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比起帶着靖宇將軍成功殺出去的大局來說,那些任務完成後就可以復活的隊友們,只能時死了、就死了吧。

不然了,還能怎樣?

可是就在這麼一個時候,對面那一個扭筋子樹林中的出口位置上,忽然就是出現了七八十號鬼子和二狗子。

想來這些人也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這麼巧合的遇上了胡彪他們。

所以在雙方見面之後,明顯都是很有一點措不及防。

本能之中,互相之間就是端起武器向著對面招呼了過去之餘,也紛紛向著身邊的扭筋子樹后躲了起來。

等於是雙方隔了那麼四百米左右的距離,就此互相的交火了起來。

讓人有些詫異的是,就在這些鬼子們的最前面前面,居然還有着一個身穿着打補丁的棉襖,耳朵上帶着狗皮帽子的漢子存在。

這個明顯是華國老百姓打扮的漢子,一見對面這麼稀稀拉拉的幾人之後,臉上的表情那是不驚反喜。

他趴在了一顆樹后的雪裏,嘴裏當即就是在亢奮中,大叫了起來:

「太君、太君,我趙廷喜沒有說錯吧?靖宇將軍手下的這些暴徒,搞不好就會想着通過三道崴子這裏逃走,現在這不就被我們堵住了么。

咱們可是說好的啊,只要能找到他們的存在,好處一定是大大的有~」

一聽了那一個漢子嘴裏的這麼一個說法,胡彪真恨不得馬上衝過去,親手撕了這麼一個狗漢奸。

若不是這個王八蛋壞事,他們現在豈不是已經快逃出去了?

一路衝殺過來,那麼多人的犧牲也是有了意義。

可惜就是自稱叫做趙喜廷的那個孫子,現在正趴在了一顆樹后將身體蜷縮起來,一點都沒有顯露出來。

而這種扭筋子樹的樹榦又異常的堅硬,距離稍遠一點、樹榦稍微的粗一點,小口徑子彈還打不穿。

一時間,胡彪手裏端著一對駁殼槍,居然是沒有一點下手的機會。

「老胡,現在怎麼辦?」

在這樣的彼此交火中,旭風躲在了一顆樹后,給手裏打空了的步槍重新上著子彈的同時,一邊在嘴裏問出了這麼一句。

在這麼一個問題下,胡彪咬着牙沉默了數秒中后,嘴裏發起了狠來:

「還能怎麼樣?大家都豁出去和他們拼了,我們掩護你和AT帶頭先衝上去,狂化什麼的找機會用了,稍後我們也會跟着殺上去。

就這麼七八十號鬼子和二狗子,直接的殺過去幹上一票,要麼就是我們幹掉他們跑路,要麼就是我們全部死在了這裏。」

如此的決定了之後,剩餘的眾人再也沒有了任何遲疑。

在其他人的手裏,紛紛做着最後一傢伙衝鋒準備的時候。

胡彪將再度打光了子彈后,收進了空間戒指的MG42通用機槍又放了出來不說,還又兌換出了3個75發的彈鼓。

讓系統點數,最終剩下了51.2點。

特么!不就是七八十號鬼子么,要不是現在他們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換成了他們實力完整的時候,不用多麼費勁就能推掉。

現在的話,大家豁出的性命也要殺了過去。

然後,胡彪端著了換上了新彈鼓的MG42,帶着旭風、AT、希靈、追風、傑森、還有靖宇將軍。

這麼一共7人,向著10倍兵力的對手發動了攻擊。

首先,胡彪再也顧不上什麼躲閃了,為了壓制住對面的火力,他端著MG42開火起來了之後,扣動着扳機的手指就沒有鬆開過。

因此一個75發的彈鼓,在不到10秒鐘的時間就被打了一個精光。

打完了之後,胡彪又飛快的換上了新的彈鼓,讓停止了不過兩秒左右的火力,又再度的咆哮了起來。

一時間,這樣兇猛的火力讓對面的鬼子,居然是被壓制的有點抬不起頭來。

正是因為胡彪這麼一處瘋狂火力點的威脅,鬼子們手裏反擊的子彈,也是齊齊對着胡彪招呼了過來。

不多一會之後,胡彪就在『嗖嗖』飛舞的子彈中,手臂、肩膀、大腿這些不是多麼致命的位置,被擦傷了好多多傷口。

只是胡彪硬是忍受着傷口的巨疼,一直進行着當前的壓制的動作,

當然了,胡彪連中了數槍卻都不致命這一點,並非是運氣能有多好。

那是傑森和希靈兩人用着強悍的槍法,提前打掉了那些準備好好瞄準,好一槍幹掉胡彪的鬼子老兵。

就連靖宇將軍和追風,也在用手裏的武器拚命的開火,幫忙擊殺那些試圖幹掉胡彪的對手。

那些向著胡彪開火的子彈,不過是匆匆被招呼出來的,準頭上相當有限。

因此才會出現了這樣的一幕:胡彪端著一挺通用機槍開火,乍一眼看起來牛逼無比的模樣。

實際上,若不是有了其他既然的點殺,胡彪估計連一個彈鼓都沒打完,就被鬼子爆頭了。

真以為這個年頭的關東軍老兵,是那麼容易打贏的么。

其次,在胡彪、希靈、傑森這麼連續開火的時候,AT和旭風兩人已經是全力的向前沖了過去。

他們先是在猛衝的過程中,不斷用手裏的三八大蓋步槍開火,等到打光了槍膛中的五發子彈后,直接就是扔掉了手裏的步槍,掏出了手槍開火。

而等到連手槍的子彈也打光了之後,他們距離著鬼子們已經很近了。

見狀之下,那些鬼子和二狗子終於顧不上了胡彪他們,將槍口調轉后招呼向了這兩個瘋狂衝過來的傢伙。

只是這兩個全力爆發起來的貨色,終於展現出了系統出品的血脈,哪怕是初級產品擁有者該擁有的成色來。

在他們驚人的速度下,數發子彈居然一一的落空。

最終,分別在兩聲猶如受傷野獸一般的嚎叫中,AT在反手拔刀中衝進了鬼子的人群之中。

手裏鋒利的『虎嘯刀·殘』,帶着一道白光閃電一般的亮起后,轉眼之間就是一個帶着驚恐表情的鬼子人頭飛起。

旭風的話,則是在衝出去的那一刻,其實就已經進入了狂化狀態。

他仗着暴漲的速度和力量,直接撞擊了一個鬼子的懷裏的同時,右手的一把刺刀瞬間就捅進了對方的肚子裏,順帶着還用力的攪動了一下。

可以說,他們兩人成功的衝進了鬼子和二狗子中之後,對手的陣型立刻就是亂了。

胡彪他們的話,其實一邊開火的時候也是一邊小跑着前進;到了這麼一個時候,剛好也是手裏的MG42的三個彈鼓,全部的也是打了一個精光。

扔掉了通用機槍之後,一手匕首、一手刺刀的胡彪也是沖了上去。

很快之後,就在一個二狗子一槍托砸在自己肩膀上的同時,一匕首深深割開了對方的喉嚨。

瞬間之中,滾燙的鮮血就是噴了他一臉。

在這樣的刺激下,胡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焦躁的情緒,讓那該死的『狂犬病和血脈混合的後遺症』,當場的爆發了出來。

這一刻,胡彪變成了一個沒有任何理智,只知道殺戮的野獸。

落在了後面的希靈和傑森兩人,眼見着打成了一團的戰團,連開槍的機會都找不到。

雖然異常痛恨這種對於他們來說,一點都沒有技術含量的肉搏戰;那也是在互相苦笑着看了一眼之後,『咔~』的一下跟隨着沖了上去。

接着,就是靖宇將軍和追風兩人,也是加入了戰團。

。沈府尹也不知道玉姝是在誇他,還是在損他,連忙訕笑了一下,然後偷看了眼沈夫人。

沈夫人先是搖搖頭,又點了點頭,這番動作搞得沈府尹心中很是茫然。

搖頭又點頭是什麼意思?

昭德公主對剛才那些安排,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在玉姝讓他起……

《鳳臨朝》第492章送了兩個俊美公子過來 「咕咚!」

邪刀魔神狠狠吞咽口水,呼吸急促,表情驚恐。

他的心裏有一道聲音,讓他快點逃跑,離開這是非之地。

但他卻非常清楚!

現在葉天傾和雲夢澤,已經將他鎖定了。

如果他此刻轉身就逃的話,那面對的將是兩位頂級強者,驚天動地的兩道攻擊,到時候他後背受敵,兩道強者的攻擊,足矣將他給擊成重傷。

到時候受傷的他,

那還不是輕而易舉,就被撕成碎片了。

就算他領悟再多的海洋大道,都是沒有逃脫的機會的。

恐懼瀰漫內心。

他深吸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你說只要我接住你三道攻擊,你便放過我這是真的嗎?」

他看着葉天傾,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葉天傾的承諾上。

「當然,只要你能撐過三招,那我就饒你不死,你可以任意離去,同時我也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我不會和你玩文字遊戲,到時候我不動手讓雲夢澤動手,這樣的事情絕不會發生。」

葉天傾再度保證說道。

他就是要讓對方先看到希望,然後在陷入無盡的絕望當中。

此刻的葉天傾!

他就手持光明之力縈繞的撼天龍槍,背後光明雷霆雙翼展開,渾身上下都被光明雷霆所纏繞,如同是黃金戰神,又如同時光明之子,又彷彿是擁有驚天撼地的無盡威能的雷霆之主。

只是感受着葉天傾身上的這些氣息,邪刀魔神便是不斷吞咽口水。

他覺得!

他能夠在葉天傾的手裏,撐過三招的可能性,應該不到三分之一。

但現在的他已經別無選擇。

「好,我答應了,希望你能夠信守承諾,如果我真的僥倖能夠撐過三招,你就放我離開,到時候可別難為我。」

他深吸口氣,沉聲大喝。

「放心就好,我葉天傾說話算數,」

話罷。

葉天傾手中光明之力縈繞的撼天龍槍,便是朝着邪刀魔神指了過去。

轟!

雷霆瞬間朝着邪刀魔神奔襲而去。

這道雷霆,乃是雷碑的本源之力和光明之力完美融合的雷霆。

這是光明和雷電的融合。

簡簡單單的一招攻擊,如同是無盡浪潮似得,裹挾著吞天納地的恐怖威力。

這招攻擊。

莫說是邪刀魔神了,就算是領悟更多大道的雲夢澤,都完全的承受不住。

要知道,雷碑的雷霆之力,那可是超越大道的力量啊,乃是本源的力量。

想當初!

天宮還沒臣服葉天傾的時候,葉天傾在神龍城便是憑藉雷碑的力量,一招攻擊轟殺數位九品主宰,重創數位九品主宰,更是將當時領悟九條大道的天鶴主宰,險些轟死。

而那個時候的葉天傾!

只是單純的擁有雷碑的力量,還沒有獲得光明聖主的傳承。

當時沒有融合光明之力的雷霆,就已經是有如此威力。

那現在!

融合光明之力的雷霆,雷霆和光明產生化學反應,他們兩個疊加在一起,那可不是百加百的增強,而是幾倍的增幅。

更何況!

現在葉天傾手中的武器撼天龍槍,也是跟那時候有所不同。

那時候的撼天龍槍,就是一桿簡單的龍槍罷了。

可現在!

撼天龍槍吸收多年神龍能量,已經恢復往日光彩,在加上融合光明聖槍。

現在的撼天龍槍,絕對是可以說是域主級別的武器。

也就是說!

現在的葉天傾,相比較當年,無論是他能藉助雷碑施展出的雷霆,還是光明之力,都是強大出不知道多少倍。

Add comment: