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兩人慾離之時,鈞煜開口了:「恩公,夫人,請留步!」

廷雲停住,實際卻已明白鈞煜為何叫他,因為他之前看出來了,西門太慧臉上的傷需要焱黛犀的火焰才好治療,而且必須是嫏眉級的焱黛犀。

「恩公,夫人,在下有一個……不情之請,能否……

能否將之前嫏眉級焱黛犀的角火賜予在下一角?」鈞煜拱手道來。

非寵不可:傲嬌醫妻別反抗 廷雲不想為難他,正要點頭。

「為何要?」武仙娘已道來。

鈞煜忙道:「夫人,我們夫婦二人冒險闖入天禁絕坑,就是為了獲得一角嫏眉級焱黛犀角火。夫人,在下內子臉上的傷需要這種角火醫治。」

「哦?」武仙娘淡淡一瞥微微垂目的西門太慧。

「還請夫人和恩公賜予。」鈞煜又道來。

廷雲欲接話。

武仙娘又已道:「西門太慧,你怎麼不說話?」

如此直呼其名的語氣,讓武仙娘前後判若兩人。

廷雲苦笑。

鈞煜有些忐忑。

西門太慧朝武仙娘目光迎來,道:「夫人想要我說什麼?」

武仙娘道:「不想要什麼,給你!」話出,一角嫏眉級焱黛犀角火就揮向了西門太慧。

西門太慧愕然之下,並沒有失手,她接住了。

「西門太慧,央,姓武,你可稱呼央為雲夫人。這一角火給你,是央覺得你是個人才!而央——需要人才。西門太慧,你可願意追隨央?」武仙娘女人天下氣勢盡露。

語出,廷雲心中輕嘆,仙娘啊,你還真是見才就收啊!

鈞煜怔住,央?

西門太慧則沉默起來。

果然,這個身貌無與倫比的霸冷女人是看中了自己,追隨?

「你也不用急著回答,央估計還會再來姮頁城。屆時,你則必須回復來。當然,你若現在願意,那麼——央便先將姮頁城交給你!」武仙娘又道。

語落,鈞煜和西門太慧皆震。

廷雲索性徹底做起了旁觀者。

「西門太慧,現在你是需要繼續考慮,還是直接回復?」

西門太慧注視著武仙娘,半晌才道:「夫人來自哪裡?」

武仙娘道:「央目前居於婞頁城。」

西門太慧一怔,她有些意外。

「回答吧,你到底怎麼選?」武仙娘不想磨磨蹭蹭。

西門太慧卻又道:「夫人現在是何頁境?」

武仙娘一冷,道:「西門太慧,央再說一次,回答央。」

一邊鈞煜不由一緊,欲拉一拉妻子,示意不要莽撞。

而西門太慧卻已道:「夫人,抱歉,西門太慧無意任何權勢。」

武仙娘一哼,道:「隨你!但央可以告訴你,姮頁城,你不要,有的是人要,還有,此後恢復了容貌的你,當真就能在姮頁城置身事外嗎?」

西門太慧目光微避,這一點,她一清二楚,恢復了容貌后,她註定會捲入姮頁城的風雲中心。她不為自己考慮,難道就不為父親考慮考慮?

現在父親被凌雙秀重用,即使他不願,卻也只能從命!

這一切都是權勢造成的。

人,活在世上,就避不開勾心鬥角。所謂的世外桃源,那其實就是夢幻而已!

「鈞煜,好好勸勸你的女人。央給你們改變命運的機會,如果你們不珍惜,那——這次過後,央可不認識你們!」武仙娘內心還是挺看重西門太慧的,因為這個女人敢直視她,只是她如今的野心已經被情愛塵封了。

這個女人本該成為一個獨掌大權的人!

聽著武仙娘的話,鈞煜陷入了思忖,其實他在自己女人生活的日子裡,他就發現自己女人的才華並沒有得到很好的展現,她是被自己拖累了。

「夫人不必挑撥。西門太慧今生就是一個無意權勢的人!」西門太慧隨即道來。

「不識抬舉!」武仙娘欲揮手教訓。

但廷雲卻急忙拉住了她,道:「未未!算了,何必強人所難呢?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兩位,你們多保重!」

說完,廷雲便要拉離武仙娘。

「恩公!此番恩情,西門太慧和外子銘記在心,此後若有資格,定當回報!」西門太慧卻是立即行禮來。

廷雲不由一笑,道:「鈞夫人言重了,相識是緣,舉手之勞而已,不必掛心!」

西門太慧欲語。

武仙娘已道:「除了追隨央,你永遠不可能有資格!」

西門太慧一僵,沉默。

「未未!唉,你……」廷雲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武仙娘瞪向男人,道:「嘆什麼嘆?央如此看重她,她就是不知好歹!」

廷雲閉嘴了。

這時,鈞煜開口來:「夫人,給我們點時間,我們會好好考慮的。」

武仙娘面色一緩,道:「這才像人話!行,鈞煜,你就好好開導開導你的這個女人,問問她,她的野心是不是都被狗吃了!」

鈞煜尷尬了。

西門太慧臉色含慍,本來剛才丈夫接話她就是要斥責他的,此刻聽得武仙娘如此辱罵於人,她焉能再忍?

「夫人!請說話自重!」

話出,武仙娘隨即一揮,就將西門太慧雙膝壓彎來!

西門太慧咬牙掙扎了一下,但沒用,隨即就跪在了地上。

「夫人!你……」鈞煜也怒了。

「未未!你……」廷雲很是難堪。

然而兩人話未落,武仙娘便已道來:「西門太慧!看清了嗎?這就是眼前事實!你逃避,有什麼用?任憑你心中如何不願,身體如何反抗,你都只能如此!顯然,現在連凌雙秀那個有實力卻沒頭腦的女人,都比你強!西門太慧,女人,活在這個世上,不要總沉迷情愛,該掌權時便掌權!要去活出自己的精彩來!央,言盡於此,管你醒不醒悟!」

西門太慧原本生恨的心,忽然又退卻了。

武仙娘如此羞辱她,仍舊是要收服她而已。她對自己的看重之心,不是隨意而為!她是真的想要自己為她所用!

「雲哥哥,我們走。」 闊少的契約萌妻 武仙娘轉而又道。

廷雲無奈,只得跟上小姑奶奶的步伐。

「等等!」西門太慧倏然一叫。

武仙娘和廷雲回身來。

西門太慧緩緩起身,問來:「夫人,跟隨你會失去怎樣的自由?」

總裁引妻入局 武仙娘凝視會兒,道:「央只能回答你,央不會拆開你和你男人。」

西門太慧沉默會兒,道:「好!西門太慧願意跟隨夫人!」

「行!那你便先隨央去見一趟凌雙秀!」武仙娘道。

西門太慧點點頭,道:「好。」

「雲哥哥,你就和……」武仙娘想讓男人先和鈞煜去西門太慧家等待。

「你在哪兒,我便在哪兒,未未。」廷雲已笑道。

武仙娘有些無奈,但笑來:「既然如此,你們夫婦二人便隨我們夫婦二人,去見一見凌雙秀!走!」

言罷,四人同去。

——————

國相府。

凌雙秀寢榻。

此時的凌雙秀實際已熟睡。

但當廷雲四人到來時,她還是很警覺的!

與凌雙秀一照面,武仙娘就很直接:「凌雙秀,你有十息時間來向央動手。」

「你是什麼人?」凌雙秀心頭有些緊張,因為她察覺眼前這個女人很強。

「珍惜你的時間。」武仙娘只道。

凌雙秀無法再去看其他三人,她感覺自己已經被眼前這個女人給鎖定了。

「我與夫人無冤無仇,為何要動手?」凌雙秀不甘心。

武仙娘接道:「還有五息。」

凌雙秀額角隱約有汗意,道:「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話落,凌雙秀動手來。

五指如勾,朝武仙娘全力一抓!

武仙娘未動絲毫,在凌雙秀指勾就要抓在自己肩膀之時,倏然一握其腕!

頓時,凌雙秀大驚失色,面色蒼白!

她只感覺這個女人的手勁無比強大,彷彿自己的手徹底斷了!

然而,這力勁並沒有結束,而是順著手臂,蔓延全身,很快就集中到了兩個膝蓋。

再一剎那,凌雙秀再也支撐不住,雙膝著地!

如此慘敗,讓凌雙秀心底惶恐萬分!

而鈞煜和西門太慧也是感到震撼,他倆沒想到僅僅一個回合,這姮頁城的最強人就跪在了這個姓武的女人面前。

倒是廷雲,感覺小姑奶奶有點恃強凌弱了。

「凌雙秀,央此來不是要你性命,而是告訴你一件事,從現在起,你輔佐西門太慧,這姮頁城,央已交給她了。」武仙娘說完,便鬆了手。

凌雙秀此時內心複雜萬分,成王敗寇,她懂。只是竟然讓她一個嫏頁境頁底級輔佐一個姮頁境頁眉級,她心有不服!

「凌雙秀,央的話聽明白了?」

凌雙秀不語。

武仙娘頓時一冷:「凌雙秀,回答央!」

凌雙秀心頭一顫,但道:「夫人比我強,我服。但……夫人,這西門太慧憑什麼讓我輔佐?她不過就是個姮頁境頁眉級!」

武仙娘隨即朝西門太慧道來:「你來告訴她為什麼。」

西門太慧沒有猶豫,來到凌雙秀面前,緩緩開口道:「朱夫人,你為什麼不殺庚澈?」

凌雙秀沉吟些許,道:「因為他還有用。」

西門太慧接道:「哦?還有何用?」

「挾天子以令諸侯的道理,鈞夫人不懂嗎?」凌雙秀反唇相譏。

西門太慧笑了,道:「朱夫人,名不正言不順,對你來說就如此重要嗎?」

「當然!」凌雙秀道。

「朱夫人,是我,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姮頁城,我就是帝王!沒有其他所謂重要的。」西門太慧此時身上氣勢已變,變得唯我獨尊!

一邊的鈞煜有些發怔,心底有陌生又有興奮!

武仙娘眸光平靜,內心再次認可了西門太慧,她武仙娘需要的就是這種有野心的女人!

廷雲呢?內心一嘆,真沒看出來,這西門太慧骨子裡竟然有著這樣的氣勢。

而仍然跪在地上的凌雙秀凝著,慢慢垂首了。她有點明白了,她有野心但卻缺乏足夠的決心和氣魄!

「起來吧,朱夫人。」西門太慧隨即輕聲一語。

凌雙秀緩緩而起。

西門太慧則轉身對武仙娘行禮來,道:「夫人,還請幫我直接除掉庚澈!」

「可以。但你必須給央儘快到達嫏頁境!」武仙娘道來。

西門太慧不禁皺眉,問:「夫人具體給我多久?」

「沒有具體。央晉陞得越快,你的時間就越少!」武仙娘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