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紫竹已匆匆折回。

她垂頭喪氣中,並沒注意到此刻略怪異的氣氛,只低聲向丹陽郡主回稟道:

「請郡主責罰奴婢吧。奴婢把差事,辦砸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被夏飛叫起床的六人,都搖頭表示沒有聽到大汽車的聲音,最多聽到老大的小汽車聲音。

對喲!老大的小汽車怎麼開進來的?為什麼沒聽到謝站長的大嗓門來開門呢?每天晚上大門不都是鎖上的嗎?

凌然:』收』~翻大門~』放』,懂嗎?不懂?不懂就算了,不必要了解那麼詳細。

七個人去河邊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925章你偏往鍋里跳 陳凌看著眼前的江小魚他們,繼續重重道:「敵人要來而來,他們這次就為了過來搶走屬於我們的寶藏。」

什麼,搶寶藏?

江小魚等人聽到這樣的話,瞬間兩道眉頭緊緊所起,全部人的眼神變了,一股股殺機不斷外涌。

先不說大到關於國家的寶藏事情,光是這個潛艇,魯閻的母親就犧牲在那裡,就憑這一點都不能讓那些傢伙靠近,豈能容得他們再次染指炎國的東西?

舊仇未報,竟然還敢來這裡造次,那好,竟然來了就一次性幹掉。

唰唰!

根本不用陳凌鼓舞士氣,面對那些武裝,那些海軍的戰士都已經戰意濃烈,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都是一副必戰的態度。

來了這裡就是為了保護寶藏,給冤死的軍人討回公道,無論哪個國家來的狗皮藥膏,都一樣拔了,廢掉。

陳凌看到這些人的表情,自然知道他們心中所想,也沒有再說任何廢話直接道:「戰是必需的,但要求只有一個,只要遇到他們,就一個都不要留,明白沒有?」

「明白!」

眾人扯著嗓子,齊聲大吼,吼聲里充滿了殺意。

見一個殺一個,最好是這樣,否則都不能給逝世的故人,不能給國家一個交代。

曾經那些人是怎麼對待炎國人的,這次就怎麼樣反駁回去,以牙還牙,炎國不再是任由他們宰割的炎國。

江小魚他們都沒有表態什麼,但是心中早已經將那些來的狗皮國傢伙,加入死人清單。

陳凌繼續道:「再次檢查裝備,確保萬無一失。」

在水下作戰,最關鍵的還是裝備,無論是供氧、潛水還是槍械都非常重要,這不像在陸地,如果有什麼意外還能逃脫,但在深海一旦出了意外,結果只有一個,死亡。

「是。」

所有戰士低聲大吼之後,紛紛開始檢測裝備,絲毫不敢耽誤。

陳凌下令后,就帶著其他教官,也開始快速穿戴裝備。

這次下水作戰,位置肯定很深,跟上次干托馬斯是不一樣的,所以裝備上要求更高,還需要穿各種抗壓服,以及各種水下武器。

五分鐘后,陳凌已經穿戴完畢,眼掃了一眼所有人之後,吼道:「下水!」

吼著,他直接起身率先跳下深海中,噗通一聲,整個人就消失了,不過緊跟在他身後,林笑、肖邦等人都排著隊伍下了水。

這一刻,他們心中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殺人,而且殺得越多越好!

伴隨著這群人,落入水中,一場無形的戰鬥就在大海深部不斷展開。

嘩啦,嘩啦!

遼闊的大海,在不斷咆哮,就算加入這些人,卻完全不受影響,海水一直在晃動,而陳凌等人下水后就開始下潛,但隨著深度加深,光線就越來越弱,此刻,他們只能看到3米左右的距離,再遠些都是一片黑暗,但此刻都沒有人開彈射燈,因為擔心暴露位置,要知道,在深海裡面非常兇險,八面都可能遭遇敵人,而且敵人就在不遠處。

不過,大家此刻的處境都還好,因為有陳凌帶隊,基本都沒有失迷方向,至於教官是怎麼識別方向的,他們並不知道,但就知道跟著教官就錯不了。

陳凌臉色嚴肅,憑藉著強大的敵我掃描生物技能,不斷划動雙腳,將位置一直保持在隊伍最前面,同時還給大家打手勢。

這個時候,他們只是開了熒光燈,就靠著微弱的光芒不斷前進,看起來就好像是一隻只水母一樣,就算有人遠遠看到,都不一樣看出來是個人。

雖然他們偽裝起來體積都不小,但又抗壓服幫助他們抵抗壓力,而鴨蹼不斷遊動給他們增加了動力,所以行動起來非常快。

畢竟在大海里行動是非常的不方便,他們就要依靠這些裝備,而光滑的抗壓服,可以大幅度減少海水的阻力,這也是為什麼在國際賽事中,不能穿特質的鯊魚皮泳衣的道理,就是為了減少阻力,行動起來更快。

嗖嗖……

陳凌帶著一群人,就像大海里遊動的一條條大魚一樣,行動非常自然,不斷前進。

幾分鐘后,陳凌突然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道黑影,若隱若現閃現了下,刷一下子,他變得異常警惕起來。

其實根據掃描技能,早就感應到這個方向有危險源的存在,但這一刻,卻更加肯定。

果然是來了!

陳凌盯著那道黑影的位置,眼神中殺機閃爍,無聲划動到最佳位置時,雙手突然抓起qbs06水下步槍,槍口對著黑影開始瞄準。

噗!

不到1秒時間,陳凌右手食指狠狠扣下,一枚特製的箭形子彈,瞬間從槍管里呼嘯而出。

嘶嘶!

尖銳的彈頭刺破水流,直接朝著那道黑影,急速襲擊了過去。

由於在深水裡,所以就算陳凌開槍后,大家也根本聽不到槍聲,看不到任何火光,不過在陳凌身邊的幽靈的人,唯一只能看到一條潔白的水線,飆射過去。

那就是子彈撕裂的痕迹。

子彈飛出去,不到10米的距離,就狠狠刺入對面而來一個狗皮國傢伙的眉心,頓時,一股鮮血飆射而出,然後隨著海水不斷散開,融入大海,最後屍體也沉了下去。

那個傢伙至死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意識消失后雙眼睛依然睜得大大的,一臉不可思議的神情。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已經是一個優秀的海軍戰士,非常擅長水裡作戰,才領命來到海底,準備給那些傢伙一個血的教訓,結果,他竟然連敵人存在都無法感應到,就被人無聲幹掉。

什麼叫死不瞑目?這就是!

嘩啦!

陳凌這邊開槍后,根本不用確認都知道自己已經得手,馬上快速遊動,同時給身後的人打手勢。

看到手勢,江小魚他們馬上反應過來,這是準備開戰了!

唰唰!

眾人臉色嚴肅馬上行動起來,很快就分成4人一組,兩兩人之間都是背靠背,而且槍口一直保持鎖定四周,互相之間顧前後左右。

他們這樣護衛照應的位置,就是為了預防,如果有人受傷了,也可以第一時間得到掩護,撤離危險。

這樣的戰術,就是陳凌特意提出來的。

7017k 「青華?你都長這麼大了!」蘇蔓高興的扶起蘇青華上下打量他。

只見這少年,一身樸素的青色長袍,眉眼俊秀,鼻樑高挺。

如果仔細看,就能看的出他跟蘇蔓長的有五分相像。

姑侄兩人相對而笑的時候,馬車上又下來了兩人,一人文質彬彬,年齡大約在十六七歲的樣子,行動間自有一股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氣質。

而另一人則沉穩的多,他面龐剛毅,體型高大,年齡在二十歲上下,。

行走間虎虎生風,南宮玥感覺迎面走來的簡直就是一個大將軍。

這兩人同樣走到蘇蔓跟南宮晟跟前,「噗通」一聲跪下,恭敬的喊道:「侄兒拜見姑父姑母!」

高大沉穩的道:「侄兒蘇青風。」

文質彬彬的道:「侄兒蘇青陽。」

蘇蔓本來還挺高興,可當三個侄兒都站在面前,看著他們一個個都長成了風流少年,頓時眼眶發酸,哽咽的道:「好好,都長大了!都長大了!」

蘇青華一看到蘇蔓掉眼淚,頓時急的不行,:「姑母莫哭莫哭,看青華給你變個戲法!」

說著他伸出兩個空空的手在蘇蔓眼前晃了晃,道:「姑母快看,青華手裡什麼也沒有哦!」

說完,他笑嘻嘻的一摸蘇蔓的衣袖,然後攥住拳頭伸到蘇蔓面前,道:「姑母你快吹口氣,別讓我手裡的東西跑了!」

蘇蔓傷心的情緒被打斷,她寵溺的看著蘇青華,依言在他拳頭上吹了一口氣:「呼。」

「噹噹當。」

蘇青華猛地張開手,只見一支無比嬌嫩,鮮艷的梅花出現在他手中。

他笑嘻嘻的遞到蘇蔓跟前,道:「祝姑母年年比花嬌,日日比花美!」

「好漂亮!」蘇蔓接過梅花,輕輕一嗅。

「好了,這下可不準再掉眼淚了,哭壞了身子,誰來接待侄兒們?」南宮晟瞅了瞅被蘇蔓拿在手裡的梅花支,有些心頭泛酸。

乾巴巴的有什麼好看的?

等明日他就將臨風院的松樹都砍了,種上梅樹!

到時候那棵樹上開出來的花,不比這支強?

別人不知道南宮晟在想什麼,蘇蔓卻無比清楚,她暗暗瞪了他一眼,卻不在掉眼淚。

「你們這一路上平安嗎?」蘇蔓關切的看著三人問道。

「姑母放心,侄兒們一路平安,只是由於青華這小子愛玩,所以我們在一些地方耽擱了一些時間,才會來的這麼晚!」

這次答話的是溫文爾雅的蘇青陽。

「那就好那就好。」蘇蔓這才放下心來。

「姑母這是祖父讓我們三人為你帶的一些禮品,還請姑母笑納。」蘇青風一指跟在馬車後面的三輛貨車,沉穩的說道。

南宮玥跟著看去,只見每輛貨車都被七八個大箱子堆得滿滿當當。

她默默數了一下,一輛車有七個大箱子,那三輛就是二十一個箱子,這得把整個江陵的鋪子都搬空吧!

蘇蔓無奈道:「來就來了,怎嗎還帶東西?我人在晉都那還缺什麼!」

「都是一些降臨的特產,姑母用得上就用,用不上賞給下人就是了!」蘇青風恭敬的答道。

「好好,那謝謝三位侄兒了!」

蘇蔓說完,不知道哪裡又戳到了她的淚點,眼中竟有開始集聚淚水。

南宮玥站在一邊看著這一幕,雖然有些無奈,但也感覺鼻子酸酸的,眼眶發脹。

她深吸一口氣,今天是娘親跟親人相見的好日子,不能讓娘親總是掉眼淚。

於是,南宮玥走到三人面前,盈盈一拜:「玥兒見過大表哥,二表哥,三表哥!」

三人立刻看向她。

蘇蔓這時一拍額頭,無奈的笑道:「看我只顧著高興了,竟然忘了給你們介紹!」

「這是我的女兒,南宮玥,也是你們的表妹!」

蘇青華:「玥兒表妹,我是你的小表哥,我們以後是不是就能一起玩了?」

蘇青陽:「玥兒表妹安好!」

蘇青風:「表妹安好!」

南宮玥乖巧的看著三位表哥,道:「三位表哥遠道而來,不容我們回府再聊!」

「對對,看我這腦子!」蘇蔓趕緊讓開路,笑著道:「快跟姑母回府,我早就讓人將你們的住處打掃好了,就等著你們來了。」

南宮晟此時也說道:「以後就當侯府是你們自己的家,有什麼需要的儘管跟你姑母說!」

本以為三人定會歡歡喜喜的跟著他們回府,誰知蘇家三兄弟對視一眼。

最後由溫文爾雅的風青陽出列。

他先行了一禮,才說道:「姑母贖罪,我們三人恐怕不能住在侯府!」

蘇蔓滿臉的笑容,頓時消失不見,皺眉道:「姑母可以問,為何嗎?自從知道你們要來,我就讓人開始打掃客房……」

「對不起,姑母是我們三人不好!」蘇青陽又行了一禮,語氣突然沉重了起來道:「是來時祖父特意囑咐的,說我們來了晉都不能住在侯府。」

「父親說的?」蘇蔓擰起了眉頭,喃喃的問道:「是因為還不肯原諒我嗎?」

「姑母多慮了,具體原因我們改日登門后,定詳細說與姑母。」蘇青陽表情無比誠懇的說道:「而且我們來之前,已經讓管家先行在晉都置辦好了宅院,等我們兄弟三人安頓好了,再來侯府拜見姑母!」

蘇蔓的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

她明明就在晉都,可父親置辦宅院竟然都沒派人跟她說一聲,她這個做女兒的真是太失敗了!

再想想她如今在侯府的地位,以及老太君今日命小斯關閉大門,不准她見娘家人的態度……

就算父親的人真的來找過,那人真的能見到她么?

或許他們來過,只是被人擋在了外面,根本就見不到她!

想到這一切,蘇蔓心痛難當,她這麼多年隱忍退讓,果然是無用功!

或許再別人看來,只是懦弱無能,軟弱可欺的表現。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