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小蜜居然死了。

前幾天還說要跟著自己打遍天下,如今卻連屍首都找不到了。

「小蜜,你放心,我定要殺光了他們,為你報仇!!」

眼睛泛起紅,帶著嗜血的光芒,手舉飛劍就要衝出去。

「小雪,我們一起去吧,家族都沒了,我們還活著有什麼意義?」

傾世絕戀:腹黑神醫妃 就在這時,蘇將和其他幾個地址全部都坐了起來,最後連蘇宏也坐了起來。

他表情凝重,一臉不贊成。

「不行,你知道我是用多大的功夫才把你們保護在這裡的嗎?我不同意你們出去,我答應過族長和太上長老,一定要給蘇家留一些根苗,否則對不起蘇家列祖列宗!」

蘇宏是接到特殊任務的,一定要把蘇家鎮年輕一代最出色的幾個弟子帶走,自然不願意看到他們出去送死。

「誓要和蘇家共存亡!」

「誓要和蘇家共存……」

幾個修士的家人都在金海城,如果讓他們為了活命,眼睜睜看著家人命喪妖獸之口,一生又怎能活得安穩?

修仙大道講究問心無愧,這才不會被心魔纏,他們不僅是為了自己的親人,更是不想讓日後有心魔纏身。

「蘇宏,你的家人你的親人都在金海城,難道就因為貪生怕死之他們與不顧?於心何忍?」

「我沒有!」

蘇宏被說中了心裡最在意的事情,也從地上站起來大聲的反駁。

「那好,既然如此我們就一起出去,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蘇宏看到這種狀況,你就深深的明白了,自己無論說什麼都不管用,只能點點頭。

族長,我已經儘力了。

「殺…」

「殺…」

「殺…」

幾個年輕一代修士的心從未有過的凝聚在一起,個個面紅耳赤,帶著無邊的憤怒殺意漫天。

在隱匿陣法退下的那一刻,正在湧進金海城的妖獸們,已經感受到了他們的氣息。

紛紛撞擊著城牆,我要把他們幾個給撞下來,而飛行妖獸不停的釋放著遠程攻擊法術對那56個人進行攻。

好在這些妖獸的修為並不高,飛行妖獸也不過是一階的,夏初雪幾個人對不起來遊刃有餘。

當然,夏初雪和蘇宏是出力最大的,不一會兒就將天空上的那幾隻大鳥給消滅殆盡。

「走,我們回家…」

「我們回家!」大家異口同聲,6個人御劍而行,在妖獸頭頂上穿梭而過,時不時會受到地面上妖獸的法術攻擊,好在也都躲過去了。

如今的蘇家已經被妖獸佔領,到處都是修士和妖獸的屍體。

也不知道如今家族那些高層都在什麼地方?

「你看那邊!」

幾隻妖獸正在追趕一群普通人,其中一個婦女懷中還抱著孩子,可能是身上穿的羅裙太長,一腳踩到孩子飛了出去。

她拚命的哭喊著。

「相公,把孩子帶著,把孩子帶著!」

然而被她就像哭的那個男人連頭都沒有,大步流星的跟著眾人拚命的往前跑。 女子絕望了,她不求效果拉她一把,只求救走他們的親生骨肉,可這樣也不行嗎?

往往只有在最危險的時候才能看出人性,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然,當面對生命危險,連自己親生骨肉都棄之不顧的也大有人在。頂點X23US

「豈有此理!」

蘇將大喝一聲直接御劍飛行來到那扶人的生前想要將她扶起,結果被一把抓住了雙臂,跪在地上哭喊著不停的央求。

「求你行行好,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都說女子本弱,為母則剛,要一個瘦弱的女子在危險時刻想到的只是自己的孩子,再對比之前那個相公的做法,真讓人佩服母親這個偉大的職業。

夏初雪二話不說,就直接抱起飛出去那個接近一個多月大的嬰兒。

他身上被厚厚的褥子包裹著,只是哇哇大哭,身上卻沒有一點傷痕。

「快,快走,妖獸來了,快點走!」

婦人不停的催促著幾個人快點去逃命,卻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6個修士對視一眼,同時拿出身上的符篆朝著接踵而來的妖獸轟了出去。

「轟隆隆」巨大的爆破聲響徹雲霄,引來了兩隻三階妖獸。

現在玫瑰受了重傷,不能再次戰鬥,所以他們不死也得脫層皮。

夏初雪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就當著眾人的面把嬰兒放進空間,大家也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婦人卻是注意到了,她也知道修仙者手段頗多,可能是自己的孩子被藏起來了。

心中默默祈禱,那個好心的少女千萬不要被妖獸吃了,要吃就吃它好了。反正只要孩子好好的,自己的生死無所謂。

「我對付那隻三階頂峰的妖獸,你們5個對付那隻三階初期的妖獸!」

「小雪你是不是瘋了?」蘇將著急道。

「相信我,這是三階妖獸,我應付得來,只怕你們應付不過來!」

蘇宏這個時候趕緊拉住想要反駁的蘇將。

「小雪是個陣法師,既然都已經這樣說了,我們聽從就是,她絕對不是一個魯莽之人!」

說話間,兩隻三階妖獸已經上前,夏初雪首當其衝沖在最前,結下了那隻三階頂峰的妖獸,與之廝殺起來。

她也沒有時間慢慢的磨,第一式就放大招。

紅蓮業火置於掌心,在那三階妖獸塗完第1波法術后,直接被燒得連骨頭都不剩。

周圍有些靈智的妖獸頓時就愣了,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頭領就這樣被一個螻蟻給秒殺了。

好機會。

趁著那些妖獸怔愣的空隙,一連串的火球術打過去,直接殺死一片。

紅蓮業火又不是一般的火焰,燃燒起來是無止境的,一一般的水根本都撲不滅,有幾隻水靈根妖獸不斷的吐著水劍,甚至還試圖想要靠近用鋒利的爪子捏爆她的頭顱。

結果水也沒有澆滅火,夏初雪身子輕盈的直接繞了過去,沒有讓他們碰到一根汗毛。

而繞過去的瞬間,又是一連串灼人靈魂的火焰對著周圍蜂擁而近的妖獸瘋狂的燃燒。

在此期間根本無暇顧及其他,導致剛才摔倒的那婦人直接死在妖獸的口中。

「不…」

夏初雪尖叫一聲,繼而手法變得更加狠厲毒辣!

自己這邊對付起洶湧而至的妖獸已經很吃力了,而那5個修士對不起三階初期的妖獸也是略佔下風,對峙著,成了消耗戰。

眼看著就要靈力透支成為妖獸的口中餐,夏初雪只好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寶紅曇花出來,

「曇花一現!」

隨著一聲嬌喝,紅色曇花緩緩上升,體積也在不斷的擴大,然後天空下起了花瓣雨,一片片花瓣隨風而動,香氣迷人,如果不是這種廝殺的場景,一對情人談情說,絕對是非常浪漫的。

然而,每一片花瓣中都暗藏玄機,當花瓣落到妖獸的身上時,居然奇迹般的消失了,就像融入了他們的身體。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凡是沾染上花瓣的妖獸全部倒地,先是抽搐不止口吐白沫,之後卻一動不動了。

那正是夏初雪一個月前研究出來的劇毒,當時想著為了不傷及無辜,琢磨下毒的辦法也是費了一番功夫的。這下不就派上用場了嗎?

劇毒雖好,卻數量不多,是由空間中自生出來的幾顆七品草藥血封草提煉而成,現在還有兩顆正在生長是為了留種。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走!」

夏初雪叫醒了身邊的5個修士,御劍而行。

他們來到一家除了蘇家之外規模最大的小家族,那裡已經沒有人了,人類的屍體到處都是,地面上牆上已經被染紅。

看樣子已經被妖獸血洗過了。

「我們來這裡幹什麼?」

這裡已經被妖獸血洗過了,想必不會再次來,就在這院子里的每一個角落不設一個隱匿陣法,也好讓那些逃命的普通人有個藏身之處。

「這樣好是好,可是如果你…你回不來了,那麼那些普通人沒有你的牽引,竟然也會餓死在行政法當中的,不是白救?」

「嗯?我回不來了?」

蘇將尷尬的撓了撓頭。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我的意思是說,萬一…」

「不會有那個萬一的,再說了,萬一我活著呢?萬一我活著回來了,他們尚且有一線生機,如果我不把他們弄到這裡來,連一線生機都沒有,金海城如今已經是妖獸的天下,哪裡有地方可躲藏的?蘇家雖然地處廣袤,可那裡也絕對是妖獸光顧最多的地方,不適合藏人!」

「可是,如果我們都出去救人,那麼多的妖獸,難免會有幾個看到我們的行蹤,到時候豈不是暴露了?」

「所以我才弄隱秘陣法,就算有妖獸進來了,看到的也不過是院子的全貌,什麼都看不見的,除非他們真的誤入陣法,否則不怕被發現!」

「也只能這樣做了」蘇將和蘇宏點點頭。

「好了,我們現在但修為都不高,只能集體活動,但是這樣的話目標又太高,肯定會第一時間就被那些妖獸發現,所以你們有沒有什麼好主意?」 「這…」

幾個人面面相覷,他們自然沒有什麼好主意的,一時間陷入的為難的境地。

「要不這樣,我們現在是六個人,我負責用陣法保護眾人,而你們負責救人進去陣法當中,然後速速撤離。」

現在看來也只能按照夏初雪的方法了,這也是保證各位修士安全的最佳方法。

於是幾個人就這樣形成了一個小隊,然後開始進行營救行動。

後來是營救了一些,奈何人數太多,那個房子周圍的隱匿陣法也都裝滿了人。

「怎麼辦?外面還有這麼多普通人!」蘇將問道。

「我們現在已經儘力了,剛才路過的地方,我發現有許多家族修士正在儘力於妖獸抵擋,我們要不要也去?」

「嗷嗚…」

就在說話之際,頭頂上想起了九幽魔狼的怒吼聲。

「沒想到這裡還有幾個小傢伙!」聲音雖慢,卻如驚雷般當頭砸下,震的幾個人連連後退。

快走!

他們想要分開逃跑,卻沒有一個修士朝著隱匿陣法的地方逃,那樣只會讓九幽魔狼發現更多的秘密,也不能解決自身的安危。

「想跑?哼哼!一群小傢伙還真是自不量力!」

九幽魔狼連法術都沒有用,就說了這麼一句話,幾個修士居然就原地不能動彈。

就在九幽魔狼將要釋放法術,千鈞一髮之際,夏初雪頭頂著陣法讓大家給護在內。

這是四階的陣法,主陣符是由那張在拍賣行拍賣得來的一品符寶。

這符寶本身就有結丹期初期的能量,再加上無數四品符篆組成的陣法,還是能與九幽魔狼纏鬥一番的。

「小丫頭還有些能耐!」

九幽魔狼嗤笑一聲,空中一道道火劍連串發出,攻擊在陣法之上,讓人奇怪的是,明明是很強大的力量,卻在攻擊到陣法上之後,卻如雨水進入海里,一點風波都沒有激起,彷彿這個陣法有著巨大的吸引力,專門吸收法術的攻擊一樣。

「咦?」

九幽魔狼疑惑而震驚的看了一眼,龐大的身軀也在周圍不停轉圈,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他強大的精神力也透不進去,被一股強大的凝聚力給阻擋在外。

其實,夏初雪不僅僅用的是陣法,她幾乎將自己所有的底牌都盡出,本命法寶繫於身前,吸收這對方發出的攻擊力,然後本命法寶於夏初雪的身體和修為是息息相關的,只能吸收掉一次九幽魔狼的攻擊,還要以最快的速度反射出來,否則本命法寶恐怕會損壞,就連契約主人也會收到重創。

申請周圍不停環繞著數十把冰劍,這些冰劍都是夏初雪自己閑來無事的時候在空間裡面凝結起來的,都不能當成下品法器使用,但自曝的能量卻不低於下層法器的殺傷力。

前妻乖乖投降 空間裡面的可是有好多這種冰劍組成的劍陣,哪怕這次不能贏了九幽魔狼,也絕對夠他喝一壺的。

「去!」

數10把冰劍隨著陣法凝結出來的氣劍朝著九幽魔狼的方向射了過去。

虛而實之,實而虛之,虛虛實實真真假假,讓九幽魔狼眼花繚亂,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打得它分外氣惱。

「你以為弄著騙人的招數就能把我打敗?太天真了,不過是一些下品法器,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根本一點作用都起不到。」

確實,這些飛劍如龍捲風般刮向了九幽魔狼,幾乎無一例外的都在它身上刮過,結果卻沒有留下一星半點的口子,甚至皮膚連一些刮痕都沒有。

夏初雪有些氣腦,看樣子不能這樣硬來,否則一點運用都沒有,看來想要找到它的弱點還真是要廢些時間。

好在這隻九幽魔狼不過是和雌的,靈智似乎沒有雄的那班聰明,夏初雪一邊攻擊一邊控制者符寶在陣法內幻化出陣法在九幽魔狼所做的一切。

「我負責於它周旋,你們幫忙看看這九幽魔狼有沒有什麼薄弱之處,尤其是在我攻擊的時候,它出完護著哪裡不暴露在外,那麼那個地方就有可能是她的軟肋!」

「好!」異口同聲的回答。

現在他們這些只能說是累贅了,別的本事沒有,坐在原地找破曉還是能做到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