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豆一直都覺得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人能比束杼更美了,九尾狐可是世界上最具有魅力的精靈。她們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別人的情緒。

但是就在那個七彩的盒子打開的那一刻,他整個人的身子都隨著一震。眼前的這個姑娘美的不似人間。小土豆被她深深的吸引了,整個人好像被綁住了一樣動彈不得。她小巧精緻的五官在淺粉色蓬蓬的紗裙的襯托下無比的甜美。第一次他有這樣的感覺。

「你好,我叫豆豆。很高興認識你。」她從盒子里輕輕的走了出來。束杼立即將站在她手心的小土豆也放在了桌子上。小土豆看著這麼美的一個姑娘朝著他走過來的時候他整個人的心怦怦亂跳。

他第一次能感覺到心跳。砰!砰!好像一不小心就能從他的嘴裡蹦出來一樣,所以他緊緊閉著嘴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怎麼了?你是不是不想認識我?」豆豆的眼神有些暗淡了下去。為了見這個土豆精靈豆豆準備了很久,她將自己最喜歡的衣服拿出來穿並且還給夫人也整理了一些衣著。她就是想在異性的面前展現出最美麗的自己。當她看到那個站在別人手心的男子的時候她也驚呆了。

這個小土豆精靈不僅是真的,並且還那麼的英俊。稜角分明的臉龐精緻的五官。只是他看著她的眼神看起來怪怪的站在那裡一句話都不說。

「不是不是!我……我只是有些太高興了……」小土豆結結巴巴的說了這麼一句。

束杼看著他們相互喜歡,她心裡美極了。夫人笑著說道:「來小土豆你上來,我帶你們去花園玩……」小土豆幾乎沒有考慮就跟著豆豆一起走進了那個盒子里。

看著夫人帶著他們兩個離開,束杼總算是鬆了口氣。她很清楚這麼多年以來小土豆其實也很希望能遇到一個同類,就算是男的也可以。

但是食物是極難修鍊成為精靈的,所以這些年他也沒有遇到可愛的土豆精靈。他覺得這輩子肯定就是只有他自己了,但他現在卻遇到了這麼美麗的土豆精靈。小土豆現在肯定覺得就跟做夢一樣。束杼想象著小土豆手無足措的模樣就很想笑。

床上躺著的楚瀾天臉色恢復了紅潤,呼吸均勻她也不用擔心了,現在就要弄清楚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了。這和青山坡到底是什麼地方。

她從柱子家的院子出來之後就直奔了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類跟精靈在相互購買東西。大街上一片熱鬧的景象。在這樣的大家上幾乎沒有馬車都是來來往往的行人,並且走路的時候他們會避開大街上一條青磚線。

束杼蹲了下去看到原來這個青磚的道路上面雖然很窄但是上面走著的確實一些極小的精靈。如螞蟻……蝴蝶精靈……他們太小了跟人類或者其他大的精靈一起走路肯定會被不小心踩死,這才有了這樣的青磚路。

束杼嘴角微微上揚,她不得不承認這個想法真的是很好。並且百姓們也很遵守這樣的規則,幾乎所有人都不會去才那個青磚的道路。

束杼還發現人類跟精靈在這裡雖然看起來一樣,但是他們不同的是所買的東西是不同的。精靈回買一些花粉……或者是清露、靈石之類的東西。而人類買的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樣的美味。精靈對於人類的食物也是極其喜愛的,所以大街上這樣的攤子不在少數。

她抬頭看了看天,不明白為什麼這裡看上去就像是欣欣向榮的春天,但是明明人間現在應該是秋天才對,外面的葉子都變成了黃色的。並且那葉子還有一個紅色的葉脈。

想來想去束杼有時候都覺得自己其實是在做夢。但是倘若真的是夢的話為什麼一切都那麼真實,並且她伸手掐自己的時候還是非常疼的。她搖了搖頭坐在了一個露水攤子上。

「這位姑娘,你要吃點什麼?或者您要喝點什麼?」

說話的這個姑娘看上去有十二三歲的樣子,說話的時候一雙眼睛眨巴著長長的睫毛看上去很可愛。

「來一杯清露水,然後給我來兩塊點心。」那姑娘應著就小跑著去準備東西了。

旁邊的桌子上坐著兩個男子,他們小聲的嘀咕著什麼。束杼閑著無聊就豎起耳朵仔細的聽了起來。不聽還好聽了之後束杼滿身都是火兒。(未完待續。) 一個男子正在跟另一個男子輕聲說道:「這些小精靈還真是礙事兒,每天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若是他們再敢對我無禮的話,我就一腳踩死他們!」

寵妻成癡 另一個人立即緊張的說道:「你可千萬不要這麼說,我們手上沾上殺害精靈的罪名的話肯定會被判死刑的。」說完死刑那個男子的臉色變了變。

束杼沒有想到在這個看著很和諧的地方還會有這樣想要殺害精靈的人類,看來人類很有可能在一開始就很想消滅掉那些跟他們不同的精靈。

她正要上前說點說什麼的時候又聽到他們討論說道:

「其實我早就討厭那些精靈了,每天都變成人類的樣子生存其實就是一些有靈性的動物,再怎麼聰明還不是動物?有的竟然還有食物?」

「對呀!每天跟這些食物說話的時候我都覺得後背都是發涼的,但是咱們這裡的人都保護精靈,我們還是不要說那麼多了,若是被人發現了免不了被罰……」

「哎,總有一天我們人類會奪回自己的家園,再也不要跟這些精靈公用一個地方了……」

「行了你就小點聲音吧,那些精靈的耳朵可都是豎著長的……我可不想招惹事端。」

看著他們匆匆忙忙的喝完茶離去的時候束杼還是坐在那裡一動都沒有動。原本的憤怒也漸漸的平復了下來。

她搖了搖頭想到了小土豆說的那些話,人類跟精靈原本就不可能和平共處的。若是精靈生活在人類的世界確實會給人類帶來很多的不便。反之若是人類去了精靈的世界的話也會發生很多矛盾,這些矛盾慢慢的激化那麼這個最終的後果很有可能就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場戰爭。

「來姑娘您的清露水來了……您看你吃的還要一些什麼嗎?」那小女孩端著盤子走了過來將一杯清露水放在了桌子上滿眼期待的看著束杼問道。

「暫時就不需要了,謝謝你了小姑娘。」束杼還是不停的再想剛才那兩個人類所說的話,她想人類肯定當時就是這麼想的。

見束杼沒有反應那小姑娘又問了一次:「姑娘,您除了喝的要不要來點點心?我們家的點心那也是十分有名的,不管是精靈還是人類都是極愛的……」

束杼的注意力這才被再一次的拉到了這個小姑娘的身上。她回道:「我並不是很想吃點心,多謝你了小姑娘,但是我現在真的不需要其他點心了。」

那小姑娘的眼神突然的暗淡了下去,整個人都不高興的低著頭走開了。她走到旁邊一個老人的身邊有些氣餒的說道:「爺爺對不起,那個客人只是要了一碗清露水,我們只能收一文錢。也不知道娘親的病還要拖到什麼時候……」

爺爺輕咳了一聲說道:「傻孩子沒事的,我們這裡這麼多的精靈,並且靈力充裕相信你娘親很快就會好的。」

那姑娘嘆了口氣說道:「我不知道娘親什麼時候能好,但是我開始討厭這些精靈了,他們有很強的能力,有靈力可以治病救人,但是卻不願意用他們的修為來救救我娘親的性命……我們沒錢就什麼都沒有了。這些精靈太可惡了。」

爺爺安慰她說道:「好了傻孩子,人各有命。你娘親沒有慧兒根兒,生下來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人類,身上沒有半點靈性,就算是身上放滿了靈石都無濟於事,這就是她的命了。你不要恨那些精靈,因為那些精靈就算是散盡身上的修為可以救治你的娘親,他們也有理由不來救你娘的……」

那姑娘的眼睛紅著不理解的問道:「有什麼理由要比救人性命更加重要?他們就是不捨得自己的修為,不想耗費自己的靈力來救治一個人類就是這麼簡單,肯定沒有其他的原因了!」

她說話的時候牙齒咬的咯咯直響。原本就沒有希望的眼神,變得更加的絕望。她抬頭看著太陽嘆了口氣,繼續看著來往的人群,希望能有人停下來喝一碗茶或者清露水,就算是只有一文錢也可以。

爺爺嘆了口氣說道:「好孩子不要怪精靈,精靈其實是對的。他們也要為自身的生存考慮。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是有一定規則的,這個平衡跟規則是不能打破的。」

那小姑娘好像根本就沒有聽下去。而是一臉倔強的看著人群滿是怨恨。

束杼愣住了,原本她以為這裡應該就是一個和諧的社會,但是她想錯了……這個地方也有很多沒有解決掉的問題,她也清楚了為什麼人類要跟人類生活在一起,而精靈跟精靈要去靈域生存。

畢竟各有所需,有時候他們的生活圈不融合的話也並非是一件壞事兒。至少剛才看到的那些不便利都是可以解決的。

她坐在那裡又要了幾塊點心,將手裡的錢全部花掉了最後沒有吃完剩下的全部都打包帶回去了。

陽光照在束杼的臉上,她滿是笑意。那個小姑娘也沒有那麼抱怨了。而是拿著收回來的錢就去抓藥了。束杼拎著點心有些好奇的跟在她的身後。

看到她進了一家藥鋪,裡面各種靈藥一應俱全,她買了葯之後立即往家裡走……在她煎藥的那個功夫束杼潛進了她娘親所在的房間。

束杼對於醫術並不精通,只是看到爺爺看病學了一個大概。她看到那個婦人的臉色發白,就連嘴唇都沒有了顏色,整個人有氣無力的半躺在枕頭上,看著窗戶的眼神有些木納。

這樣的人已經病入膏肓了,若這裡沒有靈力的話這個婦人肯定早就仙逝了。這樣的情況已經是屬於油盡燈枯的狀態了再多的靈草跟藥材都是無能為力的。

她這才搖了搖頭離開了。這樣的情況她也同樣的是無能為力。這個小姑娘說的沒錯,他們這些精靈看上去無所不能其實跟人類一樣他們也是有很多的限制於無奈,只是人類不知道罷了。

回到柱子的家的時候一堆人圍著柱子家的大門,熱熱鬧鬧的有人不停的往裡張望。

柱子的身體當著大門無奈的說著:「鄉親們,求求你們了不要再這樣了,我們家真的沒有什麼土豆男精靈,求求你們了不要打擾我們正常的生活了……」(未完待續。) 那柱子的夫人更是生氣的掐著腰大聲說道:「不要吵了,我們家裡沒有男的土豆精靈!你們快走吧!」

擠在門口處的幾個人嚷嚷著說道:「柱子媳婦,我可是聽說了你們家來了一個男的土豆精靈你可不能讓你家的豆豆獨享呀?」

「誰說不是呢,咱們這裡每一家都養了土豆精靈,並且都是女的,根本就沒有男的。這好不容易來了一個男的絕對不能讓你們家霸佔了,快點拿出來讓我們家的小精靈看看,也算是長長見識好了……」

「快點吧,不讓那個男的小精靈出來我們全部都不會走的!」

柱子跟他的夫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他們的家的門重重的給關上了……不遠處的束杼簡直驚呆了。

在周圍轉了一圈問了問這裡的人這才明白過來,這裡的人大多數是喜歡吃土豆的,所以他們每一家幾乎都沒有養著一個土豆精靈,這樣一來可以讓土豆精靈幫助他們記憶東西,或者是傳話……

時間久了他們已經習慣性的養著土豆精靈,並且還對土豆精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久而久之這裡幾乎是家家戶戶都有土豆精靈了。

但是讓他們難過的是所有的土豆精靈都是女的。一直都沒有任何一家人養出男的土豆精靈,柱子的夫人出去買菜一不小心說漏了嘴,這才引得家門被堵的事情。

束杼繞到了後門,看到後門也有兩個人把守她無奈的嘆了口氣翻牆回了柱子的家。

看到小土豆跟那個女的小土豆精靈正坐在凳子上你儂我儂,便悄悄的避開他們回了自己的房間。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裡竟然有這麼多的小土豆,並且還都是女的。小土豆這一次還真的成為了香餑餑。

「咚咚!」的敲門聲響了起來。束杼的眉頭擰著,她剛剛進來就有人敲門。

門外的楚瀾天看上去臉色紅潤好像要比平日里更加的有精神。這讓束杼有些意外,她笑著說道:「怎麼你的病已經完全好了?」

他點頭應道不錯,並且我不僅病好了我還一直看著你的房間,你去哪兒了?外面那麼吵你是怎麼進來的? 被你寫進心坎裏 翻牆有沒有傷到?

束杼搖頭說道:「放心好了,這不到兩米的牆,還能傷到我?來進來做吧。」

她將楚瀾天讓了進來之後給他倒了一杯水。

楚瀾天有些不解的問道:「這個地方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靈力這麼充裕?好像跟靈域差不多,到底什麼情況?我們不是應該在青山坡?這裡就是青山坡?」

束杼點頭說道:「不錯,這裡就是青山坡。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的情況我也是剛剛才了解。」

兩個人同時抬頭看了對方一眼,兩個人同時嘆了口氣。束杼接著說道:「我也沒有想到青山坡是這樣的。」

剛剛醒過來的時候楚瀾天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但是他的病確實是好了並且體內的靈力充沛,那靈石在他的體內肯定是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他還以為來到了靈域,一問之下才明白過來這裡是青山坡。

現在看著束杼一臉茫然的模樣,他無奈的搖頭說道:「既然不知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想我們還是儘快的想辦法離開比較好。」

離開這裡束杼原本出去就是想要找這樣的辦法,卻不想被自己的思緒左右,不僅沒有找到什麼辦法,就連找辦法離開的這個想法也被她忘記的一乾二淨。

「恩,確實是要找辦法離開的。石盤跟上束薇去哪兒了你見了嗎?」

楚瀾天縱了縱肩說道:「他們現在不在柱子家好像是出去購買靈石去了,我身上的錢被他們搜刮的一點都不剩了。」

靈石?這裡的精靈確實在賣靈石,但是很多都是普通的石頭是靈石的卻不多。他們肯定是要增加自身的修為。

「這樣也好,轉轉也不錯。這裡的靈石跟食物,還有那些藥草可都是有靈性的東西,這裡物產及其的豐富,等會兒外面消停一些了我帶你也去外面轉轉。」

束杼想到外面賣的那些東西心裡也確實痒痒的,但是現在他們沒有錢了,楚瀾天的錢也被束薇她們搜颳走了,她也只能嘆了口氣繼續待在府中。楚瀾天有些好奇的問道:

「好的。對了小土豆跟柱子的豆豆發展怎麼樣了?」

提及小土豆束杼就激動,她的小土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受歡迎了,以前一直孤單的他現在面前突然的就出現了這麼多可愛的小土豆,並且還都是女的。這對於他來講就像是天上掉餡兒餅一樣,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頭上。

「發展的應該不錯,這小土豆還真是受歡迎我想我們最近沒事兒的話就不要打擾他了,他能有個伴兒還真的是不錯的。」束杼說完笑了。

小土豆雖然只是一個小精靈,但是束杼還是能感覺的出來。他有些孤單,並且不止一次的他問束杼這個世界上會不會有女的土豆小精靈。現在真的讓他遇到了束杼替他高興。

「是呀,我就慘了還是光棍一條。怎麼樣要不然我們兩個也湊合一下好了怎麼樣?」看著楚瀾天說話的表情有些認真,束杼的臉猛然的紅了。她別過臉去說道:「別開玩笑了,我們還是想想怎麼出去吧。」

「恩,好。對了束杼你說我們現在的位置會在什麼方向?不然我們溜出去鍾找一匹馬到處在這個鎮子的周圍好好的轉轉?」

楚瀾天也正有此意,聽到束杼這麼說立即應道:「可以,只是我們的錢太少了恐怕只能騎一匹馬你應該不會在意吧?」

「不會……」束杼雖然覺得怪怪的,但是石盤跟束薇將銀子都拿走了他們也沒辦法了。從這裡出去的路又應該怎麼走?這個是必須要去找的。不然一直被困在這裡也是不行的,並且最重要的是他們如果能找到這些靈力的來源可能也是一件好事兒。

想到這些束杼就笑了笑點了點頭,兩個人找個微微有些矮的牆想要翻過去。被柱子攔了下來。

「你們這是要去幹什麼?」

柱子滿臉的汗水有些無奈的接著說道:「我有點事情想要跟你們商量一下。」(未完待續。) 束杼與楚瀾天兩個人停下了下來,看著柱子滿臉的嚴肅束杼有些不解的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柱子喘著粗氣說道:「能不能現在就讓小土豆跟豆豆他們兩個人完婚?」

一句話讓束杼十分吃驚,他們認識這才多久?這麼快就在一起?旁邊的楚瀾天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柱子大哥,你不是在開玩笑嘛?認識的不到半天吧?這麼快就成婚?這樣合適嗎?萬一小土豆後悔了跑了你女兒怎麼辦?」入洞房就好,其他的不重要。我們只是想讓豆豆生個孩子……這生出來的小精靈也不用小土豆撫養我們養的起……」

束杼整個人都愣住了,她沒有想到這個柱子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把他們的小土豆到底當什麼了?難不成他是配種的豬嗎?

她不停的搖頭說道:「這個太突然了。你們不能這麼草率的決定這個問題,這還要看他們的意願。」

柱子嘆了口氣說道:「我也知道這樣說的話不合適,畢竟我們是女方說這樣的話確實冒失了,但是門外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們家豆豆在這麼多小精靈之中並不算是特別優秀的,相貌也一般的,我跟夫人商量過,他們如果成親了這樣的話就算是小土豆離開她的話至少他們還有一個孩子。我們從未見過男的土豆精靈,所以這一次的機會我們必須要把握住……」

柱子說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看著他的模樣也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氣才來找束杼他們的,若不是看到束杼跟楚瀾天想要翻牆逃走,他肯定也沒有勇氣直接走過來。

現在他將自己要說的話全部說出來之後立即鬆了口氣。他看著束杼跟楚瀾天滿臉驚訝的模樣解釋著說道:「我知道這樣說話很唐突,但是事實如此,我們這裡的女的土豆精靈一直都在期待有一個男精靈的出現,但是我們世世代代的養育了很多的女的土豆精靈都無能為力。我們好像根本就繁殖不出來男的土豆精靈。」

「那你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什麼你們人類能培育出這麼多的精靈?這裡為什麼有這麼充裕的靈力?」楚瀾天問的時候盯著這個柱子的眼睛,滿眼的不解與疑惑。

聽到楚瀾天的話柱子猛然的愣住了,他不理解的問道:「你說的都是什麼跟什麼? 仙道長青 什麼靈力?這裡是青山坡難道你們不知道嗎?」

「青山坡?這裡是青山坡的話為什麼會有靈力?這裡的靈力有從哪裡來?」楚瀾天緊接著問道。

柱子的眉頭擰著半天說不出來一句話,他頓了頓說道:「什麼靈力?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

束杼看著他的模樣像是在隱藏什麼問題就追問道:「若是你不知道什麼是靈力的話為什麼普通的土豆能幻化成為土豆精靈?這裡的靈力到底來自什麼地方?」

柱子搖頭說道:「我真的不知道!」

柱子的夫人從遠處走來,看著柱子著急的問道:「怎麼樣?他們同意了嗎?」

這個時候若是同意的話豈不是對不起小土豆,束杼對他們能做出這樣的行徑十分的不理解。但現在這個時候若是繼續問的話肯定也問不出來什麼。她只得搖頭說道:「我們不同意。」

小土豆用手牽著豆豆變成了人類大小的樣子,他們兩個人全部都穿著紅色的衣衫,滿臉幸福的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束杼你為什麼不同意?殤璃都同意了你不同意到底是為什麼?」小土豆看了看豆豆抽出來了一個眼光看了束杼一眼問了問題之後目光再一次的回到了豆豆的身上。

束杼大步走到小土豆的身邊說道:「小土豆!你不要任性你們猜認識多久就成婚?並且現在殤璃也不在你的身邊你不能就這樣跟這個豆豆成婚,再說了你真的了解她嗎?」

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束杼從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阻止小土豆成親,但是現在看到這樣的情況她還是忍不住的說道:「小土豆你不能就這樣跟這個豆豆成親,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究竟在哪裡?並且著靈力的來源究竟是哪裡?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青山坡太古怪了我們現在什麼都沒有弄清楚,你不能跟她成親。」

束杼一口氣說完了心裡輕鬆了很多,看著小土豆的眼神滿是真切。

一夜鎖情,總裁先生請溫柔 但是小土豆卻沒有領情,苦笑了一下說道:「我今天要去豆豆,不管你們願意還是不願意。你們若是想參加我們的典禮我們歡迎,若是不想參加你們大可以離開,如果你們知道怎麼離開的話。」

聽著小土豆的語氣楚瀾天立即上前一步拽住了他的衣袖說道:「你是不是知道怎麼從這裡出去?對,你肯定知道,因為就是你帶著我們進來的。所以你一定有辦法帶著我們出去。」

小土豆點頭說道:「這個事情還取決你們到底想不想出去。現在你們還是跟著我們來參加我們的典禮好了。」

束杼有些擔心的說道:「小土豆,你聽我說這裡有很多很多的女的土豆精靈,真的,你不能現在就這麼匆匆忙忙的就娶她的,這樣的話萬一你後悔了怎麼辦?」

小土豆堅定的說道:「不,我不會後悔,這輩子都不會。束杼你如果想要我幸福的話你救祝福我,我現在不過是想要你們的祝福僅此而已。」

小土豆的眼神堅定的讓人不忍拒絕。束杼點了點頭說道:「好,聽你的。」

楚瀾天搖頭說道:「瘋了,簡直都瘋了。不管了既然你們都同意我也沒有什麼好反對的,走吧……」

大堂已經裝點得十分絢麗,紅色的花兒滿屋子都是。還有那紅綢緞紮成的紅花更是鮮艷無比。紅色的蠟燭燃燒著,火焰來回的跳動好像跟新人一樣激動不已。

大堂內除了柱子他們夫妻二人,再有就是兩個做飯的丫鬟了。束杼看著這情景的婚禮有些凄涼的問道:「不然我們讓門外的人都進來吧,這樣一來他們的婚禮也還熱鬧一些……」

柱子立即反對說道:「那可不行,他們進來肯定會搶人的。我們不要找麻煩了就這樣讓他們成親就行了。」夫人也跟著點頭。他們的模樣好像是一開門小土豆就會隨時都會跑掉一樣。(未完待續。) 柱子的夫人立即走到前面大聲喊道:「吉時已到!拜堂!」

小土豆跟豆豆兩個人一臉笑容的走到了夫人吃的面前看著他們笑的跟花兒一樣。他們高高興興的進行完了三拜九叩。

原本應該喜氣洋洋的大堂很安靜,一陣風吹來紅色的蠟燭就被熄滅了。柱子家的大門咣的一下倒在了地上。所有人都一擁而上,嘴裡喊著讓他們交出男的土豆精靈。

人群黑壓壓的一片來到了大堂之上,所有人看到小土豆跟豆豆站在一起滿眼都是幸福的相互牽著手所有人都站住了。

「你們成親了?」

柱子的夫人笑著說道:「難道這裡布置的不像是喜堂嗎?你們還是回去告訴你們的土豆女不要在痴心妄想了。土豆一生只能有一個伴侶這個伴侶就是我豆豆!」

那些人大聲的呵斥著滿臉的不滿,但是現在這個男的土豆已經成婚他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他們不能在這裡鬧畢竟是喜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