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幽冥大嘴一張,一股無邊吸力涌了出來。

一百多米的長蟲扭頭就想跑。

哪裡還來得及。

巨大的吸力一下子就把大長蟲的尾巴吸進了幽冥的嘴巴。

地下的忍者們徹底傻眼了。

一個個那叫一個目瞪口呆。

『天哪!我看到了什麼?』

『神獸!飛豹一定是神獸!那可是神啊!』

地下的忍者,看著飛豹差點就要跪了。 白奇一聽,也是一陣苦笑。

這是地玉在保護自己啊,自己的傷勢自己清楚,對付幾個中忍還行,對付上忍以前行,現在嗎,還真不行。

我可能是個假王爺 盛寵為凰:皇上您要點臉 可惜啊,留給自己的時間還是太短了。

白奇快步趕了出去,來到幾十位宗師一邊站定。

心裡毅然決定,如果到了緊要關頭,拚命也得把地玉保下來。

三個上忍矗立空中,眼看著一隻巨大的飛豹馱著一個青年飛出了霧海。

來到近前,仔細一看。心裡都是吃驚非小。

傳聞地玉只有十八九歲的年紀,很是年輕。

三位中忍都不相信,有些功法有鎖住容顏的功效,地玉一定是修鍊了類似的功法。

不然怎麼可能十八九歲就能殺死傳說,幹掉上忍呢。

要知道他們三個上忍,哪一個也是七八十歲的年紀了。

對於常人那叫老態龍鍾,但對於這個曾等級的武者來說,還算年輕的。

不少傳說級別的存在都一百多呢。

『如此年輕卻有這麼驚人的戰力,難怪大人下死命令,無論如何也要除掉地玉!』

一名上忍往前一步。

「地玉對吧!終於出來了!那就上來受死吧!」

地玉看了看這個老傢伙,不屑的一笑。

「我既然能殺一個上忍,就能殺第二個!你這麼著急來送死,我怎麼可能不成全你呢!有什麼絕活亮出來吧!」

上忍老者眼睛一立。

「好狂妄的傢伙!我這就送你去死!」

這名上忍嘴巴一張,一道火焰被噴了出來,迎風就漲。

很快就變得巨大起來,來到地玉身邊之時已經有十幾米的長度,三四米的直徑。

地下的眾人一看個個喜上眉梢。

『上忍大人的火焰術真是名不虛傳,這威力真不是蓋的。』

『是啊!有幾千度的高溫了吧!就算鋼鐵也能被燒的一點也不剩吧!』

「如此威力,那個什麼地天門門主地玉,肯定會完蛋!」

地玉眼看著火焰燒了過來,不躲不閃,一下子就被火焰吞沒了。

看到這一幕,這個上忍也是一愣。

『啊!不會吧!這麼簡單!早知道就不費那麼大勁了!』

這個上忍自信的很,就算平級的上忍也要動用術法才能抵抗,要是被燒著,十個要死九個,剩下一個也是重傷。

「哈哈哈!真是無知者無畏!太年輕了,自大狂!你完了!哈哈哈哈!」

白奇心裡也是咯噔一下。

『不可能啊,地玉單人就挑了宗師聯盟,做掉了盟主,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著了道。一定是有辦法解困,再等等。』

就在這幫倭人笑的春光燦爛之時。

巨大的火焰慢慢的縮小了,很快就縮小成了一團小火球。

幽冥一張嘴,給他吞了。

完了還打了個飽隔,嘴裡冒出來幾縷白煙。

地下的中忍的笑聲戛然而止。

「我@!#@¥什麼情況?上忍的忍術被破了!」

「我×,那是個什麼怪物?這麼厲害!八嘎!」

這名上忍看到這一幕也是嚇了一跳。

趕緊仔仔細細的上上下下的使勁觀察了幾遍幽冥。

茅山遺孤 三個上忍一對眼,誰也搞不明白這個巨大的會飛的豹子是個什麼品種。

三個上忍好像明白了些什麼。

『華山之戰莫非是這個異獸乾的?很有可能啊。』

幽冥一呲牙。

「喂!那個玩火的!再噴幾個火球過來,一個不夠,最近本尊胃寒,多來幾個,我要暖暖胃!」

三個上忍一聽眼睛一下瞪的老大。

『會說話!不得了啊,難道是個神獸!麻煩了!』

前面的上忍臉色一白,被氣的渾身發抖。

「你一個豹子,長個翅膀就以為了不起了嗎?再接我一招!」

「火龍術!」

上忍大嘴又張開了。

一條長長的火焰被噴了出來。

一眨眼的功夫火焰就急速擴大,變成了一條長達百米的長蟲。

這條長蟲渾身包裹著濃濃的烈焰,揮舞著四個大爪子,就奔地玉殺了過來。

「吼……」

長蟲一聲怒吼,聲勢震天,震得下面那些SSS級的下忍們,一個個的都有些站立不穩了。

一團火焰被長蟲噴了出來。

幽冥一呲牙,嘴巴一吸。

十幾米大小的火焰再次進肚了。

長蟲也是一愣,怒吼一聲,就過來了。

巨大的爪子一抓,就要撕了地玉和幽冥。

「速度太慢!」

幽冥馱著地玉出現在了長蟲的上方不屑的說道。

那個上忍的臉色有些蒼白,看來這一招對他來說也不是那麼容易來用的。

「哇呀呀!八嘎呀路!火龍!吞了他們!」

那個上忍一邊嚎叫著,一邊又噴出了幾條火焰。

幾條火焰快速的融入到長蟲里,長蟲又變大了幾十米。

長蟲在天空追著地玉跑,每一次噴出的火焰都被幽冥給吞了。

四個大爪子看似威武,可是就是抓不到人。

上忍的冷汗下來了。

『怎麼這麼難對付!以往我一出這招,還沒見過能有上忍應付得了的,這個怪物太厲害了!再堅持一下,他們一疏忽,我就贏了!』

地下的忍者們看著天空的巨大長蟲狂追地玉。

除了那隻會飛的豹子能吞點火焰外,也沒看出什麼來。

還以為長蟲在戲弄地玉呢。

不禁大聲呼呼起來。

「大人威武!火龍無敵!」

守望先鋒入侵美漫 幽冥一邊跑一邊抬頭看看地玉。

「主人!還要跑嗎?」

地玉微微一笑。

「差不多了!這個傢伙也就這樣了,可以去死了!」

幽冥一聽眼睛一亮,立馬來了精神。

「吼……」

幽冥停住了,對著衝過來大長蟲就是一吼。

大長蟲就感覺一股颶風掃了過來,一下子就有點舉步維艱了。

幽冥吼完,身軀一晃,本來十幾米大的身子瞬間增大了十幾倍。

論個頭比大長蟲還大上那麼幾分。

「小寶貝!小蟲蟲!我的菜!我來了!我吞!」

巨大的幽冥大嘴一張,一股無邊吸力涌了出來。

一百多米的長蟲扭頭就想跑。

哪裡還來得及。

巨大的吸力一下子就把大長蟲的尾巴吸進了幽冥的嘴巴。

地下的忍者們徹底傻眼了。

一個個那叫一個目瞪口呆。

『天哪!我看到了什麼?』

『神獸!飛豹一定是神獸!那可是神啊!』

地下的忍者,看著飛豹差點就要跪了。 錢多等一眾門徒看到幽冥變的如此巨大,心裡就是一喜。

『給力!太給力了!』

『我就知道他們不行!』

『這出好戲還真是過癮!』

白奇狠狠地攥了下拳頭。

臉上忍不住露出了喜色。

『難怪!地門主如此淡定,有此神獸助陣,當真是立於不敗之地啊。這樣的神獸都能心甘情願的為地門主驅使。地門主又是怎麼樣的人啊?』

白奇突然發現,自己的擔心都多餘了。

能讓神獸認主,這樣的牛人還會怕三個上忍嗎?

「哈哈!爽!那就繼續看戲吧!」

與此同時,村子里的巨大屏幕上正在現場直播。

上千村民全都歡呼起來。

「門主無敵!幽冥威武!」

而那個噴火的上忍臉色差到了極點,比吃了大便還難看。

「哦……噗……」

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精神立馬變得萎靡不振起來。

這會的功夫,一百多米的長蟲被吞的還剩一半了。

上忍鮮血一吐,再也無力支撐法術。

剩餘的半截長蟲哀嚎一聲,化為烏有了。

幽冥不滿的吼了一聲。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