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瑪,這天劍閣是來參加選秀還是來參加比賽的,男的一個個生的劍眉星目,臉蛋那叫一個俊秀,身材也是妥妥的黃金比例,舉手投足都非常得體,頭髮梳的比女人還精緻,好吧,蘇豪還是第一次見到比申屠光那貨還帥的人,而且還是五個。

唯一的女子也生的俊俏,雖然比不得柳師姐,但也頗為難得了,自帶的清新脫俗氣質令人沉醉,反正蘇豪就發現周圍男弟子的雙眼都看直了。

蘇豪見一旁的來喜師姐雙眼直直地看著天劍閣的人,開玩笑道,「原來師姐喜歡小鮮肉!」

來喜回神過來說道,「小鮮肉是什麼?」

蘇豪咳了兩咳說道,「如你所見!」

「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來喜搖頭道,「難道你不覺得他們身後的小孩很奇怪么?」

「好詭異!」蘇豪目光尋找,還真在六人身後的花船上發現一個小孩,小孩帶著一頂絨帽,差不多把整個小臉遮住,讓人看不清模樣,最奇怪的是,小孩的身形時隱時現,彷彿不是實體一樣。

天劍閣的人似乎不喜歡被這麼多人盯著看,眼睛掃了一圈后便進入花船上的小房子消失不見。

蘇豪和來喜又等了大約半個時辰,大比終於拉開帷幕。

每一個擂台上都有一位裁判主持,沒有啰嗦,沒有客氣話,上百位裁判同聲高喊,「大比開始!」

廣場剎時安靜下來,參加比賽的弟子依照抽籤順序上台比賽。

大部分外門弟子的修為大多在煉脈四層到煉脈六層之間,像來喜這樣煉脈三層的弟子也不在少數,蘇豪更是見到了有煉脈二層的弟子,不過看這些人的表現,大多數都是走過場的,混混實戰經驗罷了。

比賽進行的很快,很快就輪到來喜上場了,蘇豪為來喜加油道,「師姐,相信自己。」

來喜本就不是話多之人,對蘇豪微微點頭便上了擂台。

和來喜對戰的這名弟子來自火焰峰,煉脈四層的修為,蘇豪見狀鬆了一口氣道,「第一場應該沒有問題。」

雙方抱拳禮后便直接開打,火焰峰弟子走的是剛猛路線,一出手就是勢大力沉的攻擊,把手中的大劍耍的虎虎生威。

來喜為了通過初賽,多年來也堅持苦練劍法,雖然力道上不比對方,但修鍊了【破風劍訣】的她,攻擊速度要比對方快,所以只是微微落於下風。

火焰峰弟子想快速拿下來喜,猛攻了一陣后便撤了回來,手腕一抖,一層薄薄的白色火焰出現在他的大劍上,怒吼一聲便向來喜衝去。

終究是差了一層的修為,落在下風的來喜抖劍使出唯一學會的戰技【破風三殺】,三道劍影咻地刺向對手。

火焰峰弟子臉色沉著,手中大劍迅速往身前一橫,竟然盡數擋下了【破風三殺】。

蘇豪微微搖頭,「師姐剛晉陞煉脈三層不久,根本沒有融會貫通【破風三殺】,用出來也是極為勉強,很難給對方造成麻煩。」

左支右絀的來喜一個空門失守,火焰峰弟子迅速抓住機會,大劍成功揮斬在來喜胸前,火焰峰弟子面露喜色,結束了!

然而事情的發展超出了他的預料,本來應該在來喜胸前劃下一道傷痕的大劍彷彿斬到鐵石上,竟然拉扯出一串炫目的火花。

「哼,竟然穿了護甲,不過結果還是一樣。」火焰峰弟子一擊不成后把手中的大劍舞的更急了。

只是沒多久,這麼火焰風弟子就開始絕望了,他發現大劍每次砍在來喜身上都被護甲擋住了,竟然不能對來喜造成一絲傷害,而且對方這具護甲十分詭異,居然能夠反彈傷害,佔據上風的他受傷了。

戰鬥依然在繼續,到最後來喜乾脆都不出劍了,除了腦袋,身體其他地方放任對方砍。

這詭異的一幕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紛紛疑惑來喜穿的是什麼護甲,竟然如此厲害。

看著這些人的表情,蘇豪心裡暗笑道,「為了讓來喜師姐通過初賽,我可是買了【狂徒鎧甲】和【荊棘之甲】給她,一般的弟子還真打不動。」

【狂徒鎧甲】:+800生命值。+200基礎生命恢復。唯一被動:+10%冷卻縮減。唯一被動:在你擁有至少2750最大生命值的時候,提供狂徒之心效果。狂徒之心:如果在六秒內沒有受到傷害,就會每五秒恢復25%生命值。

【荊棘之甲】:+100護甲。唯一被動:被普通攻擊命中時,會回敬攻擊者魔法傷害,數額相當於你25%的額外護甲值和即將到來的15%傷害。

至於為什麼不給攻擊裝備,是因為來喜根本無法發揮出這些攻擊裝備的威力,而防禦裝備則不需要她主動操作,她需要穿上挨打就行了。

「我認輸!」和來喜對陣的火焰峰弟子有氣無力地喊了一聲,大劍被他扔在一旁,他現在連拿劍的力氣都沒有了。

來喜下台後,蘇豪祝賀道,「恭喜師姐。」

浪跡深圳的歲月 「謝謝你,蘇豪。」來喜高興道,「不過要通過初賽還要打贏兩場,還不能高興的太早。」 五十二號擂台,蘇豪靜靜站在擂台上,與其相對的是一位靈木峰的男弟子,煉脈七層的修為,在本次參加大比的所有弟子中算是中上水平了。

靈木峰的弟子在弈劍門是出了名的富有,戰鬥尚未開始,這名靈木峰弟子就已經亮出數件裝備,寶衣寶甲寶劍散發出的光暈無不說明這名靈木峰弟子很有錢。

裁判宣布比賽開始后,擂台上的兩人都沒有動。蘇豪是想讓對方先攻,看看靈木峰的武法有何特殊之處;而這名靈木峰弟子則是臉色古怪地看著蘇豪,亮了亮手中的寶劍說道,「師兄,我們又見面了!」

蘇豪疑惑道,「你認識我?」他印象中可沒有這麼一號人。

靈木峰弟子亮了亮手中的寶劍說道,「我叫林鈞,師兄可能不記得了,但是這把靈劍卻是我在劍冢的時候從師兄手中購買的,當時第一個跟你購買靈劍的就是我哦!」

蘇豪眼神一亮,「原來是你啊,你看我這記性。」

林鈞戰意升騰道,「雖然可能打不過師兄,但我還是想試一試。」

蘇豪點頭道,「熟歸熟,但是這比賽還是要打的。」

林鈞笑道,「輸了也無所謂,反正只要我贏得三場比賽,一樣可以通過初賽。」

蘇豪身影微蹲,「來吧!」

「喝!」林鈞高高躍起,靈劍猛地在半空一劈,一道淡綠的月牙狀劍芒快速向蘇豪斬去。

蘇豪沒有動,待劍芒就要斬到他身上的時候才撐起【青光盾】,劍芒打在請青光盾上,壓出一道淺淺的凹痕后便消失不見。

林鈞落回擂台上,敬佩道,「師兄果然厲害,看來我要拿出最強的戰技了。」

蘇豪笑道,「正想見識見識靈木峰的武法!」

林鈞不再說話,劍尖一挑,一個拳頭大的銅色丹爐出現在劍尖上,丹爐有三孔,三道紫色的輕煙悠悠跌從中冒出。

林鈞迅速吞下幾顆丹藥,氣息頓時暴漲,居然從煉脈七層暴增至煉脈八層。

林鈞自信一笑,猛地把小丹爐挑至半空中,只見林鈞掐了一個奇怪的手訣,丹爐在半空迅速漲大,沒一會便如同磨盤般大小,三條手臂粗細的紫煙垂落在林鈞身上。

「戰!」林鈞大吼一聲沖向蘇豪,落在他身上的三道紫煙彷彿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任憑他如何移動都一樣牢牢跟著。

蘇豪淡然一笑,「有意思!」

林鈞對著蘇豪就是當頭一劍,又快又急,彷彿撕開了空氣一般,兩條白浪沿著劍刃往兩邊翻滾。

蘇豪把【無盡之刃】橫在身前,砰的一聲,靈劍毫不猶豫打在【無盡之刃】上,蘇豪腳下微微轉動,林鈞這一擊的力道確實比之前大了許多。

林鈞得勢不饒人,把靈劍舞的眼花繚亂,完全沒有停歇的意思,所謂剛不可久,柔不可長,林鈞卻是顛覆了這一句話,一刻鐘,兩刻鐘,半個時辰,林鈞竟然沒有任何停止的意思。

如果是一般的煉脈八層,在林鈞的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早就失守了,蘇豪也微微感覺到了一些壓力,但是更多的疑惑,林鈞的體力好的有些過分了。

蘇豪開始慢慢後退,林鈞毫不猶豫持劍跟上,待蘇豪就要退到擂台邊緣的時候,林鈞眼睛一亮,好機會。

「轉靈術!」林鈞怒喊一聲,身上的氣息竟然再漲一截,手指猛地在虛空狂點,一個由光線組成的五角星出現在他的身前,林鈞把手中的靈劍猛地往五角星中央一插,然後瘋狂旋轉。

一條紫色的粗煙直射出,升至十米左右高的時候突然在半空爆開,數十個不同妖獸虛影出現在半空中,發出無聲的嘶吼向蘇豪衝來,氣勢驚人。

蘇豪頓時明白林鈞的目的,不求擊敗他,只求把他逼出擂台,輕笑一聲說道,「好一個轉靈術,那你也接我一招,接的下算我輸!」

蘇豪兩隻手掌虛抱,一道旋繞的青光瞬間迸射而出,彷彿一條青龍,速度更是極快,眨眼就穿透這些妖獸虛影,然後又餘威不減地打在五角星上,靈劍發出一聲哀鳴回到林鈞的手上。

林鈞臉色心疼,趕緊檢查靈劍的受損情況,隨後才鬆了一口氣,只是劍靈胚體受到驚嚇而已,回頭安慰一番就無大礙了,他知道是蘇豪手下留情了。

「師兄,我認輸!」林鈞說道,他知道再打下去也是同樣的結果,蘇豪的實力明顯要比他強大的多,只出了一招就讓他無心再爭。

「承讓!」蘇豪笑道,「我有一個問題,師弟的丹爐頗有乾坤,不知可否讓蘇某漲漲見識?」

林鈞笑道,「也不是什麼秘密,這丹爐名為紫煙生靈爐,里內煉製了二十二顆恢復體力和靈氣的丹藥,只要丹藥不耗完,我的體力和靈力就可以一直保持在巔峰。」

「靈木峰的武法獨特。」蘇豪讚歎道。

「師兄,我我也想知道你剛才打出的拿到旋繞青光叫什麼,威力好驚人!」林鈞問道。

「這一式名為【風龍破】。」蘇豪解釋道,【風龍破】是他晉陞煉脈九層后從【大風訣】上學到的新技能,攻擊距離極遠,單體攻擊力極強,剛才打出的【風龍破】他著實留了力氣,估計威力只得原本的兩成而已,不然林鈞身上不被打出一個窟窿才怪。

蘇豪勝了了林鈞后又來到十二號擂台,這時來喜已經開始第二場了。

這一次來喜的對手竟然是煉脈五層的修為,觀其服飾,應該是萬劍鋒的弟子。

萬劍鋒之所以被稱為萬劍,是因為萬劍峰的武法以劍多出名,光是這名煉脈五層的弟子身上就背著五把長劍,儲物袋裡面還不知道備有多少把呢。

萬劍鋒最出名的武法是【控劍訣】,【控劍訣】對武者的靈魂強度要求較高,最低的要求的也是三段。

靈魂強度分為九段,大多數人的靈魂強度在一段和二段之間,根本沒辦法修習【控劍訣】,強行修鍊只會變成白痴。

來喜打的很辛苦,從一開始沒有反攻過,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她根本沒有辦法出劍,還好【狂徒鎧甲】和【荊棘之甲】足夠堅挺,硬是讓她挺了很久。

這名萬劍鋒弟子也是神色驚訝,沒想到來喜的防禦如此強大,而且還可以反彈傷害,原以為對付煉脈三層的來喜用普通攻擊就足夠了,現在看來要使出控劍訣了。

萬劍鋒弟子屏氣凝神,瞳孔突然縮小,背後的五把長劍嗡嗡作響,下一刻就自動出鞘,在半空圍成一個圓柱后猛地從上而下刺落。

來喜臉色凝住,雙腿深蹲,這一擊她不吃也得吃,除非她主動認輸,但是不到最後一刻她是不會認輸的。

嘭的一聲巨響后,來喜狂吐一口鮮血,身形向後一仰,護甲在擂台上摩擦出一串長長的火花,可以想象這一擊的強大。

與此同時,萬劍峰弟子尚未來得及高興,嘴角竟然也溢出一絲鮮血,萬萬沒有料到這傷害反彈的力度這麼強,竟然讓他內臟受傷了。

來喜緩緩地從地上爬起,擦去嘴角的血漬說道,「再來!」

萬劍鋒弟子也是來氣了,五把靈劍重新在半空擺好陣形,這次擺的卻是一個圓形,每把劍上還多了一層白色劍氣,勢必要把來喜身上的那可惡的護甲破掉。

「鏘鏘鏘鏘鏘!」連綿不斷的聲音在擂台上響起,圓形劍陣一次有一次打在來喜身上,每受一劍,來喜就吐出一絲鮮血,強大的攻擊力推著她往後退。

萬劍鋒弟子也不好過,他的攻擊越強,反彈回來的傷害就越強,不過他篤定來喜先倒下,所以還是忍著痛控劍。

終於,來喜退到擂台邊緣,而萬劍鋒弟子這時的靈魂消耗也到達了極點,不可再續,打出最後一劍後果斷收手。

當最後一劍打在來喜的身上,來喜的身體不甘地往擂台外倒去。

看到這一幕,萬劍鋒弟子再也站立不住,腳下一軟,竟然直接跪在擂台上,雖然累的連動動手指都很難,但他還是高興地笑了,「我贏了。」

然後萬劍鋒弟子剛說完一句話,眼睛卻是看到有一隻手搭在擂台邊緣上,然後又一隻手搭上,來喜喘著粗氣緩緩地爬了上來,艱難說道,「我還沒輸!」

萬劍鋒弟子看向一旁的裁判說道,「她掉出擂台了,我贏了!」

然而裁判卻是搖頭說道,「她在最後一刻抓住了擂台邊緣,腳也沒碰到地面,所以她還沒輸。」

來喜趴在擂台上一動不動,剛才爬上擂台似乎耗盡了她的力氣。

這時萬劍鋒弟子雙手顫抖地從儲物袋拿出一顆丹藥說道,「那我就打到你心服口服。」

誰知裁判說道,「比賽過程中不得服用任何恢復的靈丹,否則視為認輸!」

萬劍鋒弟子無奈收回丹藥,想上前把來喜踢下擂台,卻發現自己站不起來,只好慢慢等待體力恢復。

台下的蘇豪微微一笑,「【狂徒鎧甲】的恢復生命值的屬性可不是拿來擺看的,師姐贏了!」

彷彿是印證蘇豪的話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來喜突然爬了起來,雖然腳步輕浮,卻是一步又一步的,堅定不移地走向跪在地上的萬劍鋒弟子。

萬劍鋒弟子神色驚駭道,「你沒有服用丹藥怎麼會恢復的這麼快?」

來喜抱歉道,「這位師弟,對不起了。」

來喜說完一把抓起萬劍鋒弟子,然後把他拖到擂台邊緣慢慢地放了下去。 弈劍門舉行外門大比的主要宗旨是提升外門弟子的實戰經驗,激發這些年輕弟子的修鍊熱情,所以給了每位參加初賽的弟子五次上場機會,只要勝夠三場就可以通過初賽。

激戰女神 蘇豪運氣很好,第二場遇到的對手竟然是一位煉脈二層的雜役弟子,這名雜役弟子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認輸了,蘇豪輕鬆拿下這場。

而來喜那邊則比較倒霉,第三場的對手竟然是煉脈九層的修為,只好無奈認輸,好在她還有兩次機會。

初賽進行的風風火火的時候,蘇豪迎來了他的第三場對手,竟然是來自他最不爽的元磁峰。

此人的面相與申屠光頗有幾分相似,身穿一身黃金輕甲,陰霾的眼神毫不掩飾對蘇豪的敵意,蘇豪目光與之對視一番后說了一個字,「俗!」

「果然如堂哥所說的一般囂張。」此人冷笑道。

蘇豪掏了掏耳朵說道,「我這人不喜歡聽狗吠,是人的就報上名來。」

「竟然敢說我申屠極是狗,你死定了!」申屠極怒色道。

「別顧著放狠話了,都快到午飯點了,你到底打不打,不打趁早滾蛋。」蘇豪不耐煩道。

申屠極不再說話,手腕一抖,一把比普通長劍還要長出一截的細劍出現在他的手中,細劍薄如蟬翼,其上刻畫有分佈規律的細鱗,一看就是不凡之品。

弈劍門五大峰十小峰中,風回峰和元磁峰的武法都是劍法奇快為特點,風回峰擁有玄級武法的年代,光論速度,元磁峰還要差上一籌,不過風回峰沉寂多年,世人只知弈劍門劍法最快的是元磁峰,而不是風回峰。

申屠極眼睛閃過一縷精光,也不見手上如何動作,細劍眨眼就到了蘇豪眼前,沒有誇張的破空聲,沒有聲勢浩大的氣勢,惟一快字來形容。

比攻擊速度,蘇豪還沒怕過誰,【無盡之刃】早就高高舉起,待到細劍襲來,猛地拍下,就像拍蒼蠅一樣,又快又准又狠。

申屠極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我的金蟬劍可剛可柔,又豈怕了你!」

【無盡之刃】拍到細劍身上,細劍被拍飛的一幕並沒有出現,只見細劍在剎那間彷彿變成一條柔軟無骨的靈蛇,順勢纏繞到【無盡之刃】上,劍尖彷彿蛇點頭一般向蘇豪的下巴刺來。

蘇豪反應極快,脖子在萬分之一時間內微側,險之又險讓過這一擊,隨後手腕一用力,【無盡之刃】把申屠極的金蟬劍甩了回去。

蘇豪冷哼一聲,【破風三殺】在他的控制下對申屠極的上中下三路激射而去,速度絲毫不遜色於申屠極之前的一劍。

軟綿綿的金蟬劍瞬間變得堅硬無比,申屠極手握金蟬劍以極快的速度從上往下掃,瞬間打散三道襲來的劍影。

「再來!」申屠極大喊一聲,金蟬劍突然射出一道白色的匹練。

「這是什麼東西?」蘇豪疑惑道,他似乎在哪裡見過類似的招式,只是一時也想不起來。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白色匹練剛一靠近,蘇豪就感覺【無盡之刃】上傳來一股巨大的拉力,如非他及時抓住,恐怕要脫手而飛。

突如其來的拉力持續作用在【無盡之刃】上,蘇豪非但不能使用【無盡之刃】攻擊,還要分出力氣保證它不被拉走,眼看白色匹練就要打到他的臉上,蘇豪雙眼一噔,【風爆術】瞬間發動,轟的一聲后,白色匹練直接被炸飛。

白色匹練回到金蟬劍上消失不見,申屠極的臉色帶著肉疼,這道白色匹練名為玄磁劍氣,是他用玄磁劍訣在元磁山上花費了很多功夫才凝聚出來的,蘇豪剛才的一噔直接讓他的玄磁劍氣損失了一成。

情深至此 玄磁劍氣不僅威力驚人,速度奇快,而且帶有強力的磁性,除非對方使用的是可以免疫磁吸的兵器,否則都要受到玄磁劍氣的干擾,到高深境界的時候甚至可以把敵人的兵器奪過來。

「我想起來了,當日申屠光參與圍攻血菩提的時候也使用過類似的白色匹練。」蘇豪恍然道,「當時還好奇地問過柳師姐,似乎叫玄磁劍氣,能吸兵器。」

玄磁劍氣蔓延金蟬劍的劍身,申屠極這次不準備再單獨祭出玄磁劍氣,萬一蘇豪再來一次【風爆術】還不得心疼死他。

申屠極手持金蟬劍向蘇豪衝來,金蟬劍時剛時軟,專挑蘇豪的要害攻擊,一時間整個擂台都是密密麻麻的劍影,有無盡的劍氣縱橫其中。

「來得好。」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