沒看一眼左邊那軟綿綿的手臂!

「四名奧術法師正在加緊布設,不過,恐怕還需要一些時間……!」一名侍從訕訕的說著,他負責整個傳送法陣的建設,本來一個小型的傳送法陣早就建設好了,不過建設法陣的材料,包括完美的寶石、純凈的元素礦石和提供能量的原礦石都是值錢的物資,他自己本人就貪污了不少,為了掩飾和討好,更是送人了不少,這才是小型法陣遲遲不能建立起來的根本緣故!

康斯坦丁沉默了一下,眼中看著自己的侍從時有罕見的厲芒閃過,康斯坦丁也想到了為什麼傳送法陣遲遲不能建成的緣故了,可這時候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