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的呼氣聲,在房間里凌浩和幽蘭已經紛紛睡著,他們睡得很平靜,就好像之前的談論與猜測只不過是一場夢罷了。

夜,依然是那樣寧靜,在這蘭卡迪斯雅的天空中沒有月亮也沒有星空,有的只是那座天使的雕像,那幸福的目光在凝實著手中的一個人類雕像……

一夜已經過去,在這蘭卡迪斯雅沒有太陽,但是卻可以將太陽光照射進來。

早晨的陽光照射在凌浩的臉上,愜意的溫度讓他看到了刺眼的陽光,可是隨後他發現自己玩完了,什麼情況,自己怎麼會躺在幽蘭的酥胸上。

一種強烈的危險預感湧上心頭,現在他終於意識到「此時不逃更待何時」這句話的重要性。

凌浩撒開腿就從窗戶跳了下去,瞬間就從這裡消失,而且他可是很清楚這個幽蘭大小姐的脾氣,要是被她抓住二話不說先得挨一頓胖揍。

可是從另一方面來說,凌浩也的確有些手忙腳亂,突然覺得自己有一種強烈的罪惡感,昨天晚上自己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竟然睡在了幽蘭的身上。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凌浩沒有做出更加出格的事,要不然他真的會對不起小噬的。

等凌浩離開半個時辰后,幽蘭也漸漸從睡夢中醒來,看見房間里只有自己一個人,有點小失落,隨後一笑。

「這傢伙,還是老樣子…」

PS:~~~~~~~~~~~~票票、鮮花、~~~~~~~~~~~~~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就在葉辰即將走回的時候,一個人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神色焦急,看他跑過來的方向好像是從學院外跑進來的,這個人在看到葉辰之後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葉辰知道,這個人是來找自己的,所以葉辰也就停下了腳步。

“導師!幫幫忙!韓信他們被堵在外面了!”

葉辰一愣,韓信?這個人有點印象,但是想不起具體是誰,不過葉辰可以確定韓信這個人是自己的學生,所以葉辰也出聲問了:“出什麼事了?怎麼會被堵?他們人呢?”葉辰一連問了幾個問題。

“這個…您到了哪裏就知道了!我們的人都在哪裏,可是他們來的人比較多,而且實力也不比我們低,現在已經有點鎮不住場子了!所以白哥讓我來找你過去!”這個人說道,看起來他對葉辰的實力還是很有信心的。

葉辰點了點頭,昨天的時候李淵因爲有事情出去了,所以葉辰也有義務幫忙處理這件事,也顧不上說話了,拉起這個報信的人就往衝突的發生地跑去,不是葉辰不想飛,而是覺得沒必要,再說了葉辰這幾天都無聊死了,正巧有點事情當然不能放過,如果太招搖了萬一把人嚇跑了怎麼辦!

葉辰雖然沒有飛,但是葉辰的速度也不比飛差多少,甚至隱隱還有超越的趨勢,所以葉辰也不怕耽誤時間。

一會的時間就到了衝突的地方了,這時候正分成兩幫人對峙這,學院這面帶頭的是白朗還有一個葉辰的學生,另一面也是一羣傭兵,一看就知道不是好鳥,雖然看起來有點不好惹但是葉辰是誰,他會在乎這些人的氣場,也在乎的只是學員們有沒有受傷的。

葉辰看了看,還沒有打起來,心裏微微有些失落,不過也不能表現出來,在一看,忽然發現了一個人,這是一個女人,雖然長得不是那種傾國傾城的面孔,但是配上身材已經是很不錯的,這個女人很小心的站在一個學員身後,這個學員葉辰也認識,這時候的這個學員明顯的很憤怒,不過卻是被周圍的人給拉住了,相信這些人一但放手,這個人馬上衝上去,在他身後的女孩衣衫破爛,看起來有些髒亂,臉上還帶着淚痕,現在葉辰也大體知道了什麼事,不出意外就是因爲這個女人引起的。

看到葉辰來了之後,傭兵們突然一陣鬨笑,還有幾個人衝着葉辰吐唾沫,吹口哨,一副吊了朗當的樣子,很看不起葉辰,葉辰也沒興趣理這些人,轉過頭,淡淡的問:“怎麼回事?”


“那小子他爹把他女兒賠給我了,結果她跑了,我就追來了,就這麼簡單。”傭兵的人羣中出來一個人,看起來好像是這些人的頭頭,看了看葉辰輕蔑的說。

葉辰還沒來得及說話,藏在學員身後的那個女孩突然變得很憤怒:“你胡說!是你逼着我爹,我爹沒同意,你就殺了他然後自己寫的!”這個女孩情緒非常的激動,說話的時候也顛三倒四的,不過葉辰還總算是聽明白了。

這個女孩名爲徐萍,在她身前很憤怒的那個男還是徐影,兩個人是親兄妹,不過因爲徐影的天賦比較好,所以就將徐影送到了神風學院來學習,而徐萍也就在家裏幫着父母做點生意,結果前幾天徐萍的父母因爲接個一單很大的生意,而且又是到神風城的,所以他們也就打算順路來看看徐影,沒想到在路上的時候他們請的人中出現了奸細,走漏了風聲,半路上遇到了劫匪,然後被搶了!徐萍也因爲長相的緣故被看上了,徐萍的父母費勁了心思把徐萍送走了,可是他們卻戰死,徐萍走投無路只能來找她的哥哥,卻沒想到這些人居然能追到這裏,手上居然還拿着所謂的賣身契!

葉辰瞭然的點了點頭,再看着這些人的時候已經充滿了不善,葉辰不認爲自己是好人,但是葉辰喜歡有時候裝好人,尤其是在有必要的時候,輕輕的瞥了徐影一眼:“你想報復?想的話就上去打!沒有足夠的理由我不會出手。”

說完後,葉辰往旁邊走了一步,給他讓來路,葉辰用的是傳音,所以其他人也都聽不見,徐影一愣,然後就突然衝了出去,誰都沒來得及拉住他,葉辰輕輕的笑了笑,淡定的看着徐影的表演,其他的人看到了徐影衝出去之後,也都跟上去了,他們是一個團體,可以自己欺負自己人,但是就是不能讓別人欺負自己人!所以呼啦啦的一大羣人都衝了上去,這就成了神風學院歷史上第一場也是最後一場校外人員挑釁事件!至於爲什麼是最後一場一場,那是因爲……

神風學院一般學院都會學習四年左右,每年神風學院招收一千左右的學生,而就在徐影衝上去,葉辰的學生衝上去之後,果斷的神風學院爆發了,但是看到的人都衝上去了,只要是路過這裏的人基本就沒有在離開的,全都打成一團,三千多號人圍攻七百多號人!

傭兵可是刀口上舔血,腦袋掛在褲襠上的職業,他們可都是見過的血的!他們的打法也都是異常兇狠的,所以就算是三千多人,也沒能在短時間內拿下這七百多人,但是,葉辰卻有了理由出手了,爲什麼?你打了我學生,我的學生只能讓我打!這就是葉辰的理由,所以,這些人悲劇了!

“都他媽的停下!”葉辰運起元氣,大吼一聲,聲音大的嚇人,學員這一邊葉辰有了葉辰的特別照顧,所以聲音只是能聽見,但是傭兵那一邊卻到了大黴了!葉辰的吼聲如同驚雷一般,震的他們迷迷糊糊的,不由得停手了,學員這些人也趕緊撤回來,不知道葉辰要幹什麼,但是對葉辰還是很信服的,畢竟能逼走一個神級高手的人會一般嗎?

“什麼事?”伊月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過來了,帶着薇兒走到葉辰的身邊,疑惑的問。 葉辰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就把剛纔他了解到的情況說了出來,伊月在聽到了徐影的父親的名字之後就皺起了眉頭,默默地思索了一下。

“怎麼?有問題?”葉辰看到伊月在思索,有些驚訝的問。

伊月搖了搖頭,戲謔的看着葉辰 “你吃醋了?”

葉辰打死都不會承認,果斷的搖頭,可是他忽略了一個人:薇兒!

“辰在說謊!”薇兒看了看葉辰之後,很肯定的說,伊月頓時大笑,葉辰則紅着臉努力的給自己狡辯。

“呵呵,別擔心,如果也沒猜錯的話,他父親這次應該是負責給醉仙閣送東西,怪不得貨到現在還沒收到,原來是這裏出了問題!”伊月若有所思的看着這羣人,然後問薇兒,“能問的出是誰指使的嗎?”

薇兒點了點頭,然後看了對面領頭人一眼,手指掐動:“九幽迷魂!”薇兒眼中飄過一絲黑芒。

而剛纔被她看了一眼的領頭人卻好像是如同中邪了一般,兩眼無神,薇兒撇了撇嘴,看起來好像是很不滿意,然後才起說:“可以了,現在問他肯定知無不言!”薇兒像是請功一樣說道。

“你是們是什麼傭兵團?”

“血老虎。”

“你們爲什麼要搶走醉仙閣的貨物。”

“海天樓的老大讓我們去做的,事成之後送給我們十萬金幣!”

“現在那些貨物在哪。”

“不知道。”

………

伊月連着問了好幾個問題,這個人全都說了出來,伊月面色陰沉,這次損失了不下百萬的貨物!這可算是一次大的損失,所以就連伊月都有些生氣了。

葉辰無奈的搖了搖頭,這貨惹誰不好偏偏惹到伊月的頭上,這不是找死嗎!搶了東西還敢大搖大擺的出面,這貨估計是嫌命長了。

薇兒吐了吐舌頭,乖巧的站在葉辰的身邊,然後伊月生氣了,一道天雷劈到了這個人的頭上,頓時焦糊的味道傳了出來,周圍的人眉頭一跳,沒想到伊月居然這麼彪悍。

殺了一個人之後,其他的人了都傻了,第一個人終於死了,而且死的還是對方的首領!學院這一邊一片呼聲,而傭兵的就不這樣的,這次提到鐵板了!

伊月慢慢的走到那個女孩的身邊:“你是徐萍?”

徐萍點了點頭,然後就見伊月繼續問道:“你想怎麼處理這些人?”

徐萍一愣,臉上露出仇恨的目光:“我當然想要他們死了!”

伊月點了點頭,然後對葉辰一使眼色,葉辰苦笑一聲,本來也沒打算放過他們啊,不過是現在又多了一個理由而已。

葉辰淡淡的轉過頭來看着這幫傭兵,傭兵很無故的打了一個寒顫,不敢對視葉辰的目光,凡是被葉辰看過的人都好像是在那一瞬間跌入了冰窖,刺骨的寒冷!

葉辰忽然飛快的點出了一指,一個想要離開的人影突然炸裂!鮮血四濺,骨肉橫飛,十分血腥!

“我沒說走,誰都不準走!”葉辰霸道的說,然後拉過來了徐影,指了指還現在原地的對方的頭子說道,“敢不敢殺了他!”

徐影沒說話,剛纔混戰的時候他就想盡方法殺掉這個人,可是沒成功,當葉辰再次提問的時候,徐影一句話都沒說,默默地提着劍,一劍砍下了他的頭顱,鮮血從脖子噴出,好似一個紅色的噴泉,不過持續的時間有點短,徐影沒有停下,不斷的再揮動手裏的劍朝着屍體上砍去,不過一會的時間屍體已經變得血肉模糊了。

葉辰沒有阻攔他,他需要發泄,而傭兵也被葉辰的一指給嚇壞了,說實話他們不算是合格的傭兵,他們雖然見過生死,卻沒有看慣生死,所以在面臨死亡的時候他們心裏還有一絲僥倖,期望着葉辰等人會“迷途知返”,放過他們,只是葉辰爲什麼要放過他們!

徐影身前的屍體已經看不出形狀了,但是徐影還是在不斷的揮動着大劍,裝若瘋狂,眼中還流出了一滴鮮血,葉辰眉頭緊皺,這樣子下去那徐影恐怕是要入魔了,而且看這個情況入魔之後也不會保持自己的意識了,猶豫了一下,葉辰身影突然出現在徐影的背後,然後右手快捷的朝着徐影的脖子砍去,徐影突然回身,不過他的速度比不上葉辰,還沒攻擊到葉辰就已經被葉辰打昏了。

整個場面靜悄悄的,似乎都被瘋狂的徐影給驚呆了,徐萍掙扎離開了伊月的身邊,撲到了葉辰身前,抱着徐影痛哭,她已經壓抑了很久了,自從開始逃跑的時候,她就害怕自己的哭聲會被聽到把自己抓回去,所以她在路上沒哭過,對於一個從來沒出過遠門,從來沒受過什麼委屈的的大小姐來說已經是很不錯的了,但是他到了現在還是忍不住了,他還沒有成年,只有十四歲!

父母死了,她只剩下了徐影一個親人了!她跟徐影不同,她是女孩,她可以哭,但是徐影本來就是一個很沉默,不懂得表達自己的感情的人,他只能那些仇人的屍體發泄一番,因爲他還有一個妹妹,他是他妹妹的支柱,所以他不能哭!他不能倒下!但是誰能讀懂他內心的悲傷!他是男人,註定了他要堅強!所以他沒有將任何傷心的表情掛在臉上!他怕他妹妹看到之後會傷心!葉辰讓他殺人的時候他連猶豫都沒猶豫就直接走上去舉起手中的劍!


他一直沒有說話,他的憤怒他的傷心都在他的行動裏!直到了最後他感覺心中的怒火已經焚燒了他的理智!如果不是葉辰及時出手,那他恐怕就會走上毀滅的道路!

葉辰也沒說,只是淡淡的看着這些傭兵,在他的眼裏這些人已經成了死人!

薇兒將手放在徐影的頭上,並順手敲暈了徐萍,白朗默默的接過徐萍,然後讓一個人把徐萍送去修養。

一會的時間過去了,在葉辰的眼神壓迫下,傭兵們居然全部都出了一身汗!七百多人居然頂不住葉辰的威勢!這些人心裏驚恐! 凌浩急匆匆的回到之前的地方,剛才的事情讓他有一些尷尬,不過幸好當時幽蘭沒有醒來,要不然凌浩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半響,凌浩平靜下來,小灰從他的肩膀上跳下來,跑到河邊向凌浩招手。

「嗯?小灰怎麼了?」凌浩走到小灰身後看著河裡面的大魚頓時明白了。

原來小灰餓了,其實說實話現在已經下午了,因為從幽蘭的地方趕到這裡需要不少的時間,而且在這一段趕路的時間內,小灰和自己也沒有吃過飯,所以現在餓了很正常。

不過凌浩看了看河裡的大魚,想到了噩夢中這裡的河中的魚都是有毒的,沒辦法他們總不能吃全身帶著劇毒的魚吧。

於是凌浩和小灰幽用了兩個時辰跑到帝都蘭卡迪斯雅的一家飯館,在那裡最起碼,不會吃到有毒的食物。

「服務員!」凌浩在飯館里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在這裡凌浩也不會擔心別人來找茬。

「來了!」在門口招攬客人的一位小二跑到凌浩的飯桌前,「這位大人,你需要點什麼,我們這裡有上好的佳釀。」

「哦?上好的佳釀,有多好?」雖然凌浩平時不喝酒,但是有時候也是會和兩杯的,所以他對這『佳釀』比較感興趣。

見凌浩對這『佳釀』有興趣,那小二臉上的笑容更加濃郁:「我們這裡的佳釀名叫九天龍泉,只需要抿下一小口,你都會感覺到飄飄欲仙,無法自拔。」

「有這麼神?那行,來一瓶!」凌浩也想感受一下這酒到底有多厲害。

「大人,請稍後。」那小二見凌浩要嘗試一下這九天龍泉,嘴角微微一劃,露出一個詭異的弧度,然後就退到一邊去了。


小二的表情變化,凌浩並未發現,他看著小灰在那裡啃著一隻烤全羊。

在櫃檯前,之前那個為凌浩推薦『九天龍泉』的小二,在與另一個貌似大廚一般的人對話。


「大哥,那小子上當了!」

「那小子貌似是個強者,你確定他要和九天龍泉?」那個大廚說道。

「是的,不過我怎麼看他,他也好像不是很強啊,就那體格連我一半都比不了。」小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

「那是!老弟你天賦了得,才三十歲就已經達到元武境五重,我敢說你是蜥蜴族之中的天才,那小子怎麼可能和你比,我看那小子頂多也就武脈境巔峰或者元武境一重。」那大廚餘光看了凌浩一眼,然後得意的說道。

「呵呵!」小二得意的一笑,然後從廚房裡取出一個一個大瓶子,裡面裝著一些血紅色的液體。

「嘩~~」

那小二將血紅色的液體倒入一個酒壺,然後拿到凌浩面前說道:「大人,這是您的九天龍泉。」

「好,放下吧。」凌浩瞥了一眼小二手中的酒壺,說道。

「那大人您慢慢享用。」說罷,小二放下酒壺離開了這裡。

凌浩撇了撇那裝有『九天龍泉』的酒壺,一笑,說實話他還真有些期待,這九天龍泉會給他帶給什麼樣的感覺。

拿起酒壺,看向小灰說道:「小灰你喝不?」

小灰搖了搖頭。

「那我就喝光嘍!」凌浩一笑,然後將酒壺裡的『九天龍泉』一飲而盡。

「怎麼!」凌浩瞳孔驟然一縮,「怎麼…像白開水一樣」

可是隨後,凌浩突然感覺一陣頭暈,然後昏厥過去,就連小灰在吃光那隻烤全羊后也是昏迷了過去。

時間,過去好久,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是選拔賽開始的時候,所有的人類強者都聚集在天使雕像的腳下。

這裡是一個擂台,很大的擂台,佔地面積可以說是一公里,在上面站著一個老者,正是那天在天使雕像之上說話的老者。

在其身旁,依然站著兩個壯漢,可是與上一次的那兩個壯漢不是同一個人,他們體內散發的波動讓人很是驚嘆,畢竟是可以幻化成人形的魔獸,雖然是用特殊方法,但是也實力自然是不會低的,不然也不會出現來保護這位老者。

這是一個令人興奮日子,在擂台下的所有人類強者都很期待這上擂台與其他強者交手,可是在台下的幽蘭並不太高興。

因為她發現凌浩沒有出現,她從上午來到這裡一直在尋找凌浩,可是凌浩依然沒有出現,這讓她很擔心,雖然她不明白為什麼這麼擔心,可是她還是很期待凌浩來到這裡。

這裡是一處地窖,此時凌浩正躺在裡面,在地窖外面,那個之前的服務員和廚師正在交談著。

「大哥你說我們把這些人賣到奴隸市場能夠賣多少錢?」服務員搓了搓手說道。

「應該不少吧!不過今天是選拔賽開始,你不去看看?」廚師看著服務員說道。

「不去了,去參加選拔賽的都是高手,我?去那裡,那根本就是送死!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服務員攤了攤手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