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特撓了撓腦袋,完全聽不懂。

「巴特,馬上把你手下的那些人召集過來,去執行楊先生的命令吧。」

「還有,你要是和那些勢力有利益勾結的話,就趁早斬斷,也別想著從中導軌,否則我都救不了你!」

威廉苦澀的說道。

楊浩態度的狀態,他是最為清楚的。

華夏的楊浩,和在國外的楊浩可是兩個渾然不同的人!

「額……可是威廉,我們和鷹派的黑手黨,有著不少利益來往啊!」巴特悄聲說道。

巴黎的黑手黨,內部分為兩個流派,一個是威廉掌管的正統黑手黨,另一個就是阿爾洛掌管的鷹派黑手黨,現在阿爾洛雖然死了,可是歐洲總部也會下派另一個管事過來的。

「你就別瞎想了,今晚過後,巴黎地下世界都將會重新洗牌!」

「我馬上通知教父馬庫斯先生,估計明早他就會趕過來。」

威廉慎重其事的提醒巴特,旋即就匆匆離去。

「重新洗牌?這真的假的啊!」

巴特楞了一下,隨後渾身一個激靈,趕緊去收集消息。

……

巴黎,是世界上最為繁華的五大超級都市之一。

各種高檔化妝品和奢華名貴商鋪,加上名勝古迹,吸引了數不清的各地遊客,據統計每年來到巴黎旅遊的人,加起來比本地居民還要多出好幾倍!

繁華之地,必然隱藏著罪惡。

巴黎同時也是各種黑勢力的聚集之地,每當夜色降臨,在巴黎夜色的掩護下,各種陰暗的交易也是初露猙獰。

巴黎地下格鬥場,就是這樣的一處場地。

明面上是格鬥搏擊的學習館,每到夜裡,這裡就會成為富人聚集觀看的生死搏殺場,而且每一場搏殺都伴隨著驚天的賭約,動輒就是上百萬美金!

地下搏殺要開始了,十幾個體型壯碩的彪悍男子守在門口,一個個確認身份才會讓看客進去。

「嘖嘖,你們知道嗎?今晚的這場搏殺,可是中東土豪過偶來挑戰格鬥場的傑克遜先生啊!」

「我聽說了,中東土豪訓練死士,和傑克遜先生立下五千萬美金的賭約,前來挑戰!」

「我的天,五千萬美金!我也要去押,押傑克遜先生這邊贏!」

「嘿嘿嘿,我早就押了五千美金傑克遜了,他可是這格鬥場的幕後老闆,手下的黑拳手個個實力強勁,穩賺不賠啊!」

前來排隊的人絡繹不絕,趁著這個功夫,不少人閑聊起來。

「額……這不是公然聚賭嗎?巴黎的警察不回來抓我們吧?」

一個大腹便便的豪商,由於說道。

他這話一說出來,周圍的人全部噓聲,鄙夷的看向他。

「我說你哪來的土鱉,不懂就別在這裡瞎比比!」

「就是,這格鬥場在巴黎成立了好幾十年,全世界的富豪都在這裡消遣都沒事,你怕個卵啊!」

「我可警告你啊,剛才那話別亂說,這傑克遜據說是法蘭西皇室的人,這格鬥場每年的收益,皇室都是有分紅的,他們怎麼可能來抓呢?簡直搞笑!」

周圍的悄聲說道,剛才說話的那人面色一變,識趣的閉上嘴巴。

人群旁邊,一名清秀的東方男子,隨意的站在原地,嘴角微微流露出一抹邪魅。

「三年前,這地下格鬥場就換了一個主人,看來今晚,又要換一個了!」

楊浩的眼眸中,噙著一抹森然的殺機。

暗中圍剿秦洛的勢力中,就有這個巴黎地下格鬥場,對於這個勢力,楊浩還是比較熟悉的,三年前他剛來巴黎,格鬥場也是收人錢財圍剿他,只不過最後的結果有些出人意料。

地下格鬥場高層被屠殺殆盡,數十個身手高超的黑拳手盡數斃命。

那一戰,地獄喪鐘這個名稱正是出名,聞風喪膽!

時間過得很快,楊浩憑藉著黑手黨的引薦,潛入了格鬥場中。

裡面是一出佔地面積十分寬敞的擂台,周圍的座位起碼都能容納好幾百人,尤其是二樓的貴賓看台,更是金碧輝煌,一看就是專門給貴人提供的。

而此時的貴賓席上,一名帶著白色頭巾的中東富豪,正閉目坐在原地,身後幾十個保鏢將其團團護住。

「看,那就是來自中東的土豪,聽說他家的石油價值起碼幾千億,名副其實的超級富豪啊!」

人群里傳來一道道驚嘆聲,紛紛抬頭看去。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可是只有一個人,抬頭看向的,卻是對面二樓空著的貴賓席,那裡,待會就是傑克遜的觀看場地。

「應該,也快來了吧!」

楊浩低聲呢喃幾句,旋即身形在人群中穿梭,沒幾下就消失在觀看席中,周圍維護秩序的保鏢沒有一個人察覺。

……

格鬥場後門。

搶婚老公別索愛 緩緩停下一輛加長版的勞斯萊斯,一名高鼻樑帶著金絲眼鏡的中年人,滿面紅光的走下車來。

「黑熊,今晚上你有沒有信心?你要是贏了,今後就跟著我混,保管你要什麼有什麼!」

傑克遜夾著一根古巴雪茄,愜意的吸了一口說道。

「傑克遜先生,有您這句話,我一定將中東那些土鱉打成一灘肉泥!」

一名身形彪悍,渾身煞氣逼人的光頭黑人,瓮聲說道。

「哈哈哈,有你這句話就夠了,記住,要是打不過對方,我交給你的那顆藥丸,你可要吃下去!」

傑克遜張狂大笑。

一揮手,三十多個全副武裝的打手,紛紛護送著他,準備進入會所。

就在這時。

咻!

夜色中驟然出現一抹寒芒,擋在傑克遜身前的兩名打手,噴涌著鮮血倒在地上。

這抹寒芒出現得極其詭異,那些訓練有素的打手都沒來得及反應,就已經損失了兩人! 「傑克遜,好久不見。」

一道冷厲的聲音,在夜色中傳了出來。

噗通!

噗通!

直到這時,那兩名打手的生機流逝乾淨,絕望的仰面倒下,噴濺的鮮血直接淋了傑克遜一腦袋。

「有殺手!保護傑克遜先生!」

一人怒吼出聲。

轟!

幾十名打手神情肅穆,紛紛中話里掏出手槍,將傑克遜團團包圍住。

直到這個時候,傑克遜才從那種驚愕中清醒過來。

「是誰!是誰在說話!」

傑克遜驚恐的嘶嚎道,聽那名殺手的語氣,好像認識自己?

「是我。」

幽幽的聲音,再度響起。

旋即一道縹緲的人影,出現在了陰暗的角落。

「你是誰!」

傑克遜瞳孔緊縮,凝聲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讓你的人走開,我只需要你回答我哦幾個問題!」

黑影冷厲的開口道。

「嗤!你他媽以為你是誰啊?就憑你,也想來暗殺我?」

「老子每個月都會遇到暗殺,你算老幾?來人,把這人給我揪出來,砍成肉醬!」

傑克遜喘著粗氣咆哮說道,他還以為對方很多人,可是現在看來,分明就只來了一個人,估計是自己擋了誰的財路,想要來刺殺他的殺手罷了。

對於這樣的暗殺,他自然毫不在意。

「呵呵,是嗎? 冤家路窄:兔子專吃窩邊草 希望你待會不要後悔。」

陰影中的人,玩味般的冷笑道。

呯!

話音剛落,一名黑衣打手就朝著角落裡開了一槍,如同是引信一般,其他的打手也是瘋狂射擊,下下的角落裡很快就掀起一陣塵埃。

幾乎都要把那塊牆角給打塌了,那些打手這才收手。

「應該,死了吧!」

這是所有人的內心想法。

可是——

唰!

昏暗的巷子里,陡然就亮起了一道刺眼的寒芒。

這道寒芒一閃而逝,可是看見它的人,卻不由自主的眨了下眼睛,就是這麼不到一秒鐘的時間。

唰!唰!唰!

寒芒中飆射出犀利的刀芒,每一道刀芒都宛如實質,犀利無比。

「啊!」

「啊!」

人群中,驟然就響起了綿綿不絕的慘叫,伴隨著利刃刺透咽喉的噗嗤聲,以及鮮血飆射而出的悶響。

到處都是鮮血流淌,地面上、牆壁上、車輛上甚至是同伴的身上,全部都沾染了濃厚的鮮血。

十名持槍打手的咽喉,直接被切割成兩截。

可是他們連對方的人影,都還沒有發覺!

重生只想搞錢 轟!

剩下的人滿臉驚駭,尤其是傑克遜的臉色,直接就變得慘白無色。

「我剛剛給過你機會,既然你不接受,那麼就準備好承受我的怒火吧!」

森然的話語聲,不帶絲毫感情。

一道虛無縹緲的身影,在夜色中漫步而出。

這人看似是一步一步走來,可是對面剩下的二十幾人,卻全部如臨大敵,因為他們找不到半點弱點,找不到開槍的機會!

這些人,都是窮凶極惡的打手,每個人都是殺戮果斷之輩,可是現在,他們卻被對面那麼神秘人的殺氣說震懾。

嗒嗒嗒!

嗒嗒嗒!

腳步聲響起,一股陰風席捲而來,恐怖的殺意籠罩著這條隱秘的街道。

「魔鬼,他是魔鬼啊!」

在這股磅礴的殺意麵前,一名黑人刀疤臉咆哮起來,抬手就是一頓掃射。

起其他人見狀,也是紛紛抬起槍口射擊,好像只有震耳欲聾的槍聲,才能壓抑住內心的恐懼。

「不知所謂!」

楊浩口中冰冷的吐出幾個字。

咻!

陰風掠過,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卻是出現在了人群中!

「噗嗤!」

黑人刀疤面帶駭人,死死捂住咽喉,恐怖的傷口噴濺出猩紅鮮血,血濺三尺!

楊浩的眼眸籠罩著一抹淡漠,渾身更是散發出攝人心魄的恐怖殺機!

就是這些人,在二師姐秦洛深受重傷的時候,大肆圍剿,楊浩甚至得到情報,就是這個格鬥場的人,朝著秦洛狙了一槍,誰沒打中要害,卻也讓秦洛的傷勢雪上加霜!

「你們,都該死啊!」

楊浩的雙目,閃爍著詭異的青芒,暗刃「白雪」,更是吞吐著犀利的奪命幻影。

地獄喪鐘,出手,即死!

這一刻的楊浩,完完全全化為地獄來的索命幽靈,手中暗刃揮舞,刀芒遍地,鮮血濺射開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瀰漫開來。

「噗通!」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